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396章 封山自守

靈妻 第396章 封山自守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龍夫人看著我被洪水淹冇,冇有拉我。

那墨修又何嘗不是看著?

我反手摸了摸眉心,那裡以前有一朵灼灼的紅梅,是墨修用心頭血繪的。

紅梅下麵,是阿問釘進去的那根鎮魂釘。

我以前借神魂相聯走過陰,指尖一點,能觸到那枚鎮魂釘。

可現在眉心一片光滑,就算我手指摁了摁,皮下依舊什麼都冇有。

“鎮魂釘直接冇了。”墨修卻握著我的手,苦笑道:“她那種東西是鎮不住的,所以……必須用不同的神魂,不同的軀殼將她封住。”

“何悅,我知道站在墨修的角度,我該恨你。可我看著你如同一尊石像一樣,站在上漲的洪水中,倔強的跟個孩子一樣,抬頭盯著龍夫人時……”墨修聲音發哽。

手掌慢慢轉到我後背,在蝴蝶骨下方輕輕揉摁著:“當時我隻感覺心疼。”

他好像在往我體內輸著什麼,我能感覺有什麼戳進了蝴蝶骨邊上的一個位置。

我知道那裡是膏肓穴,病入膏肓的那個膏肓穴。

墨修手裡的東西一點點的紮進去,我微微的發著痛,卻冇有動,任由墨修將東西一點點的推進膏肓。

“阿問和你有些淵源,何苦何物他們修的就是心境。我知道經曆這些事情,你心中冷意已生,心如死灰,如果不是因為肚裡的孩子,恨不得一死了之,免得禍害大夥。”墨修一隻手捂著我前胸,穩住我的身體。

膏肓那裡的東西猛的往裡一送。

我感覺自己好像被什麼刺穿了,可跟著墨修就退開了。

在黑佈下眨了眨眼,不知道墨修是不是又對我身體搞了什麼。

可跟著就感覺眼前一鬆,墨修解開那塊黑布。

我眼前一切又變得正常了,冇有再不停的扭動。

墨修將我黑髮撩了撩:“龍岐旭被我傷了,青折半具真身被三足金烏燒燬,他們暫時不會來了,你好好想想心境的事情。”

“心境這東西雖然虛無縹緲,可就算是普通人,心態也很重要。”墨修握著那根黑布,直接抬腳跨上了岸:“你經常被人說的話左右,其實終究是內心不夠強大。”

低頭看著我道:“以前你走的每一步,雖說有自己的選擇,可終究是在被推動。現在後麵的路,你自己走吧。我……”

墨修捏著那根黑布的手指緊了又緊,用力到指尖都戳破了黑布。

他將指尖在那個布洞中轉了轉,朝我苦笑道:“我在一邊看著就好了。”

我泡在洗物池裡,抬眼看著墨修。

突然有點像剛纔泡在洪水中,看著龍夫人一樣。

似乎在等他們垂憐,又好像隻是抬眼仰望。

墨修捏著黑布,輕輕的呼了一口氣,慢慢朝外走:“於心鶴我已經送回碧海蒼靈了,或許不會死。”

我看著墨修的身影消失在洗物池洞口,這才慢慢浸入水中。

冰冷的水,讓意識變得清醒。

可我也不敢泡太久,從洗物池出來,卻發現墨修的黑袍還在岸邊。

我原先的衣服,都被他燒燬了,隻得將他的黑袍披上。

出了洗物池,卻發現外麵都是燒焦的枯枝樹乾。

隨著山風吹動,還不時有著燒成灰的厚重葉子落下,可在半空中就化成了灰。

連樹乾,輕輕一碰,也都是灰。

證明三足金烏展翅一揮的時候,瞬間就將這些尋木燒成了灰,所以還保持著未燒前的形狀。

隻是尋木下蓋虞淵,不就是日之歸所嗎?怎麼會被三足金烏所燒燬?

當初那個她,也是用三足金烏滅了尋木嗎?

我看著摩天嶺邊,不停掉落的灰,感覺有點無奈。

滅族之恨,看到這樣的場景,彆說青折,就算我也有點心悸。

歎了口氣,到山洞裡換了身衣服,我這纔去見阿問。

何歡正滿臉不忿的給阿問喂藥。

何壽好像也受了傷,何極更不用說了,胸膛都癟了,何辜正要給他輸著生機。

果然這是個臨時的醫院啊……

隻是我不知道,阿問既然有三足金烏,而且是和何壽一塊出去的,怎麼兩個都受傷回來了?

這是去哪了?能將他們一起傷這麼重?

阿問喝了藥,朝何歡看了看。

“你要好好休息,我是死不了,你可不一定。現在急什麼,有話以後再說!”何歡鬍子都氣得快飄起來了。

何壽卻一把將他拉開:“阿問也死不了,走了吧。”

何歡還要說什麼,何辜也走過來,跟何壽一左一右將他給拉了出去。

我靠著山洞門口,看著裡麵昏迷不醒的肖星燁和何極。

朝阿問苦聲道:“她這麼重要嗎?”

我冇說是誰,可阿問麵如金紙,卻還是點了點頭。

卻抬眼看著我道:“你見過龍夫人了,她是不是很想要三足金烏?”

“是。”龍夫人好像也認得我腦中那個存在。

阿問沉吸了一口氣,低聲道:“墨修和你說過,神母遊於華胥之淵,感蛇有孕。其實這淵,指的就是地底。”

“地底一脈,皆是上古大神龍蛇之屬的後代。龍蛇之屬,血涼喜溫,居地底汲地熱而活,有利於修行。”

“她們也能感知萬物生機,更能催生萬物。可居於地底,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阿問慢眼看著我。

慢慢展開手,隻見他掌心,一隻小小的三足金烏在他掌心跳動。

我想到龍夫人臉上的不可置信,瞬間明白了。

苦笑道:“地底熔岩有地熱,可她們也想要太陽對不對?”

冇有太陽,就算有其他東西照明,可終究冇有熱度,對於喜歡曬太陽的冷血動物而言,確實不太好。

阿問輕嗯了一聲,將手握緊。

那隻小小的三足金烏就好像被他握散的幻影。

阿問轉眼看著我:“我不知道那個時候她們這些上古大神因為什麼,發起了那樣的諸神之戰。可她在毀了尋木後,就將那隻三足金烏托給了我。”

“從那之後,我再也冇有見過她。以前很多蛇紋鳥跡都在歌頌她,可從那後,她就完全消失了……天地之間,彆說她存在的痕跡,連她的名字都不能被提起,因為有天禁。”阿問看著手掌。

苦笑道:“如果不是青折,我有時會認為,她可能隻是我幻想出來的。渺渺萬年,青折都從一根細枝,長成了延綿於九峰山的參天大樹。”

阿問朝後靠了靠,沉眼看著我道:“何悅,她不能醒過來,我知道。可我也不能讓青折殺了你……”

“那你和青折……”我張嘴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來了。

隔著滅族之恨,隻要阿問不幫著青折殺了我,他們就再無可能了。

要不,真的殺了我,給他們助興?

這問題就有點沉重了。

我咬了咬唇道:“你好好休息吧,我去看看外麵。”

“何悅。”阿問卻突然叫住了我。

雙眼閃爍的看著我:“你想要這隻三足金烏嗎?”

我詫異的看著他,搖了搖頭:“不想。”

“可它本來就是你的。”阿問攤開掌心,那隻三足金烏又在他掌心展翅飛著。

我靠著牆,苦笑的看著阿問:“我不是她。”

阿問卻握著三足金烏,苦笑道:“這麼多年,我從來冇過,自己會引出三足金烏傷了青折。所以……”

他是不想留著三足金烏了,怕一見到,就想起傷了青折的事情。

我輕呼了口氣,低聲道:“阿問,青折殺了不了我。下次她如果要殺我,你彆攔了吧。”

“你們攔一次,受傷的是你們,而我寧願受傷是我……”我感覺自己好像有點婊。

扭頭看著阿問:“下次如果青折要再殺我,我就痛痛快快的和她打一場,讓她知道殺不了我就行了。至少你也不會左右為難了,好不好?”

阿問無奈苦笑,握緊掌心。

我想了想,沉聲道:“你們找到山門了吧?等這邊收拾好,你們就搬走吧。我要……”

“封山自守!”我看著阿問,一字一句的道:“就像青折封了九峰山一樣。我在生下腹中孩子前,都不會再開巴山了。無論是你們,還是墨修,或是龍岐旭他們,都會進不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