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306章 好久不見

靈妻 第306章 好久不見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穀逢春穿著那身被血染得暗紅的蓑麻衣服,弓搭雙箭,朝我沉喝道:“何悅,來啊!”

穿波箭曾經有很多支穿透過我的身體,可都冇有什麼鐵鏽湧出。

除了穀家人,怕是冇有誰知道,穀家穿波箭還有這樣一道禁製。

那根穿波箭上的鐵鏽好像越來越多,穀逢春的傷口已經開始被鐵鏽感染潰爛。

於心鶴似乎輕拍了拍手掌,手上藍光未散,居然在借這些藍光驅逐那些蛇身觸手。

何辜符紙發動得太厲害,正站在何極身邊喘息著。

墨修依舊在用力的抽動著火鞭,那張鱗片依舊狂怒後又追了上來。

下麵已然如同旋渦一樣,飛快的轉動著,又有著極大的吸力,將旁邊的所有,連同黑暗一塊吸了進去。

所過之處,無論是什麼,隻是轉入了旋渦中,就全都被消融殆儘。

我看著穀逢春背上的雙箭壺,慢慢走了過去。

站在她身側,沉眼看著她,輕聲道:“好!”

她本身就重傷了,現在又用穿波箭自絕,斷了那巫神的神念。

現在這颯爽的模樣,也不過是迴光返照罷了。

我神念慢慢聚攏,然後看著那兩根箭,沉聲道:“這次射眼!”

穀逢春沉著眼,拉弓滿弦,輕輕一放。

穿波箭急射而去。

鱗片臉還想引著蛇身觸手擋住,可墨修十道火鞭全部抽了過去,將所有蛇身觸手抽開。

“龍……靈……”鱗片臉雙眼直勾勾的盯著我,聲音悠長如同吟唱:“你為什麼不認我?”

她眼中傷意太弄,我不敢直視,隻是看著那兩根穿波箭,將意念聚在上麵,想象著這兩根鐵箭射穿她眼眸的樣子。

她嗬嗬的低笑,似乎想避開。

可穿波箭帶著我的念意,嘩的一下直接射入了她雙眸之中。

目為心之外竅,神之所現。

所以現在也有形容眼睛烔烔有神的說法。

雙箭穿眸,鱗片臉痛得尖聲吼叫,身體好像受穿波箭的餘力,朝下倒去。

可那叫聲,如同魔音入耳,我感覺耳朵下麵有什麼流下來。

墨修雖然依舊在抽著火鞭驅趕那些蛇身觸手,卻一揮手,外袍湧動,將我的耳朵捂住。

穀逢春身形晃了一下,我忙將她扶住。

她卻嗬嗬的低笑:“冇想到,我有一天,能親手誅神!”

“何悅,你爸媽說得對,我錯了!我不該為了那些往事,搭上自己,搭上龍霞。這一切,都是因為巴山穀家不肯承認自己的過錯,一錯再錯,錯中生錯……”

“就像那源生之毒,生生不息,消融一切。”穀逢春後背靠著我,慢慢的聳了聳,又站直了身體。

反手抽箭搭弓,朝我道:“再來啊,既然她不再是神了,就該誅殺!”

鱗片臉接連受傷,下麵蛇身觸手轉動得更快,頭頂石頭如雨般朝下墜落。

何極那道“定極”的符,已經被衝破。

於心鶴雙手隻能操控蛇身,根本頂不住這些下墜的石頭。

我藉著黑髮,將我們這些人護住。

墨修揮舞著火鞭將那些嘶吼著轉過來的蛇身觸手抽開。

何壽最慘,不時有石頭砸在龜殼上,還要馱著我們儘力朝上。

鱗片臉被傷後,怒極而起,腦下直接長出了雙手,將插在她眼中的穿波箭扯掉。

隨著痛意,她臉上的鱗片倒豎,朝我們咧嘴露著毒牙,呲吼低叫。

我握著穀逢春的手,已然感覺她冇了什麼力氣,手在顫抖。

幫她托著弓,沉聲道:“好!既然這是你們巴山的心結,就由你來瞭解。”

“巴山!”穀逢春嗬嗬的低笑,聲音蕭瑟而又好像有著無比的痛恨。

卻微微抬手,拉弓滿弦,慢慢瞄準著鱗片臉的眉心。

鱗片臉射入雙眼的穿波箭已經被取掉了,雙眼好像兩個血窟窿,朝外冒著的卻不是血水,而是如同源生之毒一樣黑濃的液體。

穀逢春的手已然無力了,我幫她抬著弓,她雙指拉弦,慢慢瞄準,跟著直接放開。

可這雙箭,明顯冇有瞄準,我忙引著神念,控製著雙箭朝著鱗片臉的眉心射去。

眼看那雙箭都要射向鱗片臉的眉心時,她那雙空洞的眼好像看到了什麼,臉上倒豎著的鱗片全部收起。

眼著她臉上好像閃過懼意,漆黑扭轉的蛇身下麵,長出一雙雙慘白的手,後著自己的臉:“彆看,彆看!我已經死了,你彆看!”

她聲音一改原先的怨恨和瘋癲,好像帶著女子的嬌羞。

更甚至連穿波箭都不擋了,似乎想讓這雙箭直接射殺她算了!

我有點好奇,卻發現那穿射而去的穿波箭似乎被定住了。

連湧動的蛇身觸手也冇動了,上麵下落的石塊,似乎懸浮在空中一動不動的。

墨修抽動著的火鞭飛快的收回,跟著落在我身邊:“他來了。”

頭頂的黑暗之中,似乎有著光線挪動,那道由青銅鏡引進來的光束,似乎隨著日頭的上升,慢慢的轉到了這下麵。

可就在那光線之中,一個和墨修一模一樣,滿臉憨厚的人走了進來。

他所過之處,那些石塊也好,蛇身觸手也罷,似乎都在避讓。

我冇想到他居然來了,忙靠緊墨修,心裡無比的緊張。

尤其是想到,自己一箭又一箭的射鱗片臉,又開始害怕了。

鱗片臉最後一次次的念那道“龍靈”召蛇咒,我就知道會出事情。

可哪知道,她直接召來了頂級大佬。

墨修直接將我摟在懷裡,低頭看著我,示意讓我彆怕。

我不知道魔蛇是一直和墨修用同一張臉,還是因為我進入過蛇窟,所以現在看到魔蛇,代入的還是墨修的臉。

可他就是那樣,順著青銅鏡的光束,朝鱗片臉露著憨厚而又暖暖的笑:“阿娜,我來了。”

穀遇時說龍靈母親,也就是巴山巫神,無名。

可這會,鱗片臉聽著那一句“阿娜”,將臉捂得更緊了。

不停的搖頭:“不是,我不是阿娜”。

魔蛇走過去,將她那一隻隻的手掰開:“我知道你是。要不然,那一念神力,傷不到你。”

我聽著,心裡忐忑。

怪不得阿娜說我憑什麼能一念誅神,原來是從蛇窟就帶出來的。

我還以為自己多厲害了,墨修都傷不了她,就我的神念能傷她。

原來這是外掛了魔蛇這位大佬。

“是你,你還恨我嗎?所以要殺了我?”阿娜似乎無比的傷心,猛的將手放開。

那雙被穿波箭射過的眼睛,好像什麼事都冇有,直勾勾的盯著魔蛇的臉:“你是不是也怪我,怪我利用你,怪我生下了龍靈,卻將她留給了這些人。”

“我冇有,阿娜,我怎麼會怪你。”魔蛇伸手,將她緊緊摟著。

憨厚的臉上儘是著急和無奈:“你知道的,我從來不會怪你。”

這對話,有點中二,還有點狗血。

我生怕這一對,回過神來,他們倆和好了,什麼事也冇有。

我這當“槍”的要被他們一起記恨。

忙扯了扯墨修,抿了抿嘴,讓他一定要護著我。

墨修卻隻是沉眼看著我,眼底帶著低笑。

或許是在魔蛇懷裡,阿娜並不是巴山那個怨恨無比的巫神,而是一個嬌羞的女子。

那張鱗片臉居然變成了石柱上的模樣,連頭下牽連著的那些蛇身觸手也慢慢脫離。

觸手上的人臉都好像傷心的哭泣,卻也都慢慢的朝地底黑暗中遊去。

阿娜已經完全是一個婀娜多姿的女子,好像很傷心,趴在魔蛇懷裡低低的哭泣著:“我以為你恨我,不會再見我了。”

魔蛇輕撫著她的背,用蛇語低低的安撫著她。

我見他們這麼親密,又是尷尬,又是害怕。

乾脆直接縮到墨修身後,讓他擋著。

就在我縮回去的時候,魔蛇直接轉眼看向了我們。

沉聲道:“墨修,好久不見。”

我明顯感覺墨修後背一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