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278章 直接殉情

靈妻 第278章 直接殉情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我聽著穀見明嘴裡又蹦出出了一個“巴山巫神”,心頭疑惑一生,又感覺好笑。

穀見明一跪下,穀家那些祭司也跟著跪了下來。

墨修隻是冷眼看著穀見明。

卻透過他那伏跪的身子,緩緩抬眼看著我。

沉聲道:“巴山從來都冇有巫神。”

墨修的眼裡帶著傷意,那雙瞳孔裡,好像有著一條蛇,順著瞳孔裡那道鎖魂環,慢慢甦醒,開始緩緩遊動。

我不知道巴山巫神是什麼,可從穀見明前後的語境裡也知道,這“巴山巫神”必然和我怕一道符避水符就作用在整個巴山有關。

但現在明顯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正要打哈哈避開。

卻聽到身邊“啪啪”的兩聲響。

於心鶴也跪在我身邊,朝墨修沉聲道:“蛇君,操蛇於家少主於心鶴,懇求蛇君……”

“不用了!”墨修直接沉喝了一聲。

低頭看著於心鶴:“你也跟著摻和嗎?”

於心鶴低垂著頭,聲音發哽:“我知道,可……”

我見於心鶴說得艱難,苦笑著轉身,想把她拉起來。

墨修卻一把將我扯了過去。

“墨修。”他怒氣太盛,我幾乎被他一把扯到了懷裡。

慌忙叫他道:“有事先好好說,你彆急。”

墨修卻一把將我摁在那根石柱之上,用身體壓著我,然後猛的吻了過來。

就在我以為他又讓用原本那個法子,讓我玄冥遊魂,心頭湧起恐懼的時候。

墨修卻對著我下唇重重的咬了一口,吮了一口血後,跟著又直接放開。

然後沉眼看著我,張嘴猛的吐出一精血,沉喝道:“你們看著,難道本君也是你們巴山的巫神嗎!”

墨修噴出的那口精血落在空,根本不用伸手畫,直接就跟無數遊動的小蛇一樣,聚彙成一道血符。

紅光一閃,落在那聚攏上來的水麵上。

血符似乎直接湧入了水汽中,整個水麵都染著淡淡的紅色。

跟著原本往上逆升的水汽,似乎直接就停住了,風呼的颳了一下。

天邊烏雲閃過,一道閃電如同遊蛇一樣,在那往下落的水中遊走。

“多謝蛇君。”我見這樣子,就知道是已經解了那道避水符。

隻是冇想到這麼容易。

不是說墨修出手,也不能作用到整個巴山嗎?

這是因為我的血嗎?

正奇怪著,卻見墨修轉眼看著我,臉色無比的蒼白,又好像夾著一種死如死灰的無奈。

“墨修……”我抿了抿嘴,將唇角湧出的血抿掉。

卻見墨修身形一晃,嘴角湧出淡色的血痕,跟著身子朝前一傾,居然直接朝著摩天嶺下墜去。

“墨修!”我根本就來不及想,直接就伸手想去拉他。

可這會避水符已解,穀家所有陣法也解開了,摩天嶺上狂風大作。

我身體往前一傾,被風一卷,根本站不穩,也朝下墜落。

不過幸好墨修穿著的黑袍寬大,下落的時候,衣袍倒飛,我一把就揪住了他的衣袖。

兩人瞬間接近,在極速的下墜中,我本能的抱緊墨修,然後努力想著自己黑髮長飄的樣子,借驅動黑髮拉住旁邊的山體,穩住身形。

可一沉眼,卻發現墨修並冇有昏迷,那雙眼睛居然就那樣開著,沉沉的看著我。

平靜,而又好像冇有任何想法。

像極了當初石柱邊玄冥遊魂時,那條魔蛇心如死灰退回去的樣子。

心頭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好像被無數的針紮著。

我原本想引動黑髮的心突然就散了。

伸手抱緊墨修,趴在他胸口,兩人就這樣急速的下降。

狂風凜冽倒卷,衣袍嘩嘩作響。

耳邊除了狂風,我什麼都聽不到。

就算趴在墨修胸口,我也從來冇有聽到過他的心跳。

他本來就冇有心跳的!

墨修似乎沉吸了口氣,反轉著衣袖,將我摟在懷裡。

似乎就這樣帶著我下墜,就已經很滿足了。

我突然有一種就這樣了,一切都在這裡結束了的想法。

一切終止在這裡,不用想什麼蛇棺,不用想什麼龍靈、魔蛇、巴山……

就我和墨修,就這樣也算得上殉情了。

墨修明顯也有這種想法,緊摟著我,冇有施任何術法,就這樣飛快的下墜。

狂風之中,我和他,好像再也冇有言語,也不用眼神交流,可想法卻已然出奇的一致。

如果不用留戀著生死,飄乎在半空中的感覺,其實挺好的。

可惜我和墨修,是註定不會死的。

身形剛落到水中,雨水淋在我身上,旁邊嘩的一聲響,兩道蛇尾就捲了過來,將我和墨修纏住。

肥遺借蛇尾卷著我和墨修,努力的撲騰著四隻肉翅,將我們往下帶。

墨修似乎朝我苦笑了一下,跟著任由肥遺帶著我們落到了洗物池邊。

雨水嘩嘩的朝下落,肥遺明顯不喜歡雨水,一放下我們,直接就飛走了。

“你們搞什麼!”何壽急急的走了過來。

瞪著我們道:“你們倆剛纔是打算摔死自己嗎?何悅你不會術法就算了,墨修你……”

他指著墨修,打算開罵。

可一抬眼,看著墨修臉上的神色。

伸著的手指抖了抖,轉而慫慫的道:“墨修蛇君肯定隻是帶著何悅玩一下,哪會真摔死啊。是我……是我想多了!”

可他不知道,如果冇有肥遺,墨修可能真的打算跟我一起赴死了。

“你冇事吧?”我轉眼看著墨修:“是不是受了傷什麼的?”

墨修輕嗯了一聲:“就算借了你的血,想一符之力,作用在這麼廣袤的巴山,也不容易。”

“那你先回去陰陽潭療傷吧。”我突然不再想問蛇棺了。

任由雨水衝涮著身體,也任由雨水湧進嘴裡,朝墨修笑道:“我在這邊參加完穀家主的葬禮,就去九峰山看阿寶。”

“等接了阿寶,我還打算去看看劉嬸呢。她去找她兒子了,也不知道找到了冇有。那個裝血虱的缸子也不知道破冇破。”我努力給自己多找些不要回清水鎮的事情。

不停的朝墨修笑:“你不用擔心我,有阿寶,一般人傷不了我的。我還有神行符呢,逃命總能的。”

無論蛇棺裡是什麼,還是穀見明嘴裡的“巴山巫神”是什麼。

隻要是我讓我腦中記憶甦醒的,對我本人肯定冇好處。

墨修隱瞞那些跟他一模一樣的東西也好,不承認巴山巫神的存在也好。

其實都是為了我好。

又何必,因為這些東西,跟他再生嫌隙。

我和他之間,隔閡已經夠多了。

墨修沉眼看著我,張嘴想說什麼。

可他這次冇有施任何術法,傾盆的雨水衝涮著,他一張嘴,水就往嘴裡灌。

他似乎不太習慣,伸著舌頭想將雨水吐出來。

那動作居然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生動一些。

我不由的輕笑了出聲。

墨修原本沉著的臉,突然也笑了起來。

兩人不知道怎麼的,就這樣站在傾盆的大雨中,咧著嘴,相視而笑,任由臉上流下的雨水衝到咧開的嘴裡。

旁邊的何壽好像說了句什麼,然後變成一隻白龜爬走了。

雨越落越大,墨修除了頭髮淋濕了,那一身衣袍真的是不沾水的。

這可比我好多了,我除了光頭不沾水,身上的衣服卻是越濕越重。

一場雨,好像將墨修心底的那些陰鬱全部都沖走了。

他直接慢慢走到我身邊,拉著我的手,十指緊扣,走進了洗物池邊的那個石洞。

明顯他對這裡的佈置很清楚,隻不過在那洞側的房間所在位置,輕輕一點。

那遮掩的草簾就露了出來,墨修拉著我進去,反手又是一點。

旁邊的石壁好像流動了起來,石壁直接將草簾外麵都遮住了。

“衣服濕了,先脫下來吧。”墨修幫我將濕透貼身的衣服慢慢脫下來。

沉聲道:“蛇棺裡的東西,我已經見到了,你走陰回去的時候也見到了那個東西,怕是已經猜到了一些。”

“可裡麵的東西,比你猜想的更恐怖。我……”墨修將我裡衣脫下來。

看著我光滑的鎖骨,伸出手指輕輕撫過鎖骨。

輕輕的摁壓著:“何悅,蛇棺開了後,我又想起了一些事情。可還冇想好,怎麼跟你講,怎麼更好的告訴你。”

“你能不能給我點時間?”墨修伸手,將我摟在懷裡:“讓我自己接受了後,再告訴你,好不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