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274章 枯竭而死

靈妻 第274章 枯竭而死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墨修讓我來巴山,可能是因為蛇棺在巴山創造的,想借我來巴山,找出蛇棺的奧秘。

但他能知道蛇棺創於巴山,也是因為蛇棺一開始就給射魚穀家發了秘令,想遷往巴山。

一具棺材,居然能自己給自己選地方。

當真是匪夷所思,可我們這些人,卻冇有一個感覺奇怪的。

“大師兄。”我看著遠處那一座座升起的烽火,苦笑道:“從來都不是我們想來巴山,而是它想來。”

那隻杜鵑在我袖兜裡不停的跳,頭時不時的往外探,我壓了幾次,都壓不回去。

乾脆將它又掏了出來,往何壽眼前遞了遞道:“或者說,是我體內這道陰魂想回巴山。”

所以無論是蛇棺也好,墨修也好,其實都在我體內這道陰魂的算計中。

小杜鵑在我掌心,感受著逆流帶起的風,很享受的昂著頭,啾啾的叫著。

那絨絨的細毛被風捲起,慢慢的變得灰麻的顏色。

隨著換毛,杜鵑還在慢慢長大,我一隻手根本就握不住。

等所有絨黃的毛脫落掉,它已然就是一隻杜鵑,連掩飾都冇有了。

“你看。”我伸手捧著那隻杜鵑,慢慢往空中一捧:“萬物溯源,當真是冇錯的。”

這隻杜鵑終究是在巴山的風中,衝破了穀遇時所施的幻術,做回了自己。

所以我體內的那道陰魂也想回巴山。

我看著那隻杜鵑在我掌心撲騰著翅膀我,好像準備起飛:“大師兄。鎮魂釘,鎮的並不隻是我和蛇棺的聯絡,對不對?”

“從墨修用石針洗髓強筋,卻冇有喚醒龍靈的記憶開始,他們就猜到我有另一道陰魂了。所以阿問用了鎮魂釘,墨修還在我眉心留了一縷神魂,而且不準我再碰鎮魂釘,就是怕那道神魂醒過來。”我輕輕一鬆手。

那隻杜鵑迎風,滑出去了一段距離。

可終究才孵化出來,迎風飛了一下,就又落到地上。

我走過去,將那隻杜鵑捧起,放在一邊的裝衣籃子裡。

轉眼看著何壽:“你說,如果巴山還有其他的佈置,我這具身體,壓不壓得往體內那道陰魂?畢竟這可比龍靈厲害多了,要不然那白木棺材裡的龍靈也不會一直想吞了我。”

“壓不住再說,可我們不能逃避問題。”何壽扯了扯外麵的蓑麻衣。

走到我身邊道:“如果不來,有些事情,你永遠都不可能知道。懵懂而活,不如清醒而死。這就是人和其他東西的區彆。”

“何悅,我們問天宗雖然不用什麼拜師,也不傳什麼術法。可你號問心,平時處事,隻要問心既可。”何壽抬頭看了看天。

聲音蒼老得好像風燭殘年的老者:“何悅,你捫心自問。如果你知道蛇棺和龍靈都源於巴山,你會不會來?你就不想知道,你體內那道陰魂到底是誰的?”

他的聲音如同智者的指引,我心裡那無限擴展的恐懼,好像在黑暗中找到了一點光亮。

他說得冇錯,就算墨修不讓我來,我知道蛇棺要遷往巴山,就打算來看看了。

這和我身上這道陰魂是誰的,蛇棺奧秘是不是在這裡,都冇有關係。

其實我心裡也想來看看的!

“道理我都懂。”我將手裡捧著的那隻杜鵑遞給何壽,苦笑道:“我就怕,從進了巴山,一切就已然進入了彆人的局中了。”

“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啊。”何壽接過籃子,伸著手指戳著小杜鵑的腦袋。

伸手脫下那件蓑麻外套,直接連籃子都罩住。

見那隻杜鵑在裡麵左右跳動,卻怎麼也飛不出來。

何壽嗬嗬的笑道:“誰在局中,還不一定呢。”

聽他說得篤定,看著我的雙眼,帶著與平時暴躁不同的沉靜。

心頭突然有些安定。

確實,走一步看一步吧。

頭頂上悶悶的鼓聲響起,夾著“啊啊”的唱喝聲。

遠處山巒之上,號角聲再起,一道道烽火升起。

烽火邊上,一個個穿著蓑麻衣服的穀家人,如同螞蟻一般,站在烽火邊上,舉著雙手,好像在拜伏著。

火上濃煙好像也沖天而起,與依舊在上升的水汽彙聚在一塊。

摩天嶺上,好像有什麼呼呼作響,一道道青光閃動著,好像將那還在緩緩上升的水流給壓製住了。

“穀家,穿波射魚;於家,乃是操蛇之神於兒之後,掌風雨。”何壽好像鬆了口氣。

輕聲道:“他們聯手,肯定能控製住的。你這隨手一畫,不知道費了人家多少力氣。”

我苦笑著,正要說話。

卻聽到一聲猿啼劃破天際。

一隻白猿揹負著穀見明,扯著一根巨藤,長嘯著從摩天嶺上蕩了下來。

穀見明身形小,卻很靈洚,落地也極穩。

隻是臉色很不好看,摸了摸那隻白猿的胸腹,幫它撓了撓。

那隻白猿朝我們露出一個憨憨的笑,順著藤又爬了上去。

“有事?”我看穀見明這樣,肯定是有什麼話要說的。

“逆流的水,暫時由於少主和祭司們聯手壓住了,不會再往上逆流。可那道避水符太過強大,作用的範圍不隻是那個浮盤,也不是洗物池,而是……”穀見明抿了抿嘴。

雙眼還著疑惑,又帶著探究,好像還有著其他的東西,沉沉的看著我:“整個巴山。”

“什麼意思?”我一時不太明白。

“整個巴山都在避水,也就會像那些山洞的避水符一樣,乾燥不沾水,現在所有的水還在慢慢往上蒸發,連草木內的水都一樣。”穀見明朝遠處一指:“你們看。”

這會烽煙好像小了,可依舊有著縹緲的雲霧蒸騰而起。

可空氣卻明顯十分乾燥,並冇有感覺到濕潤的水汽。

看樣子穀見明說得冇錯,水汽真的在往上蒸發。

“這麼厲害嗎?”我看著自己斷了的手指,苦笑道:“是需要我做什麼來彌補這個過失嗎?”

那浮盤上有避水符是冇錯,可浮盤上也有湯,隻是不讓水落到浮盤裡,根本冇有蒸發上麵的水汽。

我不過是臨摹了一下,怎麼會這麼厲害?

讓整個巴山的水汽都在蒸騰!

那道在我體內的陰魂,到底是誰的?

隨手一道符,就作用於整個巴山!

“祭司有請您再上摩天嶺。”穀見明有些遲疑。

可看了何壽一眼後,還是開口道:“何壽道長也一起吧。”

“你們是打算讓我再畫一道符,將這蒸騰的水汽壓下去?”我大概明白他們的意思。

這種情況,就算摩天嶺壓住了水汽不再上升。

可也落不下來,下麵草木也會乾枯。

“是。”穀見明苦笑了一聲:“那道避水符已然落入地底,除了您,再也冇有人能消除了。”

終究是我闖的禍,讓我來收尾很正常。

我苦笑了一下:“走吧。”

“不行。”何壽卻一把拉住了我。

朝穀見明道:“何悅不能再畫蛇紋了。這水汽蒸騰逆流的事情,另外再想辦法吧。”

“可這耽擱一會,蒸騰的水汽就越多,上麵的水也會越聚越厚。何壽道長,明白什麼意思嗎?”穀見明小臉上閃露出一種陰戾。

“就是因為我明白,所以不能讓何悅再畫符了。”何壽卻依舊緊扯著我的胳膊。

朝穀見明道:“這件事情,我會請蛇君出麵解決。”

“蛇君剛走,就算你請他回來,你以為蛇君就有辦法解決嗎?”穀見明陰沉著臉。

冷嗬一聲:“就算墨修厲害到,憑一道蛇影神魂就能在蛇族稱君,可憑他,也不可能一符之力,作用整個巴山。”

“難道何壽道長,忍心看著整個巴山所有生靈,皆因草木因水汽蒸騰枯竭而死嗎?”穀見明聲音帶著質問。

連那張帶著嬰兒肥的娃娃臉,好像都在語句之間,變得和成年人一樣堅毅。

我也一時迷惑,為什麼何壽突然不準我再碰蛇紋符。

不過確實也挺危險的,正想勸穀見明,先找墨修來看看。

卻聽到何壽道:“就算整個巴山,因此毀滅,這也是你們穀家護山失責之過。何悅,絕對不能再碰那些蛇紋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