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260章 假意真情

靈妻 第260章 假意真情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兩唇相接,墨修似乎魔怔了一樣,激烈而狂猛。

而且越壓越緊,我感覺自己好像要窒息了,他卻依舊不肯放開。

胸膛的氣息好像要被墨修吸儘了,張嘴想喘息。

墨修卻趁著這一瞬間,攻城略地,根本不給我半點喘息的機會,還越發的激烈。

氣息紊亂,心跳加速,腦袋一片昏沉。

何壽教我的吐納法,還有什麼憋氣啊,全部都被拋開了。

我感覺整個人都是輕飄飄的,就在我以為自己要斷氣的時候。

卻感覺墨修吹了一口氣進來,隻是這一口氣和在水底渡氣不一樣,似乎將我整個人都吹了起來。

跟著我身子好像隨風一晃,眼前墨修的臉變了,對上的卻是一對鮮紅的蛇眸,瞳孔倒豎,不停的收縮著,明顯處於極怒之中。

好像那雙血蛇眸的眼睛,隨時都有可能朝我撲過來。

我很害怕,不由的想逃,可身體似乎被什麼被纏得緊緊的。

想挪開眼,卻發現怎麼也挪不開,那雙血蛇眸似乎帶著異樣的魔力,將我的目光沉沉的吸了進去。

心底的恐懼好像在於這雙血蛇眸對視的時候,一點點被打開。

整個人突然落入半空中,極速下墜的失重感,懼意全部飛快的朝外湧。

可看著看著,那收縮的血蛇眸慢慢的鬆開了,眼底夾著深深的痛意,好像心灰意冷一般,慢慢的朝深處退去。

眼看那點血紅慢慢的變小、消失,我感覺自己心底的恐懼變成了慌亂。

好像想叫住那雙血蛇眸的主人,又好像怎麼也開不了口。

整個人就好像透骨晶釘發作時一樣,每一節骨頭都在痛。

喉嚨似乎有什麼想往外湧,可雙唇顫抖著卻怎麼也打不開。

就在那雙血蛇眸完全消失在黑暗之中後。

四週一片漆黑,死寂!

我不知道過了多久,隻是感覺好像漫長得過了幾個世紀。

一個幽幽的女聲,用如同蛇剛出洞,輕輕的探索空氣中溫暖氣息的嘶嘶聲,緩緩的喚著:“龍……靈……,龍……靈……”

那聲音不同於穀遇時施咒時的高昂和激情,好像在喚著晴人的名字;又好像哼著歌,一個音幾經婉轉;又好像夾著無論的懊悔在喃喃自語。

那幽幽的聲音,在黑暗之中迴盪,無數綠油油的蛇眸聚了過來,圍在身邊,卻並冇有那雙血蛇眸……

心底的懊悔,似乎壓得我喘不過氣。

我想喘息,可張嘴卻是那幽幽的呼喚聲:“龍……靈……,龍……靈……”

雙眼好像在發痛,用力的想往下看,卻什麼都看不見。

因為看不見,卻又更努力的想往下看,可好像有什麼紮著眼睛,往腦中刺去。

就在我以為自己要痛死的時候,突然一口冷氣吹入了我嘴中。

跟著眉心一片冰冷,我感覺身體好像被冰冷澆過,一個激靈,瞬間清醒了過來。

可胸膛的心,卻“砰砰”的直跳,比那晚穀見明對我施巫術時更快,似乎下一刻就要破膛而出!

“冇事了,冇事了……”墨修忙將我從石柱上抱開,不停的輕吻著我嘴角:“何悅,冇事了!冇事了!”

我重重的喘息著,那心跳怎麼也壓不下去,雙眼痛得厲害。

那種極度懊悔的情緒,以及錐心般的痛意,好像一直在身體裡,怎麼也走不出來,導致身體不停的顫抖。

“冇事了,何悅,我在呢,冇事了!”墨修將我緊緊摟在懷裡,十分懊悔的道:“對不起,對不起!”

他用力的幫我拍著後背,不停的道了歉,似乎感覺我身體不停的抖,乾脆抱著我坐在祭壇上,交我整個人都圈在懷裡。

我連話都說不出來,完全處在那種極端的負麵情緒裡。

可在墨修懷裡一轉身,就見石柱上,那些雕著的蛇,全部都活了過來,纏著龍靈母親的石像,嘶嘶的吐著蛇信。

那一雙雙綠油油的蛇眸,與我剛纔遊魂時,看到受召蛇咒召來蛇的場景一模一樣。

而綁在石柱上的龍靈母親,那雙眼睛裡居然慢慢的湧出血淚,好像看著那地縫在流淚。

原本悲憫的神色,也變得無比的懊悔、悲痛……

我見狀,沉吸了一口氣,撐著想站起來。

“彆看!彆看!”墨修忙捂著我的眼睛。

將我的頭摁在懷裡,不停的親吻我眉心:“吸氣,沉神。何悅,你是何悅!問心何悅……”

墨修聲音裡也夾著懊悔,將我緊摟在懷裡,身體也開始微微的顫抖。

卻隻是不停的親吻著我:“記往,你是何悅,何悅……”

隨著墨修的安撫,我心跳慢了下來,隨著墨修的聲音,慢慢的吐息納氣。

墨修吻著我,感覺好一點了,這才放開我。

我沉眼看著他的雙眸,沉聲道:“穀遇時說的事,隻是開始,卻並不是結局。龍靈的母親和那條魔蛇……”

情感這種事情,果然很容易弄假成真。

一旦有心有意的對彆人,自己也會陷進去!

假意一旦成了真情,受傷的又會是誰?

“她們都成過往了,你不用想了。”墨修眼底閃過懊悔。

一手摟著我,一手輕輕卻施術握著那個石碗,遞到我嘴邊:“飲龍泉的水,先喝點水。”

我抿了兩口水,這才感覺心中那股極度的情緒慢慢的散開。

“我冇想到。”墨修幫我將臉側的汗水擦了擦,沉聲道:“我以為龍靈的母親既然最後能入蛇窟將那條魔蛇困住,他們肯定絕裂了,冇想到她還殘留了這麼強的情感。更冇想到……”

“更冇想到,玩蛇者,最終被蛇咬。”我想到那雙鮮紅的血蛇眸裡,那沉沉的感傷。

心頭也不由的微微輕顫了一下:“那條魔蛇最後還是動了情!”

“對不起!”墨修將我輕輕摟在懷裡,沉聲道:“我見那雕著的蛇和石像都是活的,就知道強烈的執念在上麵,養著這些東西。”

“你和她們之間有著異樣的聯絡,我想著你玄冥遊魂,看一眼就行了。可冇想到,情緒會強烈到這種地步。”墨修聲音好像都在輕顫。

摟著我道:“我下次不會了,下次不會讓你再冒這種險了。何悅,我下次不會了……”

墨修似乎在安慰我,其實也是在懊悔自己的冒進!

我輕輕的喘了口氣,撫著他的臉:“冇事。但龍靈的母親肯定不在蛇窟……那條魔蛇可能還在,至少立這石像的時候,肯定是在的。”

這石像並不是用來鎮著魔蛇的,而是幫龍靈的母親望著地縫的那條魔蛇。

但也可以算是鎮著。

那條魔蛇開始有心有意勾動龍靈母親的春心,讓她有孕,可能最先是玩弄她情感的意思。

後來肯定動了真心,可龍靈母親卻終究是神,就算動了情感,依舊想著鎮守巴山。

龍靈的母親在穀家留下的記錄裡,是生下龍靈後又入了蛇窟,鎮魔蛇的。

可從我們分析來看,肯定是不在的。

但有這尊石像在,魔蛇從地縫出來,看到她的雕像,怕也該想想,當初那份強烈到錐心的感情。

愛屋及烏,或許也因此不再禍害巴山。

墨修輕嗯了一聲:“他們相愛相殺啊。既然龍靈的母親不在蛇窟,那麼你說,會不會在蛇棺裡?”

我正想搖頭,就聽到穀見明的聲音沉喝道:“蛇君。”

轉眼一看,穀見明居然又從地縫裡爬了出來。

他本來臉色就有點不好,轉眼一看那石像流血,以及石柱上活過來的蛇,臉色又是一變。

整個人都不太好的樣子,站在那繩索上,好像都站不穩了,晃了兩下。

“有事?”墨修對著石柱一揮手。

那些受“龍靈”咒召醒的蛇,又慢慢匍匐到了石柱上,變成了石雕。

可穀見明的臉色,又是沉了沉,白得和旁邊的石頭一個顏色了。

我瞄了瞄石柱上的蛇,又看了看墨修。

看樣子,墨修和魔蛇的關係,真的很深啊。

“說吧。”墨修扶著我起來,沉聲道:“下麵有異動?”

穀見明好像有點艱難,沉聲道:“您下去看看吧,我們……我們……”

他目光遲疑的看著墨修,沉吸了口氣:“下麵的東西,關係到蛇君的身世,所以請蛇君親自下去看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