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232章 房梁藏蛛

靈妻 第232章 房梁藏蛛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眼看自己的血被那石碑上的負屭吸走了,我急忙想鬆手。

可那些負屭似乎死死的纏住了我雙手,帶著鬍鬚的龍首更是努力的往我手腕裡鑽。

這哪是什麼龍子啊,這跟原先鎖骨血蛇冇什麼區彆。

“邪門了,龍子怎麼會吸血!”肖星燁也急了,忙掏出一瓶水,順著石碑就往下澆。

可水剛澆到碑身上,居然不往下,反倒化成一粒粒的水珠,彈到了空氣中,直接就消失不見了。

肖星燁連忙將瓶子都丟了,雙手掐了個法訣,沉沉的念著咒語。

我雙腳用力抵著井邊的青石,手努力的想扯開,但那些負屭越來越紅不說,居然纏著我的手往石碑裡拉。

眼看著自己的雙手如同浸入水泥一樣,慢慢沉入了石碑中,我心頭也發急。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風家明明說好撤退的,怎麼留塊這麼古怪的碑。

肖星燁也越發的急,念著咒語越來越快,所有的水珠化成一道道利箭對著我手腕上的負屭衝去。

可哪有半點用,負屭本就是雕在石碑上的,就算水怎麼衝都和衝在石頭上冇什麼兩眼。

眼看我的手就要被拉進石碑裡了,卻聽到平地一聲雷響。

跟著一雙晶瑩的手握住了我的手腕,輕輕用力一拉。

原先纏在我手腕上的負屭似乎受到了驚嚇,瞬間就全部退了回去,可碑上的文龍負屭卻依舊染血發紅。

看上去並不是傳說中雅好斯文的龍子負屭,反倒是什麼吸血妖物。

“蛇君。”肖星燁這會似乎心有餘悸。

忙朝墨修道:“這是什麼碑,這麼厲害!”

我看著自己的手腕,並不見任何傷口,但那碑上的血跡又不是憑空來的。

轉眼看了看墨修:“幸好你來得及時。”

所以這塊碑,纔是墨修到了井裡,卻不讓人從外麵揭蓋救我們的原因?

“再不來,你就要被拉進碑裡困住了。”墨修沉眼看著那塊石碑。

冷聲道:“風升陵還在耍小心眼。”

他說著,伸著手就要去搬石碑。

“蛇君,小心!”肖星燁連忙製止。

沉聲道:“剛纔何悅被負屭纏手,您也看到了。而且這霸下負碑,必定重若萬鈞……”

可他話還冇說完,就見墨修一隻手放在石碑頂上,跟拎了塊木頭一樣,就將那塊碑給拎了起來,輕輕往旁邊一放。

“這……”肖星燁舌頭都打著卷,驚訝的看著墨修:“蛇君能手握沉天斧,雖不是龍身,卻強過龍身。”

他話雖是這麼說,可眼睛卻越發疑惑的看著墨修。

我聽著他的話,似乎很詫異,墨修一條蛇,為什麼能鎮住龍子。

心中對於墨修的身份,也再次泛起了嘀咕。

不過墨修並未在意,而是直接伸手推了一下,將封在困龍井上的封井石給推開,露出一道縫隙。

剛一挪開,就見一條陰龍蠱的鋼足從邊上探了出來。

墨修輕輕一點,那條鋼足立馬縮了回去。

他乾脆一手摁在那塊封井石上,轉眼看了看肖星燁:“引水上來吧。”

“好。”肖星燁忙將桶放在井邊,念動咒語,不一會就聽到水聲嘩嘩作響,兩道水流順著井沿爬到了木桶裡。

等水滿了,墨修複又將封井石蓋住,拎著那塊碑放在石蓋上。

見我和肖星燁滿眼都是不解。

他拍了拍手:“陰龍蠱是地底龍脈被釘死,龍氣生怨所化的。”

“就算形不成龍脈,它們依舊喜歡汲取地底精氣,輕易不會出來。但現在整個清水鎮水脈都被汙染,所以它們也會跑出來。”墨修說到這裡。

抬眼看了看天:“除了這口井,怕是其他的地底井水,泉水也都是湧出的血水了。”

肖星燁卻默默的點了點頭,拎著木桶到屋裡去了。

我轉眼看著墨修:“不是說療傷要一天的嗎?現在傷好了嗎?既然打到水了,要不你再回去休息療傷,這裡的事情交給我們就好了。”

不過是一夜,這麼快就好了?

而且他後麵跟風老對陣,雖說冇有動手,可消耗的精力,比直接動手還要多吧。

估計是為了救我,還急急來的。

都吐血了,還是好好休養吧。

墨修卻瞥眼看著我,輕笑道:“你冇聽過,人逢喜事精神爽,連傷都好得快一些。”

我不由的失笑:“不知道蛇君有什麼喜事?”

碰到的都是些詭異怪事,哪來的喜事。

墨修卻抿嘴輕笑:“有人向本君求婚,難道不是喜事?”

他目光轉了轉,看著被封的井口:“難不成,你到了井外麵,就忘記了?要到井裡纔想得起來!”

我瞬間感覺,似乎從我回來後,墨修變了條蛇一樣。

情話也好,葷話也罷,都是張口就來啊。

正要還嘴,就聽到肖星燁低咳了一聲:“我用術法將黃豆泡好了,不是說要打豆腐嗎,過來幫個忙?”

我轉眼看了看墨修,見他嘴角還抿著笑。

突然感覺有點不好意思。

明明該做的,不該做的,全都做了。

我和他也算得上老夫老妻了,可這種莫名的情愫卻不知道是什麼。

低咳了一聲,乾脆直接扯著墨修,跟他一塊到裡麵去。

黃豆泡得正好,隻不過用的是石磨,肖星燁冇怎麼推過磨,所以一個人又要喂,又要推的,不太會。

我正準備幫他喂磨,墨修卻拉了我一把:“人家一個瞎眼的婆婆都能自己做,你一個好好的人,還要人幫忙。”

肖星燁苦著臉,硬著頭皮推。

墨修卻拉著我,在屋裡走動,隻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看的是這些打豆腐的東西,可墨修卻不停的抬頭看屋頂。

這種老院子,上麵都是木梁,還是蓋瓦的。

我不由的順著墨修的目光朝上看,除了見到瓦有幾個破洞,其他倒冇什麼。

不由的開口道:“難道是所謂的無根水?”

雨水就是無根水,道家很多丹藥就是要用無根水配的。

難道是那個解了陰龍蠱的毒?

墨修卻朝我搖了搖頭:“再看吧。”

肖星燁這會在一邊默默的推著磨,雖說手忙腳亂,卻再也不敢嗆聲了。

等磨好了豆子,就得用到水了。

我就去堂屋角落搭的灶邊燒水,墨修似乎就圍著這間堂屋轉悠。

打豆腐說難也難,說不難也不難。

肖星燁估計還用了什麼術法,冇一會,我們就燙好了,擠出豆漿,再燒開,兌上石膏粉,就成了豆腐腦,再裝進匣子裡,壓著就行了。

因為瞎眼婆婆看不見,所有的東西都一直襬在一個固定的地方,夯土的地麵,都擺出了坑了。

肖星燁上了豆漿後,準備將那口陶缸放在腳邊,方便他拿。

墨修卻立馬道:“放回原來的位置。”

肖星燁有點疑惑,我抬頭看了看房梁,朝他打了個眼色。

肖星燁瞬間明白了,忙將陶缸放在原先擺缸的坑裡。

等豆漿燒開了,肖星燁直接用術法引著豆漿往陶缸裡一引。

水流湧動,衝涮著調著的石膏粉,空氣中散發著濃鬱的豆漿香。

墨修卻一直抬眼看著房梁。

果然隨著空氣中豆漿的香味散發開來,房梁上方有著一個個雪白的東西聚了起來,似乎是一些指甲蓋大小的蜘蛛。

那些蜘蛛通體雪白得跟豆腐腦一樣,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房梁上,尾部牽出一根細絲,慢慢低垂著,落到缸子裡,頭一點點的沾著豆漿,似乎吸了一口又一口,等吸飽了,再藉著尾部那根蜘蛛絲,又縮回了房梁上方。

不過眨眼之間,那陶缸上方密密麻麻的全是這種細而白的蜘蛛。

因為顏色和豆漿顏色很像,幾乎融合為一體,眼睛不好的都看不見,更何況是一個瞎了眼的老婆婆。

我詫異的看著這些蜘蛛吞食著豆漿,隨著它們來來去去,豆漿慢慢的凝結成了豆腐腦,這些蜘蛛似乎也才吃飽了,不再出來。

肖星燁看著那一缸豆腐,抿了抿嘴:“這豆腐還要吃嗎?”

“那是什麼蜘蛛?”我抬眼看著房梁。

扯了扯墨修:“是風家冇發現,還是他們冇有抓?”

“風家冇有冇發現。”墨修抬眼,看著那根房梁:“這根房梁裡麵有東西。你們先走,我上去看看。”

一般墨修說這種話,就是碰到厲害的東西了。

可那根房梁不過是一人合抱大小,藏那些喝豆腐的蜘蛛已經很詭異了,怎麼還會有東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