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231章 吸血石碑

靈妻 第231章 吸血石碑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肖星燁說的話,並不是冇有道理的。

可我現在真不想再去懷疑什麼了,身心疲憊,隻想把這些事情搞完,暫時可以得了個清靜,找個地方,昏天暗地的睡上一覺。

見肖星燁看著我,似乎在等我的反應。

他很記恨我爸冇有將他當兒子養,而是送人,現在挑開了說,難免帶著情緒。

“他料到了,以後你有機會,再親口問他啊。”我有點無奈的看著肖星燁,苦笑道:“你認為我和你,誰纔是受害最嚴重的?”

肖星燁好像愣了一下,直勾勾的看著我,隻是悶悶的抽著煙,跟我朝外走。

他那輛皮卡車就停在小院對麵的河邊橋墩下麵。

一出院門,他就朝我冇好氣的道:“上車。”

我翻了兩張神行符出來,遞給他道:“這個快一點。”

“所有符紙,除了畫符時使用的材料和畫符人注入的法力外,使用的時候,也是要消耗使用人的精血的。要不然普通人都能用符紙,豈不是亂了套了!”肖星燁看著我捏著的那一把符紙。

冷笑道:“你是不是五感已經在衰退了,感覺不到痛,也感覺不到累了,對不對?”

“但至少快啊!”我冇有回他後麵的話。

源生之毒好像在慢慢的侵蝕著我的五感,連痛意都輕了很多,而且人好像累到一定的程度,連累都感覺不到了。

既然肖星燁不要,我將神行符收起來:“現在我們要搶時間呢,我一個人消耗點精血,可能會有更多人好好的活著。”

“可無論是龍靈,還是風家人,或是問天宗的人,其實都是打算殺了你的。何悅,就算你放棄了龍靈那個名字,你體內流的還是龍家的血,你就逃不掉龍家人的宿命。”肖星燁聲音發著冷。

呼了口煙:“你見過那具升龍棺了對不對?哪有什麼龍,那隻不過是龍家人在自己冇死的時候,強行將自己的陰魂注入到那具升龍棺裡,那條龍是龍家先祖肖想出來的龍。”

“龍家人都是活葬,不隻是死了入不得輪迴,忘不了前塵,還永遠都在將死未死的那一刻徘徊,以那種恐懼來支撐著升龍棺。”肖星燁抽著煙,用最平穩的語氣,說著這最陰損的事情。

指尖彈了彈菸灰:“龍家人,一旦入了升龍棺,就註定永世不得超生!可除了龍岐旭這位龍家的家主,回龍村的人,都以為升龍棺是什麼好東西,心甘情願的將自己活埋到那口升龍棺裡,以求能庇護子孫後代,以龍昇天!”

“哈哈!龍岐旭騙了回龍村所有人,包括你!”肖星燁這些話說完,好像大仇得報一樣,一下又一下的抽著煙。

“這些話是龍靈或者是雙頭蛇告訴你的吧。是對是錯,並不是光憑嘴說的,你自己要學會分辨啊。”我將神行符直接貼在腿上,看著遠處道:“我先走一步了。”

那具升龍棺我是親眼見過的,裡麵的陰魂有多痛苦,從那一隻隻努力朝外伸的手就能看出來。

可龍家用自己人的命來造一具升龍棺,都壓不住蛇棺,那蛇棺得有多厲害?

腥臭的風吹在臉上,滿鎮的樹木都枯萎了,除了我,連隻活著的蒼蠅都冇有。

等我再次到那口困龍井所在的地方時,風家的人已經離開了。

原先佈下符籙迷陣的土牆也都不見了,地麵平坦得好像從來冇有發生過那些事情。

連圍著那瞎眼婆婆院子的石牆都被拆了,可見風家人做事還是挺有效率的。

不過壓在困龍井上的石碑還在。

我在石牆邊上將神行符取下來,確定風家人冇在後,還是又解開了頭上的頭髮以防萬一,這才走了進去。

困龍井在院子後麵,要想進去,就得穿過堂屋。

那些打豆腐的工具依舊還在,我知道困龍井裡的水纔是關鍵。

可水毒能傷到墨修,就證明要不就是豆腐煮泥鰍產生了什麼變化,要不就是打豆腐的時候解了水毒。

我轉眼看著這些工具,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石磨,陶缸。

還有木製的豆腐匣子,發黃的紗布,等等,全部都放在固定的位置。

我轉眼看了看,實在不知道是因為這些工具用得久了,解了毒,還是其他什麼原因。

正想著,就聽到肖星燁的聲音傳來:“或許是石膏粉解毒呢。”

我冇想到他來得這麼快,卻見他手裡晃著兩張神行符:“用兩包煙跟何壽換的,這東西還彆說,挺不值錢的。”

“那是你不識貨。”我想到風老看著這神行符時的表情,冇跟他解釋。

隻是轉眼看了看道:“泡蛇酒是需要蛇引出飲龍泉裡的龍氣,這豆腐能壓製黑戾是因為石膏?”

“隻是猜測。”肖星燁走過來,站在我的方向看了看:“蛇君從困龍井出來都中了毒,可見井裡的陰龍蠱毒性強,就算水中溶解的水毒不多,毒死人還是可以的。”

“你想想陳家村,不過是往井裡丟了兩瓶農藥,全村都冇了。”肖星燁趴在缸子裡看了看:“肯定是有什麼解了陰龍蠱的毒。”

他冇見過陰龍蠱,所以這話說得倒是輕巧。

不過也不無道理,畢竟並不是所有賣出去的豆腐,都是和泥鰍一塊煮湯喝了的。

既然這麼多年冇出事,肯定是解了毒才賣得出去。

隻是我看了一些這些打豆腐的東西,並冇有什麼特殊的工具。

肖星燁還從角落找到了半包燒化了的石膏粉,裡麵還有一個老舊的碗,估計就是用來量石膏的。

就在牆角還有泡好的豆子,不過因為幾天冇動了,受了黑戾的影響,都發芽腐爛漲得不成樣了。

“如果真有什麼,風家怕早就找出去了。”肖星燁轉了一圈,所有東西都動過了,也冇見稀奇的。

沉聲道:“要不問問那瞎眼婆婆?”

“問她有用的話,她自己體內的黑戾就不會發作,能和範shimu一樣避開黑戾了。”我沉吸了口氣。

看著那泡脹的黃豆,努力告訴自己不用急。

然後看著肖星燁:“你會打豆腐嗎?”

“你不會是……”肖星燁瞪著我,嗬嗬的乾笑:“何悅,為什麼每次我和你一起,都是我給你當苦力。我是欠你們的啊?”

“你不想知道是什麼解了陰龍蠱的毒嗎?”我看著肖星燁,沉聲道:“當我欠你個人情,等有機會見到我爸,你要怎麼對付他,我幫你。”

“確定?”肖星燁看著我,冷笑道:“龍岐旭是作了什麼孽,才養大了你這麼一個背後插刀的女兒啊。”

不過話是這麼多,他卻已經將那兩個桶裡脹泡得發芽腐爛的黃豆給拎出去。

胡亂往外麵一倒,就又進來:“走吧,先開井。”

我沉眼看著他,從他開口說要跟我一塊來的時候……

不!

或許在他和何壽一塊出去找水源問題的時候,已經開始想著幫忙了。

畢竟一個好好的鎮子,變成了這樣,誰都想幫忙的吧。

肖星燁並不是那種窮凶極惡的人,隻不過是當年遭了那麼些罪,所以積怨難消。

我伸手拎過那兩個木桶,和他一塊到了困龍井旁邊。

那上麵立著一塊碑,看上去很奇怪,用古篆寫著好幾個字,還落了個什麼印。

碑體很是古樸,明顯是塊古碑,並不是現場雕的,而是風家從其他地方搬來的。

可惜我和肖星燁都不是正統的玄門出身,認繁體都有點吃勁,更彆說是古篆了。

我連是什麼字體都冇認出來,還是肖星燁認出來的。

那碑兩邊纏繞著龍形的紋路,像是許多的小龍互相盤纏著,因為雕工極好,看上去似乎還在慢慢的蠕動。

而那碑的底座是一隻老龜,卻並不是昂著首,反倒是低頭看著碑底,與那蠕動盤纏的小龍相配在一起,壯觀且古樸。

“不認識了吧?”肖星燁見我那塊碑,沉笑道:“這兩邊和頂上的龍紋是負屭,下麵的底座是霸下,也叫贔屭,都是龍子。”

我對於這些東西還真不太懂,瞥了肖星燁一眼:“那挪開吧。”

“開不了。”肖星燁看著那塊碑,朝我道:“這碑文我雖看不懂,可既然負屭護文,霸下負碑,就證明這塊碑很重,且很重要,我們動不得。”

“一塊碑而已!”我雖然不太懂這些,但龍生九子還是聽說過的。

尤其是負碑的這個老龜,更是在影視中出現過。

朝肖星燁揮了揮手:“我來吧。”

這口困龍井,本身就不大,這碑更小,就跟豎著的筆記本電腦一樣的大小。

如果不是上麵放了塊封井石,這塊古碑都要直接落井裡去了。

我想著自己現在力氣大,直接就伸手去抱那塊碑。

可剛一伸手,卻見石碑上麵雕著的負屭,好像全部活了過來,頭猛的朝我伸著的手咬了過來。

我現在見多了怪事,本以為不過是幻覺,任由那些負屭纏在我手上咬我,手穩穩的抱住了石碑。

可就在那些負屭咬住的時候,我感覺到了明顯的痛意不說,而且碑上那些雕著的負屭紋路之上,好像都吸了血,慢慢的變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