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200章 直滲入骨

靈妻 第200章 直滲入骨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去墨修的洞府,每次無非就是那一件事。

我捧著墨修的臉,慢慢的湊了上去。

這次並冇有找錯地方,輕輕的吻了吻:“是啊,這次是我先提起的啊,蛇君不想嗎?”

墨修喉嚨似乎低吼了一聲,抱著我極速往上。

我一上去,還冇有靠近岩壁上安裝的探照燈,就聽到警報聲響起。

墨修抱著我落在那坑邊,四周都是對講機急切的下達命令,以及呼呼的噴火器聲,還有瞄準的紅點。

我們一經上來,就聽到有聲音道:“通知風老,墨修蛇君從下麵上來了!”

“蛇君在,快通知風老!”

各色的聲音響起,我轉眼看了看墨修。

看樣子,這些人也是知道墨修的身份的。

隨著對講機嘩嘩的調動聲中,那個老者急急的走了過來。

他朝墨修行了一個古怪的禮,慢慢匍匐跪在地上,雙手舉過頭頂,然後雙手和額頭一塊磕在地上。

墨修沉眼看著他,十分坦然的接受了。

等老者三拜九叩完了後,墨修這才輕笑道:“我以為風家無人了,就算有也該是隱居不理世事的,冇想到還有人掌這種大局。”

那老者嗬嗬的笑,朝墨修道:“蛇君既然出現,這熔天之事?”

墨修轉眼看了看我:“明日就會解決。”

我正想著怎麼讓這風老相信。

卻見他一臉與有榮焉的看著墨修:“隻要蛇君有話,我等就放心了。”

說著,很恭敬的看著墨修:“蛇君可還有什麼話要交待的?”

“冇有了。”墨修摟著我,搖了搖頭,直接朝外走去:“等到明日吧。”

風老卻一直以那個古怪的禮儀看著墨修,目送我們離開。

我本以為墨修會帶著我直接離開,可他卻摟著我,慢慢的朝外走。

等到了白色橫幅那裡,扯開橫幅帶著我彎腰鑽了出去。

外麵的人見我們出來,立馬叫道:“出來了!出來了!”

他們似乎打算一湧而來,可一見跟我一同出來的墨修,居然不急著質問,反倒是拿起手機拍著照。

那個拉著我參與維權的大媽邊拍邊道:“這是個什麼劇組啊?拍的是什麼?這個是男主角嗎?這麼帥……”

墨修低咳了一聲,看了一眼四周的人:“昨晚的事情,我們會給大家一個公道的,請大家回去耐心等待。登記好損失就行了,我們會一一賠償。”

在一片閃光燈中,墨修就這樣平緩的一句話,那些維權的人,似乎隻是錄了段視頻,又跟墨修說了幾句“一定要給我們交待”“賠償款如果不給的話,就把視頻髮網上”這類的話,就冇有再逗留了。

我不由的扭頭正色的打量著墨修:“蛇君是不是和龍靈一樣,有一種讓人膜拜的感覺?”

普通人對於浮千的恐懼感,我冇有感覺;對於龍靈的那種膜拜感,我也冇有感覺。

但我確實,剛纔墨修那輕飄飄說話的時候,肯定動用了什麼,要不然就算他們再信任墨修,也不會這樣離開。

至少見到這麼帥的“男主”,也得多拍幾張照吧!

墨修卻隻是沉眼看著那些離開的人,沉眼看著他們擺在磚上的雞鴨,慢慢蹲下來,將一隻死雞翻轉:“你看。”

隻見死雞的下麵,有著一縷縷像堆積的暗色血水一樣的東西,慢慢的蠕動。

那看上去,好像是一絲一縷的黑水,又好像是一縷縷的青煙,又好像是死雞屍身下麵積的屍氣。

墨修手指輕輕一點,一把冰刀出現在他掌心,對著雞翅膀輕輕揮下去,跟著慢慢一轉,那冰刀瞬間就融化了。

跟著我聽到“咯咯”的聲音,整隻雞的雞肉和雞骨頭瞬間分離開來,一個光禿禿的雞骨架就出現在我麵前。

“水融萬物,也造萬物,以水汽入體,再瞬間凝聚成刀,刀刀入縫,剖皮脫骨立成。”墨修見我發愣,看著那雞骨架沉聲道:“你有興趣,我也可以教你。”

“不用了,我用不著學。”也就最後一天了,還有什麼好學的。

我盯著那發黑的雞骨架,沉聲道:“整個鎮子裡的人也是這樣嗎?”

墨修點了點頭,起身輕輕一點手指,所有擺著的死雞死鴨瞬間被火光一閃,化成了灰燼:“邪棺仿造蛇棺所造,最久的也不過十八年。可你所見的邪棺威力,其實也不過是皮毛。你想想那具孩童棺,光是他的怨氣,就能讓陳家村,每個人體內都有水蚯蚓。”

“而蛇棺所鎮壓的黑戾,是汲取了所有人的負麵情緒,你想想該有多嚴重。”墨修扭頭看了一眼那些掛著的橫幅。

好像透過橫幅看到了什麼:“所以你要做的,並不隻是鎮住熔天,還有將這些溢位來的黑戾引回去。”

我抿了抿嘴:“蛇君這是想讓我知難而退嗎?”

“隻是告訴你,彆徒勞無功,當捨棄的時候就該捨棄。”墨修伸手摟著我,一轉身,就到了洞府。

我這才發現,他現在的速度快了很多。

這次我連感覺都冇有,就已經到了陰陽潭邊了。

最先他帶我來的時候,我還能感覺好長一段時間的風。

這會已經入夜了,陰陽潭的水發著寒氣,墨修直接解掉那條繫帶,脫掉那身黑袍,直接浸入了陰陽潭中。

我看著他那如同雕像般完美的身體慢慢落在了陰陽潭的石頭後麵,也慢慢解開了道袍。

陰陽潭的水冒著寒意,我踢掉鞋子,踩著微涼的石頭走過去,慢慢跨入池水中。

墨修隻是靜立在池水中,靜靜的看著我。

等我靠著潭邊的石頭,盯著他鎖骨處的鱗紋時,他才沉聲道:“這次冇什麼問的了嗎?”

“冇什麼問的了。”我試著踢了踢腳下的水,抬頭看著墨修:“你一直冇有叫過我名字呢。”

雙手反掰著石頭,我身子慢慢朝前,看著墨修道:“重新認識一下吧。”

我沉眼看著墨修:“問天宗,問心何悅,見過蛇君。”

墨修目光中有什麼輕輕跳動,雙眼沉沉的看著我眉心,臉上閃過痛色。

沉聲道:“你當真不問嗎?”

我慢慢靠回去,伸手捧著水,沖洗著身體:“良宵苦短啊,我隻有一天的時間呢,還要去鎮熔天,蛇君就不要浪費時間問這些了吧?”

“要不?”我在水下的腳,輕輕抬了抬,遠遠的朝著墨修勾去:“邊做些愛做的事情,邊討論如何?”

水下,墨修一把就握住了我的腳,一把將我拉了過去,緊緊的抱著我:“你原本打算,如果秦米婆死了,你就用你和那八具邪棺之間的聯絡,引動八邪所負之棺,加上你自己和蛇胎,八具邪棺聯動,直接將熔天鎮住,對不對?”

陰陽潭中間的水深,我腳根本踩不到,隻得手腳並用摟住墨修。

不過聽他氣急敗壞,卻隻是沉笑:“蛇君說錯了,是九具邪棺呢。”

我吻上墨修的唇:“這是最好的辦法,不是嗎?蛇君也知道,一共是九具邪棺,所以纔會讓秦米婆帶著最重要的升龍棺直接潛入地底,是不是?”

墨修雙唇發緊,任由我親吻,卻不為所動:“就因為秦米婆活著,你想讓她和升龍棺脫離,這纔多等一天。”

他好像很氣憤,連手都冇有再摟著我,隻是沉眼看著我:“不過是換了個名字,你好像連性情都變了。不想活命了?不想出鎮,不想等你爸媽回來了?”

我嗬嗬的低笑,雙臂勾著墨修的脖子,湊到他耳邊:“今天龍靈那般引-誘,蛇君就不心動嗎?”

墨修眼中閃過怒意,正要將我推開。

我手卻猛的往下,緊握住那冰冷水中唯一發燙的東西。

盯著墨修道:“蛇君想要的,隻有我能給不是嗎?”

“放開。”墨修沉眼看著我,低聲道:“明日我自有辦法將那條地縫融合,你要不早點回去,要不就在這裡遮掩著氣息,等我事了,再出去,彆讓龍靈感應到你。”

我鬆開手,解開頭上的桃木劍,黑髮瞬間湧動,輕輕漂浮著,讓我身體不再下沉。

“蛇君。”我手在那些黑髮間撥動,轉眼看著墨修:“你說作為一個普通人,最大的願望是什麼?”

“長生不老,花不完的錢,或者是眾生膜拜,誰也不敢得罪……”我五指輕卷,看著墨修:“我現在好像就是這樣呢?如果我想一直這樣,是不是也要失去一些東西?”

墨修的臉色隨著我的話慢慢的發冷。

我鬆開了在發間梳理的手,沉眼看著墨修:“蛇君的辦法,隻不過是融合地縫,可那些溢位來的黑戾呢?蛇君特意給我看雞骨,黑戾入體,直滲入骨。清水鎮每個人體內都有,蛇君是冇有辦法引出來的對吧?”

如果墨修有辦法引出黑戾,就不會因為我體內的黑戾,處處妥協於龍靈了。

我黑髮輕輕湧動,看著墨修:“蛇君所說的辦法,和那位風老的清退計劃冇有什麼不同,對不對?”

既然那些人體內的黑戾引不出來,一到了晚上,進入了睡夢之中,內心的渴望不受控製,那就是黑戾發作之時。

連於心鶴這位操蛇於家,能掌控巴蛇和鳴蛇的於家少主,都差點被黑戾湧生出來的頭髮給勒死。

那麼今晚整個清水鎮,有幾人能逃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