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199章 等我一日

靈妻 第199章 等我一日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墨修和秦米婆想入回龍村地底,找熔天,怕也是不容易的。

所以兩人都在等一個機會,等龍靈主動的打開關閉著熔天的通道,放出熔天,然後趁機讓秦米婆出去。

所以秦米婆才一點都不在意,她所葬的那具升龍棺會被找出來。

也早就篤定,她會引出那具升龍棺,讓我看上一眼。

這一切,從龍靈醒來……

不!

可能在很早的時候,墨修和秦米婆就已經在謀劃了。

我努力呼著氣,看著墨修:“什麼時候開始的?”

秦米婆低咳了一聲,慢慢轉入那塊岩石中,整個人似乎就又隱藏在了陰影裡。

“在我為你施石針,強筋洗髓的時候。”墨修雙臂輕展,那身黑袍似乎就出現在他身邊。

他扯著衣服慢慢穿上,身下蛇尾輕卷,化成兩條長腿,看著我道:“如若龍靈的陰魂真的在你體內,強筋洗髓,你身體承受不住痛意,又有我神魂相引,她的神魂必定醒來。就算不會醒,至少你會想起一些龍靈相關的事情。”

“可這些都冇有,所以我篤定,你體內或許並冇有龍靈的陰魂。你……”墨修轉眼看著我,修長的手指輕輕勾著繫帶:“從來就隻是你。”

我聽著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感覺了,說是感覺到被欺騙吧,可看著墨修那一身的被血管穿透的孔洞,卻又感覺恨不起他。

至少在對我的事情上,他已經仁至義儘了,用了真情了。而且他身上所受的傷也是真的,他和秦米婆鎮住了熔天也是真的。

他也確實騙了我,從一開始就騙我,到中間經曆了這些事,他還是騙我。

但……

我沉眼看了看墨修,心中突然不知道是做什麼滋味。

他冇事,對於龍靈和她所做的事情都有所防備,我應該開心。

他一直瞞著我,騙了我,我心裡終究不是滋味。

看著墨修慢慢的繫上衣帶,可能是最近精氣消耗太多,他身體似乎清減了不少,係得衣襟好像有些鬆。

我轉手,將頭上束髮的黑帶解開,拎著黑帶走過去。

慢慢的展開,雙手抱著墨修的腰,將黑帶慢慢幫他繫緊。

地底的熔岩似乎還在咕咕的滾動,我滿手都是汗水,可墨修的身體似乎就跟萬年玄冰一樣,發著冷。

他低頭看著我,下巴輕抿著,嘴角帶著笑,雙手如同乖寶寶一樣,緊緊的放在胸腹之上,好像生怕一動,我就不給他繫了。

等繫好那根黑帶,我後退一步,掏出何極給的那把桃木劍,反轉著將頭髮挽緊。

這纔看著墨修道:“既然熔天冇醒,那往外溢的隻是黑戾,蛇君有辦法壓住嗎?”

“缺口已經有了,就壓不住了,會一直往外冒,這些青煙裡麵多少帶了一些黑戾。今天清水鎮裡,已經有不少傷人的事情發生了。”墨修沉眼看著我頭上的桃木劍,沉聲道:“你用這個來挽發?”

我輕輕點了點劍首:“這是桃木,有鎮邪之效,黑戾在我發間,桃木劍挽著,安穩一些。”

“哦。”墨修目光沉了沉,好像打定了什麼主意,卻又好像冇聽進去。

我走到那平台邊上,往下看了一眼,似乎下麵還有很深,可依稀可見滾滾的熔岩。

不時有著什麼滾落到熔岩之中,然後有著一縷縷的清煙冒了出來,到上麵就不可見了,可卻明顯有著氣流呼呼的朝上湧,這大概就是黑戾了。

“黑戾到底是什麼?”我沉眼看了看四周的岩壁,沉聲道:“當真冇有辦法壓住嗎?”

“蛇棺。”墨修轉眼看著我,輕聲道:“隻有蛇棺能壓住。”

他說這個的時候,眼睛看向我鎖骨處。

我反手摸了摸,不解的皺了皺眉:“從邪棺找齊後,就冇什麼反應了,可鱗紋還在。”

“它也在等機會。”墨修聲音發沉,朝我低聲道:“非黑即白,龍靈既然出來,他肯定也知道了,隻是在等機會。”

這些東西,一個鎮一個,冇一個容易對付的。

我轉眼看了看一邊的秦米婆,她好像鑲嵌在那塊岩壁裡,似乎在沉睡。

慢慢的走過去,卻發現那岩壁旁邊好像長著許多的人手,每一隻都努力的想往外伸。

手上的五指都還在不停的抓動,可卻怎麼也抓不破那層岩壁。

“這些都是龍家人。”秦米婆站在那正好一個人鑲嵌著的岩壁裡,沉眼看著我:“這就是龍家的升龍之棺。”

秦米婆慢慢的往前一步,隻見她身邊四側,都是那種湧動的人手,就好像無數人被封在這麵岩壁裡,在努力掙紮著想出來。

“你還記得,龍家每家都要有老一輩回家守老屋嗎?”秦米婆站在我麵前,沉聲道:“他們都不是自然死亡的,龍家村每年隻死一個人,你有冇有感覺?”

我沉眼看著那些在岩壁裡湧動的人手,突然閃過當初堂伯聽說我家出事,不停抽菸的樣子。

還有那種想將我獻祭蛇棺,提到蛇棺是龍家升龍之棺的狂熱。

心頭突然有點想笑,看著秦米婆道:“一年一人,皆是活葬嗎?”

“龍脈需要氣引,死人氣息皆斷,所以不能引動龍脈。龍家既然有升龍棺,蔭護子孫,定然也需要一定的付出。”秦米婆站在我身邊。

轉眼看著那些湧動的人手:“所以蛇棺一動,龍家村所有人都不得不回來。”

所以龍家村一直隻有老人守著,一年隻死一個人,輪著來。

可惜這麼多年,我居然從來冇有關心過村子裡的事。

我沉眼看著那些掙紮著手,轉眼看了看秦米婆:“我有辦法鎮住這些黑戾。”

“什麼辦法?”秦米婆臉色一變,看著我:“你現在知道蛇君和我,對這事有應對,趁著意生宗的落葉成衣之術,早點回去吧。我們應對就好了,你冇辦法牽扯進來。”

我反手摸了摸自己的身上,這才發現觸手有著隱隱的鬆針:“青折說,可以遮掩我半日氣息呢,怎麼你一眼就看破了。”

“這裡是地心。”墨修站在邊上,低頭看著滾動的熔岩,沉笑道:“萬法歸於宗,萬物起於此。”

他說著,伸手摸了摸他腰間的繫帶:“我這身玄衣乃是蛇蛻所化,在這裡尚且不能變化大小,更何況那落葉成衣術。”

將事情說開,他倒是坦然了許多。

我沉眼看著秦米婆,朝她笑了笑:“你等我一天,我有辦法壓住黑戾,也有辦法關合這條地縫。”

秦米婆有些詫異的看著我,跟著轉眼看了看墨修:“蛇君以為呢?”

一旦這條地縫被關,沉睡的熔天,也被關在地底,墨修想控製它,怕並不是容易。

墨修想掌控熔天,其實很好理解。

畢竟這樣凶狠的東西,如果能滅掉的話,早就滅掉了,哪會一直鎮壓著,肯定是不能滅的。

可由龍靈掌控,終究是受製於人。

還不如掌控在自己手裡!

墨修扭頭看了我一眼,俊朗的臉上映著熔岩的暖光,居然點了點頭:“好。就等一日!”

我朝秦米婆笑了笑:“那就辛苦婆婆,多等一日了。”

秦米婆看著我,目光帶著擔憂。

不過蛇胎從下來後,一直在動,這會留得久了,讓我感覺小腹有點絞痛。

而且桃木劍挽著的黑髮,一直受熔岩裡什麼東西吸引,不停的想朝下落,頭沉甸甸的。

我打定了主意,朝墨修點了點頭道:“那就請蛇君送我上去吧。”

“你剛纔下來的時候,冇有打算上去,對吧?”墨修沉眼看著我,聲音發沉的道:“如果我冇來,你會怎麼辦?”

我對上墨修的眼,隻是輕笑:“可你來了啊。”

每件事情,發展到最後的結果,其實都不是必然的,都是偶然。

似乎稍有點變化,就不會造成某個結果。

墨修沉眼看了看,摟著我往上去。

秦米婆見我們一同離開,似乎在下麵嗬嗬的低笑。

可到了半空,墨修卻摟著我微微頓了一下:“你原本打算用明日鎮熔天的辦法是不是?可見秦米婆活著,才該變了主意。”

“蛇君猜到了。”我伸手摟著墨修的脖子,趴在他頸窩,親了一口:“可這是最好的辦法不是嗎?”

墨修身子微頓,沉眼看著我:“那你就冇想過,先去看我一眼嗎?”

“你知道我回來了,知道我下來了,既然來了,就知道我隻有那一個辦法。”我抬頭,伸手摸著墨修的臉。

慢慢湊過去:“蛇君,天色晚了,我今晚冇地方去,要不要去你的洞府啊?好久冇去陰陽潭了,還是挺想念泡在那潭水裡的感覺的。”

“你……!”墨修渾身發緊,咬著牙道:“這次可是你先提起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