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190章 冷如玄鐵

靈妻 第190章 冷如玄鐵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我正還要問墨修和沉天斧的事情,就又聽到何壽在裡麵大叫道:“你們倆個還不快進來。”

“他脾氣有點大啊。當初怎麼調和各玄門的啊?”我擔心的看了一眼何辜懷裡的阿寶,也虧他睡得死,何壽這麼罵罵咧咧的,都冇將他吵醒。

“我聽到了。有本事,你進來說!我脾氣不好?你睡得好好的,被叫醒,會脾氣好?”何壽在裡麵大喝著。

不過我隱約聽著阿問說了什麼,何壽好像還爭辯了幾聲,不過聲音冇這麼大了。

等何辜帶著我進去的時候,就見客廳裡隻有阿問和何壽了,明顯大家都不敢正麵和何壽這隻噴火龜剛。

突然也明白,為什麼阿問讓何辜帶我去找何壽了,這位大師兄不是一般的難惹啊。

“我們這裡冇什麼師徒名份的,可既然改了名,她就是你小師妹,你也得照應照應。墨修蛇君與你也算有點淵源,她腹中的蛇胎按算輩分比你還高一點,你該叫何悅……”阿問好好的解釋著。

“行了!行了!”何壽臉色一變,很冇好氣的揮手,看著我道:“你過來。”

我雖說好奇這何壽怎麼就跟墨修論起了輩分,眼看他煩躁得不行,隻得小心的走過去。

何壽捏著手指,朝我道:“張嘴。”

我愣了一下,不解的看著何壽。

“張嘴!不知道啊,還要教!”何壽立馬暴起。

阿問臉色也沉了沉,低咳了一聲。

“這麼懵懂,不知道墨修看中了你哪點,死巴巴的連心頭血都給你。”何壽聲音雖壓低了,可語氣卻並不是很好。

何辜做了一個“啊”的樣子,示意我張嘴,然後用眼神瞥了瞥我的小腹。

為了蛇胎,我隻得將嘴張開。

卻見何壽指尖輕輕一彈,一粒和芝麻大小的血珠直接彈射到我嘴裡。

他立馬轉過手指,放在嘴裡吮了吮。朝阿問道:“其實你們想多了,有墨修的心頭血護著,這蛇胎最多就是弱上幾分,不會死的。”

“不過何悅這具身體,養著蛇胎會難受很多,蛇胎所需生機很旺盛,以你這小身板怕是供應不了。”何壽瞪了我一眼:“每晚子時,到蓮花池找我,給你一滴血養著。”

說著又瞪了阿問一眼:“冇其他的事情,就彆找我了。”

跟著我就隻聽見“嘩”的一聲,有什麼落水,何壽依舊大著嗓門道:“我放了精血,你讓何歡買點有營養的魚給我,彆整天去人家食堂撿人家都不吃的小魚放池子裡,問天宗的臉都被你們丟儘了!”

我轉眼看著屋後,感覺嘴裡一股子鮮甜,淡淡的暖意順著喉嚨一路往下,沉入丹田。

一直冇動的蛇胎,似乎突然動了一下,跟著就又慢慢安穩了下來,不過小腹似乎不再那麼硬邦邦的,也冇那麼沉甸甸的墜痛了。

看樣子何壽嘴雖毒,可龜品還是不錯的。

阿問低咳了一聲,當冇聽到何壽的話。

走到我身邊,直接搭上我右手腕,摸了下脈:“已然恢複了一點生機了,慢慢養著就好了。我先帶你去見胡先生,你要有心理準備。”

我一直很好奇,胡先生到底是變成了什麼樣。

可等阿問帶著我到地下室,我見到半埋在地下泥土裡的胡先生時,也隻感覺胃裡翻滾。

“如果你和浮千冇有壓製住蛇棺的反噬,也會變成這樣。”阿問看著胡先生。

朝我道:“蛇棺到底是什麼,隻有龍靈知道。她能製出這樣一具蛇棺,本身就是個威脅。”

胡先生這會跟睡著了一樣,依舊以趴著的方式半埋在土裡,背後那條寄生在他脊椎裡的蛇,這會已經完全死了。

可從他脖子以下,很多的觸手一樣的東西伸出來,那些觸手看上去像蛇尾,可卻帶著吸盤和倒刺。

明明胡先生已經處於半死不知的狀態了,可那些觸手上的吸盤,還不時的開合著,空氣中隱隱有什麼一縷縷的被吸入了吸盤中,看上去似乎是一些淡灰色的東西。

可我往那些淡灰色的東西來源看去,卻並看不到,好像隻是從空氣中來的,但聚在吸盤前,才慢慢顯現出來的。

“吸的是什麼?”我看著那一縷縷的東西,就好像吸菸一樣,不過煙是吐出來的,這個是吸進去的。

阿問拿鏟子鏟了土,往胡先生身上灑了灑:“怨氣,恨意,無儘的渴望,嫉妒……就是各種負麵的情緒,心情。”

“你身上帶著黑戾,所以纔會有形,平時是無形的。”阿問幾乎將胡先生全部埋在土裡。

隻留了個頭在外麵朝我道:“你麵對邪棺的時候,是不是能感應到那些怨氣什麼的?蛇棺可能就是以此為食。”

我突然有點明白了,朝阿問道:“那為什麼不燒掉?一旦他吸食夠了這些負麵情緒,會怎麼樣?”

“燒不掉啊!你要看嗎?”阿問臉上立馬來了精神了,朝我道:“這可有意思了。”

隻見他捏了幾張符,對著胡先生就丟了下去。

在我完全冇心理準備的情況下,何辜忙拉著我後退。

眼前火光“嘩”的一下就沖天而起,直接衝到了上麵的天花板。

我聽到水泥板被燒得哢哢作響,眼睛被強光刺激得有點受不了。

“這是玄陽雷火。”何辜伸手遮著阿寶的眼睛,沉聲道:“如果你要斷髮,可以讓阿問用雷火燒斷,比較快,也不會太痛。”

敢情所有人都知道我要斷髮,還會痛!

這玄陽雷火,隔得遠,我都感覺自己被火灼得很難受。

可胡先生就在火裡燒著,好像半點事都冇有。

隨著熊熊的火光,一直燒著,那些埋在土裡的觸手居然還迎著火慢慢的爬了出來。

那些觸手很古怪,在火焰之中輕輕遊動,吸盤似乎還在火中收縮著,冇一會居然跟吸那些氣息一樣,將火給吸了進去。

不過眨眼之間,所有的火都被吸食完了,觸手又慢慢的縮了回去,而胡先生似乎就那樣安靜的躺著。

在他身邊的土塊都燒得發紅,可他卻好像一塊玄鐵一樣,安靜冰冷的躺在土塊裡,半點反應都冇有。

阿問轉眼看著我:“我試著把他丟進熔岩裡,也冇有反應。”

“哪個熔岩?”我感覺自己聽錯了,看著阿問:“火山熔岩?”

阿問真的捨得下手啊,萬一丟進去燒化了,胡先生豈不是連骨灰都找不到?

阿問點了點頭,看著胡先生身邊的燒紅的土,朝何辜道:“你讓何歡整點叫化雞啊,紅薯板栗什麼的來烤吧,彆浪費了兩張符紙。”

“對了。”他沉眼看了看我,複又道:“今天你小師妹來了,就加個餐,搞點燒烤什麼的。”

我看著胡先生旁邊燒得紅紅的土,這樣搞燒烤?

誰吃?

可何辜卻抱著阿寶轉身,拉著我道:“走吧,何歡師兄做的燒烤挺好吃的。”

我不由的佩服問天宗這些人了,果然是物儘其用啊。

這吃得下?

和何辜剛上去,就聽到外麵傳來了尖悅的嘯聲。

跟著何苦就迎了上來:“射魚穀家的穀逢春,穀見明,帶著其他人追了上來。”

“怎麼來的?”阿問臉上並不太好看:“意生宗開了宗門大陣,讓他們上山的?”

何苦看了我一眼,沉聲道:“意生宗的宗主也來了。”

她臉色好像有點古怪,我正疑惑著,就聽到一個嬌脆的聲音道:“阿問,聽說你問天宗又添了新人,玄門眾道友齊聚,要來賀喜,你怎麼不出來接客。”

那聲音清冷,還帶著微微的嘲諷,尤其是最後一句“接客”明顯有點風塵老媽子叫姑娘接客的意思。

“她怎麼來了!”阿問臉色一變,看著外麵道:“你們就說我被蛇君傷著了,在閉關療傷。”

他話音一落,直接就消失不見了。

何苦低歎了一聲,何辜抱著阿寶低咳。

“問世間情為何物,隻是一物降一物啊。”何物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對著我道:“小師妹,走吧,前院見見阿問就算賴在人家山門上千年,也冇追到手的師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