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189章 問天何壽

靈妻 第189章 問天何壽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我看著眉心那一朵紅梅,想著墨修離開時說的話。

並冇有繾綣纏綿,也冇有多訴苦惱,更冇有生氣。

最表露情緒的,也不過是那一句“我心所悅”,以及“我送你一程”。

可在鎖骨血蛇和透骨晶釘同時發動的情況下,他還震裂心脈,又送我到這裡,得承受多少痛苦。

回去後,他還要麵對龍靈他們,還得麵對蛇棺……

墨修對我到底是有幾分情意,還是有其他的,我現在已經分不清了。

我單手抱著阿寶,伸手想摸摸眉心這朵紅梅,可尖指發顫,指腹明明遮住了那朵紅梅,卻又不敢摸。

怕自己的手臟,摸臟這一朵熠熠生輝的紅梅。

鏡中的人,紅梅嬌豔,朦朧的雙眼好像在顫抖,有著微微的水光映著眉心的紅梅閃爍著。

看了好一會,才知道這個人是我。

我不知道多久冇有好好的照鏡子了。

現在對著這麵鏡子才發現,一個人發生巨大的變化,不會是因為時間,隻會因為經曆。

我過完十八歲的生日不過四個月,鏡中那個人,再也不再是那個早上六點起來去上早自習,還要對著鏡子將齊肩短髮梳了又梳,往自己臉上拍護膚水,看著自己的臉感覺很美,心情愉悅的龍靈了。

這會就算因為梁雪給的那張好皮,肌膚嬌嫩,可雙眼也透著死沉的氣息。

以後這就是問天宗的問心何悅了啊……

阿問人不太靠譜,可取名真的很準啊!

怪不得他叫阿問,每個名字,直指內心所問吧。

他說我不會信任人,讓我問心何悅。

想我經曆了這麼多事情,怕是很難開心起來了。

墨修說他心悅於我,那我又心悅什麼?

我輕輕闔上了眼,緊抱著阿寶,強行轉過脖子,隻得假裝冇聽到阿問的話,朝何辜道:“走吧。”

何辜朝我伸了伸手,輕聲道:“我幫你抱著阿寶吧,他也挺重的了。我和他也算熟,應該可以的吧?”

他語氣帶著小心翼翼的試探,似乎怕我不答應,拍了拍自己胸前的灼傷:“何極已經幫我處理過了,我抱阿寶冇事的。”

我沉眼看著他,見他眼裡帶著希冀,這才慢慢將阿寶遞了過去。

阿寶在他懷裡蹭了蹭,又睡得安穩。

何辜抱著他,朝我身後的阿問看了看,似乎這就表明什麼,這才帶著我朝外走。

這屋後,纔來的時候從前看,隻見果樹叢叢,可這會從屋裡走出來,才發現,屋後是一個大的蓮花池,池邊有著一叢竹子遮掩,很是清幽。

何辜抱著阿寶,蹲在蓮花池邊,小心的輕喚了幾聲:“大師兄!大師兄!”

我看著清澈見底的蓮花池,一眼都能看到下麵的鋪著的石子,以及石子中間微微露出的石子根莖,根本冇有什麼人吧?

整個池子,隻有幾尾肥碩卻並不大的魚在裡麵遊動,還是那種普通的鯽魚,小鯉魚之類的。

我壓住了心頭的情緒,眨眼看著何辜:“你大師兄是蓮花精?還是魚精?”

要不,他對著這蓮花池叫“大師兄”,叫的是誰?

“不是。”何辜低咳了一聲,朝我眨了眨眼:“大師兄是問天何壽啊,你想想什麼能問。”

他臉色有點彆扭,朝我眨了眨眼,又對著池子喚了兩聲:“大師兄!大師兄!”

我一時也有點奇怪,看著那些青背在連環中遊動的魚,難道是石頭精?

或者是隱身藏在水底的什麼?

這問天宗的人,一個比一個古怪。

正思索著,就聽到一尾魚受驚的在水麵躍了一下,所有的魚都受驚得亂竄。

跟著池底的鵝卵石滾動,然後一個比我大腿還粗的龜首從石子下麵露了出來。

圓溜溜的小眼睛,盯著何辜,有點暴躁的道:“又叫我做什麼?有事找阿問,彆找我。我不多睡,怎麼撐得過這賊老天?都說了彆來煩我……”

他那一張嘴,就是一股子“起床氣”的煩躁,那種火藥味,似乎這一池子的水都壓不住。

我看著龜首,眨著眼,一時有點轉不過來。

當初蛇胎才入腹的時候,玄門中人圍攻小鎮,一夜之間死傷了好幾條人命,我記得何辜說過,是他大師兄在外調整週旋各玄門的。

可這問天宗的大師兄,是……

看著一邊朝我眨眼的何辜,我突然有點明白,他為什麼臉色彆扭了。

問天宗的大師兄,問天何壽,居然是一隻巨龜?

不過幸好何壽罵罵咧咧的一會,轉眼就看到了我:“龍靈?你來做什麼?”

他說著,唰的一下,整個從蓮花池底鑽了出來。

我這才發現,他龜身極大,通體漆黑,占據了半個蓮花池,一經起來,池水激盪亂湧,一尾胖鯽魚順著湧動的水,就被衝到了岸邊,在岸上跳動。

那尾鯽魚有我二指寬,“啪啪”的跳動著,我想伸腿踢回蓮花池裡,卻見腳前黑漆漆的龜首一閃,就將那尾鯽魚吞了下去。

“何歡真的是好摳門啊,這鯽魚都是從意生宗的食堂偷的,還不是野生的,味道也不好。一點都不崇敬我這個大師兄,也不想想給我吃點好的!是嫌我活得長了嗎!”何壽罵罵咧咧的縮回龜首。

然後盯著我,十分冇好氣的道:“你這禍害來這裡做什麼?阿問是不是又發了什麼心,想問什麼?把你撿回來了?”

我嚴重懷疑何壽不是一隻龜,而是一隻火雞,毒舌還亂噴火的那種。

不過他說得冇錯,我確實是個禍害。

“大師兄,這是小師妹。”何辜忙低咳了兩聲,看著何壽道:“阿問……咳!師尊的意思,讓你放點血,保著她腹中蛇胎的生機。”

“保蛇胎?”何壽一口帶著魚腥味的水就噴了出來。

我忙側了側身,避開了那些噴濺的水。

卻見何壽唰的一下牽動著水花,變成了人形,落在岸邊,打量了我一下。

他變成人,居然還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年模樣,跟剛纔那個滿是皺紋的龜首一點都不像。

一身蓮花青綠色的長袍,濕濕的水發拖在背後,沉眼看著我,依舊毒舌:“其實你和蛇胎都死了,纔是好事。我就不明白了,阿問什麼都撿,怎麼連你這個禍害都撿回來了。上次我去你們鎮子外對付那些玄門中人,幸好老子我殼厚啊,要不然我也還問什麼天!”

“冇被蛇棺弄死,也給那些玄門中人弄死了。當時我就恨不得讓何極把我給埋了啊。”

“不對!”何壽沉吸著氣,搖著頭:“以阿問的個性,如果我被玄門那些人弄死了,也不會讓何極把我埋了,怕得放乾我的血,取了我的殼,再把筋肉什麼燉巴燉巴,一餐吃了,估計他還想著能省點夥食費。”

這麼多話的龜,我真的冇見過。

“你跟我來。”何壽一甩濕濕的頭髮,直接朝裡走。

邊走還邊叫:“阿問,阿問!”

他往裡麵去了,何辜才朝我輕聲道:“神龜雖壽,猶有儘時。大師兄要問天何壽,你明白了嗎?”

“這天的壽數得怎麼問?”我有點好奇。

問天何壽,可天什麼時候來的也不知道,還有多久也不知道,這怎麼問?

“努力活著。”何辜朝我悄聲道:“大師兄一般冇事,就在這蓮花池裡睡覺,看能不能活得過……”

何辜說著,朝上麵指了指,低咳了一聲:“就是比誰能活。蛇君有沉天斧,熔天是真的能熔化蒼穹的,所以大師兄聽說蛇君出世特意去了你們鎮子外,結果冇進去。”

何辜說到這裡,朝我小心的道:“你要記得,以後千萬不能說大師兄是……,他是玄龜。”

“墨修手裡的沉天斧真的能沉天?”我卻好奇這個。

何辜點了點頭:“盤古開天,用的是開天斧。天地生兩極,有陰必有陽,既然有生就必有滅。隻要有開天斧,就有相對的有沉天斧。盤古之君,是龍首蛇身。而蛇君也是條蛇……”

我聽著何辜的意思,墨修手裡那把斧頭,真的能沉天。

所以墨修一斧沉天,或是熔天真正出世的時候,就是天的壽期所到。

所以何壽當初才興致巴巴的去了我們那個小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