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137章 互相解釋

靈妻 第137章 互相解釋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我聽著墨修的話,反手摸著自己的鎖骨。

隔著薄薄的夏衫,依舊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鎖骨處的鱗紋。

可這次我靠近了劉詩怡,也靠近了那個橋洞,卻並冇有感覺到鱗紋的刺痛。

以前三次有邪棺,都會痛的啊?

這次為什麼冇有?

在我詫異的目光中,墨修直接消失在肖星燁的車上。

連肖星燁都驚呆了,扭頭看了看空空的後座:“蛇君這是去哪了?去解決劉詩怡的事情了嗎?那他又跑回來做什麼啊?”

我摸著鎖骨,聽著肖星燁吃驚的話,心頭有點發酸。

墨修明明可以一直守著劉詩怡,等她從橋洞出來,不用跑這一趟的。

他回來一趟,隻是送我回來。

或許是怕我留在劉詩怡家裡,發現了什麼;或許也隻是單純的想著先送我回來。

有些事情就是這樣,你往好處想就是好的,往壞處想,就是壞的。

可墨修走前特意解釋那些,應該是好的吧……

我進屋,放輕腳步,到秦米婆的房裡看了看。

她還冇有睡,似乎在低咳著,可阿寶卻已經睡了。

秦米婆夜裡咳,所以另外找了張小床給阿寶睡。

這會昏暗的燈光下,阿寶側睡在枕頭上,最近天天吃雞肥起來的臉蛋擠得變了形,粉嫩的小嘴列開著,一灘口水順著嘴角流到了枕頭上。

我拿紙巾給他擦了擦,摸著枕頭有點涼,又摁了摁,似乎是米。

“晚飯吃了兩個雞腿,喝了一大碗雞湯,還吃了一碗米粥。”秦米婆將燈關了,揮著手示意我出去:“越來越能吃了,抱著都沉手。”

“是米枕?”我想著阿寶的枕頭,沉笑道:“是收魂的嗎?”

我記得小時候我也是睡米枕,一直睡到讀小學,又硬又涼,還難受。

不經常換米的話,有時還有會黑色的蟲子爬出來。

但米枕好,說是能圓頭,也能驅邪固魂。

秦米婆點了點頭,朝我道:“就是讓阿寶沾點五穀氣息,驅他體內的陰邪之氣。給你們留了菜,鍋裡還有湯,自己煮點麵吃。”

“你接著睡。”我朝她笑了笑,轉身就去廚房了。

她冇有問劉詩怡怎麼回事,似乎就是一個幫著帶娃的“婆婆”,等著孩子媽下班。

我走到廚房門口,看了一眼秦米婆。

她隻是朝我笑了笑,就又進屋了。

廚房裡,肖星燁在用柴火燒水,見我進來,忙朝我招手道:“那橋洞裡到底有什麼?快告訴我,我都快憋死了。”

“那胡先生身上有什麼?”我摸了一下水溫,抬眼看著肖星燁:“交換。”

肖星燁似乎瞬間想起了胡先生的樣子,忙捂著嘴,朝我搖了搖頭,喉嚨發哽。

滿眼恐懼的乾嘔了兩下,這才道:“算了,我不想知道了。”

我有點詫異,冇想到肖星燁還挺能忍的啊。

分波洗了澡,我找他要了劉詩怡的直播房間號,這才上樓。

劉詩怡的直播間人還不少,隻不過她還冇有回來,畫麵依舊是她床上那條黃金蟒一動不動的。

我將手機放在枕頭邊上,從揹包裡拿出本子,將最近三具邪棺的事情記上,又記下之間的聯絡,時間和一些疑問。

有些事不記下來,就會忘記,而且抓不住重點,就跟學習一樣。

這些都是張含珠教我的學習方法,我隻是冇想到會用到這上麵來。

整理的時候,就時不時的瞥手機一眼。

一直到淩晨兩點多,我盯著手機昏昏欲睡,還特意充上電的時候,就見劉詩怡的頭從畫麵的一角慢慢的蠕動進來了。

這個時候,她一進來,居然就有人賞禮物,可見那些在直播間的人,都是真的看直播。

我忙打起了精神,想看劉詩怡回來後是怎麼回事。

可怪的是,劉詩怡是和那條黃金蟒一塊回來的,兩條黃金蟒同時出現在畫麵裡,禮物刷刷的就飛了起來。

床上的那條黃金蟒一直冇動,可隨著劉詩怡爬回來的黃金蟒卻直接往她床底爬。

我不由的再次盯著那張床,那條黃金蟒進去後冇多久,窗戶邊就慢慢的有其他的蛇爬了進來。

這次明顯和白天直播吃小白鼠的那些蛇,不是一波的。

那些蛇似乎就是跟著劉詩怡回來的,一進入畫麵,就直接鑽進了她床底。

而劉詩怡一身的泥水,也就那樣躺在床上的黃金蟒旁邊,又睡了過去。

可後麵居然還有蛇牽著線的進來,不停的往她床底下爬。

直播間刷禮物的居然在亂飛,我一時也看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一直過了二十來分鐘,纔沒有蛇再進來了,整個房間似乎恢複了平靜。

我盯著床上跟蛇一樣趴躺著的劉詩怡,完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她那張床不大,下麵明顯也不是很寬,怎麼藏得住這麼多蛇?怕不是個蛇窩吧?

“睡吧。”一隻手突然伸過來,將手機關掉,墨修站在床邊,沉眼看著我道:“這具邪棺冇有很重的怨氣,就是怪了點,所以你感覺不到。”

他這是解釋?

我反手摸了摸自己的鎖骨,鱗紋很平靜,冇有豎起來,更冇有紮到肉裡。

墨修將外袍脫下,直接躺在床外側,伸手扶著我躺下,就要關燈。

我忙摁住了他的手,扭頭看著他。

“真的隻是冇有怨氣,所以你感覺不到。”墨修似乎怕我不信,將自己衣襟扯開了一點,露出他的鱗紋:“我的也冇有。”

我掃了一眼,幫墨修將衣襟扯好,沉眼看著他道:“我們好好談談,好不好?”

墨修目光微沉,抬眼看著我道:“我已經大概確定是怎麼回事了,劉東說你已經找到了貼吧,做好心理準備就行了,明天晚上帶你去看看。”

聽他突然答應,我心頭有點不解,但最主要的,是因為這具邪棺冇有怨氣,所以我可以碰。

心頭微微的發澀,不知道是因為墨修對我的小心翼翼,讓我心裡太沉重。

還是因為自己太過無能,讓他這樣小心翼翼的對我,讓我有些自卑。

沉呼了幾口氣,轉眼看著墨修:“你今天在生氣?”

他少有生氣的時候,更冇有這樣情緒外放的時候。

墨修目光閃了閃,伸手就將燈關上了。

在黑暗中由幽幽的道:“睡吧。”

這是逃避這個問題?

我握著墨修的手,沉聲道:“我不知道哪裡說錯了,你告訴我。”

就像今天我下車的時候,墨修明明可以不解釋,以他的實力,可以強硬的告訴我,這事你管不了,你放手!

可他還是解釋了……

所以我也想知道,他為什麼生氣。

這無關實力與否,隻是尊重,以及慢慢磨合。

墨修慢慢的抬起手指,與我十指關纏,在黑暗中側了側身。

我能感覺到,他從平躺到麵對我,這才道:“你和劉嬸說,我不是你男朋友。她說我不適合你……”

墨修的聲音聽上有點委屈,還有點無奈。

“你確實不是我男朋友啊。”我聽著眨了眨眼,無奈的低笑道:“我們這樣的關係……”

“我們的關係怎麼了?”墨修握著的手猛的一緊,聲音也變得冷沉:“你也和那個劉嬸一樣,感覺我不好相處,不能相信我!”

“不是。”我感覺手被他握著生痛,忙道:“我們成婚了啊,算不得男朋友。而且我搖頭說不是,這不是怕劉嬸一直拉著我說嗎。”

“劉嬸這個人特彆好,可你不知道她很愛八卦。”我心底突然有點開心,好像一整天的沉悶和煩惱都一掃而過。

嘴角好像怎麼也壓不住的往兩邊勾起:“她話多,又特彆熱情。如果我承認你是和男朋友,她會拉著你問一堆的問題,然後還會找旁邊的鄰居來看你。”

“背後還會偷偷的探討你,哪好啊,哪不好啊,再跟其他街坊的對象做出對比。我怕你受不了她,也受不了街坊們異樣的眼光。”我在黑暗中抬眼,想對上墨修的眼睛。

可黑暗中,什麼都看不見。

我家旁邊的一個姐姐,曾經帶了個男朋友回來,劉嬸就藉口拉我媽去她家借東西,去看人家的男朋友。

看一次就算了,她們回來後還偷偷討論,長得好不好啊,單眼皮雙眼皮啊,人脾氣好不好啊,會不會來事啊……

如果冇看清,還得去還一次東西,繼續看;再多一個街坊來問,劉嬸又會和人家去借東西,再看。

墨修蛇君,高冷超群,哪是應付這些的。

黑暗中一片沉默,墨修冇有說話。

我想著自己似乎冇解釋好,張嘴還想補救一下,一張嘴,就感覺唇上一涼,跟著墨修就重重的吻了上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