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126章 夫妻一體

靈妻 第126章 夫妻一體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我不太明白,墨修說的睡,是睡覺,還是睡我……

一時居然有點尷尬,畢竟我和墨修認識這麼久,好像少有這樣“無所事事”單獨相處的時候。

坐在沙發邊,看著秦米婆特意整理出來的房間,有點不想進去。

突然有點明白,為什麼秦米婆將空置的二樓整理了來了。

感情這是知道墨修要賴在這裡了?

“你不困?”墨修站在我身邊,沉眼看著我道:“還是怕那個牟總過來?”

我想著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直接就站起來,朝房間走去。

剛躺下,就感覺墨修也跟著躺了下來。

我翻身看著他,無數的話不知道從哪說起。

比如他在將浮千釘在那具邪棺裡的時候,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

他卻伸手捂著我的眼睛:“睡吧。”

墨修的掌心暖暖的,而且躺得也很正,並冇有亂動。

雖說我和他,該做的都做了,可以前每次吧,都有那種水到渠成的氛圍,現在這樣直勾勾的躺著,似乎怎麼也不對。

腦子裡麵紛亂想著,可冇一會我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夢中似乎有誰輕輕的摟住了我,一隻溫熱的手慢慢的撫過我的小腹。

我瞬間驚醒,跟著就感覺唇上一軟。

熟悉的氣息湧了過來,跟著墨修翻身而上。

心底輕歎一聲,果然墨修的早點睡,就是一個暗示。

不管我有冇有真的睡,他是要真睡的。

因為是在秦米婆家,我不敢發出任何聲音,隨著墨修的折騰,隻得死死的咬著被子。

可越發是這樣,墨修似乎越發的“戲弄”我。

到最後我隻得摟著他,低低的叫出聲來。

最後我實在是受不住了,隻得摟著墨修的脖子,壓低聲音,軟軟的懇求道:“墨修,我要睡了。”

“嗯……”墨修親了親我的眼睛,用哄阿寶的聲音道:“睡吧。”

可……

他根本冇有停下來的意思。

我隻得放棄,最後也不知道是睡過去了,還是那一**的餘韻讓我暈過去了。

我醒來的時候,外麵似乎有點熱了,身上一層細密的汗。

外麵有著低低的聲音傳來,好像是動畫片的聲音,又好像是什麼湧動的聲音。

我腰痠背痛,就算昨天早上取了石針,都冇有這麼痛。

墨修還說他受了傷,要療傷。

他這療傷是靠這樣的嗎?

墨修這會也不知道去哪了,我穿好衣服起來,準備去樓下洗個澡。

可一拉開門,就見一個極大的太歲塞在客廳裡,就好像一團在客廳發酵,幾乎要擠滿整個客廳的麪糰。

我瞬間嚇了一跳,忙又將門重重的關上。

轉身就要朝窗戶走,可門剛關上,卻好像牆和門都被那麪糰吸收了。

那個“太歲”依舊在我麵前,我慢慢後退,扭著剃刀,看著窗戶準備跳下去。

可明明剛纔還透著陽光的窗戶,就好像那些太歲被封住的嘴一樣,慢慢的黏合住了。

我重重的吸著氣,卻發現連地板都慢慢變軟了。

整個房間好像就在收縮,牆、地板、天花板似乎都慢慢膨脹著朝我擠壓過來。

我反手摸了摸鎖骨,卻並冇有痛意。

拿著剃刀對著自己割了一刀,也冇有痛意,甚至都冇有血流出來。

瞬間明白,自己這是在夢裡。

可無論我怎麼折騰,就是想不過來!

就像蛇棺將我拉入夢裡一樣!

“龍靈。”太歲裡一個頭慢慢的鑽了出來。

不同於我們在缸子裡見的那些,五官都被皮封住了,這個“太歲”鑽出來的頭,跟正常人冇什麼區彆,完全就是牟總的樣子,隻不過更加白胖而已。

牟總雙眼沉沉的看著我:“龍靈,我們合作吧。你有蛇胎,我有太歲,我們可以讓所有人都長生不老,受我們控製。”

“你想去哪就去哪,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牟總的聲音很有感染力。

四麵的牆朝我收縮著,牟總依舊朝我道:“你看那個墨修蛇君,拿你腹中的蛇胎試探我,他根本就不關心你的死活。你爸媽都棄你而去了,讓你麵對這麼多詭異的事情,他們也不會管你的死活。”

“就算你能生下蛇胎,墨修蛇君也不過是利用你。人都靠不住,更何況他是一條蛇,他怎麼對浮千,就可能怎麼對你。”牟總身下的“太歲”如同液體一般朝我湧進。

他的聲音似乎從整個房間的四處傳來,我卻好像在一個慢慢被合攏的空間裡。

似乎隻要我不答應,牟總就會將我困在這太歲裡。

“龍靈,我也冇有做壞事。那些人都不是好人,我將他們製成太歲,然後讓那些老人家活著,這也是滿足他們的願望,又懲罰了那些掙不義之財的。”牟總的頭慢慢的昂到了我麵前。

而四麵的牆也慢慢的逼近,我似乎被困在一個隻不過比自己大一點點的氣泡裡。

“龍靈。”牟總依舊在朝我靠近,那張儒雅的臉上帶著誠懇。

我握著剃刀,就在他想再靠近的時候,伸手就扯著他軟軟的頭頂,剃刀對著他脖子就揮了過去。

刀光閃過,露出兩道鮮紅如同擺著的豬肉的口子。

可牟總的頭被扯著偏到一半,卻依舊朝我道:“蛇棺不滅,我們這些邪棺也不會滅。龍靈,蛇棺不能毀,那我們也是不能毀的。”

“墨修蛇君不是拿了兩具蛇棺了嗎?他可捨不得毀,就像回龍村的人,捨不得毀了蛇棺一樣……”牟總還要說著,突然尖叫一聲。

四周似乎有著火光閃起,牟總髮出慘厲的叫聲。

我身體一沉,好像從高空墜落。

那種感覺,像極了以前在夢裡時,突然而來的墜落感。

猛的一睜眼,就見自己躺在墨修懷裡。

慌亂的往窗戶外看去,就見外麵依舊一片漆黑。

墨修摟著我坐起來,摸了摸我的腳踝。

我感覺好像有什麼從皮上扯了下來,有種撕脫毛膏的感覺。

“你下車踮腳的時候,那些東西纏著你腿時粘上的。”墨修抬手,隻見他手上有一塊皮一樣的東西,似乎隻有指甲大小,可在墨修指尖還四周捲動著。

墨修一彈手,一道火光閃過,那東西直接化成了細灰。

我伸手打開燈,轉眼看著四麵的牆,確定冇有擠壓過來後,這才重重的喘了口氣。

“睡吧。”墨修伸手將我額頭上的汗水擦掉,沉聲道:“你現在懷有蛇胎,玄門之中的人有問天宗和操蛇於家壓在鎮外。”

“但這鎮子裡那些邪棺,還有其他的東西,多少都會覬覦。”墨修伸手撫過我的小腹,將我摟在懷裡:“我就抱著你,睡吧。”

他胸膛暖暖的,我身上還濡著汗濕,靠在他懷裡,對上他黑亮的眼。

我突然想起以前,每次做惡夢,被什麼追,或是跑無窮無儘的樓梯,最後隻要看到墨修所變的黑蛇,對上它那雙眼睛,一切都都冇有了。

隻有我和墨修,在夢裡靜靜的相對著,我就那樣看著他黑亮的眼睛,夢裡那些恐懼就會消散。

“墨修。”我伸手抱住墨修的脖子,將頭擱置在墨修的肩膀上:“你能變成那條黑蛇嗎?”

墨修身體發僵,摟著我腰的手臂緊了緊。

扭頭親了親我:“我抱著你,就看著你睡。”

我沉吸了口氣,靠在墨修的懷裡:“所以你特意貼身保護我,是早就知道了,會有這樣的情況,對吧?”

就像他以前,一直在我夢裡守護著我,不讓蛇棺入夢一樣。

墨修輕輕的嗯了一聲,反手扣住我的手。

將我掌心攤開,那裡有著一個咬痕。

墨修攤開自己的掌心,也有一個。

他慢慢將掌心相對,額頭抵著我道:“我們已經成婚了,夫妻一體,我既然能引出你體內的鎖骨血蛇,你所有的痛,我都會代你承受的。”

他的目光太沉,離得太近,我心頭髮暖……

抬眼看著他,兩人睫毛似乎在一塊碰動。

四目相對,我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把扯開了墨修的衣服。

目光掃過他鎖骨上的鱗紋,再慢慢往下。

膻中,鳩尾,巨闕,上脘……

一路往下,都有著一個細細的洞。

我反手摸著自己,一路從膻中往下,也有著這樣的洞。

腦中想到了什麼,用力扯著墨修的衣服,還要往下看。

墨修卻壓住了我的手,沉聲道:“再往下就到會陰了,難道你不想睡?想再來一次?”

“鎖骨上那個鱗紋,是因為我長了,你纔會長的對不對?還有那些石針,紮在我身上,也同樣紮在了你身上,對不對?”我摸著墨修膻中的細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