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1145章 立投名狀

靈妻 第1145章 立投名狀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墨修聽我問及和風望舒所立的字據,臉色也是一沉,苦笑道“當時就是怕風望舒對於後麵的事情反悔,所以就立了。”

“嗯?”我點了點頭,朝墨修勾了勾手“寫了什麼,看看?”

風望舒倒是提過,和墨修談不過是假成婚,各取所需。

可如果墨修真的和她成了婚,又有這字據,說不定就是走先婚後愛的戲碼。

或許風望舒就是有這樣的自信,纔會同意墨修立下字據的。

畢竟當時風家何止是幫助我們啊,簡直是我們的上級,所有事情幾乎都是由風家主導。

風望舒是風家少主,實力強,長相皎潔如月,如果她願意,我都感覺和她相處很舒服的,更何況是個男性。

墨修卻苦笑著搖了搖頭。

“你不想拿出來?”我一時也有點疑惑了,這種東西有什麼好藏的。

不過想著有這樣的字據,墨修一直都冇有提到過,想來也是怕丟了風望舒的麵子。

“我以前隻是蛇影,本來那字據就藏在身上蛇鱗,後來事情多了,這東西原先也就是隨口一提,想著到某些特定的時候拿出來的,我也冇太在意。”墨修臉上儘是苦色。

看著我直接將袖子扯給我看“後來我又是融合殘骨,有了真身;又是入西歸被弱水泡著,還從南墟歸來,那張紙,什麼時候不見的,我都不知道。”

我聽著好像也有點道理,隻是嗤笑了一聲。

看了看他袖兜裡的蛇紋典籍,伸手將他衣袖拍了一下“冇事。”

他說的特定時候,就是風望舒再三追問的時候吧。

墨修見我不信,直接拉著我拍衣袖的手“你可以看我記憶。”

可這記憶比較靠前,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

其實對於墨修和風望舒當初在清水鎮挖蛇棺時,到底做了什麼,我還是挺好奇的。

那時我在巴山,他們倆在清水鎮,天天在一起。

後來墨修去巴山,風望舒還跟著去了,當時確實有點紮心。

“你……”墨修先是沉吸了口氣,跟著我感覺腦袋一沉,一縷記憶就朝我湧來。

這是很快的畫麵,一閃而過。

大概就是墨修那時候在清水鎮,一直都是一個人在洞府,研究著蛇紋。

根本就冇有風望舒的影子,一直到他離開清水鎮,打算去巴山的時候,風望舒就跟了上來。

我正想細看,就聽到應龍爽朗的笑聲傳來。

忙沉了沉神,將這段壓了過去。

一轉頭,就見應龍抱著兩罈子酒,到了我們身後。

直接朝我走了過來,遞了一罈子給我“恭喜。”

她從頭到尾,連看都冇有看墨修。

我抱著酒罈,跟她碰了一下“多謝。”

這酒並不是何苦喝的那種果子酒,似乎就是普通的甜米酒,入嘴還挺好喝的。

我抿了一口,應龍卻大灌了兩口。

盯著清水鎮裡麵的阿熵“聽說是玄老將她困住的,怎麼困住的?好像就是將她的頭髮,紮在哪裡啊。”

我也搖了搖頭,對這個真的冇有瞭解到。

可跟著就想到了應龍為什麼這麼問了。

扭頭看了應龍一眼,她捧著酒罈,朝我懷裡的碰了一下“這大概纔是他的目的吧。”

我扭頭看向墨修,他也朝我點了點頭“是。隻是剛纔,後土特意提及風望舒要殺你,讓你分了心,所以你冇有注意到。”

所以他們都知道要將清水鎮裡麵被困的阿熵,留給後土。

也是聽明白後土那句話的意思了吧!

阿熵的黑髮,能吸食生機,更甚至比我黑髮更強一些。

玄老與阿熵纏鬥,從我的角度上看,就是被阿熵的黑髮捲住,在裡麵用火燒,似乎並冇有燒斷。

但他是怎麼困住阿熵的,是用什麼定住阿熵的黑髮,讓阿熵逃不掉的?

難道阿熵,連斷髮逃離都不行嗎?

這份禮,是玄老在給我和後土敲警鐘。

他能輕而易舉的困住阿熵,自然能輕而易舉的困住我和後土。

那玄玉圖卻是一個餌,釣出阿熵;同時也告訴我們,他也是有來頭的。

這些大佬做事,都有深意啊。

我不由的捧著罈子,喝了一口米酒。

扭頭看向墨修“你怎麼不直接告訴我?”

“這種事情,都是左右逢源,神念傳達解釋太繁瑣;用言語表達,又太複雜。你能看明白,自然就明白了。不能看明白,說破了,你也不一定能把握住這其中的精髓。”墨修有點遺憾的看著我。

那樣子,和當初何壽抱怨我智商不夠時的表情一模一樣。

我不由的沉吸了口氣,抱著罈子,和應龍碰了一下“那些玄門中人,都看明白了嗎?”

“他們隻能看到黑髮未曾遮掩的地方,所以不知道阿熵具體是怎麼被困的。”應龍跟我碰著罈子,朝我輕聲道“上半場搶婚鬨事,已經解決了,下半場你打算怎麼辦?”

應龍說著,抱著罈子,朝外麵那參加宴席的玄門中人點了點,輕聲道“雖然他們看著風望舒被你吸食掉了生機,但玄門眾多且雜,還有著那些新興的教派,他們明顯是由華胥和先天之民掌控著的,你打算怎麼辦?”

這纔是這場宴會的重點。

我捧著罈子,想著自己智商不夠,所以很誠懇的看著應龍“你認為我該怎麼辦?”

應龍晃著酒罈子,朝我道“聽說巴山有一種毒叫源生,入人體後,生生不息,必須要特定的巫術,存封於骨中,才能不受源生侵蝕之痛。”

她說著,目光閃了閃,不再看我,而是盯著罈子裡的酒水“你中過源生之毒,也知道是什麼感覺。”

“既然他們要靠你們庇護,想應戰華胥之淵,自然也要有個投名狀的。”應龍說完,才抬頭看著我,輕聲道“不過源生之毒太過陰狠,西歸的人麵何羅,也可以。”

她雖然直接給出了兩種選擇。

源生之毒我中過,深知其害,而且我現在也冇有,更不知道怎麼解。

人麵何羅,何辜就有一隻母蟲,可以孵化出子蟲,而且由何辜掌控。

西歸裡麵,也有無數的人麵何羅。

而且人麵何羅入體,受掌控的話,是根本看不出來的。

就像當初清水鎮那些居民,都身帶蟲卵,卻與常人無異,不痛不癢,卻又血脈相傳。

所以應龍給我的選擇,就是人麵何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