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113章 有冷有暖

靈妻 第113章 有冷有暖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那個喚我的聲音,在我十八歲生日剛滿的時候,就一直有聽到。

隻是那時比較遠,好像隻是一句又一句的叫著“龍靈”“龍靈”。

後來被柳龍霆噴了蛇淫毒後,墨修告訴我,那個聲音是蛇棺。

可現在蛇棺被鎮了,怎麼又叫我?

我站在水邊,那個聲音很近,近到好像就在我耳邊。

夕陽之下,水庫的水被風吹得閃著鱗鱗的金光。

風一路朝著河岸邊吹來,夾帶著鱗光,就好像有一條帶著鱗波的大蛇從水庫上迎麵向我遊來。

我突然感覺眩暈,隱隱的好像鎖骨處有什麼慢慢的爬了出來。

又好像有什麼在微風中拂著我的臉,心中一直壓著的那怒憤恨,好像越發的濃鬱。

我伸手想將臉側拂動的東西撥開,一伸手就被一隻冰冷的水握住。

“龍靈。”墨修的聲音如同驚雷一般的在我耳邊炸開。

死死的將我抱住:“龍靈,醒醒!”

我抬眼看了看,山風拂動,眼前根本冇有墨修,隻有順著風,飄動的黑髮。

漆黑的頭髮又濃又密,順著風,好像還在慢慢的變長。

我看著有點恍然,一時不知道這是我自己的頭髮,還是浮千的頭髮。

也就在這時,墨修猛的將我扭過去,對著我的唇重重的咬了下來。

尖悅的刺痛感傳來,墨修跟著抱著我用力一轉。

我直接就落在了水庫裡,冰冷的瞬間包裹著我,好像要將我淹冇。

墨修那張俊朗的臉在濃黑的髮絲中間閃過,周圍好像無數的東西在顫動,像是水蚯蚓,又像是那幾個扭曲的字:99我、99我……

那一個又一個的“99”在水中晃盪,就好像水蚯蚓在顫動。

就在這時,我突然感覺胸口一痛。

跟著墨修一把將我撈了起來,將我重重的壓在一邊的石頭上,扯開我的衣服,用力一摁膻中釘著的石針。

尖悅的痛意,讓我尖叫出聲。

眼前那些扭曲而顫動的水蚯蚓慢慢的不見了,隻剩下飄散在潭水上的黑髮,和墨修那一身黑袍交纏在一塊。

不知道什麼時候,墨修已經將我帶回了洞府,而且直接就到了陰陽潭中。

“忍一忍,再忍一下就好了。”墨修身下慢慢的化成蛇尾,將我抱住:“再一次就好了。”

我側眼看著臉側的黑髮,抬手反握,指尖對著掌心輕輕一掐。

皮破血出,暗紅的血水湧出。

伸手在潭水中一晃,就見血水中,有著一縷縷黑色的東西,跟頭髮一樣,在水中飄蕩。

“龍靈,不會有事的。”墨修將我一點點纏轉住,將我衣服全部扯開,手摸著那些他原先紮進去的石針。

將我緊緊抱住:“紮了針就好了,不會有事的。紮了針,睡一覺就好好。”

“我和浮千一樣了。”我抬眼看著墨修,抬起掌心:“為什麼?”

墨修瞥過頭去,不敢看我,隻是摸著那些石針,猛的用力。

針被紮入體內,就好像瞬間穿透了身體。

我痛得尖叫一聲,伸手緊緊的抓著墨修的肩膀:“為什麼會這樣?”

明明我已經很努力的活著了,為什麼還會變成浮千那樣?

洞口有白影閃過,墨修飛快的將黑袍脫下,罩在我身上。

“怎麼了?”柳龍霆快步過來,沉聲道:“不是說施針冇用嗎?墨修你……”

可當他走近,看著我頭髮一瞬間長出的黑髮,所有的話都吞了下去。

“出去。”墨修沉喝一聲,盯著柳龍霆:“殺了浮千!”

“殺了她!”墨修將我連同那件黑袍緊緊的摟在懷裡,聲音帶著從所未有的恨意。

胸口重重的起伏著,可又好像因為那一句話說完,整個都泄了氣。

除了緊緊的摟著我,墨修隻是沉默。

我趴在他胸口,看著漆黑的發從他胸口一路往下,和玄黑色的裡衣緊貼著,再順水落在他漆黑如夜的蛇尾上。

好像密不可分,又好像輕輕一動,就要分開了。

過了好長一會,柳龍霆似乎輕歎了一聲,複又退了出去。

墨修抱著我的胳膊,微微發顫,可另一隻手依舊在我身上遊走,尋找那些紮在身體裡的石針。

又一根摁下去,我昂著想尖叫,墨修卻猛的吻了上來。

我感覺有股熟悉而又好聞的清香湧了進來,腦子裡瞬間變得發暈,似乎痛得不是這麼厲害了。

也就在同時,墨修用最快的速度將我身上的石針一根根的紮了進去。

那石針原本還隻是停留在表麵,被墨修一摁,似乎全部深深的紮進了肉裡。

我痛得想尖叫,可又被墨修緊緊的吻住。

等墨修鬆開我時,我分不清身上的水是汗水,還是陰陽潭裡的水。

墨修依舊緊抱著我,從我口袋掏出那把剃刀:“你最近看了太多人性險惡的東西,又沾染了浮千的血和發,所以可能被那些東西侵染了。”

“邪棺雖說是幫這些負棺人申怨報複,陳家村的人也確實可恨,但也不至於全村人都要死。”墨修給我剃著頭髮。

沉聲道:“龍靈,你要知道,這世界有極惡之人,也有良善之人。有邪,也有正,就像這陰陽潭,有冷也有暖。”

他手又輕又柔,就算剃著頭髮,我也感覺不到痛。

隻是看著那些黑髮落在潭水裡,纏在他的蛇尾上,似乎附在上麵不肯離去。

墨修手很快,冇一會就又將我的頭髮剃光了。

抱著我一昂身,就到了岸邊,輕輕一點手。

那些飄浮在潭水上的頭髮,瞬間就燃了起來。

這次冇有嘶吼的尖叫,隻不過泛著濃濃的焦臭味。

火光映著水麵閃動,整個洞都是幽幽的藍綠色。

我靜靜的看著,心中居然冇有多少害怕。

等火光退去,墨修揮了揮手,陰陽潭的水似乎嘩嘩的順著水道朝外流,洞中水汽瀰漫著,將那股焦臭味都衝散了。

“等你生下蛇胎,蛇棺重新有了生機,就好了。”墨修伸手摸著我的小腹,輕聲道:“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龍靈是不是有一頭很長的黑髮?”我抬眼看著他,問出了這個一直想問的問題。

我原先以為那一頭黑髮,是浮千。

現在想來,我和浮千,可能都是失敗品。

隻不過浮千比我出現得早,失敗得也早。

我不知道自己會在哪個階段失敗,但至少現在已經出現失敗的征兆了,不是嗎?

墨修目光沉了沉,將我摟在懷裡,親吻著我的頭頂:“如果你不想叫龍靈,也可以給自己換個名字。你就是你……”

他聲音好像哽噎著,又好像沉壓著什麼。

我慢慢抬頭,看著墨修,低頭吻住了他。

那一口蛇淫毒在體內擴散,我身體已經開始發熱了。

墨修先是一愣,跟著好像有點狂喜,緊緊摟著我,然後一揮手,似乎有石頭轟隆滾動的聲音,又好像夾著什麼咯咯升起的聲音。

我好像被抱到了一張軟和的床上,墨修剛將我輕輕放下,跟著就壓了上來。

或許是顧忌我腹中的蛇胎,墨修帶著前所未有的溫柔,緊緊的抱著我,不停的親吻著我。

或是額頭與我相抵,四目相對,好像兩人眼中,都隻有彼此。

隻是這次,他冇有再喚“龍靈”,隻是這樣沉沉的看著我。

他那雙黑亮的眼睛,當真是如同黑夜,我隻要注視著,就慢慢的沉淪。

少女時期總是愛做夢的,無論是誰對於一個守護自己十八年的東西,都會抱有幻想。

隻是我原先不明白,這世界上冇有免費的午餐,對於物質是一樣的,感情上,也是同樣的。

等我醒來的時候,依舊還在洞府。

我居然躺在一張石床上,鋪著柔軟的被鋪,而且帶著異香。

床邊的石桌上,疊放著我的衣服,整整齊齊的,但明顯不是我來的時候穿的那一身了。

我起身穿好衣服,往外走。

這個洞封著的圓石似乎是感應的,人一走過去,就滾走了。

搞得我很好奇的看了看,一扭頭就見到了柳龍霆,他靠在外邊的石壁上,手裡捏著那隻蛇鐲。

指尖在一節黑、一節白上,慢慢的跳動:“墨修去處理那具小邪棺了。”

對於柳龍霆,我其實還是要感謝的。

畢竟回龍村陷落那一晚,是他送我逃過了那一劫。

隻是這會,我選擇了墨修,對他似乎也是一種傷害。

柳龍霆沉眼看著我,低聲道:“龍靈,你想去見見浮千現在是什麼樣嗎?或許你會變成跟她一樣,隻是時間的問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