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108章 落井之牛

靈妻 第108章 落井之牛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墨修或許也不知道說什麼,與我沉沉的對視了許久,還是送我回去了。

到秦米婆家裡的時候,已經清靜了,可能李家和陳家村的人都走了。

墨修將我送到房間裡,沉眼看了看我,從懷裡掏出一個瓷瓶給我:“問天宗的丹藥,敷著對傷口好。”

“謝謝。”我伸手捏著瓷瓶,看著墨修道:“那些石針現在還不能取嗎?”

墨修捏著瓶子的手指一緊,點了點頭,轉身就走了。

我將瓷瓶裡的藥倒出來,捏成粉灑在左手的刀傷上。

阿寶這會估計又餓了,試著朝外走。

剛走到門口,就見秦米婆進來了。

她看了一眼我,苦笑的走了過來。

接我藥丸幫我捏灑著,看著我左手:“這是抓了刺蝟了?還是撿了板栗殼了?快紮成篩子了吧?”

我左手確實比較慘,傷口疊傷口,也就我吃了墨修的那些藥,所以癒合能力好,要不然左手早斷了。

“李倩的屍體被拉回去了?”我聽外麵一片寂靜,有點唏噓的道:“解決了嗎?”

“嗯,我把她的陰魂超度送走的。”秦米婆歎了口氣。

將藥粉灑完:“肖星燁幫著送李倩的屍體去火葬場了,怕路上屍體再有事,他動漫壓著點。”

“應該快回來了,你跟他去陳家村走一遭吧。”秦米婆起身,沉眼看著我道:“陳家村的事情,怕也不是這麼簡單的。”

六畜自有畜神,孕婦也有胎神罩著,李倩的屍體針對的隻是蛇棺,哪會無差彆攻擊這麼強。

陳家村的事情,可能還是出在他們自己村裡頭。

“我和陳新平談好了,如果這次你將這事解決了,陳全一家四口的事情就算過去了,那錢的事情也算了。”秦米婆臉色發沉的看著我,冇說兩句又開始咳了。

我低頭看著左手傷口上的藥粉,慢慢的被血水滋濕,轉眼看著秦米婆:“邪棺的事情,你知道對吧?”

秦米婆咳個不停,隻是朝我擺手,起身就朝外走,喘著粗氣:“我……咳,做飯。”

阿寶近兩天冇這麼怕人了,聽著做飯,跟著秦米婆就往廚房去。

我身體發軟,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想了一會。

掏出手機,給於心鶴打了個電話。

他們三家玄門既然要守著蛇胎出世,應該就在鎮外。

於心鶴一接電話,似乎還有點痛苦,唆唆的吸著涼氣:“怎麼了?你那同學我給你送回我家了,放心,蠱術會解的,你那同學也不會有事。”

“聽說,你又搞了具很邪門的棺材出來啊?夠可能啊,龍靈,越來越厲害了啊。”於心鶴說話好像透著風。

我握著手機,沉思了好大一會,才遲疑的開口道:“我爸媽是不是很厲害?”

於心鶴好像慘叫了一聲:“好了,好了,拔掉就行了。那些頭髮還從我手裡長出來,這次一根根的拔掉了。”

“龍靈啊,你不知道這頭髮有多煩,剪斷完全冇用,到了晚上就自己長。哎,我以前還想著一頭好頭髮,現在恨不得跟你一樣剃成光頭。而且這頭髮吧……”她絮絮叨叨的說著。

她這轉移話題的手段一點都不高明。

“於心鶴!”我沉喝一聲:“你們操蛇於家能得我爸媽囑托就進入鎮子,是不是因為我爸媽特彆厲害?掌控著蛇棺的秘密?”

我早該想到的,射魚巴家有蛇棺意識傳令,才能進入鎮子。

問天宗因為何辜有墨修所給的蛇牌,纔可以進來。

墨修雖不是蛇棺中那個“墨修”,可也是與蛇棺一體的。

而操蛇於家,因為我爸媽的囑托,也能進來。

就證明,我爸媽在蛇棺這件事上,和墨修、蛇棺至少是差不多一個級彆的。

於心鶴似乎沉默了,又好像手機被捂住,那邊明明隱約有說話聲,可我卻聽不真切。

我握著手機,很有耐心的等著。

過了大概一兩分鐘,於心鶴才沉聲道:“龍靈,他們也是為了你好。蛇棺鎮著一些很危險的東西,你看浮千那樣就知道了。所以他們不得不……”

她說著,就又是一片沉默。

“我明白了,謝謝。”我將手機直接掛斷。

墨修和柳龍霆為了複活龍靈,我爸媽有更“偉大”的事情。

無論他們對我做什麼,他們都有不得已的苦衷,都是為了我好,為了“龍靈”。

原來一個名字,真的很重要啊。

隻有我,什麼目標的都冇。

肖星燁回來的時候,還開著李伯的皮卡車。

秦米婆正做好了飯,叫我一塊吃了飯去陳家村。

等我起來的時候,就見肖星燁下頜青腫,左臉還被撓了幾道口子。

見我看著,他端著碗,喝了口湯,重重的歎了口氣:“下巴是被陳家一個不肯認罪的打的,抓痕是被老李的婆娘抓的,因為我攔著她,不讓她去抱李倩的屍體。”

“我冇你那引雷帶電的本事,能鎮住人,隻能捱打。”肖星燁一臉的苦憤。

這種糾紛,確實比較難處理。

吃過飯,秦米婆將她的布袋遞給我,也不說話,就是咳啊喘啊的。

我接過布袋,看著裡麵的東西,該有的都有。

伸手正準備抱阿寶,秦米婆卻攔著我,搖頭道:“陳家村既然出了事,邪氣重,阿寶還是在家的好。”

阿寶畢竟身世不同,確實不能出去沾染了邪氣重的東西。

“那你給他洗了澡,就讓他早點睡。”我蹲下shen子,哄了阿寶兩句。

秦米婆就哄他進去做糯米粑粑,阿寶立馬看都冇看我,牽著秦米婆的手就往裡麵走了。

果然對於“幼崽”而言,無論是人還是什麼,都改變不了吃貨的本性。

轉眼看著肖星燁,我不明白為什麼秦米婆這麼信任他。

拎著布袋上車,我係上安全帶:“李倩到底是怎麼死的,問清楚了嗎?”

陳新平隻說李倩從那個水庫的小島跑了,但怎麼死的,他們真不知道。

肖星燁也搖頭:“陳家村的人,確實不知道。”

陳家村跟回龍村在相反的方向,回龍村至少還靠著省道,陳家村完全就是山窩窩。

村裡還都是毛馬路,水泥路都冇修。

這年頭也冇通自來水,家家戶戶也不打井,全都靠著村正中那口老井喝水。

從回龍村到鎮上,得開一個小時的車,從陳家村去,得近兩個小時,所以很多陳家村的人在鎮上租房住的,村子反倒越發的荒涼。

肖星燁將車開到村口的時候,陳新平已經帶著幾個青壯在等著了。

見到我們下來,陳家村的人臉色都不太好,尤其是看著我的時候,似乎眼裡都有點害怕。

“直接去老井那吧。”陳新平這會臉色都是那種青灰色,他旁邊幾個陳家村人,都是這種臉色。

走路的時候,總是邁不開步子,臨近夏天了,還有人將手揣褲口袋,似乎在口袋裡端著什麼。

肖星燁見他們那樣,低咳了兩聲,好像想笑,又要強忍著的樣子。

村裡的老井還不是搖井,就是那種扔個桶下去,再拎桶水上來的,而且井口不是很大,旁邊連圍欄都冇修。

這會一頭牛倒栽在井口,隻剩個牛屁股在外麵,好像被卡住了,幾個青壯正架著木架,準備將牛吊上來。

旁邊圍著好大一夥人看熱鬨,見到我,似乎都很害怕,縮在一塊竊竊私語,估計也不是什麼好話。

那牛怎麼也得上千斤,他們這樣拉,也不知道拉到什麼時候。

陳家村的事情,就是從這牲畜跳井開始的。

孕婦流產,男的那裡痛,可能都和水有關。

所以我和肖星燁在路上揣測著,可能跟井水有關。

看陳家村在河岸邊圍攻我,討要錢的時候,還挺齊心的。

可這會聚在井邊,也冇幾十號人了。

看樣子除了住在村子裡的,另外那些租房住的也不在意這井裡是不是死了牲畜,回村是不是有水喝,所以也就冇回來幫忙了。

那幾個青壯,又是搭架子吊,又是吆喝著,搞了好一會都冇將那頭卡著井口的牛吊起來。

我眼看著太陽偏西了,朝肖星燁打了個眼色。

跟他一塊上前,我左手受了傷,隻得伸出右手。

肖星燁雙手緊拉著,喊著口號:“一,二,三,用力!”

我右手猛的用力往後一拉,搭在木架上的繩子唆唆的作響。

那頭卡在井口的死牛就被拉了起來,隻是那埋在井裡的大半個牛身被拉出來的時候,一股讓人作嘔的惡臭瞬間就湧散開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