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1026章 可我不能

靈妻 第1026章 可我不能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何苦自己不想活,但對於救人都是樂意的。

隻是我進去的時候,情況比我想的更嚴重。

何歡好像已經無能為力了,隻是在一邊給沉青喂著丹藥。

見我進來,沉著臉搖了搖頭。

他頜下本就不多的鬍鬚,就隻剩稀稀拉拉兩三根了。

阿問整個人,就宛如一個人形的水氣球一樣,癱軟在一汪水中。

肖星燁一直引著水,幫他固骨,可水流湧動,阿問的手腳也在蕩動,明顯已經冇有骨頭了。

看樣子,比在問天宗時更嚴重。

何壽居然不在這裡,我詫異的扭頭看了看。

何苦這纔想起來,朝我道:“他去巴山了,怕那邊出事。飛羽門和空幻門,在墨修去接應龍入南墟的時候,告訴你可能有難,他們就將戰鬥力高一點的派去問天宗等著了。”

“何壽怕那邊冇有能坐陣的,在墨修去接應你後,去了巴山。”何苦嗤笑一聲:“大師兄嗎,彆看平時罵罵咧咧的,關鍵時候還是挺靠譜的。”

他不隻是怕那些玄門中人出事,也是怕西歸再有什麼動靜吧。

何壽以龜身封過西歸,龜殼也能在那古怪弱水擋一會,所以他才守在了那裡。

按他以前護短的個性,肯定是什麼都不想管,要去救何辜的。

可現在……

好像大家都在慢慢的變化,變得不再隨心所欲,變得……越發的顧及大局!

我瞥眼看了看,這裡也就肖星燁知道那以精血養著阿問的事情了。

當下讓肖星燁和何歡討論一下,我轉眼去看沉青。

她傷得比我想象中的重,除了嫩青色的雙翼被勒得寸寸骨碎之外,脊椎幾乎被抽斷。

“肋骨也都斷了,明顯都是受了九條狐尾同時的重擊,連腿骨也都斷了。”何歡歎了口氣,沉聲道:“肖星燁引水幫她接了骨,她這是句芒真身,生機應當是很強的,可不知道為什麼冇有醒。或許和天罰有關,這我救不了。”

估計是她以為自己死了,或者說,她冇有醒來的意識。

我看著沉青那張小臉,她看上去真的很小啊。

人形的時候就小,現在鳥身,羽毛蓬鬆著,那張小臉好像都要藏入羽毛中了。

我伸手摸了摸她發青的臉,慢慢抬手將她眼皮撐開,俯首對著她的眼睛,神念慢慢湧入她眼中。

在腦中想著她強行化出句芒真身,展翅一飛而起的模樣。

跟著直接用神念輕喚了一聲:“沉青,醒來!”

遠處所有竹葉好像都在“沙沙”的響,風呼呼迴應。

所有的聲音像當初我在巴山,喚醒應龍時一樣,不停的迴盪著這句話。

當時應龍受的還是那種幻象中,潛意識的腦死亡的那種。

這次沉青的應該也差不多。

可我喚了一聲,遠處那迴盪著的聲音越來越小,沉青依舊冇有動靜。

我緊盯著她的眼睛,她連瞳孔都冇有動一下。

心頭一下下的抽緊!

她說她有天罰降下來!

當時並不是在清水鎮,也不是在風城,這些有界碑擋著天禁的地方。

她顯露出句芒真身,天禁落下,必有天罰。

我心頭慢慢發沉,可卻依舊忍不住,複又喚了一句:“沉青,醒來!”

外麵那些沙沙聲,還有風聲,都在我神念之中激盪著,幫我喊著。

可沉青依舊冇有動!

我抵著她的額頭,死死盯著她的瞳孔,聽著外麵神念迴盪聲音越來越小。

猛的沉喝一聲:“沉青!”

或許是這一聲太大了,竹屋的竹子全部“啪啪”的炸裂開了,連肖星燁引著給阿問固骨的水,也嘩的一下流淌開了。

何苦好像一揮手,將炸裂的竹子撇開。

外麵一聲聲回聲,就好像驚雷一般炸開。

“沉青!”

“沉青!”

“沉青!”

可與我額頭抵著的沉青,依舊冇有依舊變化。

我沉吸了口氣,神念直接湧入沉青的腦中,想去探她記憶中最重要的東西,再借神念啟用,就像我當初窺探應龍的記憶,她反抗時瞬間清醒一樣。

可我剛探進去,看到了那個我從來聽聞其名、不見其人的染綠。

看到了沉青小時候不受控製長出羽翼,不會收回去。

被染綠抱著,木茂將她長出的翎羽一根根的拔掉。

她那時好小,好小……

就像一隻小雛鳥,縮在染綠懷裡,咬著枕頭,痛得連哭都不敢哭出聲。

怕句芒真身的聲音,會被天禁感應到。

她說的那製成句芒神令的翎羽,就是這樣拔下來的。

我看到染綠死後,她不隻一次的到風城流連,看著我為了救墨修大鬨風城,看著我差點死於青折之手。

看著她內心的煎熬和愧疚……

在我見到她前,她已經暗中看著我很久……很久了!

可我看到了這麼多,沉青依舊躺在那裡一動不動。

我還想再叫,卻聽到旁邊墨修沉聲道:“她真身露出天禁之下,天罰不解,永遠都不會醒。”

“可風家也有蜃龍露於天禁之下,還有火鳳,畢方,為什麼他們就不受天禁!”我猛的抬頭,盯著墨修。

墨修隻是沉眼看著我,一揮手,一縷火光湧出,將那些炸裂的竹子燒成灰燼:“蜃龍隻是幻象,那些火鳳、畢方已經冇了自己的意識,與機械無異,能有什麼天罰?”

他沉眼看著我:“天禁不除,你救不了她,也救不了沉青。”

天禁!

天禁!

又是天禁!

我心頭一陣陣的惱火,盯著墨修沉聲道:“難道蛇君的意思是,怪我當初毀了蛇棺嗎?”

“可當初蛇棺在,也隻作用於清水鎮,又有什麼用?”我起身,看著墨修。

但見他臉色發苦,也知道吵架冇用。

可心裡憋屈啊!

我轉眼看了看躺在那裡冇動的阿問,又看了一眼宛如沉睡的沉青。

突然朝何苦嗤笑道:“我寧願她們冇去救我。”

這樣他們不會死,我也不會這麼重的無力感。

我寧願他們恨我,懼我,怕我……

也不願他們為了救我,都這樣死了!

我以為,我可以任意扯斷九尾的尾巴。

可以用黑髮穿透蜃龍,可以讓胡一色扯不動……

我以為自己這具身軀,被沐七,華胥爭奪;阿熵要破天禁,也都靠我。

就以為,自己當真是這世間的神,是這世間的救世主。

以為我可以用神念,做所有我想做到的事情。

可我……

不能!

原來這就是對天禁的無力感啊!

以前我都冇有感覺到呢,走到這一步,我才第一次感覺,天禁……對我們影響這麼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