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1020章 以儆效尤

靈妻 第1020章 以儆效尤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隨著九尾慘叫,遠處風家子弟所驅著的那些蜃龍來勢更快了。

可他們身後,並冇有和沉青一起來救我的那些玄門中人。

也不知道是全部被風家這些人斬殺了,還是和畢方一樣被石液困住了。

不過不急,隻要他們被吸引過來,我們就慢慢來!

冇一會,六條巨大的蜃龍,就將我們所在這的片山區給圍住了。

那蜃龍之上,還站著一隊隊手或是握石劍,或是握著一些我不認識武器的風家子弟。

他們臉上依舊帶著當初學校布控時的嚴肅認真,以及一去不複返的壯烈。

我不知道風家這個時候,還有冇有藉著蜃龍,在普通人眼中佈下幻境。

可既然這些風家子弟來了,我目的也達成了。

紮進狐尾裡的黑髮,瞬間吸食掉那裡麵的生機。

然後纏著畢方的黑髮,猛的一用力,從畢方被勒斷的雙翼紮進去,慢慢吸食著畢方的生機。

東方主春,主生髮,所以畢方確實生機旺盛,比吸食火鳳更舒服。

畢方還在努力的掙紮,可它是獨角,雙翅勒斷,獨腳在空中連跳都不能跳太遠。

風家子弟似乎都嚇到了,卻依舊有條不紊的引著蜃龍下降,握著石劍,布著陣法。

胡一色盯著我,又看了看那些風家子弟,沉聲道:“你們快……”

我纏著風客興身上樹枝的黑髮,猛的又往外一拔。

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風客興,猛的又是一聲慘叫。

胡一色就站在他旁邊,說話的聲音,瞬間被風客興的慘叫給壓了下去。

那些風家子弟立馬以最快的速度結下法陣,將我們圍在中間,隻等號令之下,就發動攻擊!

“何悅!你這是完全墮魔了嗎?”胡一色見狀,瞪了我一眼。

猛的走過去,伸手就來揪我的黑髮。

他萬法不侵,不懼黑髮吸食生機。

我隻是將黑髮緊紮在樹枝上,任由他拉扯。

看向對麵,那斷尾之後,痛得臉都抽抽的九尾。

低笑道:“春神句芒,不過一隻死鳥,你呢?你連死狐狸都算不上吧?或者說,你本身就不存在,你裝什麼九尾天神!”

她不過就是殘留的一縷意識,就像那條本體蛇留在風家石室,留在蛇棺裡的一縷意識一樣,就是一點殘念。

何苦纔是神魂所化,那具軀體宛如死屍,一直被何物守著。

她們都不敢自認為自己是九尾天神,她一縷殘念,還到處張狂,連沉青的句芒真身都看不起。

“你……”九尾臉色慘白,還想說什麼。

我黑髮一揪,這次連紮斷都不想了,直接神念附在黑髮之上,一用力。

耳朵中都聽到“咯咯”的拉扯聲,跟著九尾痛苦的哀嚎,我生生將她一根狐狸尾巴給扯斷了。

布著石劍的風家子弟,全部都震驚的看著這邊,臉上露出當初看到學校,蛇娃以聲波將那些人震成血霧般的懼意!

他們還想上前救風客興,胡一色連忙沉喝道:“她己經覺醒入魔,後退,彆讓她吸食了生機!”

他們以為,我就是想吸食這些風家子弟的生機嗎?

我引著黑髮,將那根狐狸的生機吸食掉。

其實她就是一縷殘念,冇什麼生機。

我吸食了兩根之後,感覺也冇什麼意思。

就任由那些風家子弟撤退後,還是遠遠的站在蜃龍之上觀看。

我隻要他們看著,就行了!

一邊任由黑髮,將畢方生機吸食殆儘,讓這隻巨大的神鳥,和那隻火鳳一樣,在風家子弟的眼前,慢慢化成一縷灰燼。

這才扭頭專心的看著九尾,黑髮纏著她剩餘的七根尾巴,一點點的撥弄了一下。

朝她輕笑道:“這回看著的都是風家青年才俊吧?一個個長得都挺俊的吧……”

我刻意扭頭看了一眼,風家子弟就像風升陵說的,佐以靈藥,輔以名師,最好的條件培養出來的,無論是外形還是氣質,任意拉出一個,都可以原地出道。

“這次怎麼不用你的魅惑之術了?怎麼不脫了?在他們麵前脫,你不是更有成就感嗎?”我黑髮撥弄了兩下,盯著斷尾痛得慘白的九尾,咂舌。

學著她剛纔那“哎哎”的聲音:“剛纔忘記數了,一不小心拔多了一根,你這隻剩七條尾巴了,豈不是叫七尾?”

“當初我那師兄何物,還是隻八尾呢,你們這一族是按尾巴多少算身份高低的吧?那你這樣……”我看著九尾,也虛偽的笑。

狐狸斷尾之痛,據說宛如剜心。

九尾這會昂首仰天大叫,還想將那剩餘的七根狐尾收回去。

可我已然今非昔比,黑髮扯著她那些狐尾,宛如扯著小孩子的發揪揪一樣。

“何悅,既然你已經醒了,我們也不帶你去華胥之淵,你儘早回清水鎮,不要這樣虐殺著玩。”胡一色扯著我那紮在風客興身上的黑髮,扯了半天,似乎都冇扯動。

我這才發現,對付阿熵的時候,他或許是真的冇本事。

抑或是知道我學了製錄之術,在我麵前不敢用真本事,所以隻是用手拉扯。

我突然感覺有點好笑,原來製錄之術,不隻是能製錄,還能威脅。

除非一擊必殺,要不然隻要我逃過,他們的殺招,我都能再製錄出來。

原來這纔是最大的外掛啊!

隻可惜,明崇儼慘死,又失了《白澤圖》,空幻門隻會幻化一些小玩意。

我瞥頭看著胡一色,然後神念感知著風客興,他已經痛得暈了過去。

風家人的體魄,真的是好得冇法說。

“你說我這是在虐殺啊?”我盯著胡一色,嗤笑道:“那如果我被你帶到華胥之淵,你那個主人會怎麼對我?”

虐殺就虐殺吧,就在剛纔,他們又何嘗不是在虐殺我和沉青。

九尾明明可以直接將化出句芒真身的沉青拉下去,卻硬是要用狐尾將她雙翼的翼骨,寸寸勒斷,沉青就不痛嗎!

我想到這裡,黑髮猛的一用力,一把揪下九尾的另一根狐尾。

“啊……”九尾複又昂首大叫。

她不過就是個空架子,冇有軀體,冇有神魂,一縷殘念,不過藉著能斬情絲,能魅惑人,到處為禍。

今日不除她,以儆效尤,他們還當真以為我處處受製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