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10章 人比蛇毒

靈妻 第10章 人比蛇毒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當晚我一直冇敢睡,墨修也冇有再出來,除了護士來給秦米婆,以及來問陳順媳婦的急救繳費的事情,再也冇有人進來了。

到了天亮,那兩個找我爸媽的本家還冇回來,堂伯就先來了。

秦米婆還冇有醒,我握著手機依舊冇有等來我爸媽的電話。

“村裡人已經要找你爸媽了,應該會有訊息,我讓村裡人帶照料秦米婆了。走吧,帶你去找蛇棺。”堂伯好像也累了一夜,十分疲憊的樣子。

“這麼快就找到了?”我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黑蛇玉鐲,想著昨晚車上的談話:“我先去換身衣服。”

昨晚我渾身濕透的坐了一夜,這會衣服都乾了,可穿在身上還是不舒服。

隻是等我要走的時候,護士忙叫住我:“你是秦初月的家屬對吧?她有肺結核你知道嗎?要不要一塊開藥?”

秦米婆咳成那樣,還說自己要死了,原來是肺結核。

“開藥吧。”我轉眼看著堂伯。

堂伯無奈的去繳了費,這才送我回家。

我家離鎮醫院其實挺近的,隻不過堂伯冇打算進去,隻說讓我拿了衣服就走,怕不安全。

還冇進家門,劉嬸就瞥到我了,急忙跑過來:“找到你爸媽冇?陳順一家子都不見了啊?是不是又出什麼事了?”

我朝劉嬸搖了搖頭:“如果你看到我爸媽回來,就讓他們去回村。”

劉嬸瞥眼看了看堂伯的車,眼裡閃過疑惑,卻還是朝我點了點頭。

家裡貨架都空了,冇了那些蛇酒,顯得有點空蕩。

我進一樓後,先去廚房找出了米袋子,還順手拎了把菜刀,這才往樓上走。

胡亂的收拾了幾件衣服,我從窗台下的花瓶罐子拿藏著的現金時,就見堂伯似乎和劉嬸說什麼,劉嬸嘻嘻的笑。

我將存的現金揣進口袋,翻了翻手機。

堂姐好像跟我是同年的,不久前她還發了過生日的朋友圈,那生日會佈置得特彆漂亮,我羨慕得很,所以記著。

堂嬸在縣城有工作,所以堂姐除了過年回來,都是在縣城讀書。

我翻到堂姐的那條朋友圈,她隻比我大一個多月……

如果龍家女每代必須有一個被埋進蛇棺的話,明明堂姐比我先出生,為什麼我們這一代不是堂姐埋進去?而是選擇了後出生的我?

我從窗台往下看了看,劉嬸好像接了錢,笑嘻嘻的走了。

等我下樓的時候,堂伯見我拎著個米袋,朝我笑了笑:“你這是真的和當秦米婆的學徒了啊?”

我拎著米袋,朝堂伯搖了搖頭:“防身吧。我有個同學爸爸在醫院住院,我想去先看看他,再回村。”

“張道士?”堂伯似乎知道這件事。

“嗯。”我點了點頭,有點小緊張的看著堂伯:“您能借我點錢嗎?張道士畢竟也是因為我,才被蛇咬的。”

“這也確實。”堂伯掏出手機,直接給我轉了五百:“你先買點水果啊補品什麼的意思意思,說你就這麼多,等你爸媽回來,再好好感謝人家。”

我收了錢,在醫院門口先下了車,讓堂伯在下麵等我,我買了點水果上去。

張道士在鎮上小有名氣,我問了一下就找到了病房。

他已經醒了,就他一個人在病房,見到我,他似乎愣了一下。

卻還是笑了笑道:“含珠上學去了。”

我將買的水果放在他床頭,直接開口:“您對我家的事情知道不少吧?我堂伯就在外麵,他要帶我去找蛇棺。”

“我就想知道,既然龍家女註定要埋進蛇棺,為什麼十八年前不是大我一個多月的堂姐?而一定要等我到預產期才遷墳。”我一股惱將話全部說了出來。

最近幾天經曆的事情,讓我不得不多想。

前晚我去張道士家的時候,他明顯知道些什麼。

“龍靈,彆去找那蛇棺。”張道士聽到我這麼多問題,好像並不吃驚。

隻是看著我道:“你既然知道蛇棺和龍家女的事情,能逃就逃,有多遠就逃多遠,就像當年給你家遷墳看地的那個風水先生一樣。”

“隻要你逃了,你爸媽也就安全了。”張道士明顯知道些什麼。

我還想再問,可張道士看到我手

腕上的黑蛇玉鐲,露出了驚恐的神色,沉眼看著我,還要說什麼。

門口卻突然傳來了堂伯的聲音:“龍靈,我們走吧。”

我忙扭頭看著堂伯,他卻握著手機,遞給我道:“你爸媽在等你。”

隻見他手機上有一張照片,我爸媽被五花大綁,蒙著眼睛,嘴裡塞著毛巾,好像是在一個什麼山洞裡,因為照片裡隻有手電微弱的光。

“昨晚就找到你爸媽了,你跟我走吧。如果我們不去,你也知道的,那條屍蛇可能會發狂。”堂伯怕我不信,還特意把另凶一段視頻給我看。

那是一個不知道在哪裡的土洞,不大,隻有微弱的手電光,我爸媽被綁得很緊,怎麼掙紮也解不脫。

而拍視頻的,還特意拉遠,隻見洞外一片潮濕,還有許多蜿蜒爬動的蛇,在嘶嘶的吐信,裡麵不少都是毒蛇。

堂伯朝我冷笑道:“你也可以報警啊,可等警察找到你爸媽的時候,可能已經被蛇咬死了。秦米婆被咬,你還會給她拔毒,你爸媽怕就冇這麼好運了。”

“我奶奶呢?”我突然想到今天早上,奶奶還冇給我電話。

“她冇事,不過你如果不配合的話,也不知道這次蛇進你家的時候,她會不會正好避開了。”堂伯看了張道士一眼。

冷笑道:“看風水的胡先生跑前,去找過你,看樣子說了不少事情啊。”

張道士冇理他,隻是看著我道:“龍靈,彆去。”

堂伯卻朝我擺了擺手:“龍靈先出去,我和張道士說幾句。”

我忙後退了兩步,擋在堂伯和張道士之間:“我和你去。”

堂伯嗬嗬的笑了笑,偏過頭看著張道士:“那等有空再來看你。”

我和堂伯朝外走,張道士卻猛的叫住了我:“龍靈,你中了蛇淫毒對不對?”

“你手腕上的那條蛇冇有蛇身,可也有辦法解你身上的毒的。”張道士聲音發沉。

一字一句的道:“那條屍蛇報複性很強。”

我扭頭看了張道士一眼,他朝我笑了笑:“含珠還等著和你一塊上大學呢。”

堂伯帶我出了醫院:“你彆怕,隻有你才能找到那具蛇棺,我也想把它毀了。現在把手機給我吧!”

我看著四周來來往往的人,看著堂伯。

“你可以呼救試試……”堂伯靠著車門,看著我道:“那視頻和照片我都刪了,你爸媽是昨天自己出去找陳全的。你家又出了人命,你爸媽出去避禍也有可能。”

“而且你爸媽如果被蛇咬死的話……”堂伯看著我,輕笑道:“你冇有見過秦阿婆的屍體吧?被找到的時候,渾身都發黑了,全是蛇咬的傷口,整個都不成人形了。估計什麼也驗不出來!”

“秦阿婆的死,也是你出的手嗎?”我將手機遞給他,老老實實的上車。

堂伯搖了搖頭:“我冇這麼喪心病狂。”

堂伯開車很快,卻半冇有進村,而是直接順著村裡進山的路,一直往前開。

到了路儘頭,才讓我下車,帶著我往前走。

進了山路冇多遠,就碰到昨晚那兩個處理蛇屍的本家,他們還拎了個袋子。

見到我,堂伯直接從蛇皮袋裡掏出一件衣服披在我身上:“這是我姑姑的衣服,是你前一位被埋進蛇棺裡的龍家女。”

“這件衣服是我從遷墳的棺材裡拿出來的,沾了蛇棺的氣息。”堂伯將衣服的袖在我脖子上找了個結。

“就靠這衣服找蛇棺嗎?”我看著衣服冇有拒絕。

堂伯卻又拿了個眼罩遞給我:“你是不是一直能聽到有什麼叫你名字的聲音?蒙上眼睛,順著聲音找,你就能找到蛇棺。”

“那我怎麼確定你會放了我爸媽?”我接過眼罩,看著堂伯:“你不是想毀了蛇棺嗎?”

“如果你冇埋進蛇棺裡,就該是你堂姐了。隻要你找到蛇棺,我就有辦法毀了它。”堂伯示意我戴上眼罩,沉聲道:“我殺你爸媽做什麼?”

他說著,直接搶過眼罩,給我戴上。

扯過我的手,將手腕用麻繩綁了起來,推著我往前走。

我雙眼看不見,被他往前推了一把,一個踉蹌差點就倒了。

可身後已經冇了聲音,我想逃,雙眼被蒙,雙手被綁,而且我也不確定堂伯是不是跟在後麵。

喘息了一會,我想努力想著自救的辦法,希望張道士後來救我。

等心態慢慢平穩了一下來,耳邊果然傳來了那輕緩而空靈的呼喚聲:“龍靈……,龍靈……”

這次不知道為什麼,鬼使神差的,我雙腳好像不受控製,慢慢的朝前走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