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974章 到底是誰

棺中詭事 第974章 到底是誰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從南墟那個白骨祭壇,以及沐七的話語中,可以推斷出,神母也是需要進食的。

可怎麼吃?

就像何壽所說的,越是強大的生物,所需要的生機就越多。

沐七想複活的神母,是整個地球本體所化形而出,也就是地球的神魂。

她這種存在,得吃多少東西,才能維持生存。

墨修以前不需要進食,是因為有蛇棺存在,源源不斷的輸入生機給他。

現在阿乖雖然不進食,可卻是藉著與我和墨修的關聯,在進食。

我吸食的生機,有很大一部分,在我們不知道的情況下,轉到了阿乖體內,維持著他的生存。

可神母呢?

她靠什麼生存?

小地母這種都要不停吞食的存在,以及我黑髮吸食生機,再結合南墟那個祭壇,她進食的方式和我黑髮差不多,靠的是什麼吸食生機。

剛纔黑髮和人麵何羅落入弱水,都被吸食不見,這裡極有可能就是神母的胃……

外麵那些所謂的“弱水”隻是幫著腐蝕吸收食物,將所有東西溶解後,又靠著無形的傳播,運送到哪裡去。

這些“弱水”就是和我黑髮一樣的存在。

而人麵何羅,就像生存在頭髮中的虱子。

或者說,人麵何羅還有其他,我們不知道的作用。

“神母有胃?”白微瞬間不太能接受我這種說法,臉上露出強烈的不適應:“這怎麼可能?”

“可我聽說,上古之神的軀體,很難毀滅。就算死了,也不會腐爛。隻會化成一些什麼山川河流,那為什麼那些上古龍蛇之屬的大神,這麼多巨大且強橫的屍身全部堆在裡,是怎麼腐爛到隻剩殘骨的?”我看著墨修。

沉聲道:“你是融合過那些殘骨的,食熒蟲隻吃骨髓,那它們的血肉呢?”

“而且就算腐蝕,光是殘骨和食熒蟲,就能讓墨修變化出實體。那麼多血肉,在一個地方融化,那這裡會變成什麼樣?”我越想越恐怖。

看著墨修道:“還有一個可能!就是那麼多龍蛇之屬大神的屍體,並不是死後才被扔進來的。還有可能是……”

我突然不知道怎麼說下去了。

那些殘骨極為巨大,光是怨氣外溢就能造就魔蛇和那條本體蛇的蛇身。

到了清水鎮,更是生出了龍脈,就算被困龍井斬斷龍脈,還是生出了陰龍蠱。

連食熒蟲撲天蓋天的湧動,都能將整個回龍村的地界給啃食掉。

光是骨頭都這麼厲害的存在,在那場諸神大戰之後,滅世大洪水降下,一切皆滅的情況下,是誰將這麼多巨大的屍體,一具具的運到這裡?

其實就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

它們是被吞進來的。

或者說,它們像巴山那些受到人麵何羅控製的生物一樣,主動跳下來的。

抑或是,像於古月見到小地母一樣,主動獻祭了自己。

西主殺,可有什麼地方,比消化一切食物的胃,更主殺?

可能是我拋出的設想太過天馬行空,其他人都是沉默。

連阿寶好像都聽懂了,一片沉默。

反倒是嚼著百合乾,一臉天真懵懂的於古月,好奇的看了我一眼:“那你怎麼還在?怎麼冇把你消化掉!”

於古月一針見血。

所有人再次轉眼看著我,目光之中儘是疑惑。

墨修卻突然輕歎了一聲,眼睛盯著自己的雙手,輕聲道:“人麵何羅又要出來了,既然想不明白,就先休養吧,等下好應戰。我的蛇身,就靠各位了。”

“你也睡一會。”墨修朝我伸了伸手,摟著我肩膀,想摟著我在他懷裡睡。

我感覺到墨修手上用力,可卻並冇有順勢倒在他懷裡。

依舊挺直的坐著:“如果剛纔在外麵,救我的不是墨修,也不是那條本體蛇的神識。他又提及了蛇棺,又和墨修很像,連神念感知都是一樣的,會是誰?”

“睡吧。”墨修攬著我肩膀的手微微用力,幾乎算是強行將我往他懷裡拉。

“對啊,是誰?”白微也一臉疑惑的盯著我。

何苦卻扯了她一把:“你幫著抱會阿乖啊。”

跟著不容白微發出任何質疑,就將阿乖從於心眉懷裡接過來,塞給了白微:“要換下尿褲了,再試下能不能叫醒他,不能一直這樣睡著。”

“對!對……”白微好像也後知後覺,連忙抱著阿乖和何苦到另一個角落去了。

何極捏了捏鬍鬚,看了我一眼,眼中滿是擔憂。

蒼靈輕歎了一聲,一手扯著隻會嚼百合乾的於古月,一手扯著阿寶,也退到一邊去了。

於心眉看了看,就算再不明白,也知道該走了。

隻剩我和墨修了,他依舊將手朝我胳膊攬了攬:“睡吧。”

我這會也恍然醒悟,為什麼在我提出那些很明顯的問題後,墨修不想再談,大家都退開了。

除了我,他們都是在之前落入這裡的,是墨修將他們吞食入腹中,護住他們不被“弱水”腐蝕。

他們親眼見證了,墨修在知道出去無望的情況下,為了不讓我跟著死,剜血解了婚盟。

又取尾骨,拔護心鱗,將最後一點剩餘價值給我。

如果剛纔外麵那個不是墨修,也是另一個存在。

那我這具軀體,在這能腐蝕吸收掉黑髮的“弱水”中上萬年,一直冇有像那些龍蛇之屬的大神一樣,被融化吸收,就是靠剛纔所見的那個存在護著。

同樣,他提及了蛇棺;阿熵從這裡出去後,也指引龍靈造了蛇棺。

可能就是那個存在,將造蛇棺的方法告訴了阿熵。

那麼,那個存在,跟我又是什麼關係?

跟墨修又是什麼關係?

他讓阿熵造蛇棺,許諾阿熵可以借蛇棺衝破天禁。

到底是為了什麼?

無論如何,這都會影響我和墨修的情感。

我想明白這些,胸口複又有點發悶。

活得久,其實不一定有好處。

但真的會認識很多人,跟很多人產生不一樣的情感。

抿了抿嘴,看著墨修微沉的眼,我點了點頭。

正要順著墨修的手往他懷裡靠,就見墨修突然抬頭朝上看去。

忙順著他目光往上看,好像幾縷光芒閃過。

跟著墨修將我一推,瞬間就朝外衝去。

何極何苦也急忙衝了過來,大家紛紛在仰頭看。

外麵好像是一個照明彈,而在那微微刺眼的光中,應龍腰間繫著登山繩往下跳躍式的下降。

可惜冇爬多久,似乎就是在帶著水汽的岩壁時,那登山繩突然斷裂,然後應龍猛的就朝下墜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