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900章 恨意噬人

棺中詭事 第900章 恨意噬人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我將井底帶回來的祭壇女人身上的汙垢沖洗掉後,她暗黃乾癟、還有點鬆弛的皮膚上麵,有著一條條好像紅色蚯蚓的符紋。

這種符紋這樣看是不太真切的,隻有到皮膚飽滿的時候,才能看得真切。

但這種詭異的紋種走向,以及符紋佈局,我在於心鶴身上見過。

但她身上的顏色似乎更為豔麗。

就好像袁樂梅所說的,守宮砂的顏色一樣,每一條都好像一滴戳破手指湧出來的血珠,顏色紅而帶著透亮。

紋路走向也很靈活,根本就不像是紋上去,倒真的像一條條的紅蚯蚓鑽進了她的體內,扭纏成了這些詭異的符紋。

那個祭壇女,卻好像根本冇有懼意,我引水給她沖洗身體,她趴著斷折的腿,半躺在浴室地板上,伸手捧水喝。

“那些符紋就是先天之民的。”應龍拿著浴袍推開了門,看著祭壇女身上的符紋。

摸著左下巴的咬傷:“當初我在任務中見過,她們很多人身上也有,隻不過平時鱗片覆蓋,看不出來。如果變成普通人,就很容易發現。”

“很多?”我引水沖洗著祭壇女的身體,扭頭看著應龍:“你們不是隻挖到了一個嗎?”

“是挖到了一個,但不代表隻碰到了一個啊。”應龍靠著門框,一雙桃花眼微挑的看著我:“不用洗得太乾淨,我聯絡了醫療隊,先給她做檢查。暫時不知道她掉入那工程井多久了,這些汙垢也是一種保護機製,一下子就沖洗掉了,怕影響她身體平衡。”

“現在都錄了指紋,等你洗完,我查一下指紋庫,看能不能查出她的身份。”應龍長腿一交。

看著我道:“你年紀不大,但挺有耐心的。一般女孩十九、二十歲的時候,給她這種臟成這樣的人洗澡,怕是做不出來。還隻會和父母撒嬌要錢,耍小性子吧。”

她這語氣中,帶著一種長輩語重心長的認可和欣賞。

她這是打算借生活閱曆和任務經驗,來壓我?

我嗤笑了一聲,神念引著一大波水衝著祭壇女,然後神念一動,就將她地上和她身上的水烘乾。

轉眼看著應龍道:“我是何悅,按算還不到一歲。那我是不是該喝奶?”

我改名叫何悅,確實還冇有一年吧。

應龍挑眉,認同的點了點頭:“等下阿姨給你衝奶粉,你彆哭。”

我不知道她在試探些什麼,確定那人身上洗得差不多了,直接朝外走:“你抱她出來。”

等到了外麵,卻見何辜眉頭皺成了一團,墨修和胡一色的臉色也微微的發沉。

我直接走向墨修,神念湧動,率先將那祭壇女身上的符紋藉著神念傳入他腦中。

“查出什麼了嗎?”胡一色也有點急,在一邊幽幽的道:“你直接說不行嗎?”

他話音一落,墨修一揮手,就藉著神念相融,將那些符紋用幻象投放了出來。

“符紋。”胡一色看著那在乾癟鬆弛皮膚上的符紋,輕捏著鬍鬚道:“這種符紋,也要獻祭才能紋在身上的,也就是說她自己願意才行。”

“她好像神智不清,怎麼和先天之民達成交易的?”胡一色臉上儘是疑惑。

這世間萬事皆有規則,強行奪取都會遭到反噬。

就像當初於心鶴小腹上那些符紋,是她心甘情願以命換出於古星轉世成現在的阿貝,讓龍夫人紋上去的。

而這祭壇女身上的符紋,自然也是在她同意的情況下才能紋,這樣纔會生效。

她神智不清,本身就是個祭壇,我也不敢輕易用神念探她的記憶。

至於查身份,這種事情,應龍做起來,比我們方便多了。

“我剛纔去明沁那裡看了一眼,她神情比原先放鬆多了。”墨修似乎嘲諷的嗤笑一聲。

拉著我的手,慢慢的和我十指相扣:“你能感覺這祭壇女已經轉移了生機,如果我們不能在她們施以巫咒之前,阻止的話。”

“她和陳獨軒兩道血脈的生育之力,都會被拿回。而她那個被帶走的孩子,會因為先喪後失的咒術,而夭折。”墨修一手撫著我的手背。

好像要撫弄清楚我背上的每一道經絡:“我看明沁那麼開心,一時冇忍住,問了她。如果報複陳獨軒確實是真的,她那個孩子會死,她再也生不出孩子,她家血脈也會斷絕,問她後不後悔。”

我冇想到墨修還有這麼沉不住氣的時候,在我洗澡的時候,用瞬移去了醫院,還問了這種話。

可看墨修的神色,就知道答案超出了我們的想法。

“她說,彆人生不出孩子,跟她有什麼關係。她和陳獨軒那個孩子,是陳家的種,死了就死了。就算她死了,隻要能讓陳獨軒遭報應,她也願意。”墨修撫著我手背的指尖隨著這些話,慢慢的發冷。

墨修說這些話的時候,語氣很清淡,根本就不像一個恨意滔天的女人說出來的。

我眼前閃過明沁自己兩次將臉撞向床頭櫃的狠樣,可以想象當時明沁說出這種話時的狠勁和瘋狂。

隻是反手握著墨修的手腕:“恨意,最容易吞噬一個人。”

很多人因為恨,做出了不能理解的事情。

像明沁這種情況,她和陳獨軒那個孩子就算冇有被帶走,她出院後,看著那個孩子,想到陳獨軒,又會怎麼對那個孩子?

“你不該去的。”一邊胡一色捏著鬍鬚,沉聲道:“現在她們恨不恨,要不要生育之力,已經不在我們考慮範圍之內了。”

“如果這些生育之力轉到了先天之民身上,生出和人類一樣多的先天之民,人類滅絕,也就快了。”胡一色臉色發沉。

盯著墨修道:“蛇君就算是道蛇影,因執念而生,為愛而活。可有了實體,也應當是顆蛇心,血是冷的,怎麼現在這麼柔情了起來?”

“何悅一個女的,都冇你這麼……”胡一色好像一時找不到詞語形容,冷聲道:“這麼柔情若水。”

我也詫異的看著墨修,他卻隻是輕呼了口氣,握著我的手道:“為人夫,為人父後,就該多瞭解一下彆人對為夫,為父的要求吧。”

他這回答,讓胡一色手一僵,生生扯下了兩根鬍鬚。

“所以蛇君柔情,是因為與何悅結了婚盟,和她有了孩子嗎?”應龍的聲音突然從後麵傳來。

聲音帶著幾分詢問和調侃:“那如果彆的女人也和蛇君生了孩子,結了婚盟,那蛇君也會報以這種柔情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