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838章 日月當空

棺中詭事 第838章 日月當空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何歡的手藝很好,我感覺胸口發涼,跟著就有什麼輕輕劃動的感覺傳來。

痛意是冇有的,因為那隻三足金烏朝著我們撲過來,就算下麵何極引著息土衝上來擋住了金烏本體,可一道火光還是撲了過來。

我黑髮被灼得滋滋嘶嘶的作響,那種刺痛,相對於何歡用手術刀劃破心口,其實什麼都算不上了。

而隨著而來的,就是一股蓬勃的生機,跟著就是悶悶的痛意。

這種悶痛,和斷髮的尖悅痛意是不一樣的。

尖悅的痛意,痛一下就冇了。

而悶痛,就好像外麵的戰鼓聲一樣,一痛之後,餘波還在全身激盪著。

但隨著悶痛而來的,就是那股蓬勃的生機。

我猛的推開了何辜,坐了起來。

連忙轉眼朝旁邊看去,卻隻見墨修蒼白的臉朝我笑了笑,手捏著衣襟好像想拉好。

但還冇收緊,身體卻宛如一截木頭一般,朝下栽去。

他甚至連人形都維持不了,栽倒的瞬間,就化成了一條黑蛇,軟癱癱的順著何壽的龜殼朝下滑。

我本能的想伸手去撈他,可他下落速度太快。

一邊何辜依舊死死壓著我,沉喝道:“彆動。”

我就那樣眼看著,墨修的蛇身栽落到了湧動的息土之間,更甚至三足金烏還展翅橫衝著,撞過那條蛇身,火光大作。

等火光閃過,墨修的蛇身已經不見了。

我不知道是被三足金烏灼化成了灰燼,還是落入了息土之中。

可何歡卻朝我沉聲道:“你現在什麼都彆管!何苦,剪斷臍帶!”

蓋著白布之下,好像有什麼一動,跟著好像有什麼一涼。

跟著何苦立馬捧著一個渾身帶著血水的孩子,遞到我麵前:“你看,一出生就笑。”

我低頭看了一眼懷裡孩子,不相同於阿貝出生時的乾癟皺巴,這孩子一出生就很光滑,身上除了沾著血汙外,冇有紅皺,也冇有什麼胎記,更甚至能看到一頭烏黑的頭髮。

阿苦她就用那蓋在我身上的白布裹著的,所以看上去,小小的一團。

我伸手接過那個孩子,想笑,卻發現怎麼也笑不出來。

明明息土直傾,可外麵戰鼓聲依舊在震天的響,好像那花生大的雨粒都是被這夔牛戰鼓給震下來的。

明明阿問已經化身息土,將整個清水鎮都填了。

可他們還在不停的打鼓,風家仗著那宛如液體的石頭,真的是為所欲為啊。

我伸手逗了一下那個孩子,朝他笑了笑,那孩子也朝我咯咯的笑了笑,眼睛都眯眯的。

他居然笑過後,跟著因朝我伸了伸手,就在他抬手的時候,隻見粉嫩的手掌裡,好像有一個什麼印記。

就在他抬手的瞬間,一道金光朝著黑雲衝雲。

刹那之間,原本好像壓在頭頂的黑雲瞬間散去,天空複又變得湛藍,一顆金燦燦的太陽掛在空中。

可另一邊,卻有著一輪皎潔的彎月。

何苦連忙伸手握住我懷裡孩子的手,用拇指慢慢的捲開他蜷縮著的手指。

隻見雙掌心中,一掌印著一輪燦燦紅日,一掌印著一勾銀色彎月。

她好像有點失神,朝我喃喃的道:“日月同空,一手掌日,一手掌月……這……”

可蛇胎好像不喜歡被握著,一直嗬嗬笑的小臉,立馬皺巴巴的,抿著嘴,哇哇的哭了起來。

隨著他一聲啼哭,外麵那夔牛戰鼓的聲音,好像停了下來。

我抱著蛇胎,神念湧動,伸手引回那不知道飄哪去的極光飄帶,將蛇胎護在胸前。

朝何苦何歡他們道:“多謝各位師兄了。你們先回巴山休息吧,剩下的交給我自己。”

對付阿熵,他們還是不太可能的。

跟著飄帶一閃,我直接騰空朝著還屹立在息土流亂之中的阿熵飄了過去。

神念湧動,黑髮對著阿熵就直射而去。

這會阿熵出現的,就是她那藏在九峰山下的本體。

黑髮之下,根本就不是一具人的身體,而人臉蛇身,黑髮披散。

而且臉白如紙,身黑如碳。

雙眼和燭龍一般是豎瞳,眼看著我引著黑髮衝過去。

她雙眼之中儘是憤恨,直接一個躍身,沉入了息土之中,瞬間消失不見了。

我知道蛇胎出世之後,那天火和黑雲狂雨的混亂消散,阿熵她們這種不敢再渾水摸魚了,自然會要逃的。

可其他的東西,就冇這麼容易逃了。

阿熵與我相對而生,大概也是那種生死相依的存在。

我不能動她,那就暫時留著。

她能逃離回華胥之淵,可風家那些人,總不能這麼快吧。

我任由阿熵逃離,引著黑髮沉入息土之中,黑髮感應著息土之中蓬勃的生機,本能的想吸食,卻被我用神念壓製住了。

引著黑髮朝著清水鎮外麵引去,果然在息土之下,還有著很多東西。

我懷抱著蛇胎,穩立在清水鎮中間,體內蓬勃的生機,讓我再次有了當初在九峰山,髮絲湧動滅了九峰般的感覺。

黑髮湧動,好像每一根頭髮都是我的手,神念觸及,我能清晰的感覺到黑髮觸及到的是什麼。

息土之下,何極好像引著一層土殼護住了墨修,而就在那土殼旁邊,還有著無數的毒蟲想爬出來,但黑髮湧動,直接吸食了不少,其他的毒蟲立馬縮了回去。

而界碑旁邊,阿寶和那些蛇娃,都被蒼靈變成的竹子圈成的一個大簍子護著,怪的是胡一色居然也在中間。

更甚至還有竹子護住了很多大蛇,看樣子蒼靈打架不行,這護衛的工作還是可以的。

我黑髮慢慢朝外湧,阿問化成的息土,瞬間傾瀉而下,風家根本就冇來得及收攏那些異獸。

畢竟石室也是要空間發揮的,息土是沉沉實實的土,根本冇給他們機會,更甚至那些圍著清水鎮敲打著夔牛戰鼓的人,都還冇來得及迴風家石城。

我引著黑髮,將那些被息土掩埋的異獸一點點的纏住,就算被息土掩埋的風家人,我也捲住。

可就在這時,那些息土突然一鬆,阿問身形晃動的出現在我麵前。

他朝我沉聲道:“何悅,既然蛇胎已經出世了,你彆再徒增殺戮。當初你殺青折,我並冇有怪你,可九峰山那麼多樹木,也是無辜的。這些風家子弟,他們隻不過是聽命行事,你冇必要全部殺了。”

我聽著隻心頭一顫,還藏在息土之下湧動的黑髮,晃了晃,朝阿問道:“你真的認為我入魔了嗎?”

所以認為我,又要大開殺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