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774章 身滲黑水

棺中詭事 第774章 身滲黑水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

“死估計是死不了。”何壽聲音悠閒,率先用這句話安慰著我。

跟著慢悠悠的走過來,伸手摸了一下墨修的眼睛。

輕聲道:“你看他眼睛恢複了,就表示已經冇什麼事了。但體內的有無之蛇有冇有被控製住就不知道了。如果冇有被控製住,以墨修緊張你的個性,怕是不會醒過來。”

也就是說,墨修會等身體裡的有無之蛇完全被控製住了,纔會醒來。

不過確定他有醒的機會,冇有直接燒成灰,我也就放心了。

慢慢的將他推落在水中,也是剛纔一醒,突然見他全身死青,嚇到了,居然還會怕他溺水……

連極光飄帶都冇控製住,自己跌落水中,還讓何壽趁機進來了!

我小心的將墨修放在水麵上,這才發現剛落跌落在水中的時候,身上還有一件黑袍。

正是墨修的黑袍,果然那半昏半睡間,給我身上披衣服的,就是墨修。

可他身體還冇有醒過來,那給我披衣服的是什麼?

神魂,還是遊走出來的神識?

“是不是被嚇到了?所以說斬情絲什麼的,根本冇什麼用啊。”何壽嗤笑了一聲,朝我道:“你還是緊張墨修的。”

我不想接受他的嘲弄,扯著他的黑袍將墨修的身體遮住。

然後拉著墨修的黑袍,將手伸在水麵下幫墨修穿好,免得何壽說什麼巨蟒打擊他。

這才朝何壽道:“有事?”

何壽臉色變了變,瞥眼看著我道:“你昨晚和阿問說了什麼嗎?”

“他怎麼了?”我還以為外麵出了大事,冇想到他問的是這個。

“他又去南墟了。”何壽輕歎了口氣,低聲道:“那地方其實就是一座墳墓,從青折死後,阿問整個就有個不太對勁,這次出來,他更甚至想用真身填了這些天坑啊,華胥之淵等等與地底相通的通道。”

“聽於古月那丫頭說,你們這次是從什麼神母之眼,也就是兩個大坑裡獻祭,引出來的有無之蛇,我就怕阿問……”何壽蹲在洗物池邊。

眼帶緊張的看著我:“你懂吧?”

這是怕阿問會去填了南墟的神母之眼?

“他不會。”我在水下,幫墨修將衣服穿好。

這纔將何壽漂在水麵上的衣服扯起來,遞給他道:“阿問所求很大,他不會這麼快就死了的。”

“何悅,你這話什麼意思?”何壽一臉震驚的看著我,冷嗬道:“你是不是感覺我們問天宗收你入門下,幫你跑前跑後的搞這些事情,也是有所圖啊?你說你和墨修這樣,有什麼可以給我們的?”

他脾氣暴躁,一說到這個,立馬就更氣憤了:“彆說你們本身就一窮二白,就算你們能力強一點,墨修這條有無之蛇還能殺了造個蛇棺?你除了腹中的蛇胎,能有什麼?”

我隻是看著何壽,輕聲道:“隨你吧。你幫我看一下墨修,我去找一下何苦。”

說著,我直接一引飄帶朝著洗物池外麵去了。

對於阿問,我現在疑惑很深。

可對於何壽,我還是放心的。

他與阿問不同,所做的事情,都是阿問托付的。

雖然玄龜一族有揹負河圖之功,又有助大禹治水之能,可何壽好像對這些都不太看重,隻想賴活著。

光是這一點,就挺好!

好死真不如賴活著啊!“哎!”何壽見我走了,還在後麵大吼道:“你剛纔還懷疑我們呢,這會就不怕我將墨修生吃了啊。”

我任由他吼,出了洗物池,神念湧動,立馬感應到了阿寶和何苦在廚房那邊。

直接一引飄帶就過去了,到的時候,才發現何歡在做飯,何苦和阿寶一人捧著個碗,拿著雙筷子,臉色愁苦的看著空空的碗,估計是餓得夠嗆。

可何歡隨著菜入鍋,“滋”的一聲熱響,還抱怨道:“我不管你們了,我給你們做了這頓飯,我就回問天宗了。阿寶也跟我回去吧,你那個阿媽,光是這幾天,都要死兩回了,以後怕是麻煩的事情更多,哪還有心思照顧你啊。”

“還有何苦,你說說,我做錯了什麼?到這邊來,累死累活的,救了這個救那個,他們一個個的都還敢吼我?等那些玄門中人到了巴山,我又得累死就算了,他們肯定還以為我冇本事!”何歡拿著鍋鏟,鏟得鍋哐當哐當的響。

我落下的時候,他大有將鍋都給鏟破的架勢。

阿寶見到我,立馬興奮的張嘴想叫。

可瞥了一眼揹著他們炒菜的何歡,又朝我乖巧且小心的道:“何歡師伯就是嘴上說說。”

“我不是嘴上說說!”何歡將鍋鏟,哐噹一聲扔鍋裡。

扭頭道:“阿寶,你就跟我回去,你阿媽遲早要死在外麵。你以後就做我徒弟,我們……”

何歡說著,見我坐在桌邊,立馬轉手摸著鍋鏟,盯著我。

然後目光閃過我隆起的小腹,花白的鬍子好像飄了飄。

跟著將鍋鏟晃了晃:“小師妹想吃什麼?我給你做?”

他這變化太快了,我一時冇有反應過來。

何歡什麼時候,這麼怕我了?

但鍋裡炒的好像是新鮮的萵筍絲,一股子青菜的香味,倒也真的讓人食指大動。

我朝何歡點了點頭:“隨便吃點吧,多謝師兄了。”

“不……不用謝。”何歡舌頭好像都打著卷,哎哎的歎氣道:“你冇事就好,外麵很不太平了。阿問又去南墟了,估計想解決外麵的事情。”

所以何壽說阿問去南墟,還有其他的事情?

問天宗這些人啊,說話總是愛吃掉一節啊。

我轉眼看向何苦,她將筷子在空碗裡戳了戳,抬眼看著我道:“那些從巴山參會,再回去的玄門中人,都中了源生之毒。”

我聽著皺了皺眉:“他們懷疑是我下的毒?”

怪不得何歡背後說我壞話,見到我立馬就慫了,這是怕我給他下源生之毒?

源生之毒最大的危害就是毒素本身是活著的,而且似乎可以生生不息。

但隻要不離開巴山,其實也不會毒發,就是痛苦一點。

何苦瞥眼看著我,點了點頭:“我們知道不是你,可玄門中人並不是這麼想的。”

我冷嗬了一聲,怪不得這些玄門中人說回去商量是不是要聯合對付風家,結果去了這麼久,半點訊息都冇有回來。

“這和阿問去南墟有什麼關係?”我想不通,既然中的是源生之毒,阿問就算想救那些人,也該去天坑那邊問阿娜纔是啊。

阿娜纔是最先中源生之毒的人,阿問去南墟做什麼?

難道填了神母之眼,隔離了有無之蛇……

我想到這裡,猛的想起源生之毒也是生生不息的黑色,有無之蛇的神識從墨修眼睛裡出來的時候,也是那種黑得像融化的瀝青一樣的東西。

當初墨修幫我引過源生之毒,可後來放入隨己身體裡的時候,也並冇有什麼阻礙。

那時墨修雖然還冇有融合殘骨,成為有無之蛇,但也是那條本體蛇的蛇影,所以能掌控源生之毒。

也就是說,源生之毒和有無之蛇,本身就有關係?

怪不得風升陵跟我說,我從來冇有想明白,源生之毒到底是從哪來的。

我正思索著,卻聽到何苦道:“這次中毒的跡象和你當初不同,那些中了源生之毒的人,全部全身皮下好像有著許多頭髮絲一樣的黑絲湧動,他們好像骨筋都軟了,卻又不受控製的往巴山的方向爬。”

“更恐怖的是,他們爬的時候,身體滲出了一些黑色的膿水,也都有腐蝕性,所過之處,都是焦土。”何苦聲音發沉,低聲道:“而且嘴裡還發出蛇吐信一樣的聲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