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703章 空無之軀

棺中詭事 第703章 空無之軀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

我知道墨修說的契機是什麼,其實這世間最堅固是感情,最不堅固的也是感情。

至高至明日月,至親至疏夫妻。

就連親生的孩子,一旦失望,或是危機什麼,還有大義滅親的。

我和墨修……

以前有過誤會和隔閡,現在無論是蛇棺,還是風城都還有很多迷團,如果再有什麼變故。

怕是連墨修自己都不確定,最終會如何。

我低頭扒拉著飯,三兩口將飯菜吃完。

墨修貼心的讓我去找於心眉談談,或是見見巴山這些人,權當消消食了,他來收拾廚房。

有些事情,終究是術法也冇辦法做的。

我本來想幫著收拾碗的,總不能什麼都讓墨修做吧。

結果墨修想了想,直接拉著我朝外走,對坐在外麵大石頭上的何壽道:“大師兄,你吃了飯,就把廚房收拾了,順帶把碗洗了吧。”

“啊?”何壽啪的一下,將筷子都咬斷了,轉眼看著我道:“何悅也吃了,為什麼她不洗?我是她大師兄,在她這裡吃頓飯還要洗碗嗎?”

何壽越想越生氣,直接哢哢的將整雙筷子跟嚼甘蔗一樣嚼成渣。

冷嗬嗬的道:“是誰冒著被那些凶獸烤熟吃掉的風險,去風城把你們倆撈出來?是誰每次有事,都不顧顏麵,給你們當坐騎?是誰,每次為你們跑前跑後?”

“人家喂匹馬,還要刷毛喂糧草呢?你們餵過我什麼?給我刷過殼嗎?我殼都缺成這樣了,你們就不心疼嗎?我還好幾次都差點被那個什麼阿娜吃掉,我說什麼了嗎?”何壽暴躁著邊說邊把那筷子渣朝外噴。

嘩嘩的全是火星子:“我吃個飯,還要被你們當著麵喂狗糧!你們要恩恩愛家,居然還要我洗碗!老子是玄龜,玄龜!斷足可撐天,背泥可斷洪的萬年玄龜,居然讓老子洗碗!”

我引著飄帶,擋著何壽噴出來的火星渣子。

以前那種被他噴吼的不好記憶又湧了出來,不由的低咳了一聲。

墨修卻拉著我的手,幽幽的道:“阿問想填了天坑啊……”

“我去洗碗!”何壽臉色立一變,瞥著墨修道:“你真的是條黑蛇啊。烏漆嘛黑,從裡黑到外。”

他冷哼哼的就走了,我不由的瞥了何壽一眼,這麼好說話的嗎?

他也擔心阿問一時心灰意冷,真的全部填了天坑吧。

墨修拉著我的手,並冇有用什麼術法,而是和當初我在記憶中看到那條本體蛇和龍靈一樣,慢步的走著。

現在正是春天,山花爛漫,就連落腳的草上都開著這種小野花。

墨修拉著我,一步步朝射魚穀家的山穀走去。

這一路,草綠花香,不時有著各種羽毛亮麗的鳥兒在樹上跳躍著捕食,或是拖著長長的尾羽求偶。

在這樣原始而又漂亮的地方走著,我突然感覺擔心的那些事,以及那些焦慮都消失了。

抬眼看著墨修:“我們現在挺忙的,要不就等……”

“不等了吧。”墨修沉眼看著我,沉聲道:“何悅,華胥之淵如果和蛇棺一樣,那我們所處的巴山其實也差不多。我們終究還是得開蛇棺的,可你認為你現在這種情況能開嗎?”

上次我搬山去清水鎮差點就開了,可看到了龍靈殺那條本體蛇造蛇棺的畫麵,就好像要窒息了。

就算墨修不拖著沉天斧阻止我,可能我也不一定能完全開蛇棺。

有些東西,並不是我能控製的。

我沉吸了口氣,雖然知道墨修說得有道理,卻又感覺他現在比以前更加理智了。

或許是心思沉重了點,我感覺連這好好的春景都冇有這麼好了。

射魚穀家的山穀裡,那些孕婦都安頓得很好,輿論造神被阻止了,她們腹中胎兒的生機冇有被奪走,所以暫時都冇有事。

其他各峰的峰主也不在,據於心眉說是知道大戰在即,他們去挖礦造箭。

我聽著猛的想起一件事:“穿波箭的翎羽扯掉,那能讓人神魂俱滅的毒是哪裡來的啊?”

“你不知道?”於心眉詫異的看著我。

就在我搖頭後,她也居然一臉吃驚的看著我:“我以為你知道的啊?這是射魚穀家的機密,我都冇好意思問。”

我和墨修對視了一眼,墨修朝我苦笑。

於心眉好像想起什麼,朝我道:“阿月自己突然說要閉關了,那些蛇紋的事情,等她出來再說。我去問下他們那個毒的事情,你們自己忙吧。”

她一走,我和巴山人語言不通,全部用神唸吧,又太累。

我就在這些孕婦和巴山人麵前轉了一圈,當了個吉祥物。

最後在天坑那邊看了一眼阿問,他依舊看著天坑,慢慢的嚼著果脯。

見我和墨修過來,也隻是盯著我的臉看了看,歎了口氣道:“去斬情絲吧。”

阿問以前可能不太懂情,所以斬何辜情絲的時候,他根本冇有多想什麼。

但現在他懂了,依舊讓我斬情絲……

“我們回來前,你幫我們守著風城。”墨修牽著我的手,朝阿問道:“何壽很擔心你,這次出問天宗,是他拉你出來的吧?”

阿問隻是苦笑,依舊盯著天坑,卻沉聲道:“放心,我會用九靈鎖魂陣將風城圍住的,你們去吧。”

我聽阿問說得好像很憂心,不由的扭頭看著墨修:“八尾在哪裡?”

好像我們要斬個情絲很麻煩?

可何辜斬情絲很容易的啊?

不過想想好像也不太容易,最後問天宗的人幾乎都出動了,連墨修都出動了,才引出那條情絲蛇。

墨修隻是朝我輕笑,然後朝阿問點了點頭,拉著我就走了。

我以為會是去個很凶險的地方,可墨修帶我去的居然是個很漂亮的旅遊景點。

景點確實很漂亮,就是到處都是搞直播,或是舉著手機打卡的主播,拍就拍吧,他們還時不時的要清場,有點煞風景。

“這是塗山。”墨修帶著我轉了轉,指了指一間紀念品店:“他在那裡。”

那是一間裝修得很古樸的老店,在街角轉彎的地方,其實位置不算很好,因為正門口有棵被蛀空了一半、刷著厚厚白石灰的老樹。

樹皮好像要落不落,搞得那厚厚的白石灰好像也隨時在掉下來,過往的遊客生怕沾上了,都避著這棵老樹繞著走。

樹下趴著一隻老貓,也不知道多少年頭了,毛都掉得稀疏了。

我和墨修一走過去,立馬弓著身子,朝我們呲牙低吼。

可貓尾卻夾在臀間,明顯無比的害怕,卻還要逞凶。

我眯眼看著這隻老貓,發現並冇有什麼法力。

正想直接走進店去的時候,那隻老貓居然一呲牙要朝我撲過來。

“嗬!”墨修冷哼一聲,正要伸手。

一隻手直接就將那隻貓抱在了懷裡,然後輕輕揉著它的下巴:“冇事,是我師妹。”

何物……

不!

八尾依舊是那幅和善的模樣,抱著貓,朝我們笑了笑道:“知道你們遲早要來的,進來吧。”

我一進去,卻發現屋的輪椅上,坐著何苦。

不,確切的說也不是何苦。

而是一個和何苦一模一樣的人,但是冇有神魂,也冇有意識,就像一個有著肉身的娃娃,可卻能轉動眼睛。

八尾朝我笑了笑:“這是何苦的身體,隻是她不知道。”

“就像你這具軀體,以前也有過神魂,但你的神魂抽離,就不會知道曾經有過這樣一具軀體。”八尾抱著老貓,放在那坐在輪椅的軀體上。

好像不想談論這具軀體,瞥眼看著我:“小師妹是想斬情絲?蛇君想清楚了嗎?”

我聽著一愣,我斬情絲,為什麼讓墨修想清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