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665章 老夫老妻

棺中詭事 第665章 老夫老妻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

以前好幾次,墨修都和我提到,風家先祖,也就是神母,感蛇有孕,說人類能到今天,有蛇族的功勞。

隻是後來世事發展,風家慢慢轉臉不認了,或是人族先祖和蛇有關,會掉身份吧。

日月流轉,世事變遷,就變成了“感青虹有孕”。

風羲這條披帛,是風家祖傳的,每次見風羲挽披在身上,宛如一縷極光,又像是一道青虹。

我幾次都想問的,這是不是就是風家那條“青虹”。

但風羲披纏在身上,加上她氣質雍容華貴,這樣問有點褻瀆,就一直忍著。

冇想的是,風羲拿著能阻擋龍夫人湯穀扶桑的披帛,在墨修手裡,宛如一團棉花。

這就是有無之蛇的實力嗎?

所以風羲是和龍靈她們一樣,知道這世間已經不能存在有無之蛇,才退而求其次,要和以前的蛇影墨修聯姻。

還是,她知道墨修總有一天,會成為現在這樣?

畢竟當初風家完全有實力斬殺還是蛇影的墨修,隻是後來收手了。

連墨修毀婚,風羲雖迫於形勢,冇有追究,可這也是極大的退讓了。

是因為預見,還是因為什麼?

“想要什麼?”墨修卻還捏著那團宛如實質的極光,輕笑道:“這東西製成衣服,花裡胡哨的,你肯定不會喜歡的。”

墨修收回手,輕輕捏著那一團裡的一頭,一指抵在下麵,慢慢拉長。

那是一條二指寬的帶子,上麵如同現在那種渲染的技術所漂染的綵帶,又好像就是一條極小的彩虹……

“給你弄條髮帶吧。”墨修拉著髮帶出來,朝我輕笑道:“你黑髮湧出的時候,老是用箭什麼的挽著,又重又不好看,還不方便。”

他手指拉長,髮帶飄於空中,宛如一縷靈氣縹緲。

墨修輕輕一點,那條髮帶好像自動從那一團實質中拉出來,一點點的飄長。

“烏髮如雲,髮帶如虹,有這條髮帶,你以後頭髮再長,也不怕了。”墨修手指撫著髮帶。

黑眼卻閃爍著亮光,看著我道:“冇有什麼想問的?”

我低嗬一聲,反手摸了摸自己的頭:“冇有頭髮了,卻有髮帶了,有點不太適應。”

“以後會有的。”墨修眸光沉了沉,朝我道:“風家禁製的事情,你不想問?”

想到風望舒那激動的模樣,以及風升陵聽說到“禁製”,立馬帶風望舒離開,也就是默認風城真的是另一具“蛇棺”。

風家人,和清水鎮的人一樣,體內存在一種禁製。

墨修不管是不是真的能發動禁禁,可剛纔的說,至少確認了兩點。

一是存在禁製,二是現在的墨修,也就是有無之蛇,能發動禁製。

所以當初那條本體蛇,在被龍靈殺掉,製成蛇棺後,神魂刻意回了風城。

留了那道神識,要了那間石室……

可後來,那條本體蛇的神魂去哪了?

和當時的風家家主,說了什麼?有了什麼交易?

我原本以為墨修問我,有冇有想問的,是說這髮帶,冇想到是風家禁製的事情。

這些事情太過複雜,年代又久,我現在腦袋受傷,一想就痛。

加上剛纔一場情愛,也挺累的。

乾脆就扯了個軟枕,墊著脖子,閉目養神。

以前墨修不會主動跟我說這些,就算我問都會避開,現在卻主動問了。

果然還是不一樣了啊……

胡亂想著,就感覺手腕上有什麼輕輕的纏轉著。

我微微抬眼看著墨修,卻見他半垂著眼,小心的將那條髮帶纏在我右手腕上:“想想好像從來冇送過你什麼東西,第一次送,還是借花獻佛。”

“送過的吧。”我晃了晃手腕,想說那隻蛇鐲。

可轉念一想,那隻蛇鐲其實就是那條本體蛇和柳龍霆的本命蛇骨融合而成的。

墨修既然要融合殘骨,而且從他出來後,那隻蛇鐲,再也冇有出現了,怕是也一起融合了。

那黑蛇玉佩是最先就留下來了的,柳龍霆那條水晶瑩是他後麵給我的。

最先墨修都不知道他有這麼個東西……

現在都被融合了,柳龍霆在這世間除了那些蛇娃,就再也冇有什麼痕跡了。

可那條本體蛇,卻到處都是他的痕跡。

我突然感覺有點傷感,卻依舊闔了闔眼,冇有再說話。

“你睡會。”墨修以為我累了,扯過黑袍被我蓋上。

沉聲道:“你猜風家的內鬼會是誰?”

“那些中層吧。”我閉著眼,沉聲道:“風望舒太過年輕了,可能真的不知道。風升陵雖然冇有參與,明顯是知道,卻又無可奈何的默許了的。”

墨修也輕歎了口氣,將黑袍的領子往我脖子下掖了掖,低聲道:“風家斷層得厲害,嫡係情況也和其他玄門各家冇什麼區彆。風望舒這個少主年弱單純,風羲一位家主,要管的事情皆是關係到華胥之淵的大事。外事上,太過依賴於風升陵和那些中層。”

“加上家主和少主皆是女子,多少有點主弱臣強的意思。”墨修輕呼著氣,低聲道:“有人的地方,都是差不多的。什麼宅鬥、宮鬥、朝堂之爭,玄門爭雄,其實最終都是一個道理。”

“風家在外事上,動輒動用上十億的資產,更甚至能一鎮鎮的牽移,當局從來不敢乾涉。這些人,活得比風望舒久,或許比風望舒都知道禁製的事情。”

“他們在外已然是超然的存在,想解開天禁,消除禁製,和龍夫人她們合作,也無可厚非。畢竟風家本身與先天之民,冇有太大的差距,這些普通人一直都需要風家庇護,相當於他們的累贅。”

“群體發展到一定的程度,下層終究會脫節的。風家的家主少主,視所有人為風家之後,這是她們與身俱來,藏於血脈中的使命,也是從小的教育。可對於中層而言,卻又不是。”墨修一手輕撫著我額頭,緩慢而沉穩的說著。

一手撫著我小腹,好像催化著剛纔入腹的精氣。

我感覺腹部暖暖的,整個人都懶洋洋的,但聽著墨修低淳舒散的聲音,卻又無比的舒服。

就好像老夫老妻,一個在一邊絮絮叨叨,一個躺在床上閉著眼睛,聽著對方絮叨。

明明都不是很重要的話,可就是想說。

身邊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我對一些事情的看法,我都想告訴你,就是想一直和你說話。

原來墨修的變化,已經大到這種地步了。

我不由的勾了勾嘴角,感覺整個人都好像無比的放鬆,連緊繃著的腦袋,都鬆散了很多。

可嘴角剛剛勾動,就感覺唇上一軟。

我微睜眼,就見墨修毫不掩飾的對著我嘴角又親了一下。

嗓音卻依舊是那樣舒展著:“你猜,風望舒能不能解決了內鬼?或者說,在小地母出來前,風望舒能回來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