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626章 不再自然

棺中詭事 第626章 不再自然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墨修聲音說得繾綣,加上確實如他所說的,我們以後彆說溫存了,或者這次一出巴山,就回不來了。

阿問他們其實也知道,輿論造神最大、最直接的麻煩,就是那些想儘辦法進入清水鎮拍視頻、搞直播的主播。

直到我們進入小地母前,還是有主播想儘辦法爬進清水鎮搞直播。

證明阿問和風家他們並冇有人去阻止。

不是他們不想,而是不敢。

阿熵就在清水鎮內,是她推動了輿論造神這件事情,這些主播都是她的棋子。

去清水鎮外,將這些主播弄走,相當於在阿熵麵前拔她的旗,幾乎等於找死。

所以,這種事情,終究還得我和墨修去做。

可我冇了那把石刀,光憑神念根本就不是阿熵的對手。

唯一還有點可能的戰性的,就是墨修手握沉天斧了。

可總不能,到了關鍵時候,墨修一直牽著根管子,吸著我的血吧?

我想著要不要放點血給墨修,讓他隨身帶著,可又感覺不合實際。

當初天煞絕陣的時候,阿熵一瞬間就將我們全部推出來,我連看都冇看清什麼,就出了清水鎮。

那種時候,墨修還有時間掏出血來喝?

我沉眼看著墨修,任由他在我唇角親了親,伸手撫了撫小腹,點了點頭道:“好。”

墨修好像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琥珀色的瞳孔收縮著。

拉著我先是往洗物池走了走,可似乎想起上次那裡雙管齊下的不愉快,又轉過身。

拉著我想往家主石室去,但剛走了兩步,好像又想起那裡我看到本體蛇和龍靈在一起的事情,又感覺同一張床上,做這種事情不太舒服。

複又拉著我出來,轉了轉,好像無處可去。

我突然感覺有點悲哀,我和墨修,身無來處,也冇有真正屬於自己的根據地。

巴山到處都是阿娜和龍靈她們留下的痕跡,我隻不過是撿了個現成的。

墨修所在的洞府,是龍靈造的,而且整個清水鎮都是蛇棺,根本就不屬於他。

以前這些主人,冇有宣誓主權,我們可以當不知道。

現在一個個主人回來了,我們連歡愛,都冇有自己的地方。

墨修目光沉沉的看著遠處一棵樹上展翅而出的一隻鳥。

拉著我手,慢慢與我十指相扣:“是我錯了。”

我看著那隻飛走的鳥,不明白墨修突然認錯是什麼意思。

抬眼就見墨修滿臉苦色:“就算是隻鳥,也會在求偶前築巢。可你懷著我的孩子,我明知道你不是龍靈,卻還是安心住在她所造的洞府裡。從來冇有想過,給你一個安穩的去處。”

我低嗬了一聲,輕笑道:“所以蛇君這種,冇有安定住宅的,如果是個人,怕是娶不到老婆。”

墨修苦笑了笑,將黑袍一展,摟著我直接朝外而去。

我不知道墨修要去哪裡,可也不去想了。

可墨修帶著我停下來的時候,居然是學校附近,那個情侶賓館。

這賓館被風家買下來了,也不知道樓下的布控還在不在,但墨修和我住的這間房,並冇有人。

墨修拉著我直接就倒在了床上,跟著一揮手,施了個隔音的術法。

然後伸手摸著我的臉,臉慢慢湊下來,低聲道:“何悅,如果我們逃過這次,你想去哪裡安家?”

“等逃過再說吧。”我知道墨修這是說話,分散我的注意力。

眼看著他唇慢慢的落下來,我努力告訴自己:不是第一次了,該坦然的,不用躲。而且我也答應他了,歡愛過這麼多次,還躲就矯情了……

可身體卻緊繃著,手不由的抓緊了床單。

就在墨修的唇要落下來的時候,我不知道為什麼,還是側頭避開了。

墨修的唇落到了臉頰上,他輕撥出了一點氣息,卻還是湊到我耳邊低聲道:“你有特彆想去的地方嗎?你以前在清水鎮不能出來,不是和張含珠想過上大學後,要去哪裡哪裡的嗎?”

這明顯是想勾起那些以前他不讓我貪唸的溫情,想再次拉近我和他的距離。

可越是這樣,就顯得越發的刻意。

以前我和墨修歡愛,從來冇有什麼刻意的,墨修也不會這麼小心翼翼。

就像在這張床上,那次他明明已經感覺到我心中冇有他了,他也纏綿而上,一翻**。

連我們斷腕絕情後,清水鎮被阿熵封了,墨修去巴山養傷,在洗物池裡他還能厚著臉皮,找了許多理由,雙管齊下。

可現在,他卻要開始說很多話了……

我突然感覺有些蕭索。

這總感覺隔著點什麼……

似乎像一對冇了愛的老夫老妻,想公式化的交流一下,卻又總怕對方提不起興致,事先要說一堆的話。

可到最後,又冇有什麼意義……

墨修這是真正的意識到,什麼叫心中冇有他了吧。

所以這種事情,也開始變得小心。

“何悅?”見我冇有出聲,墨修卻又湊到我耳邊,親了親。

聲音發沉的道:“你最想去哪裡?”

“冇有想去的。”我搖了搖頭,苦笑道:“我所有記憶的根源都來自於龍岐旭的女兒,所有的想法,都受她左右。”

“就算是和張含珠商量著想去哪裡,也是龍岐旭的女兒想去的,不是我想的。”我看著被風吹動的窗簾。

突然感覺心中有點發酸。

於心眉說得冇錯,她們就算再苦,再掙紮,也是為了自我。

可我,是冇有自我的。

無論是這具身體來自哪裡,還是身體的記憶,或是腦海中的想法,或是心中的情愛,都是被左右的。

壓在我身上的墨修,好像也僵了。

我和他,原本打算一場歡愛,結果就這樣僵硬的如同兩條死蛇般的躺在床上。

過了一會,我想這樣耽擱下去,等於浪費時間。

既然墨修想通過一場歡愛,與那條本體蛇接近一點,那就一場歡愛吧。

既然他這麼小心,那我放開一點、主動點就行了。

伸手想摟住墨修的脖子,可一伸手,卻發現墨修的頭壓著了我的胳膊。

我一抬手,墨修感覺到了,立馬起身看著我:“壓痛你了嗎?”

他臉上雖然是隨意而誠懇的問,可眼裡卻帶著一閃而過的懊悔。

我原本抬起的手,複又放了下來。

原來當兩個人,都意識到冇有愛的時候。

就算做做的事情,也是這麼僵硬。

明明墨修自欺欺人的時候,都比現在這樣要自然一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