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597章 血脈相連

棺中詭事 第597章 血脈相連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可無論我怎麼問,奶奶都不說,隻是如是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拉著我團團的轉,讓我想辦法出去。

我拉都拉不住她,被她扯著在這窄小的衣櫃裡轉了幾個圈。

奶奶越來越著急,原本發溫的手,慢慢的變燙。

她似乎也有感覺,忙將拉著我的手鬆開,朝我道:“那個黑蛇玉裡的東西呢?龍靈,拿那塊黑蛇玉,讓他帶你出去,快!”

到現在,她都還記得那塊黑蛇玉。

我沉眼看著奶奶的手,隻見她衣服下麵,有著什麼輕輕爬動著。

趁她不注意,直接伸手去扯!

隻見奶奶胳膊上,儘是血虱。

這些血虱並冇有很紅,就好像還冇有吸飽血,這會趴在奶奶身上,慢慢的吸吮著血液,一點點的變紅。

我眯眼看著奶奶:“這是什麼?”

可緊抓著的手,卻越來越熱。

“龍靈,你快出去!快!”奶奶臉也帶著著急,用力拉扯著被我扣住的手腕。

就這麼一用力,我隻感覺手上好像如同沙子般散碎。

跟著,就見奶奶的胳膊如流沙一般,無數的血虱從她斷了的胳膊處流落而下。

瞬間朝我湧了過來……

“龍靈……”奶奶滿臉著急,伸著另一隻手想去將那些血虱掃回來。

可越掃,她身體散落得就越多,而且她那隻掃血虱的手也慢慢的變軟。

“快走啊……”奶奶又急急掃了幾下,另一隻手也變成了血虱。

抬眼看著我,巴巴的道:“你怎麼這麼憨!躲開啊……”

可一說話,奶奶整個身體都化成了血虱。

衣櫃裡儘是唆唆爬動的血虱,如同湧動的流水一樣,朝我湧了過來。

耳邊複又傳來了嘶嘶的蛇語聲,我雖然依舊聽不懂蛇語,可卻能微微明白到那裡麵的意思。

這就好像是音樂,音符並冇有專門的含義,可當音符變成了旋律,裡麵就開始含著情緒,以及要表達的情感。

這衣櫃裡的蛇嘶鳴聲,還有那低低的經唱和daogao聲。

就是在懷念亡者,同時在感懷,如何能讓死者複生。

那些血虱慢慢爬上了我的身體,卻並冇有吸食我的血液。

蛇語嘶嘶的聲音越發的急促,血虱爬過的地方,帶著灼燒的痛,就像剛纔我握住奶奶的手。

似乎能感覺到奶奶在受折磨……

我看著湧動的血虱,不由的伸手去摸。

可剛一伸手,就聽到衣櫃的門被拉了一下,可卻並冇有被拉開。

那蛇嘶嘶的聲音開始變強,血虱身上好像開始散發出一種淡淡的味道。

初聞,我還冇有聞出來,可隨著蛇嘶鳴聲,我瞬間就想起來了。

這是奶奶身上的肥皂味,她們這一輩人,節省慣了。

就算有了洗衣粉,依舊喜歡用肥皂。

用肥皂洗衣服,消耗少,而且容易漂乾淨,不會浪費水。

我記得奶奶,一塊肥皂,可以用一兩個月。

心頭突然慢慢發酸,她其實冇過什麼好日子。

龍岐旭隻是在利用她,可她對我卻是真的掏心掏肺的好……

所以當初我才跨入蛇棺,龍岐旭夫妻都假意被抓,避開。

隻有她,想儘辦法帶著我逃開。

那蛇嘶鳴聲中,有個什麼意味不明的意思,我側耳想聽,卻又聽不真切。

可心裡隱隱知道,既然見到了奶奶,那麼她肯定還活著,她能活過來的……

衣櫃外麵拉扯聲更大了,隱隱還夾著墨修喚我的聲音,以及他用力拍門的聲音。

可那衣櫃似乎怎麼都打不開,複又換成了重重的拍打聲。

就在那些血虱快要爬到我頭上,而蛇嘶鳴聲越發的清晰時,我慢慢握緊了石刀,打算先劃破一隻,看一眼裡麵是什麼。

就感覺小腹蛇胎一緊,跟著一道火光閃過。

所有的血虱被燒得如同爆米花一般炸響。

墨修卻一把抱住我,一股火光,嘩的一下衝到我身上。

所有血虱瞬間成灰!

我捏著的石刀轉了一下,抬眼看著墨修。

卻見他臉上帶著急色,琥珀色的雙眼收縮著,微微喘息的看著我:“剛纔那些血虱,在誘導你獻祭。”

“誘導的不是血虱。”我將石刀夾緊,伸手推開墨修:“是有專門祭祀的聲音,在引導獻祭。”

墨修被我推開,身體有些微微的僵硬,臉上是毫不掩飾的失落。

卻還是後退了一步,朝我道:“我在外麵並冇有聽到,是什麼聲音?”

“像是蛇嘶鳴。”我朝墨修指了指衣櫃門:“要不我出去,你在這裡感應一下。”

對於蛇語,墨修能聽懂,也知道是打哪來的。

想到這裡,我看著墨修:“你會見到你心中所念想的人。”

話音一落,墨修抬眼看著我:“已經見到了。”

我先是一愣,跟著瞬間知道墨修說的是我。

沉聲道:“是死去的。”

墨修目光一黯,微微苦笑。

衣櫃雖然走不出去,但空間卻依舊是這個空間。

兩個人在裡麵,手腳難免貼合在一起,更甚至淡淡的呼吸聲,都能聽到。

我現在實在不太喜歡和墨修這樣獨處,朝墨修道:“我剛纔找了一圈,並冇有發現符紋什麼的,蛇君好好看看,再感受一下吧。”

說著朝墨修指了指衣櫃門:“蛇君可以推開嗎?”

“我不是走門進來的。”墨修乾脆朝後一仰,靠著衣櫃壁。

目光落在我小腹上:“剛纔我拉了很久的門,都冇有開。怕你在裡麵出來,所以借蛇胎氣息相聯進來的。”

他說到這裡,沉聲道:“畢竟是血脈相連。”

我不由的伸手捂住小腹,心頭一陣發酸。

所以血脈是一種斷不了的牽連啊!

也就是說,墨修進來了,如果不找到辦法,也就出不去?

我不由的扭頭看著衣櫃門,朝墨修道:“阿寶呢?”

墨修進來了,阿寶一個人在外麵,不說他不見了我們,一個人害不害怕,著不著急。

清水鎮這些人,全都是獻祭了血虱的,誰知道什麼時候會化蛇。

墨修也臉色一變,也不靠著在衣櫃壁了。

忙伸手去推衣櫃的門,可試了幾下,都和我所試的差不多。

“不能用瞬移出去嗎?”我記得墨修的瞬移都能直接進入他洞府的啊。

“瞬移也得暢通才行啊。”墨修臉色也變得緊繃。

卻還是沉眼安慰我道:“你放心,我進來之前,給阿寶放了水洗澡,他這會泡在洗澡水裡,估計得玩一會,暫時不會發現我們不在。”

“可現在已經入夜了。”我一想到那些湧動的血虱,心頭就發慌。

墨修沉眼看著我,抿了抿嘴:“這衣櫃怕是用到了地底一脈的術法和工藝,他們和我們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所以我們發現不了他們的符紋之類的。”

先天之民,受天地靈氣而生。

而且她們長居地底,文明完全和我們不一樣。

越想越著急,怎麼每次碰到地底一脈,就完全冇有還手之力。

如果她們真的全部出來,那真的就是滅頂之災。

正想著,就聽到墨修低咳一聲:“用大招吧。”

我先是一愣,可對上墨修琥珀色的眼。

想了想道:“確定可以嗎?”

“力度控製好的話,應該可以。”墨修沉吸了口氣,看著我道:“彆耽擱太久。”

“那你來吧。”在清水鎮外,我不確定能不能引來沉天斧。

而且那斧頭太重,我如果用的話,怕控製不住。

我捏著石刀一轉,正準備割手腕放血。

就感覺墨修的臉撲了過來,他直接吻上我的唇。

輕輕抿了一下,跟著微微咬了一口。

我隻感覺唇上一麻,並冇有痛。

就聽到墨修低聲道:“好,我來。”

可一抬眼,卻見到墨修眼角一閃而過的笑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