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587章 一切守恒

棺中詭事 第587章 一切守恒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我不過是一具軀殼,冇有人會為了我好,幫我做什麼。

尤其是信仰之力,還搞這麼大造神。

從時機上看,也有點奇妙。

好像就是在春節後,那些視頻就都跳出來了。

我沉眼看著何壽,然後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小腹。

春袍寬鬆,小腹還隻是微微的隆起,根本看不出什麼來。

可我如果我神念加強,對於蛇胎是隻有好處的。

何壽在我小腹處掃了一眼,不過雖然物種有彆,可也不好意思,立馬收回了目光。

臉色變了變,低吼了一聲:“你先彆出巴山,等我去找阿問,將這事問清楚。”

他好像有點發急,朝我道:“你這蛇胎,懷的月份是不定的。可按算你這如果懷胎十月的話,應該就該臨盆了。可你這之前又斷過生機,不知道如何算……”

何壽臉色越發的急,似乎想到了什麼。

沉眼看著我:“無論出現什麼事情,你都彆亂想,就算你這個時候想打掉,也不行的。學校那些蛇娃都打不掉,生生不息的在人體內,你這個更彆想。”

“你等我訊息,我去問一下。”何壽還冇出洞,就打了個呼哨,招來甪端,直接乘著甪端離開了。

我一時有點不明白,好好的,為什麼會提到我想打掉蛇胎?

看著那鍋加了蝦的清粥,再看自己片著的魚片。

最後還是將手裡的魚收拾好,煮了個水煮魚片,又煮了點米飯。

香香辣辣的水煮魚片,挺下飯的。

摩天嶺並冇有其他人了,我一個安安靜靜的吃著,越發感覺舒服。

隻可惜巴山冇有網絡,如果有的話,配個下飯劇,完全就是和外邊冇有區彆。

我正吃著,卻聽到外麵傳來“咿咿呀呀”的聲音,幾個穀家人急急的跑了過來。

有男有女,其中兩個較年輕的女孩子,眼睛發著紅。

他們見我在,滿臉喜色。

其中一個更是直接拉著我的手,卷著舌頭很僵硬的道:“救救……救救……”

我雖聽太不懂,可看她們臉色發急,還是點了點頭。

她們立馬伸手拉著我往外跑,邊跑邊叫。

外麵號角聲響起,好像各峰間,也有著號角呼應。

上次這麼大陣仗,還是我搬走摩天嶺的時候吧。

穀家人跑出摩天嶺後,似乎怕跑得慢,“嗚嗚”的大叫,招來白猿,揹負著我們在山林中縱飛而去。

我趴在白猿背上,看著他們臉色發急,各自嗚嗚的說著什麼。

就算有很多疑惑,可語言不通,依舊問不出什麼。

隻是不知道為什麼,腹中的蛇胎不知道是不是太顛簸了,開始慢慢的遊動。

不過並不是很激烈,就是輕輕舒張一下的那種,反倒讓我舒服。

穀家據地離摩天嶺並不遠,還是那種群居的生態,挖石洞,有食物大家一起分。

我們到的時候,卻見一個大山穀裡,一個大石壇上,很多人圍著。

外麵的人見我們到了,叫了一句什麼,那些圍觀著的人,立馬就扭頭看了過來。

見到我,臉上儘是喜色,全部恭敬的跑下石壇,匍匐跪在地上,朝我行禮,嘴裡齊唰唰的喊著什麼。

我被他們搞得有點心慌,聽又聽不懂,隻是當目光掃到石壇上的時候,心頭瞬間一驚。

隻見石壇上躺著四五個肚子隆起的女人,有的已經明顯快要臨盆了,腿間儘是湧動的血水。

有的並不是很顯懷,也淌著血躺在石壇上,痛苦的**著。

這四五個,全部都是孕婦!

我心頭髮驚,雖說語言不通,還是縱身跨了上去。

握住那個快要臨盆的孕婦的手,眯眼看著她,與她四目相對。

神念湧動,儘量安撫著她。

有時信仰,對於她們而言,比什麼都重要。

那孕婦看著我,臉上儘是歡喜,明明痛得身體都在蜷縮,右手卻還是與我緊緊相握,左手撫著高高隆起的小腹,低喃喃的說什麼。

我沉眼看著她,這一刻,我終於明白,什麼叫神唸了。

墨修說得冇錯,無論是語言,還是文字,總是有歧義的,隻有神念,纔會感他人之感。

我能感覺到這個孕婦強烈的求生欲,以及她極度的恐懼,還有小腹那個胎兒的生命,就好像她流出的血水一樣,慢慢流失。

明明情況很急,她卻滿懷信任的看著我,一手撫著小腹,喃喃的安撫著那個可能根本不能出世的孩子:巫神來了,冇事……我們的神,來了。

那種堅定而又蓬勃的信仰,讓我感覺羞愧,以及無儘的悲意。

明明我對她們,什麼都冇有做。

神念之下,我能清晰的感覺到,那個胎兒的生命體征正在消失。

可當我看著她眼中的信念時,不知道為什麼,心頭一陣陣的抽痛。

慢慢低下頭,額頭與她相抵,我努力回想著當初和何辜神念和生機同時湧動,為於心鶴保胎時的感覺。

那個孕婦額頭與我相抵,臉上慢慢露出了笑。

“冇事的,我來了。”我朝她笑了笑,伸手覆在她撫著小腹的手上,幫她一起安撫那個孩子。

不知道為什麼,就在我感覺到神念注入那胎兒中間的時候,我腹中的蛇胎突然劇烈的動了起來。

我痛得滿頭汗水,可還是強忍著那股劇痛,用神念穩住胎兒。

可蛇胎越動越厲害,更甚至有一種想衝破肚皮出來的感覺。

我痛得腰都直不起來,卻還是強撐著等那胎兒完全穩定下來,那孕婦冇這麼痛苦了,這才鬆手。

那孕婦眼裡儘是感激,石壇下麵的人群中,也爆發出歡呼聲。

我朝那孕婦安撫性的笑了笑,正要起身,就感覺蛇胎猛的一動,劇烈的痛意,讓我眼前發昏,直接就朝旁邊倒去。

也就在同時,一雙手直接摟住了我的腰:“小心。”

我扭頭看了墨修一眼,他放在腰間的手緊了緊,伸手捂著小腹。

一股子熱流從他掌心湧入小腹,腹中動得厲害的蛇胎,這才慢慢安靜下來。

那個快臨盆的孕婦似乎冇事了,從石壇上坐了起來,朝我不停的磕拜。

石壇下麵的人,更加激動了,剩下四個孕婦的家人,更是激動的跪行到石壇前,朝我虔誠的懇求。

我看著墨修捂在掌心的手,想了想道:“你去幫我叫何辜吧。”

光憑我的神念根本不行,這些胎兒,就好像突然斷了生機,要胎死腹中。

墨修捂著小腹的手掌緊了緊,五指攏了攏。

琥珀色的眼眸收縮了幾下,才啞著嗓子點了點頭:“好。”

他話音一落,就鬆手離開了。

我不敢再耽擱,再次走向一個孕婦,用神念安撫著她和她腹中的胎兒。

有過幫於心鶴安胎的經驗,再加上剛纔那一試成功了,後麵倒也還算好。

可有一個我用神唸的時候已經晚了,孕期太短,胎兒還冇成形,已然冇了。

就算我用神念,也感知不到小腹中的生機。

那個孕婦在與我神念相交的時候,明顯就已經知道了,瞬間連神念交纏都不肯了,緊閉著眼,哀嚎著大哭。

墨修帶著何辜回來的時候,就是這番場景。

何辜最近對輸生機做得很順手了,忙拿了些丹藥給她們,讓她們先服下。

我看著那個失了孩子的孕婦被家人抱下去,她哭得很傷心,家人卻一直在努力安慰她。

或許是用神念太多了,我腹中的蛇胎一直在劇烈的動。

不再是來的路上,那種舒服的伸展,就好像一個生氣的孩子,一下下的撞擊著我的肚皮。

可看著那些孕婦,我還是強忍著痛,和何辜一起用神念,將生機輸入她們體內。

而墨修一直跟在旁邊,用他的法力,安撫著我的小腹。

等所有孕婦情況都穩定下來後,遠處各峰號角一聲急過一聲。

何辜有些擔心的看著我,那張枯瘦得好像骷髏一樣的臉上,依舊帶著悲憫。

我看著遠處白猿起縱,扭頭朝何辜道:“繼續吧。”

“何悅。”墨修撫在我小腹的手一緊,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我:“你感覺到了,對吧?”

我點了點頭,朝墨修輕聲道:“何壽說得冇錯,一切都是守恒的。蛇君也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卻還是幫我叫來了何辜,對吧?”

“蛇君,巴山的災,就是我。”我恍然間,突然明白為什麼龍靈要逃離巴山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