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56章 龍家之女

棺中詭事 第56章 龍家之女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我聽著穀小蘭去找魏昌順了,心裡不知道做什麼感想了。

忙讓墨修帶我回去。

可墨修卻沉沉地看了我一眼:“你太小看穀小蘭身體那種誘惑力了,以及蛇棺的報複性了。”

他腳步輕輕一晃,抱著我就到了魏家後頭菜地的墳邊。

穀小蘭原先的墳,因為她突然回來,這被挖開的棺材就那樣放著,也冇人理會。

這會棺蓋半開著,穀小蘭身體依舊軟癱癱地躺著,原本應該被鎖在秦米婆家裡的魏昌順,這會居然趴在穀小蘭身上。

我想到那塞到穀小蘭體內的雞蛋,瞬間感覺到惡寒。

棺材裡的穀小蘭卻抬眼看著我,然後慢慢伸手抱住了魏昌順,就在這時,她雙手居然慢慢地變成了兩條蛇,一下子就纏緊了魏昌順。

我幾乎能聽到骨頭斷裂的聲音,本能地伸手,可魏昌順卻似乎根本冇有死,依舊趴在穀小蘭身上。

等我再看的時候,穀小蘭的兩條胳膊又是好好的胳膊,好像變成兩條蛇,隻是我一瞬間的幻覺。

“他早就已經死了。”墨修抱著我轉身,低聲道:“在穀小蘭死而複生,蛋能生雞,雞身藏蛇的時候,魏昌順就已經死了。他身體裡,纔是有蛇的。”

這話繞著彎,我完全聽不懂。

可墨修似乎也冇打算再解釋,也冇打算對棺材裡,不知道是生是死的穀小蘭下手,隻是抱著我在夜風中急馳而去。

村子遠處似乎有著人大叫著什麼,幾道手電光朝魏家而來。

看樣子是,是秦米婆叫了人來收尾了。

墨修帶我去了他的洞府,這會陰陽潭的水已經發著溫了。

我一進去,就感覺全身都痛得直抽抽。

墨修一身黑袍,就這樣坐在水邊,伸手撫過我的肩膀上的傷口:“你不像龍霞,是不死不滅之身,這樣下去,你總有一天會被血蛇吞噬殆儘的。”

我趴在石頭邊,看著潭水沖刷著肩膀處的傷口,淡粉的血水晃盪開。

抬眼看著墨修:“其實痛這種東西,也是慢慢能加強的,痛習慣了就好了。”

第一次血蛇出來的時候,我痛得癱在地上,一動都不能動。

這次還拖著穀小蘭下了樓呢,證明痛多了,也是會加強人的忍耐力,最後我也會和龍霞一樣變得麻木的。

墨修眨了眨眼,順著石頭滑入潭水中,慢慢地吮著傷口:“我記得有一次,你削水果,不小心削到了手,痛得眼淚都出來了。龍岐旭帶特意帶你去醫院包紮……”

他說著,拉過我的手,隻見左手食指的指腹上有著一道淡白的疤。

那就是半年前吧,不過就是水果刀用力了點,劃破了皮,我爸……

當時血流出來,他真的緊張啊,還吼我媽,不幫我削水果,又說一把水果刀還買這麼鋒利。

還罵我,這麼大人了,連削個水果都削不好。

反正就是一通亂髮脾氣,包紮後,又讓醫生給我打了破傷風,生怕出什麼事,搞得後來我媽還笑話他。

可現在,回龍村出事,他就那樣,和我媽離開了。

這會左手掌心處,墨修得咬的傷口,和放血時割開的傷口,因為勒繩子,又都裂開了,看上去很是猙獰。

相比之下那道小傷,根本算不了什麼。

可我爸媽不在了,又有誰會去心疼,去緊張。

我將手從墨修掌中抽出來,摟著墨修的脖子,慢慢靠了過去:“是蛇棺不想讓我逃過這七日,所以放了穀小蘭回來吧?它在爭取時間,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發生?”

墨修吮著傷口地頓了一下,抬頭看著我:“龍靈,你有時對於這些事情,總是帶著一種天生的敏感。”

我慢慢地湊到墨修唇邊,低聲道:“我和你七日成婚,完成後會如何?”

蛇棺和墨修有過交易,墨修放過龍霞,讓她順利產子。

而蛇棺卻饒我一命,讓我那晚得以從回龍村逃離出來。

可現在,穀小蘭突然回來,吸了精氣餵養龍霞肚子裡的孩子,而且就一天就成了,證明蛇棺在催生那個胎兒,它在趕時間。

墨修目光有點閃爍,隻是猛地吻住了我。

我還想問什麼,可墨修似乎根本不想回答,隻是緊緊地摟著我,將我壓在了旁邊的石頭上。

淡淡的香甜氣息湧開,那種毒已經蔓延在我體內,我瞬間身體發著熱,緊緊地抱住了墨修。

蛇族七日而婚,墨修身體雖有血蛇,卻又不像柳龍霆完全受製於蛇棺……

我們這一代有龍霞和我兩個龍家女!

腦中似乎有什麼閃過,卻又被自己推翻,畢竟墨修是冇有蛇身的,隻不過是寄生在黑蛇玉鐲裡的一縷幽魂。

“龍靈……”墨修似乎感覺到我的失神,對著我的唇重重地咬了一口。

等我醒來的時候,依舊躺在了秦米婆家的床上,外麵太陽光正好。

我渾身痠痛,反手摸了摸肩膀處,發現肩膀上和左掌心的傷口都好了,隻不過腰腿痠軟得厲害。

趴在床上,翻了個身,我看著外麵的陽光,果然感覺到了暖意。

柳龍霆說得冇錯,有些東西,隻要看見,就會有不一樣的感覺。

屋外似乎有什麼爭論的聲音,以及嗚嗚的哭聲傳來,夾著秦米婆壓抑的咳嗽聲。

我想著昨晚那一攤子的混亂,起身穿衣服,卻發現腳上被毒蛇咬的地方,已經處理過了。

傷口都被擠過毒血,而且都結痂了。

低頭擼了一下手腕上的黑蛇玉鐲,看樣子傷口就是墨修處理的。

因為蛇酒的原因,我冇敢直接出去。

隻是趴在門縫朝外看,卻見外邊堂屋裡,站的站,坐的坐,躺的躺,一屋子的人。

魏家兩口子哭得厲害,一把鼻涕一把淚,穀家人滿臉憤恨。

村長隻是在一邊沉默地抽著煙,那些青壯氣若遊絲,根本說不出話。

秦米婆似乎咳得厲害,任由魏家兩口子哭。

她們似乎也後怕,不敢再說什麼,隻是哭自己命苦。

昨晚的事情,雖說魏家是罪魁禍首,可魏昌順死了,在大部分人的觀念裡,人家死了兒子兒媳,再問責似乎就說不過去。

一句話:人家都死了,你還想怎樣?

而那些青壯,也不過是花錢找樂子,卻遭了這麼大的罪。

至於秦米婆,她不過就是一個問米的,找她問責,也說不過去。

最後村長也知道這事找不到事主了,先將人勸走了。

隻是離開的時候,那些被吸了青壯的家人,看著秦米婆:“這事雖說是穀小蘭屍體作怪,可他們都說喝了蛇酒就那個了,蛇酒龍的女兒不能留在我們村了!”

“就是!如果不是蛇酒,他們能這樣?蛇酒龍賣蛇酒這麼多年,都說效果好,現在看來,裡麵的蛇都有毒。”

大家似乎找到了發泄口,瞬間就都義憤填膺了起來。

我不由地苦笑,原來最後背鍋的,居然又是我啊!

最後村長將所有人勸走了,卻依舊看著秦米婆道:“我就勸你吧,回龍村的事情不能管。蛇酒龍那女兒在鎮橋頭算過八字了,搞得現在那些算命的都不敢聚在那裡了。”

“她那八字煞氣太重,碰到的人,都被她克了。你看魏家,她就去了幾次……”村長說到這裡,歎了口氣:“雖說這事也怪魏婆子鬼迷心竅,可這也……”

秦米婆隻是咳,村長擺了擺手,點了根菸就走了。

我見人都走了,才拉開門。

看著秦米婆咳得喘不過氣,正給她打水,就聽到屋外傳來龍霞冷笑的聲音:“龍靈,你果然夠狠,可有什麼用呢。”

隻見烈日之下,龍靈那一身白裙的下半身似乎染著血。

她就算站在暖陽之下,依舊帶著一股如同蛇一般的惡寒之氣。

“龍靈,你以為墨修就是真心想跟你成婚什麼的?”龍霞語氣帶著從所未有的恨意。

雙眼的瞳孔收縮著,如同毒蛇一般地盯著我:“你和墨修成婚七日,夜夜纏綿,也會懷上蛇胎的。龍靈,你以為墨修就是為了保住你性命嗎?”

“他要的不過是就是你產下蛇胎,然後助他拿回蛇身。你今生也好,前世也罷,對於墨修而言,不過就是一個工具!”龍霞氣得歇斯底裡。

幾乎帶著咒罵:“你以為你結果會比我好?龍靈,你冇見過浮千吧,你見過浮千後,你就會知道,身為龍家女,冇有一個會有好下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