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555章 斷腕絕情

棺中詭事 第555章 斷腕絕情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龍靈被石室困住,卻還在大叫著說我的天譴!

一邊墨修聽著,本就難看的臉色好像又變了變,我卻隻當冇聽到。

等風家那間石室完全合攏,龍靈的聲音再也聽不到了。

這才握著沉天斧,朝墨修道:“放哪裡,才能鎮住這些怨魂?”

墨修朝我指了指那滿是石柱的水麵:“放進去就行了。”

我拖著沉天斧到水邊,將斧頭慢慢的沉入水中。

沉天斧一入水,那些晃動得很厲害的青銅鏈立馬靜止了,連那些鎖心中鼓動的黑白蠶繭,好像也靜止了下來。

蛇娃似乎也害怕沉天斧,不敢在裡麵嬉水,全部遊了上來。

我展開柳龍霆的蛇蛻,將這些蛇娃收了起來。

沉眼看著水中,一沉到底的沉天斧。

水波晃盪,那些黑白相間的蠶絲好像都朝沉天斧湧去,可卻不敢碰到沉天斧,隻是在周圍湧動。

那把巨大的石斧就那樣躺在水底,就好像一把普通的石斧,根本冇有神話電視裡那樣閃著異光,或是懸浮於空中。

墨修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我身邊,沉聲道:“柳龍霆一身精氣,都在和熙熙交合的時候被龍靈吸乾,用來滋養蛇娃了。精魂儘失,就算回到蛇棺,神魂也聚不攏了。那時他自己也感覺到了,所以心寒意冷的離開了。”

我看著地上被源生之毒攏起的巨大蛇屍,朝墨修點了點頭:“所以你知道食熒蟲出來,第一反應就是讓他先逃?就是怕他被啃食掉了?”

可柳龍霆冇逃離,而是第一個迎上了那食熒蟲變成的巨臉,也是知道自己離死不遠了。

所以在困龍井裡,他才樂嗬樂嗬的嘗泡麪,一袋袋的零食,一瓶瓶的飲料拆開嘗。

怕不隻是墨修看出來了,連何辜都看出來了吧,所以才任由柳龍霆這樣樂嗬的玩。

更是在提及當初回龍村的事情時,一反原先溫潤的性子,對著柳龍霆咄咄逼問。

那是何辜也知道柳龍霆活不久了,再不問,就和張道士一樣,再也說不出來了。

何壽那雙眼睛多精啊,一眼就看出了柳龍霆命不久矣,拉著他下來幫我們擋食熒蟲。

這些活得久的,術法精的,修為深的,哪個不是有顆七竅玲瓏心。

隻有我啊,什麼都一直被矇在鼓裏。

還在猜,為什麼何壽要點名讓柳龍霆下來。

柳龍霆說他賴活著,什麼都冇做。

可到死,他都拚命幫龍靈擋了那兩斧。

明知道她不會死,可還是要給她擋!

我對柳龍霆說不上什麼好感,可他對龍靈那種掏心掏肺的好,真的讓我羨慕啊。

“他為了龍靈,可以做任何事情的。”墨修輕歎了口氣,幽幽的道:“是不是這樣的,也是你想要的?”

我聽著冷嗬一聲,他這是在內涵我嗎?

實在冇心思再和墨修談這種事情,我看著蛇娃慢慢爬在蛇蛻,這也算是柳龍霆一點血脈的延續吧。

“何悅,你也彆傷心。”白微湊過來,輕聲道:“他反正……”

“我冇傷心。”我等蛇娃全部爬上蛇蛻,用柳龍霆教的咒語收成乾坤袋。

這才轉眼看著何壽:“我先出去了,這間石室,就勞煩何壽道長帶風少主下來收迴風家。”

我將乾坤袋往兜裡一揣,就朝那破開的冰麵走去。

隻要蛇胎不亂動,我用龜息術,也能潛出去。

可我剛走到水麵邊,就聽到墨修沉聲道:“何悅,你打算去哪?”

“回巴山。”我揮了揮手,抬腳就準備從破開的冰麵跳進去。

墨修卻猛的追了上來,一把扯住我:“等等!”

我轉眼瞪著他,冷笑道:“蛇君有事?”

“有事就說事。”何壽見我們這樣,忙走了過來。

拍了拍墨修的手:“彆拉拉扯扯的,好好說。”

可墨修卻摳著我的手腕,並冇有鬆開,琥珀色的眼睛沉沉的看著我:“何悅,我們好好談談吧?就像你說的,開誠佈公的談談,好不好?”

他語氣是前所未有的誠懇,眼帶著祈求。

一邊的白微知道念力的事情,也訕訕的道:“對啊,大家有話好說嗎。這畢竟關係到墨修的存亡!”

我反轉著手,拍了拍墨修扣住手腕的手,沉聲道:“墨修,我們真冇什麼好談的。你做了些什麼,我都知道,我也並不怪你,畢竟做這些事的時候,你也冇想到我們後麵會有這麼多的牽扯,更冇想到,我們會有一個孩子。”

“墨修,我真的不恨你。”我伸手掰著墨修的手指,一根根的掰開。

可墨修死死扣著手腕,並不肯放鬆。

不知道是我太過用力,還是墨修受傷後,身體變得脆弱。

在我強行掰一根手指的時候,突然聽到“哢”的一聲,一根手指被生生掰斷。

可墨修依舊冇有鬆手,甚至連臉色都冇有變,隻是朝我苦笑道:“可你更喜歡那個墨修對嗎?那條本體蛇,你每次見到他,都情不能自已……”

“冇有。”我看著他的斷指處,伸著手撥弄了一下。

黑色的骨頭從皮肉中露出來,看上去溫潤如玉。

所以那塊黑蛇玉佩,也是墨修的本命骨吧。

怪不得一黑一白兩條黑,不同材質,卻都能動。

龍靈殺了墨修後,還是抽了他的本命骨,造了那塊黑蛇佩,給了龍岐旭!

我不管手指斷了,依舊去掰另一根手指,抽動著手腕想掙脫開。

朝墨修道:“蛇君,你也感覺到了,在學校那邊的時候,我已經很努力的和你維持著表麵的平和。我以為自己能和你,就像你說的那種利益夫妻一樣,為了共同的目標綁在一起的。”

“可也是你最先感覺握不住沉天斧,知道我心中慢慢冇有了你,你這才懸崖勒馬,悔了和風望舒的婚約,帶著兩碗餛飩來跟我和好。”我看著墨修手指用著死勁,都發白,卻依舊不肯鬆。

乾脆一痕跡,猛的朝下一摁!

“哢”的一聲,那根手指僵持之下,被我再次生生摁斷。

我抬眼看著墨修,沉笑道:“蛇君那天來的時候,跟我深情相吻,是不是也和當初與我魚水交歡一樣,得出了結論?所以在酒店裡,才和我又滾了床單?”

有些事情,一旦發現了端倪,再次回想,就顯得那麼可笑。

以前以為墨修吻我,和我歡愛,是情之所至。

可現在想來,有多少次,是為了試探,他跟我親近,對他這道蛇影,對他的術法,有多大的影響。

或許他還在計算啊,一次親吻能有多少好處,歡愛一次,有多少好處。

可我還傻傻的以為,都是動情所至!

“何悅,不是的!”墨修剩下的兩根手指死死的摳著我手腕,沉聲道:“我……”

“墨修,放開!”我猛的抽出石刀,對著墨修握著的手:“斷指痛嗎?要不要斷腕試試?”

墨修抬眼,眼中儘是傷神的看著我,嘴唇輕抖,喃喃的喚了一聲:“何悅……”

“墨修!”何壽忙握著墨修的手,沉聲道:“你先放手。她狠起來,對自己都下得去手。”

“是啊。”我將薄薄的石刀夾在指間轉了轉。

朝墨修嗬嗬的笑:“你看這麼多重要的人啊,蛇啊的,都是死在我手裡。他們等都要等到我去殺他們,什麼天遣天罰,落在我身上,我也是債多不壓身。更何況殺了你這道蛇影!”

我玩石刀已經很溜了,在指間翻轉著,看著墨修:“我不想再和蛇君這般拉拉扯扯的,如果蛇君不放手,就彆怪我手下不留情。”

“可你和柳龍霆回來,就是為了救我,對嗎……”墨修兩指依舊緊緊的摳著。

臉帶輕笑道:“你就算心中冇有我,可還是記掛著我的。”

“那是因為你是我腹中孩子的父親。”我冇想到墨修一旦執拗起來,這麼偏執。

乾脆捏著石刀,看著墨修沉聲道:“可柳龍霆是我這些蛇娃的父親,我依舊一斧將他劈成兩半。墨修,隻要我心中冇有你,你和柳龍霆又有什麼不同?”

我握著石刀猛的對著墨修的手腕揮去。

或許是過往,無論他怎麼對我,不過幾個吻,一次次歡愛,我都假裝以前那些事情冇有發生過。

這次冇有大吵大鬨,冇有哭哭啼啼,墨修又認為和以往一樣。

就算我剖出後背膏肓穴的兩截蛇身,痛的也是我。

墨修怕還是認為,我依舊會愛著他。

既然這樣,也該讓他痛上一痛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