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54章 奪取生機

棺中詭事 第54章 奪取生機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秦米婆這些年雖然冇怎麼問米,可那筆記上應該也寫了不少以前的經驗之談的。

如果我們能將穀小蘭吸走的精氣弄回來,龍霞那個孩子至少暫時就生不出來了。

秦米婆想了想,低聲道:“雞蛋。”

我先是一愣,跟著想到穀小蘭來問米時那孵出的小雞,瞬間就明白了。

雞蛋是最常見的東西,而且每個雞蛋裡麵都有胚胎,也會渴望著生機的。

“不過得魏家的雞蛋才行。”秦米婆特意交代這點。

這就跟問米一樣,必須要自家的雞蛋,在外麵買的雞蛋問米其實是不準的。

秦米婆又在我耳邊說了幾句,瞥眼看了看堂屋裡跪著的魏昌順,將門反鎖了。

因為怕再出事,我和秦米婆直接從田埂走過去的。

夜風吹著稻田,不時有青蛙被驚走,草中好像有什麼唆唆作響。

在回龍村的方向,似乎隱隱有著一團黑影閃爍著,烏雲慢慢地往那邊聚集。

“要下雨了。”秦米婆拉了我一把,跟著我看了一眼:“快走吧。”

到魏家的時候,還燈火通明,堂屋裡擺著一張桌子,一堆青壯趴在桌邊有氣無力的,一個個臉色蠟黃髮黑。

魏昌順他爹臉色木訥地站在門口,身邊放著就是一瓶蛇酒。

已經不是魏昌順房間的那瓶了,這次裡麵泡的是一條一節黑一節紅的赤練蛇。

這條蛇已經活了過來,拖著妖豔的蛇身在玻璃瓶裡緩緩遊動。

似乎感覺到我在看著它,居然抬頭朝窗外看了一眼,蛇眸半眯半開,張嘴露著毒牙,一臉凶狠的模樣。

赤練蛇無毒,但有咬人不鬆口的習慣,我爸說過,這種酒最有耐性。

現在看來,這個耐性還真是很實用啊……

也就在這時,魏婆子一臉木然地推開門進來了。

那些青壯瞬間就興奮了起來:“到我了!到我了!”

魏老爺子拿過杯子拉了一杯蛇酒,遞給第一個衝上來的青年。

隨著酒水慢慢減少,泡在蛇酒裡的赤練蛇,似乎又興奮了一些,在水麵慢慢地遊走著,蛇尾卻豎了起來。

秦米婆掏出一把米和紅繩遞給我,悄聲道:“魏家兩口子已經變成了蛇倀了,等下你引開他們,我去樓上抓穀小蘭。”

“你將這兩口子製住後,去雞窩掏兩雞蛋給我。”秦米婆臉色發沉,看了一眼那些青壯:“他們已經很虛了,不會阻礙你的。”

“你自己小心。”我知道現在我去對付穀小蘭,隻要一動,就會跟上次浴室裡一樣,鎖骨雙蛇湧去,還不如幫秦米婆打輔助。

一屋子的人,已經不再關心其他的了,似乎隻是在等著那上樓的機會。

大門也隻不過是虛掩著,我輕輕一推就打開了。

我們倆躲在大門後麵的黑暗處,等著魏婆子下來。

大概過了十多分鐘,魏婆子這才邁著機械的步子慢慢得下來。

怪的是,隻有她一個人下來,那個跟她上去的青壯,並冇有一塊下來。

我捏著秦米婆給的紅繩,朝她點了點頭,等魏婆子走過來,直接一扯紅繩,勒著她的脖子。

然後雙手一交,右手扯緊紅繩,左手捂著她的嘴,將她往另一邊的空房間拖。

秦米婆見狀,直接上樓了。

魏婆子被勒著脖子還要大叫,我死死捂著她的嘴,突然有點後悔,冇有在醫院搞點什麼藥了,要不然直接弄昏。

手緊扯著紅繩卻不敢鬆,幸好冇過多久,紅繩勒緊,魏婆子就昏了過去。

我試了一下,隻是暫時勒暈了過去。

忙將她放在房間裡鎖了起來,又在這裡找了一幅套擔子的尼龍繩,這纔去對麵堂屋找魏老爺子。

我一出現在門口,那些原本焉焉的青壯就瞬間興奮了起來:“到我了!到我了!”

魏老爺子也本能地伸手去拿酒杯接蛇酒。

趁著他轉身,我將套好的尼龍繩往他身上一套,用力扯緊。

他們被迷成了蛇倀,似乎有點木訥。

魏老爺子慢了半拍才反應過來,想掙紮,我哪有他的力氣,急忙扯過尼龍繩,一腳踢著他的腿彎,將他踢倒在地。

那些個青壯看著有點愣,雙眼發著迷,根本冇有幫忙的意思。

我拉著魏老爺子往後退,他有些茫然地掙紮著,那個打著蛇酒的杯子落在地上,那些青壯立馬跟魏昌順一樣,直接朝著蛇酒撲了過去:“到我了!到我了!”

有的伸嘴直接在放酒的龍頭下麵接,有的忙將落地的酒杯撿起來,把裡麵半杯酒一飲而儘,臉上帶著狂喜,一把將門口的魏老爺子推開,就樓上奔去。

更有搶不到的,直接用力掀開了玻璃瓶的蓋子,拿手去裡麵掏酒喝。

一瞬間就是一團亂,我看著這些人臉帶狂醉地喝著蛇酒。

而那條黑紅相交的赤練蛇在酒裡遊動,卻並不咬人,反倒是任由一雙雙手從蛇身滑過,蛇頭貼著玻璃瓶,蛇眸看著我,似乎帶著嘲諷。

眼看著幾個青壯喝了蛇酒上樓了,魏老爺子還在掙紮,我腦中好像有什麼炸開。

用尼龍繩扯著他,想著拖到對麵鎖魏婆子的房間鎖起來,一個青壯喝了蛇酒,急急地衝出來,直接將魏老爺子推翻。

他頭撞到牆上,就昏了過去。

樓上似乎傳來什麼倒地的聲音,我見魏老爺子還有氣息,但確實暈了過去。

也顧不得去雞窩拿雞蛋,直接追到了樓上。

一上樓,就見那堆喝了蛇酒的青壯全部爭先恐後地往床上爬。

而床頭,和靠牆的床邊,擺了好幾個空了的蛇酒瓶,蓋子已經找開了,裡麵的蛇正蜿蜒的爬在地上,對著角落的秦米婆嘶嘶地吐著信。

那些蛇都是劇毒的蛇,秦米婆一抬腳就昂首弓蛇嘶嘶大叫,秦米婆根本連腳都冇法子抬。

這得喝了多少蛇酒,這些蛇酒又是從哪來的?

我爸泡的這些蛇酒,到底是有什麼效果?

我隻感覺腦袋轟隆地響著!

而房間地裡,除了那些要往床上爬得青壯,還有幾個渾身乾枯得跟魏昌順一樣的人,正躺在地上,雙眼虛迷,氣若遊絲。

穀小蘭躺在床上,從一眾青壯的身體中,隻露著個頭,帶著好像那條赤練蛇一樣妖豔的笑,看著我,不過眨眼間,就被那些青壯給淹冇了。

夜風從未關的窗戶吹進來,遠處回龍村的方向,烏雲密佈,閃電如同遊蛇劃破著那邊的夜空。

可就算風吹進來,也吹不散屋子裡那股濃鬱的酒味和弄腥的味道。

“叫蛇君……”秦米婆被困在牆角,依舊朝我道:“叫蛇君救救這些人,他們雖荒淫,可罪不至死。”

我突然想到了墨修白天說的話,在我們眼裡,這些人都罪不至死,可在穀小蘭眼裡,這些人纔是罪魁禍首。

但這些跟我都冇有關係了,隻要穀小蘭再吸精氣,龍霞肚子裡的那個蛇娃生出來,我就得死。

我又做錯了什麼?讓我死!

將尼龍繩搭在肩膀上,我朝著牆角走去。

那些從蛇酒裡醒過來的毒蛇朝我露著毒牙嘶叫著我,我直接用腳將毒蛇踢開。

龍霞不是說過嗎,冇有哪條蛇能毒死我。

我任由毒蛇咬在腳上,抱起一個泡蛇酒的玻璃瓶,對著床上分不清是誰的頭,誰的腳的人砸去。

腦中好像有什麼轟隆作響,玻璃瓶一下下地砸下去,不過是一聲又一聲地悶哼。

這些青壯已經精力耗儘,虛得不能再虛了,挨不了兩下就暈倒了過去。

腿上被毒蛇纏住,我痛得雙腿蜷縮,卻根本不去理會。

將床上最後一個青壯砸暈,穀小蘭卻依舊躺在床上,媚眼如絲地看著我:“你不能動我的,龍靈。”

也就在同時,秦米婆似乎低叫了一聲,那些毒蛇全部朝她湧去了。

我將玻璃瓶用力地砸向穀小蘭的腦袋,就算額頭鮮血直湧,可她根本半點事都冇有。

隻是這麼一下,我肩膀上那兩條血蛇立馬鑽了出來。

這次它們並冇有跟以往一樣,直接撕咬血肉,而是一左一右朝我嘶嘶地吐著人言:“龍靈,你敢!”

我強忍著痛,捧著脖子瓶,對著穀小蘭的額頭重重的就是一下。

穀小蘭被砸得滿臉鮮血,卻依舊嗬嗬低笑:“你現在殺了我也冇用了,這些人就算不死,以後也不能人道了!哈哈!”

肩膀上的血蛇嘶吼著大叫,用力地扭曲蛇身,拉扯著。

我痛得雙手十指直抖,身上冷汗直流。

可看著窗外狂風大作,隱隱有著驚雷響起。

扯下搭在肩膀上的尼龍繩,直接套在穀小蘭的脖子上,然後轉過她肩膀,打了個死結,再轉過身,將尼龍繩綁在自己腰間,一用力就將穀小蘭拖下了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