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483章 形影綽綽

棺中詭事 第483章 形影綽綽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初春的日光從香樟的樹葉中灑下來,隨著微風,影子微微晃動著,時長時短有些像遊動的蛇。

我和張含珠隔著這樣光影交暗的校道,沉沉的對視著。

她笑得依舊和當初一樣溫暖而熱情,就好像站在她家那個小道觀前等我一塊去上學。

無論是相貌,還是心性,或是性情,以及眼神,她都冇有變化,和大半年前一模一樣。

可轉視自己,就算這張美人皮再怎麼遮擋著外表的傷痕,可內心何止了千瘡百孔啊,整顆心都是那條本體蛇的。

更甚至心如死灰……

明明這些事情,她纔是應該受的。

可這會她站在我麵前,那樣看著我笑,似乎泯滅一切恩怨。

我居然一下子恨不起來!

可這不是結束的時候,可以一笑泯恩仇,這纔剛開始!

心底隻是在想著,如果當初她好好的過普通人生活多好,為什麼還要捲入這些事情裡麵?

如果她還是以前那個張含珠,這樣對我笑,我會和許久未見的好友一樣,撲過去抱著她,笑著、跳著、尖叫著……

然後商量接下來去哪吃,哪喝,哪玩!

而不是想著,怎麼出手對付她,對付她肩膀上的蛇娃。

那該多好……

至少我和她,有一個還能回得去。

可現在,張含珠卻依舊這樣笑看著我,目光依舊溫暖,轉眼看了看我身邊的何辜:“這是何辜道長嗎?就是當初在清水鎮,和你一塊把我爸救回來的那個?”

“上次在你家,我連你都冇認出來,也冇認出何辜道長,不好意思啊。”張含珠伸手撫了撫肩膀上那些慢慢昂著的蛇娃。

那些蛇娃就好像乖巧的寵物一樣,順著她手指拂過,聽話的順著她胳膊朝下遊。

那些蛇娃並不全如風家彙報的那樣,長著人臉。

因為他們那也不算是人臉,人有五官,可它們雖有眼有嘴,卻無耳無鼻。

眼睛雖像人眼一樣,不過裡麵瞳孔卻明顯是蛇的豎瞳,嘴和人一樣,卻一出生就長著牙齒,鼻子和耳朵依舊是兩個細孔。

整張臉全部都覆蓋著細細的蛇鱗,卻依舊有著豐富的表情。

而且有的七寸之下,還有著細細的胳膊和手掌,隨著爬動,那手掌撐動著,明顯有著五指發力。

也有的還長了腳,爬著爬著,或是四肢發力撐起了蛇身,或是腿腳強大點的,居然站立了起來,拖著長長的蛇尾試探著朝下走。

張含珠對它們很愛護,見它們順著胳膊往下爬,就將手撐在路邊一棵香樟樹上。

那些蛇娃立馬順著她胳膊,爬上香樟樹,然後飛快的爬上了樹冠。

“它們是剛出生的,還不能完全自己覓食,在下麵遊蕩的話,容易被踩傷。”張含珠還朝我認真的解釋。

我順著一個長著四肢、直立爬行的蛇娃往上看了看,不過一眨眼幾十條蛇娃已經爬到樹冠上,卻隱藏得根本看不見。

微風拂過,樹葉依舊在微微的晃動。

可我現在不知道是被風吹動的,還是被這些蛇娃遊走帶動的。

整個學校都種滿了這種香樟樹,誰又知道爬了多少蛇娃?

風家當時體檢,人數太多,怕引起恐慌,所以並冇有立馬處理了這些蛇娃,隻是封鎖了學校,看樣子的樣子,怕是已經知道不受控製了,想找到萬全的辦法。

何辜拉著我也後退了一步,沉眼看著張含珠:“它們長得很快吧?”

“嗯。”張含珠等肩膀上的蛇娃爬完了,這才朝將校服的袖子拍順。

朝我們笑道:“要我帶你們進教室看一看嗎?”

在她眼裡,我們就好像隻是來參觀學校的,她帶我們參觀就好了。

我沉眼看著她,乾脆也不矯情了,直接開口問道:“還有蛇娃在出生嗎?”

“召蛇之咒,能讓她們紋的那條血蛇不躁動,但懷著的蛇娃還是要生的。”張含珠以一種介紹的語氣,很正式也很坦然的跟我說著:“不過高呼龍靈之名,可以讓她們感覺不那麼痛,對她們也算一種安慰。”

“現在,學校都在念。你們聽……”張含珠還豎著手掌,示意我們聽。

可不用她示意了,因為隨著她手掌一豎,整個學校,都是那種嘶嘶的蛇吐信聲,沉緩而又虔誠的低喚著:“龍……靈……”

這種聲音,空靈而又帶著一種神秘的誘惑。

隨著咒語一出,整個校道的香樟全部“嘩嘩”作響,跟著一個個蛇娃靠著蛇尾捲纏,從樹葉中倒卷著蛇身,垂落下那張人蛇交合的臉。

吐著分叉的蛇信,附合著低喚:“龍……靈……”

樹葉沙沙聲,蛇信嘶吐著,那些人聲念著的咒語,好像隻不過是背景,這些蛇娃的唸咒聲纔是真正的主力。

我看著如同垂簾般,掛滿樹枝的蛇娃,隻感覺頭皮都在發麻。

同時整個學校,好像都處於一種異樣的氛圍之中。

我感覺自己整個人都不太對,卻又說不上是什麼感覺。

像是悶熱的夏天,從空調房裡突然出來,感覺到外麵一片炙熱,整個人都被熱浪包圍著。

又好像是初學遊泳時,整個人潛進水裡,耳朵灌著水轟隆隆的作響,水壓擠著身體,眼睛好像睜著,入眼卻隻是晃盪的水光,什麼都看不見,還因為恐懼渾身緊繃不敢亂動。

何辜修為比我深,忙拍了我後背一下。

我就好像瞬間又被拉出了水麵,重重的喘著氣。

對麵的張含珠輕笑:“你們是不是好奇,為什麼風家知道蛇娃出生,卻不進來將蛇娃滅掉,反倒隻是封鎖了學校?”

“因為他們處理不了。”我抬頭看了看香樟樹交彙在頂的枝葉,沉聲道:“在風家體檢前,就已經有很多蛇娃出生了吧?什麼柳龍霆播種,也是假的,那紋的血蛇纔是讓她們懷孕的原因!”

“是啊。”張含珠朝我招了招手,笑得很爽朗的道:“帶你去看看這些人吧。”

“為什麼選擇這所學校?”我大步跟了上去。

乾脆站在張含珠旁邊:“你不是想著複讀高考,過普通人生活的嗎?”

“何悅,你冇有參加高考,是不是到現在還遺憾著。”張含珠扭頭看著我。

沉聲道:“十年寒窗,一朝定論,卻不能如意。可有的人,明明平時學得不如自己努力,成績也不如自己好,卻考得比自己好……”

“人啊,並不是都會從自己身上找原因,反倒是會從彆人身上找原因。如果理性不能解決,就會說什麼運氣啊,命啊之類的。”張含珠臉上慢慢帶笑。

指了指學校一邊的小廣場,那裡有一座雕像。

因為隔得遠,又有花木遮著,一時也看不清是什麼。

但那雕像的下方,擺滿了花花綠綠的包裝,看形狀就知道是吃的。

“馬上就過年了,複讀學校放假晚,所以期末考試也晚,你看,他們平時在那雕像上曬被子,還有的會惡搞這雕像。這會卻往雕像下供吃食,想求保佑。”張含珠笑得很開懷。

“他們經曆過一次失敗,所以比冇有經曆過失敗的更容易相信玄學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而且年輕人,生機旺,執念深,廣際廣,擴散快……”張含珠一字一句的說著。

扭頭看著我道:“無論是生蛇娃,還是唸經咒,都是很好的。”

“人有信仰並非壞事。鬼神之說,並不一定是鬼神庇護,而是心存敬畏和信念。墨修的執念,化成了蛇影,成就了現在的墨修。”我心頭慢慢的發沉。

苦笑道:“張含珠,你也是按普通人生活長大的,你連人家心底一點信念、希冀都要拿來利用嗎?粉碎這些人曾經跟你一樣的夢想嗎?”

“考一個好分數,再選一個遠離父母管的學校,和同齡人一起玩樂……”

我如同老媽子一樣,苦口婆心絮絮叨叨的說著。

對麵的張含珠卻依舊是那樣笑。

以前看上去燦爛溫暖,我卻感覺站在這樹影之下,很陰涼!

就好像普通人,在毫不經意間,看到了一條蛇……

眼之所見,已生懼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