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477章 逃避內心

棺中詭事 第477章 逃避內心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我冇想到,連風羲都認為我是這麼感情用事的。

可想到墨修如若不大婚,就是消散的結果。

我眨了眨眼,將心底的酸澀和疲憊驅開。

拍了拍那條神蛇的手:“你去吧,要不然我就成了罪人了。”

可神蛇隻是靠在我肩膀,搖頭蹭了蹭撒嬌:“都說了我會去,隻不過是晚一點啊。風家主,你彆跟著老媽子一樣的催啊!墨修如果命中註定要當你們風家的女婿,是跑不掉,你急什麼!”

風羲明顯感覺被冒犯到了,輕嗬了一聲,披帛飄動,直接就拉著那間石室離開了。

等她走了,神蛇還湊到摩天嶺邊伸手遮著日光,裝模作樣的看了看。

這才朝我道:“風家搞出這麼多事,還假裝和他們沒關係,真讓蛇煩。”

她說著,又親昵的來拉著我的手:“何悅啊,快跟我說說,你是怎麼算計著和那些替身合夥,坑著將龍靈困住的。”

“神蛇大人,不是都知道嗎?”我眯眼看著她,輕笑道:“你連隨己都知道,是阿問告訴你的?”

她卻撇了撇嘴,有點得意,卻還是擺了擺手:“我叫白微,微顯禪幽的微。你知道吧?就是從小事見到大道理的那個意思。你體內那顆心可強大得很,叫我名字就行了。”

我隻是沉眼看著她:“你和阿問很熟?而且和風家有仇?”

白微是和阿問一塊出現的,這次來也是和阿問一起來的。

阿問還很放心的將她留在了這裡。

可她對風羲卻明顯不是那麼個意思。

白微卻隻是嘟著嘴,輕輕歎氣:“都是上一輩的恩怨了,有什麼好說的。就像這蛇棺的事情一樣,都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留下來的隱患!”

我心裡也苦笑,冇有再追問,隻是站在摩天嶺上,開始慢慢巫舞,不管於家是怎麼搬山的,但至少也得我先巫舞,才能將摩天嶺搬回去吧。

隨著我巫舞,陽光閃耀,我好像又看到了那個披散著長髮,站在摩天嶺邊緣的人影。

而白微卻好奇的看著我巫舞,明顯冇有看到那個人影。

不過白微也並冇有說話,而是直接盤腿坐著欣賞。

隨著我慢慢跳動,那兩條盤山的巨蛇再次出現。

隻不過這次卻並冇有昂著拉著摩天嶺往上,而是猛的往下一拉。

我感覺山體一晃,跟著整個人差點就因為慣性直接就彈飛了。

忙聚神雙腳,再次用上青折教我的那種“落地生根”的術法,這才站穩。

摩天嶺一閃而過,眼前儘是一片片的黑,又好像黑中帶著一絲一縷的彩光。

旁邊的白微詫異的道:“是極光耶!”

我心頭詫異,可跟著眼前一陣光亮,廣袤的巴山複又出現在眼前。

而穀家號角依舊幽長,那兩條拔山的巨蛇,卻瞬間縮了回去。

白微趴在摩天嶺邊緣,很冇有形象的翹著腿往下看:“搬山的是神於兒的伴生蛇嗎?於古星真的從他老婆肚子裡又生出來了啊?他老婆可真厲害,這種事情都能做。”

我慢慢停止了揮舞著的手,聽到她的話,心頭莫名的一酸。

白微似乎知道說錯了什麼,手撐著地麵,扭頭看著我:“對不起啊,我……。”

她咂了咂舌頭朝我道:“我以前見過於心鶴,她人挺好的。剛纔就是感慨一樣,冇有說她不好的意思。”

我苦笑了一下:“於心鶴真的很好。”

眼睛有些發酸,我忙朝摩天嶺邊上走,想順著摩天嶺走下去,就見何苦已經上來了。

她抱著阿寶,很不好意思的看著我:“大家都在下麵。”

白微看著何苦,瞬間“哇哇”大叫,指著何苦道:“你是……你是……”

“神蛇大人,給我留點臉。”何苦見到她臉色發苦,忙道:“麻煩您了!”

白微忙不迭的點頭:“我聽說阿問收很多厲害的存在當徒弟,冇想到除了玄龜、何悅和八尾之外,還有你。”

明顯何苦也是有故事的,但不想被提及。

我走過去接過阿寶,他現在很乖了,摟著我的脖子,奶聲奶氣的叫了一句:“阿媽。”

也不再和以前一樣,哭鬨,隻是親昵的蹭了蹭,然後乖巧的抱著我,不出聲。

這樣子,越發的看上去可憐巴巴的。

我忙反手抱著他的後腦勺,對著他的臉親了親。

何苦朝我伸了伸手,拉著我用術法下去。

白微卻身若飄絮,就算是下摩天嶺這會,還圍著何苦打著轉,好奇的打量著她。

搞得何苦很不好意思,加快了速度。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我現在自己一團團的亂,根本冇有心思關心彆人的故事。

隻有白微這種,生活平靜的,纔會有心思八卦彆人吧。

我們落下來的時候,何極何壽都在。

何壽並冇有和以前一樣,化成人形“叭叭”的說一堆,居然就是一隻巨大的玄龜趴在地上,四肢和龜首都軟軟的耷拉著。

見我上來,不過是轉著眼睛看了看我,連話都不想說了,直接又趴了下去,明顯不是傷了,就是累了。

不過冇人守著他,就證明冇大事。

何極在揮動拂塵,引著摩天嶺邊緣的泥土慢慢的往下填,將摩天嶺和巴山再次完全填在了一起。

白微看什麼都好奇,居然趴在地上,看何極引土。

我抱著阿寶,往四周看了看,在洗物池邊才找到何辜他們。

何辜靠泡在洗物池裡,依舊抱著阿貝,不過身形消瘦得不成樣了,如同一根乾柴。

阿貝躺在他懷裡,好像沉沉的睡了過去,不過臉色還算紅潤,但那兩條伴生的蛇,卻耷拉著蛇頭,趴在他胸前一動不動。

連小於家主,都仰泡在洗物池裡,似乎連氣都不想喘了。

於心眉正時不時給她喂上一點水一樣的東西,隻是瞥了我一眼,也冇有說話。

阿寶現在很乖,雖然不捨,卻還是雙腿蹬了蹬:“阿寶自己走。”

看著他那黑溜溜的眼睛,以前阿寶會任性,會哭鬨,現在隻會眼巴巴的看著我,會心疼我。

我親了親他:“阿媽不累,想抱抱阿寶。”

阿寶黑亮的眼睛裡,立馬閃著水光,抿了抿嘴,摟著我脖子,靠在我肩膀對著我親了又親。

可我頭昏昏沉沉的生痛,乾脆抱著阿寶,靠著洗物池的石壁坐下來,將他摟在懷裡。

沉眼看著何辜,卻不敢說話打攪他。

可冇想何辜才主動道:“我們就是有些脫力,冇什麼大事,你放心。”

聽到他語氣中,中氣很足,我這才微微鬆了口氣。

低聲道:“何物怎麼樣了?”

龍靈逼我的時候,爆出何物是她的人,阿問清理門戶,可卻並冇有人告訴我,是殺了,還是怎麼的了……

連何苦見到我,都冇有提及。

何辜聽到,乾瘦的臉抽動了兩下,扭頭看著我道:“畢竟同門這麼外,情宜還是有的,他也並冇有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隻不過是幫龍岐旭他們抓走了阿寶,卻也冇有傷害阿寶,所以阿問隻是將他逐出問天宗了。”

“以後他就不是問情何物,隻是塗山八尾。”何辜眼裡露出感傷,不過語氣還算沉穩。

我嗤笑了一聲:“阿問真的是聖人啊,如果不是他幫著龍岐旭抓走阿寶,我會追到九峰山殺了青折?”

“阿問到現在連正眼看我都不肯,卻說那隻八尾妖狐從來冇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真的是雙標啊。”我一想到阿問拉走墨修,連瞥都冇瞥我一眼的樣子,心裡就有些不憤。

冷聲道:“那八尾離開問天宗,說不定又會幫龍靈做什麼事,怕還是會給我們惹麻煩!”

何辜卻目光平靜的看了過來:“你怎麼突然問起八尾來了?”

對比何辜的語氣,我才發現,自己的語氣暴躁而又尖悅。

沉吸了一口氣,這纔將我在摩天嶺看到的事情說了出來,尤其是重點提到,我體內這顆心是那條本體蛇的,龍靈借我這具身體,引出過她體內的情絲。

何辜聽著,眼神慢慢的帶著同情的看著我:“所以你想問我,情絲被斬後,會是什麼感覺?”

我點了點頭:“或許這才能找到龍靈的弱點。”

“何悅。”何辜卻突然沉沉的看著我,扭頭往洗物池外看了看:“現在快到辰時了吧?墨修和風望舒大婚就在辰時三刻,你不去觀禮嗎?還是說,你在這個時候,問些這麼重要的問題,就是為了逃避自己內心?不去想墨修大婚的事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