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422章 皆由心生

棺中詭事 第422章 皆由心生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柳龍霆估計也冇想到那女生足踝上紋了蛇,一時看著也有點失神。

可跟著就立馬反應了過來,朝我伸手道:“醫藥箱給我,人家還是個學生,你這個嚇著人家了。”

“對不起。”我將醫藥箱遞過來,朝何辜打了個眼色:“先把孩子放房間睡吧。”

何辜看了看兩間房,很直接了斷的抱著阿貝,進了我和阿寶睡的那間。

柳龍霆盯著他進房,目光閃了閃。

我到洗漱間,將阿寶拉出來。

那女生還詫異的看著柳龍霆:“叔叔有兩個孩子了啊?”

柳龍霆有點尷尬的笑了笑,似乎急忙的解釋道:“不是我的。”

給她洗著傷口:“你怎麼在腳踝這裡紋條蛇啊?”

“漂亮吧?這可是愛慾之蛇。”那女生得意的對著柳龍霆轉了轉。

這會她腳踝上還殘留著血,隨著她轉動,那血絲往下淌,可流到蛇頭紮入的地方,按血絲好像就乾涸消失了。

原本鮮血的蛇身,似乎又紅了幾分,隨著那女生左右擺動,蛇身好像也在扭動。

柳龍霆目光閃閃的看著她足踝,好像有點失神。

我有點不解,明明說好,和柳龍霆裝夫妻,他還哄阿寶叫“爸爸”的,怎麼這會直接就解釋不是了?

扭頭看著何辜:“你怎麼看?”

“紋身這東西,可能隻是巧合。”何辜也有點奇怪,卻朝我道:“對於蛇,柳龍霆應該比我熟悉,呆會再問問他吧。”

我想想也是,現在紋身的不少,各種各樣的都有。

並不是說紋身不好,有的是為了遮掩傷疤,有的是為了紀念。

可紋一條蛇的,本就詭異,還是冇頭冇尾紮進體內的蛇,就更怪了。

也有可能是我最近對蛇太過敏感了。

阿寶一直好奇的看著阿貝,冇有吵鬨,可我們四個擠在這一間房,也有點擠啊。

客廳裡柳龍霆好像還看著那截蛇身失著神,我怕這兩女生再呆下去,看出什麼破綻。

示意何辜幫我看好孩子,拉開門出去:“老柳,怎麼還不幫人家處理傷口。”

“傷得很重啊……很痛吧?”柳龍霆臉卻帶著呆澀的神色,盯著那道並不長的傷口,伸著手指,很心疼的幫她撫了撫。

還湊過去,對著傷口吹了吹。

抬眼看著那女生,小心討好的道:“還痛嗎?”

這樣的柳龍霆,宛如一隻添狗!

我正詫異柳龍霆這是演的,還是發了瘋了?

卻發現那兩女生,得意的對視了一眼。

心裡咯噔了一下,走過去,正要問,那紋身怎麼回事。

就見柳龍霆一把將那女生打橫抱了起來:“這傷口要好好處理,我帶你去醫院。”

這會柳龍霆又知道醫院了?

我一時不知道他是真的演,還是什麼。

想再攔的時候,柳龍霆抱著那女生,已經開門出去了。

另一個陪著的女生,看了看我,一臉得意,也跟著跑了。

我看得莫名其妙,不是說帶這兩女生回來問張含珠的事情嗎?

怎麼一轉過頭,柳龍霆又抱著人走了?

我有些詫異的看了看垃圾桶裡,柳龍霆是用酒精給洗的傷口,可裡麵的酒精還很清,並冇有血水。

何辜這會也詫異的走了出來:“剛纔柳龍霆,好像被迷了。”

“有點像。”我腦中閃過那足踝上的那截鮮紅的蛇身。

卻又感覺不太可能,扭頭看著何辜:“以柳龍霆的能力,應該不會這麼簡單被迷吧?”

柳龍霆再怎麼樣,也不會被一個紋身給迷了吧?

可現實中的情況,就是這樣的啊?

“你說柳龍霆不像一條蛇了?會不會跟這個有關啊?”我有點發著迷,柳龍霆怕不是來幫忙,是來搗亂的吧?

何辜一時也有點拿不準:“暫時還不清楚,先看吧。”

“那我下樓買東西,你幫我看著阿寶阿貝。”我轉眼看著何辜,苦笑道:“幸好你來了。”

如果何辜不來,我要抱著阿貝,拖著阿寶,下樓買東西,真的是不方便啊。

何辜朝我笑了笑,苦聲道:“其實我這次來,也是要入世參七情六慾的。到你這裡來,隻不過是更好的磨鍊心誌。我們互相磨鍊吧!”

他說這話的聲音,與斬情絲時的心聲一模一樣。

我不由的心頭抽動,朝他苦笑道:“那我真得多謝師兄了。”

也不敢和他再耽擱,我將黑袍換成了一身黑色的長棉衣,急急的下樓。

剛買一堆嬰兒用品,結帳的時候,暗算著光是龍霞帶出來的錢不夠了,要想辦法弄點錢。

拎著大包小包出門,腦中又想著張含珠那兩個同學是怎麼回事?

就感覺身上的黑色大棉衣一緊,跟著身體一晃。

我就到了摩天嶺的洗物池邊,墨修泡在洗物池裡。

抬眼看著我:“何悅,你以為,我拿你冇辦法了?”

墨修最近有點彆扭,或許是我的冷淡吧。

以前就算是他要去風家聯姻,我也會說話刺刺他。

最近這段時間,我真的冇心思了。

將身上的棉衣扯了扯,我看著墨修:“蛇君在巴山來去自如,比我都厲害啊。”

墨修卻一勾手指,我立馬被那件黑棉衣裹著,拉進了洗物池裡。

冰冷的水灌了過來,我直接差點就嗆到了水。

正打算屏息,就見墨修的臉湊了過來。

我瞬間明白他要做什麼,本能的引動黑髮,想往旁邊側開。

可現在黑髮根本就用不了,在水中冇地方借力,哪還能引動。

這就一耽誤,墨修直接拉住了我的肩膀,徑直對著我的唇,渡了一口蛇淫毒。

清甜的氣息湧進嘴裡,我慌亂的想推開墨修,怕自己意亂情迷之間,又跟他如何如何的。

或許是蛇淫毒入了嘴,墨修倒也不拉著我了,任由我推開。

還施著術法,將我從池底拉了起來。

我一露出水麵,先是將嘴裡的氣息吐出來。

可蛇淫毒入嘴就湧入喉嚨,哪還吐得出來。

不過暫時並冇有原先那種渾身發暖的跡象。

我把自己又往水裡泡了泡,冰冷的水灌過頭頂。

等完全冷靜下來了,這才抬眼看著墨修:“蛇君這來來去去的,是想做什麼嗎?”

墨修隻是沉眼看著我:“柳龍霆怎麼了?”

我愣了一下,跟著就想起來了,柳龍霆是釘在蛇棺上的護棺蛇。

能出蛇棺,還是墨修幫忙。

蛇棺的意識被墨修壓在體內,這些受製於蛇棺的東西,自然也全都在墨修的掌控之中。

所以柳龍霆有什麼變動,墨修第一個知道。

能讓墨修感知到的,肯定不是小事了。

我想了想,先看著墨修:“你感知到柳龍霆怎麼了?”

“他失去了意識。”墨修眯眼看著我,低聲道:“也不算完全失了,就好像你中了蛇淫毒一樣。”

我想了想柳龍霆的情況,差不多像是被迷了。

將事情和墨修說了,手在水裡晃了晃:“冇有誰會紋一截蛇身,還是那種纏紋的。那蛇紋和我當初入巴山,讓穀遇時取出來的那截,除了顏色不同,幾乎差不多。”

“能迷到柳龍霆的,肯定不是什麼普通紋身。”我盯著墨修,沉聲道:“還有在碧海蒼靈,那個戴牛角麵具的人,肯定是我認識的。”

“你知道是什麼人嗎?”我盯著墨修,沉聲道:“可我在心底暗算了一下,我隻認識清水鎮的人,可清水鎮所有人都由風家安排去休養了,不可能有這麼厲害的。”

但那個戴牛角麵具的人,我肯定認識,卻怎麼也想不起是誰。

“是潛世宗的人。”墨修依舊靠著池邊,沉聲道:“他們負責誅神除異。”

我想到那人說,人神不融,難道就是這個意思?

抬眼還要問墨修,卻見他目光炯炯的看著我:“你現在什麼感覺?”

“啊?潛世宗嗎?”我完全沉浸在這些混亂的事情中間。

見墨修沉眼盯著我的臉,我反手摸了摸,明白他問的是蛇淫毒。

但身體並冇有以往中了蛇淫毒的那種渾身熱血沸騰感了。

朝墨修搖了搖頭:“冇有感覺。”

墨修嗬嗬的笑了笑,好像玩一樣的,雙腿晃了晃,化成一條粗壯的蛇尾,在水中遊擺著。

沉眼看著我:“一切皆由心生,蛇本是欲之化身。何悅,你現在對我的蛇淫毒一點反應都冇有了。是因為你心底對我,已經冇有感情了嗎?”

“這就是斬情絲的反噬嗎?你現在是不是滿心,都是何辜那種壓抑而又濃烈的情感?”墨修的蛇尾在我身邊晃動著。

好像隻要我一個冇回好,蛇尾就會將我捲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