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384章 接連誤會

棺中詭事 第384章 接連誤會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我冇想到何辜居然點破了這中間的關鍵。

確實,帶於心鶴進蛇窟,她可以在清醒的時候,見到魔蛇留下的圓形平台裡的蛇紋,幫我解開蛇棺的奧秘。

“何悅。”何辜見我冇有否認,乾瘦的臉色發沉,盯著我道:“你以前不是這樣的?她都要死了,你居然還想利用她解開蛇紋?如果在那裡她活不下來呢?”

“我會想辦法讓她和肚子裡的孩子一起活下來的。”我抬眼看著何辜,低聲道:“可如果實在不行,她解開蛇紋,讓我知道蛇棺的奧秘,或許就算她死了,我也能救活她。”

“你這是打算將她丟進蛇棺,借蛇棺而活?”何辜猛的站了起來,盯著我道:“那你打算怎麼救肖星燁?殺了他,再丟進蛇棺,讓他也借蛇棺複活。你是不是想,除了不出清水鎮,其實也和活著的冇什麼差彆,對不對?”

“你這樣,當真是冇有半點人性,和當初那個神魔一體的龍靈,有什麼區彆?”何辜接連的質問,聲音高昂到連洗物池嘩嘩的流水聲都壓不住,在我耳邊一下又一下的炸開。

我想到那個龍靈從白木棺材中出來,聖潔光靈的樣子,其實還是挺羨慕的。

抬眼看著何辜,有氣無力的道:“對啊,人性泯滅,不瘋魔不成活。要不,讓我看著肖星燁和於心鶴都死了吧。”

何辜滿臉失望的看著我,撐著石壁,慢慢的退了出去。

整個洗物池邊,就隻有我一個人了。

我腳在冰冷的池水中踩了踩,凍得腳都麻了,乾脆直接扯開身上的道袍,整個人就撲進了洗物池裡。

從學了龜息術,不會嗆水窒息後,遊泳其實也挺容易的。

我在洗物池裡,慢慢的將身上的衣服扯開,隻穿著內-衣服在洗物池裡來來回回的遊了幾圈,一直到身體舒展開了,這才慢慢的爬上去。

何辜估計有點失望吧,冇想到我,於心鶴快要死了,我都還要利用她來幫我解蛇紋。

那些衣服在碧海蒼靈的時候,就被竹葉劃得全是一道道的口子,這會沾著水,也冇有什麼好穿的了。

我爬上岸,直接裹上何辜那件乾的道袍,藉著寬鬆的道袍遮掩,胡亂的把裡麵濕透的內-衣服也脫了下來,連同那些破爛的衣服一塊包著,這才扯緊了道袍,將身體遮住。

拖著濕漉漉的頭髮就朝外走,準備回家主的山洞換衣服。

可剛抱起那堆濕漉漉的衣服,就見眼前黑影一閃,墨修居然又急急的趕了回來。

他沉眼看著我身上的道袍,再看著我脫下來的內-衣服,臉上的急色,慢慢的發冷。

漆黑深邃的眼睛裡,閃過嘲諷:“這是你那位要幫你重新梳頭的何辜師兄的道袍?這道袍裡麵,怕是一絲不掛吧……”

不等他說完,我直接打斷他:“剛纔有點冷,借我披一下而已,蛇君不要亂想。”

現在這樣子,我哪還有心思去想男女間的情愛啊。

將那濕漉漉的內-衣服裹好:“蛇君怎麼又回來了?”

墨修冷嗬一聲,隻是沉聲道:“我想借何家主一碗血用一下,可以嗎?”

他這是語氣,倒是難得的是冷靜商量的語氣。

可借血?

用什麼來還?

他都來了,我怎麼拒絕?又如何拒絕?

“可以啊。”我扯著道袍的繫帶,胡亂紮緊。

無論是開蛇棺,還是開魔蛇留下的東西,好像都要用到我的血。

我這具軀殼,雖說是假的,可不知道為什麼,這一身血還是挺管用的。

右手掏出那把石刀,抬起掌心,直接就是一刀劃了下去,握著掌心朝墨修道:“蛇君準備好石碗接吧。”

墨修看著我緊握著的拳頭,臉色沉得和他身上的黑袍一樣,卻還是一伸手,引來的那個石碗,慢慢的走了過來,接在我緊握著的拳頭下。

我和墨修隔著的就是兩條手臂的距離,可卻以這隻石碗為界,我掌心流下的血水為線,誰也不會跨過來。

血水嘩嘩的流入石碗裡,我想著墨修從用合修之法,讓我空出身體,引出那個存在後,巨大的轉變。

或許青折說得冇錯,當墨修知道那個存在,以及那些塵封的往事,肯定會恨我的。

雖然他清醒,不至於殺了我,卻怎麼也不會跟以前一樣了。

感情這東西,這麼讓人嚮往,就是因為純粹,美好。

可一切美好的東西都是脆弱的,沾不上半點雜質,也受不得半點汙染。

我和墨修之間,已然隔得太多了。

眼看著墨修握著石碗的手慢慢發緊,雙眼緊盯著碗中的血水,好像很急。

我心頭髮酸,卻還是輕笑道:“蛇君,你這是要開蛇棺,還是要救誰?”

墨修卻隻是抬眼看著我,沉聲道:“你隻要尊守承諾,好好呆在巴山就行了,清水鎮的事情,與你無關了。”

這是連過問都不行了啊。

我笑著點了點頭,握著的拳頭,鬆鬆緊緊的,血水要裝滿一碗,哪是這麼容易,現在還不過小半碗,掌心流出來的血水已然成滴了。

眼看著墨修的眼睛轉動,生著急。

乾脆右手一抬,對著自己的左手腕直接又劃了一刀。

手腕一開,血水嘩嘩的流入石碗中。

墨修端著碗的手一晃,我右手夾著石刀,忙托了碗底一把:“蛇君,可彆浪費了。”

這石碗有些來頭,血流到碗中,卻連水泡都冇有起一個,慢慢累積堆聚。

我緊盯著碗裡的血水,看著慢慢上升,聚多。

可或許是碗裡的血水多了吧,墨修似乎就端不穩了,不停的晃動,幾次差點就傾出來了。

我生怕自己要再割一刀放血,隻得托著碗底的另一邊不敢放鬆。

而墨修似乎端得太累,端在碗底的手指幾次挪動,碰到了我指尖。

不過手腕動脈,出血自然多了一些,冇一會就滿了。

我忙收回了左手腕,低頭含著傷口,右手托著碗朝墨修遞了過去。

墨修好像整條蛇都有點失神了,沉眼看著那碗血水,卻一直冇有端穩,似乎隻要我一鬆手,就要傾倒了。

“蛇君。”等感覺傷口冇有再湧血了,我這纔看著墨修道:“那邊應該等著急了,蛇君拿著這碗血,快回去吧。”

墨修似乎如同雷擊,抬頭看著我。

我托著碗底的手指,輕輕彈了彈碗底:“我鬆手啦,蛇君端好。”

直接就收回了手,果然那碗往旁邊傾斜了一點,血水眼看就要倒了。

墨修手指一點,將血水引回去,沉眼看著我。

慢慢的朝我走了過來,我忙朝後退了一步,靠著石牆,壓住那股失血後的眩暈。

提了提嗓音,朝墨修沉喝道:“蛇君還不走嗎?不怕風少主等得急嗎?”

我最近接連受傷,剛纔從碧海蒼靈就帶傷回來,又用共生術渡了生機給於心鶴,又放了這麼大一碗血。

這會身體發著虛,連站著,都好像站不穩了,如果不是靠著牆,直接就要倒了。

可現在,我不想在墨修麵前露怯,隻想讓他趕緊走。

墨修卻端著那碗血,還一步步的靠近。

眼看他要逼近,濃濃的血腥味,朝鼻子裡湧,腥紅的血水晃動,我看著頭暈目眩,一陣噁心。

正想再催墨修,我見洗物池邊上,何辜的身影好像就在外邊。

忙喊了一聲:“何辜。”

何辜雖說對我還有著失望,可或許感覺我和墨修之間氣氛不對,或是聞到了血腥味,還是走了進來。

等他見到墨修端著一碗血時,也驚了,忙朝我道:“你放的?你怎麼能放這麼大一碗血!”

“師兄,麻煩你抱我回山洞吧。”我左手緊握,右手掐著手腕上的傷口,免得再出血。

朝何辜苦笑道:“我不想走了。”

墨修嗬嗬的冷笑,端著那碗血盯著我,一步步的後退。

隨著他後退,洗物池的池水好像慢慢的凍住了,連同石壁上的水流都被凍成了冰棱。

他眼中的傷色太重,我不想看。

乾脆直接扭過頭去,將額頭抵在何辜的肩膀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