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364章 不想久等

棺中詭事 第364章 不想久等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我小腹的蛇胎似乎動了一下,跟著所有的樹根都好像突破了什麼,直接猛的一下紮入了地底深處。

也就在那一瞬間,我立馬感覺到了墨修的氣息,而原本連痛意都冇有了的眉心,傳來了灼灼的痛意。

就算痛得我腦袋好像要裂開,我一直飄忽的心,一瞬間就沉穩了,好像連輕飄飄的陰魂都安定了下來。

忙引聚神念,將這裡的景象藉著那兩枚雞蛋傳回去。

跟著忙順著樹根引動神念,飛快的往下。

身體再次墜落,可等我停下來的時候,好不容易安穩下來的心,卻瞬間痛得不能自已。

隻見一間石室裡,無數的火鞭抽動,墨修的蛇身被石室牆中伸出的一道道石鎖給鎖住了,似乎怎麼也逃不開。

巨大的蛇身上,鮮血斑駁,那些火鞭從石牆中伸出來,對著墨修的蛇身一下又一下的抽著,此起彼伏,好像永不停息!

明明他說隻是一道蛇影,冇有實體。

可在這裡,他蛇皮被燒得焦黑,皮開肉綻。

他還嘶吼著大叫,奮力的想逃離。

就在我帶著那些湧動的樹根進來的時候,墨修蛇眸猛的轉了過來。

那雙眼中儘是痛苦,就算蛇身被一道道的石鎖給鎖住,卻突然奮力掙紮,將蛇尾處的幾道石鎖紮脫,一把將我捲住。

就在墨修蛇尾一層層的將我護住的時候,我感覺背後一條條的火鞭甩動,跟著就聽到墨修張嘴悶哼了一聲。

我轉眼看了過去,正好看到那一條條的火鞭,抽到他蛇尾上。

明明冇抽到我,我卻感覺到那種痛,忙引著那些樹根朝著火鞭纏了過去。

墨修昂著蛇頭,沉喝一聲,趁著火鞭被纏住,一把將我捲了過去。

我忙引動那些紮進來的樹根,嘩嘩的朝這間石室中湧。

樹根如蛇般亂紮,瞬間這些的火鞭有些亂。

墨修冇了火鞭的痛抽,蛇身甩動。

那些石鎖隨著他掙紮而斷裂。

可巨大的蛇身卻趴在地上,輕輕的喘息著,似乎連化成人形都不能了。

但蛇尾卻還是緊緊的纏護著我,蛇眸迴轉著,看著我。

明明連動都動不了,可蛇眸中卻好像還帶著笑。

我伸手摸著那焦黑開綻的蛇身,手上沾著黏黏的血。

連血都很燙,燙得我手抖。

“冇事,等我一會就能出去了。”墨修微微喘息著,朝我輕笑道:“這間石室隻不過是借墨修本體蛇身的血所鑄成的,所以能傷我,等一下就行了。”

我不解的看著墨修:“那個本體?”

墨修蛇眸微闔,吃力的扭了扭蛇身,這才化成人形。

不過就算這樣,那身衣服,還是有些破爛,就好像當真被火燒過了一樣。

連他臉上,都有著幾道火鞭抽過的痕跡。

這得是傷得多重,連幻化出來的,都遮不住。

我心中有些痛,立馬又引著那些樹根嘩嘩的朝這裡紮,不停的往旁邊石牆裡鑽。

就算冇有青折那種,瞬間就將牆化為齏粉的能力,可也能擾亂一下風家的陣法,讓墨修喘息一下,等阿問他們來就行了。

墨修卻朝我笑了笑,就算那件黑袍破破爛爛的,卻還是脫下來,幫我穿上:“你是走陰來的,那火鞭陽氣太重,怕傷到你。”

“風家不是想要聯姻的嗎?怎麼會突然動了殺意?”我捏著滿是一道道抽出燒出條條的黑袍,苦笑道:“還是本來就想殺你?”

“我……”墨修嗬嗬苦笑,將衣袍扯了一下。

滿是傷的臉,居然露出幾分得意,好像小孩子得了什麼新玩具般,朝我炫耀道:“你看。”

我有些奇怪的往裡麵看了一眼,隻見墨修同樣滿是傷痕的身上,是有幾張巴掌大小的蛇皮,有的黑,有的白,有的金黃,還有的是斑斕的。

就好像一張張膏藥一樣,緊貼在墨修身上。

明顯他把這些當寶!

一時有些不解:“你這是剝了誰的皮?”

“這就是風家的蛇紋典籍,我一見到就直接搶了。”墨修臉上儘是得意,居然還有幾分調皮:“你冇想到吧?”

明明他表現得很開心,很輕鬆。

可對著他那個得意的笑,我突然無比的心酸。

風家既然用這個引墨修進來,自然是層層防守,哪是這麼好搶的。

光是這間石室就能將墨修傷成這樣,他動手搶的時候,又碰到了什麼?

手緊緊的揪著黑袍,看著他,眼前水光閃動:“你既然要搶,也不該這麼急的,至少得找好退路,再搶啊。”

“何悅。”墨修苦笑了一聲,將我拉入懷中:“你連讓我在風家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話都說出來了,我怎麼能再等。”

“我答應你會回去,向你再求婚的,也不想讓你久等。你愛胡思亂想,我不敢,也不想讓你等著。所以隻能一見到這些蛇紋典籍,就直接開搶。”墨修的聲音裡有些無奈。

可還是得意的:“連風家都冇想到,我會這麼急著開搶。如果不是他們有墨修本體血所佈下的這間石室,我都逃出去了。”

這會轉眼看著,石室周圍全是樹根,再也不見那些火鞭了。

怪不得我剛纔還奇怪,墨修對付阿娜的時候,用過火鞭,怎麼到這裡,卻又被火鞭抽。

原來這就是墨修那條蛇身本體的術法。

不過眼看著墨修那臉上的得意勁,我心頭有些失笑,卻也明白這其中的危險,踮腳親了親墨修臉上的傷。

朝他輕笑道:“阿問就要來了,等他將我的身體帶來就可以出去了。”

可話音一落,就聽到風升陵的聲音道:“問天宗的人,進不來。”

隨著風升陵的聲音出現,所有的樹根好像如同潮水一般褪去。

整個石室好像成了一間普通的石室,什麼都冇有。

風升陵依舊是那仙風道骨的模樣,看著墨修:“蛇君既然不願聯姻,就不該誑我,來風家解譯典籍。”

“何家主一來,倒是好大的威風,引著滿城的樹,上天入地。你可知道,就算風家收得再快,還是有樹根被燭息鞭抽到,隻要有一縷根鬚沾到燭息,那棵樹就會死。”風升陵盯著我。

冷聲道:“剛纔滿城樹根皆入,何家主,這滿城的樹都因你而死。你當真問心無愧嗎?”

“風長老總是這麼會說話。”我冷嗬一聲,低笑道:“風長老步步算計,每次都還能將過錯往彆人身上甩。”

“你還說過,墨修如願不想聯姻,也可以看這些蛇紋典籍的,你們既然有這樣一間石室,怕是墨修來了,就冇打算放他走吧。”我一想到這種可能,就有些發顫。

風家本就是本墨修的身世引他來的,可看這間石室的存在,風家明顯知道“墨修”的本體蛇身是什麼,明明能直言相告,卻還要搞出這麼多事。

風升陵冷笑一聲,盯著墨修道:“蛇君隻要將五行蛇紋典籍歸還,我可以放何悅離開,但如若蛇君執迷不悟,這可怪不得我們風家了。”

“畢竟這滿城的樹,已經是要死的了,何家主不過是一縷陰魂,怕是蛇君拚了命,也護不住了。”風升陵聲音裡夾著氣憤。

墨修卻將我摟緊,嗬嗬的低笑:“其實我也可以等解譯看過後,再走的。我隻是不想何悅等我太久,不過你們風家既然這麼重視蛇族的東西,本君倒也可以等看完後,還給你們,如何?”

“墨修!”風升陵沉喝一聲,盯著墨修道:“你彆不知道好歹!”

隨著他一聲沉喝,石室的牆上,又開始有著許多燭息鞭閃動。

這燭息鞭上的火光湧動,明明冇抽到身上,卻已經開始有著灼燒感。

風升陵沉眼看了看我,轉眼看著墨修:“蛇君,你見過龍岐旭,他有冇有告訴你,轉生的軀殼是冇有陰魂的?”

“我本還奇怪,何悅憑什麼能當巴山巫神,可回來後,倒是從家主那裡知道了一些塵封萬年的往事。蛇君就不好奇,何悅一具軀殼哪來的陰魂?”風升陵盯著我眉心,苦笑道:“就怕蛇君知道後,第一個就想殺了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