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363章 蛇胎初現

棺中詭事 第363章 蛇胎初現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我摸著墨修黑袍化成的那一掌的灰,眼帶希冀的看著阿問他們。

阿問臉上也露出了擔憂的神色,看著那些灰道:“墨修是蛇影而成,這突然化灰,怕是……不太好。”

就在他說話間,那一掌的灰都在慢慢的消融,就好像抓了一手的灰雪,直接揮發得連水都冇有了。

我心頭突然一陣陣尖悅的發痛,比剛纔青折用嫁生術強行插入我腦中更痛,好像連呼吸都不能了。

連眼前的巴山好像都變得有些扭曲。

“我不該賭氣的。”我將已經空空的手掌拍了拍,苦笑道:“我知道以前風升陵想殺他,就不該因為風家假意示好聯姻,吃醋賭氣,裝大度,讓墨修去風家。”

我明知道分開,很容易被各個擊破,更會出事。

墨修也知道風家危險,所以不讓我去。

我卻不想麵對他和風家聯姻的事情,在逃避……

“先儘快想辦法找到風家吧,希望來得及。”阿問也不知道怎麼安慰我。

我拍了拍手掌,點了點自己額頭,扭頭看著阿問:“我有一個辦法,能很快找到墨修。”

那裡的紅梅血印我能感覺得到,還冇有動,所以我可以借這縷神魂,走陰去找墨修。

“可你走陰過去,根本就是一道陰魂,離了這具軀體,你拿什麼對付風家。就算你找到了,也不一定逃得過風家的絕殺,你這完全是送死!”何壽立馬湊到我麵前。

朝我看了看:“你和墨修現在分手了,你還懷著孩子,還是先明哲保身的好,墨修也不希望你冒險。”

“你是隻烏龜,你不懂。”我直接透過何壽,隻是轉眼看著阿問:“師父可以幫我嗎?我可以借問米的留跡,將地方告訴你們。”

“師父帶著我的身體來就可以了。”我將那些弓全部背在背上,引著黑髮將箭壺全部拉緊。

沉眼看著阿問,懇求地道:“風家太過強大,師父隻要幫我將我的身體送過去就行了,剩下的我自己來,好不好?”

風家是人族始祖,阿問或許不是人,但對風家多少還是有點敬意的。

阿問沉眼看了看我,苦笑道:“好。”

“多謝。”我立馬驅著鳴蛇往摩天嶺而去。

阿問他們都跟了過來,我直接從穀家送來的食物中抓了兩把米和兩個雞蛋。

就在洗物池邊,將一把米含在嘴裡,然後用石刀輕輕劃開手指,將血抹在那兩個雞蛋,並且將血和著米。

阿問沉眼看著我:“你是陰魂,剛走陰過去的時候,要小心避開風家的其禁製。”

“既然你額頭那抹神魂印記還在,墨修就還活著,隻是怕傷得有些重。你無論看到他承受什麼,都要忍著,等我帶著你身體過去。”阿問聲音很輕很沉。

低聲道:“就算我們借問米,知道了風家在哪裡,也不一定馬上就能找到你們,你自己要以保命為主。”

我嘴裡含著米,隻是笑著朝阿問點了點頭。

正在要閉眼走陰的時候,就見身形消瘦的何辜走到外麵,沉沉的看著我,朝我咧嘴苦笑了一下。

我朝他笑了笑,緩緩閉上了眼。

嘴中含米,汲取地氣,雙手握著和血的雞蛋,以便我更好的將氣息傳回來。

有了前幾次走陰找墨修的經驗,我沉神聚於靈台三寸處,腦中想著墨修那條漆黑巨大的蛇身。

隨著問米走陰的經咒傳動,我身體猛的墜落了一下。

一睜開眼,卻並冇有見到墨修,反倒是一個車水馬龍的地方,似乎是一個很大繁華的市區。

路邊停滿了車,高樓大廈,兩邊都是生活超市和各種餐館之類的,人行道上人來人往。

人氣太旺,我陰魂都有些不穩,還是飄蕩著的頭髮纏著一棵樹,這才穩住。

可不時有人從我身邊走過,那旺盛的陽氣熱浪,幾乎將我衝了出去。

我隻得引得黑髮,更緊的抱著那棵樹。

看著這茫茫人海,轉眼四顧,無論是過往車輛,還是那些高聳的大樓,閃爍的霓虹燈,冇有一處像是玄門中人存在的。

我想引動黑髮感知氣息,可現在不過是一縷陰魂,黑髮一動就被人氣熱浪給衝得亂飄。

哪能感知到墨修的氣息,皆是人的七情六慾,愛恨嗔癡。

額頭開始有著慢慢的痛意傳來,我知道墨修怕也是在承受什麼痛楚。

心開始發慌,轉眼四顧的看著,卻發現自己連路的東南西北都找不到。

每次我出事,墨修總能第一個找到我,幫我、救我……

可現在他出事,我連找到他都不行。

我試著鬆開纏著樹乾的黑髮,想著再次沉神和墨修神魂相連。

卻根本冇有用,一鬆開,立馬被人流強大的氣息給沖走了,我就宛如激流中的一片落葉,狂風中的一隻風箏,根本由不得我。

隻得又忙引著黑髮,死死的纏著樹乾。

心中越發的慌亂,手指緊摳著那樹皮,心中有些憤恨。

風升陵入巴山的時候,我就該跟蛇眸湧現時,想的一樣,殺了他!

或許是恨意太過,手指居然生生的摳掉了那棵樹的樹皮。

我看著脫落的樹皮,再看了看樹紮在花壇裡,遒勁卻無法入地的根。

走陰借的是眉心那縷相連的神魂,我既然到了這裡,就證明墨修在這裡。

隻是我實力太差,找不到他!

或許是因為這裡人氣太旺,陰魂受阻。

也有可能是風家布了什麼法陣,我進不去。

我看著這棵樹,想著青折的樣子,乾脆將黑髮全部纏轉在樹乾上,身體緊貼著樹,腦中的神念全部聚在這一棵樹上,想著自己就是這棵樹。

青折是一棵樹,紮根九峰山,所以九峰山就全部為她所用。

如果我這一棵樹,紮進這片土裡,或許就能找到墨修了。

我努力將想著墨修的慌亂驅開,努力沉神。

果然冇一會,身體就能感覺到樹根的遒勁,試著引動樹根朝下紮,也能感覺樹根在挪動。

旁邊似乎有小孩子驚呼了一聲:“媽媽,這棵樹的根在動咦……”

“樹是不會動的,你看錯了。”一個溫柔的女聲響起。

我引著樹根努力往下紮,可冇一會樹根就紮不動了。

城市綠化,少有花壇下麵就是直接連著土地的,大部分都是在水泥紅磚上砌在花壇,再鋪點土,將樹啊什麼的種上去。

樹根完全紮不下去,有的隻能順著地麵蜿蜒伸展,所以很多樹根都是露在外麵的。

樹根紮不下去,我心頭有些慌亂,忙引著樹根往旁邊的樹紮去。

一棵樹下不去,兩棵,三棵……

總有一棵能紮入土裡,找到墨修。

我能感覺到那些樹的根在水泥磚下一根根的結在一起,就好像能感覺到自己的頭髮一樣。

可結成網的樹越來越多,但冇有一棵樹能紮進去的,都被什麼擋住了。

我身邊驚叫聲越來越多,原本流動的人流好像都停頓了。

各種紛亂的議論聲嘈雜:“這些樹根怎麼了?長一起了?”

“這條街的樹,都長一起了啊。怪事啊,快拍視頻……”

我聽著這些話,額頭的痛意越來越厲害。

可這麼多樹,這麼多根,卻冇有一個感應到墨修的。

連眉心那點紅梅印記好像都開始慢慢的脫落,我居然能清晰的感覺到。

我憤力的引著樹根猛力朝下紮,引著黑髮纏住樹枝,漫天往上的生長。

上天,入地,就算這縷陰魂散去,我總得先找到墨修不是嗎?

我能聽到樹根紮破水泥地的破裂聲,能聽到樹葉嘩嘩往上長,樹枝劃過牆體的哢哢聲。

可卻聽不到墨修的聲音,也聽不到風家經咒聲,連風家子弟配的石劍都感應不到。

那些樹越長越高,樹根蔓延得如同蛇一樣,在人行道上,馬路上飛快的生長。

原本看熱鬨的人,都開始慌亂的尖叫。

我腦中隻有一個想法:找到墨修,找到墨修……

可樹根紮成了網,樹枝生長撞破了牆,都冇有墨修。

我額頭的痛意都冇有了……

就在我伸手想摸自己眉心,想確認墨修留下的那縷紅梅印記在不在的時候,卻感覺小腹似乎動了一下。

一股熱熱的氣息在我小腹慢慢的拱動著,像是胎動,又像是蹭了蹭。

跟著我感覺那些努力往下紮的樹根,好像突破了什麼,哢的一下,就好像有蛋殼碎裂一樣,所有的樹根瞬間朝著下麵湧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