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332章 霸氣側漏

棺中詭事 第332章 霸氣側漏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就算我點明瞭不用說,可何辜也隻是苦笑,慢慢的站起來。

我忙走過去扶他,他卻朝我擺了擺手。

沉聲道:“師兄們跟你說過,我是個孤兒對吧?被送到了問天宗門前。”

“你還是好好養傷吧。”我看何辜眼睛跳得厲害,明顯是不想談的。

想到當初肖星燁談及身世的憤恨,還有自己看到穀遇時電腦裡那些照片時,那種突然間的放空和無助。

忙朝何辜道:“我就是來看看你傷養得怎麼樣,等下風升陵來了,風家人肯家也不少,你們都傷著,我怕我們打不過。”

“咳!”打坐的何極猛的咳了一聲。

好像再也憋不住了,抬眼看著我:“小師妹,這裡是巴山,你既然能一符之力,作用於整個巴山,就證明這片天地皆為你所用,風家再怎麼也不敢造次。”

“有,這麼厲害嗎?”我自己都冇有這種感覺。

何極沉眼看著我,好像有些無奈的道:“罷了,你終究不是出身玄門,所以不能理解。要不你以為憑什麼一道避水符,穀見明他們就認定你是巫神?不是他們認了你,是巴山認了你!”

“可這是因為我進蛇窟,沾染了魔蛇那些蛇紋裡的神唸吧?”我記得墨修是這樣解釋的。

“不管因為什麼,你能掌控整個巴山,這就是你的天地。”何極目光發沉的看著我。

一字一句的道:“昨日天怒,以墨修蛇君之力,何壽問天之能,也壓不住。可你一道避水符引水沖天而起,為什麼天怒就消失了?”

“因為這就是你的天地,你彰顯了你的主權。”何極很認真的解釋。

我還是有些懵懂的眨眼,一時不太能理解這中間太過玄妙的道理。

何極好像也有些氣憤了,咬牙朝我低吼道:“反正你記住,在巴山,你就隻要想著,老子我最大,整個巴山都是我的。誰也不能動老子,老子想咋樣就咋樣,懂嗎?”

我被他吼得有些愣神。

這何極好像是被何壽附體了啊!

想到墨修帶我去引河蝦說的話,好像有點明白何極的意思,可一時又不能完全轉過來。

正愣神想著,就見何極直愣愣的看著我身後。

臉色立馬變正了,低咳一聲,站起來行了一禮:“蛇君,我就是感覺小師妹,身懷異寶,而不知其用處,有些替她著急,一時情急……”

我見他這好言好語,更甚至有些卑微的樣子。

扭頭看了一眼,站見墨修站在我身後。

心中落差有點大啊!

墨修不在,他們吼我,真的和吼孫子一樣。

他也知道,身懷異寶的是我,不是墨修!

這是因為我“小師妹”的身份,還是因為我打不過他們?

所以他們誰敢這麼吼我?

“本君知道,已經在慢慢引導她了。勞二師兄費心了!”墨修刻意加重了“二師兄”三個字。

我明顯見何極那端正的眉眼跳了一下,果然“二師兄”對他而言,真不是什麼好稱呼。

何極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瞥了我一眼,卻還是拱手朝墨修行禮:“讓蛇君見笑了。”

墨修看著何辜點了點頭,拉著我就朝外走。

出了山洞,阿問好像在看著洗物池的水。

墨修拉著我到洗物池邊,坐在一塊山石邊上:“何極話糙,理卻不糙。既然我們打算留在巴山,你就要完全接受巴山,要感受巴山皆為你所用,就像你的手腳一樣。”

“所以我想了想,這種神念縹緲的術法,我們教不了你,隻有意生宗的青折能教。”墨修瞥了一眼阿問。

低咳了一聲:“本君修書一封,你簽個名,讓阿問帶回九峰山,請青折宗主過來,好好教你控製一下神念。”

我看著阿問那沉盯著洗物池水的眼睛,瞬間明白了,我這是要當工具人了。

可追未來師孃,好像是整個問天宗的大事啊。

還是老老實實的點頭:“好啊。”

墨修直接從懷裡掏出一張紙,朝我遞了遞:“你簽名吧。”

“不用墨?”我盯著那張紙,詫異的道:“直接簽嗎?”

墨修點頭,我總感覺不太對。

湊到紙上看了看,雖說寫得很文雅,但事情還是我神念不得控製的事,這才直接用手指,在紙上畫著簽了名。

簽完什麼都冇有,感覺簽了個寂寞。

阿問立馬走過來,接過那張紙,朝墨修道:“你們等我好訊息。”

跟著急急的就走了。

“這是你教他追妻了?”上次青折走,他都不追,這次就這麼著急?

“嗯。”墨修輕嗯了一聲,摟著我沉笑道:“青折的意念之術,很強大,等她過來你就知道了。”

我想到青折那清冷的性子,再想到何極恨鐵不成鋼,吼我的樣子,突然感覺有點擔心。

就好像一個原本自得其樂的學渣,突然被找了頂極的名師教導,那種壓力可想而知。

“風升陵就快來了,本君去給何壽炸河蝦。”墨修卻好像真的成了居家好男人。

朝我指著洗物池的水道:“本君給你出道題吧,你看著這洗物池的水,用意念化出一條蛇來。”

我立馬閃過避水符後,那條托著我們沖天而起的巨大水龍。

墨修卻好像能看透我的想法,朝我搖頭道:“不能動手,不能畫符,隻能用神念。”

“如果你化成了,我就告訴你,青折和我說了什麼。你也好奇,對吧?”墨修要笑不笑的看著我。

我老老實實的點了點頭,朝墨修揮了揮手:“你去吧。”

“神念,也不一定是要用眼睛的。阿問說你的眼睛會化成蛇眸……”墨修說到這裡,聲音好像哽了一下。

我心頭跳了一下,冇想到他還是知道了。

苦笑道:“而且還有一些嗜血想殺人的衝動。”

“所以你少用眼睛看。儘量眼觀鼻,鼻觀心。自感五內……”墨修越說越深奧。

“算了。”不過他也知道我的斤兩,揮手道:“說這些你也聽不懂,什麼叫五內你也不知道。反正你就閉著眼,憑想象吧。發揮你們少女幻想特質的時候,到了!”

墨修也有些無奈的朝外走,走了兩步,回頭看著我道:“如果實在是化不出蛇,你也可以想想本君的樣子,這樣或許有助於你幻想。”

“嗯。”我本著好好學習的心態,點了點頭。

可聽著墨修爽朗沉笑,大步朝外走。

跟著就醒悟過來,墨修這是在說,我一直在幻想他!

果然蛇君,依舊是這麼狡猾,口頭占便宜,也是這麼順其自然。

就算墨修的背影消失在山洞門口,我依舊能聽到他爽快的笑聲。

不過卻還是閉了眼,學著何辜他們打坐的樣子,閉目沉神。

腦中閃過墨修那條昂著怒吼沖天而起的蛇身。

可想了半天,連個水響都冇聽到。

就在我迷迷糊糊的時候,突然感覺有什麼唆唆的遊動。

夾著蛇信嘶嘶的聲音,就好像有一條蛇盤在我身側,吐著蛇信,準備隨時朝我撲過來。

我閉著眼睛不敢動,沉神引著黑髮,打坐的手,慢慢的往回縮,摸到了袖口的石刀。

跟著猛的朝旁邊揮去。

可黑髮纏湧間,刀光閃過,卻什麼都冇有。

但耳邊那嘶嘶的蛇信聲,卻好像依舊在。

我皺了皺眉,那種聲音並不像是幻聽。

正奇怪著,就聽到外麵傳來何壽沉喝道:“何悅,出來!”

我冇想到他們來得這麼快,想我走登天道,都走了兩天多,近三天。

何壽帶著人,怎麼這麼快就來了。

不過既然風升陵已經來了,我也隻得將石刀收了,理好頭髮。

想著何極的話:在巴山,老孃最大,整個巴山都是老孃的。

要的就是這種霸氣!

可一出洗物池,就見何壽臉色沉得和他的龜殼一樣。

風升陵依舊一幅仙風道骨的模樣,朝我客套的拱手:“風家長老風升陵,見過巴山巫神。”

可在他身後,兩個風家子弟拉著一個人。

那人全身鮮血淋漓,四肢垂軟,好像冇有骨頭一樣。

連胸腹,明顯都變了形,卻因為拉著胳膊,兩根斷骨從他肩周戳了出來,越發的顯得猙獰。

那人整個都軟軟的,冇有半點生氣。

似乎聽到風升陵的聲音,微微抬眼看向我。

那一雙眼閃過苦笑,還有著發渾的死氣。

我一眼就認出來了,這是肖星燁!-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