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283章 家主傳承

棺中詭事 第283章 家主傳承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我瞬間明白這是穀遇時體內那些化成蛇的骨頭,受到天火的灼燒,所以醒了過來。

眼看那些蛇拖著骨頭朝外湧,所有來參加葬禮的巴山人,也嚇了一跳。

本能地想出手,卻又怕一動之下,損壞了穀遇時的遺體。

穀見明也忙沉喝一聲,雙臂如蛇一般的扭動,以圈抱的姿勢想攔住這些蛇。

可他剛一動,因為催動巫術變得高大的身形,晃了一下,跟著直接倒在了地上。

戴著的麵具下湧出血水,原本高瘦的身形瞬間縮小,依舊是個孩童的模樣。

眼看那些蛇已經朝摩天嶺邊緣遊走。

巴山人各施其法,可一時之間也阻止不了這麼多蛇。

摩天嶺上的風又大,蛇頭破體而出,迎風就要被吹下去了。

這種東西,我雖不知道會有什麼危害,可既然穀家的家主代代都是要火化的,怕也是有這個原因。

顧不得多想,我忙掏出石刀,幫著去攔那些半骨蛇。

穀逢春也沉著臉,藉著弓箭,也不敢射箭,隻是藉著弓弦,將這些半骨蛇挑回來。

但一時太快,眼看有的半骨蛇已經到了摩天嶺邊緣了。

穀見明臉上的麵具脫落,張嘴又吐出一口血。

那隻杜鵑從籃子裡跳了出來,在嶺上的狂風中“啾啾”低叫著,旁邊一條半骨蛇衝過杜鵑,將它差點撞下了摩天嶺。

穀見明滿嘴鮮血,卻就地一滾,伸手將那隻杜鵑護在懷裡。

他小小的身體捧著那隻杜鵑,縮成一團,那張孩童般的臉慢慢抬起,黑白分明的眼睛,帶著懇求,沉沉地看著我。

那樣一雙眼,讓我瞬間想到了阿寶叫我“阿媽”的時候。

身後火光呼呼的作響,穀逢春低喝著:“快,封鎖摩天嶺,保全家主遺體。半骨蛇是家主封住地底怨氣而成,一旦逃離,見活物就鑽,快!”

巴山人在我和穀見明中間,來來去去,想儘辦法要將那些半骨蛇抓回來。

可這些蛇不知道為什麼,丟進火裡也燒不著。

不停地朝外爬,捏碎了骨頭,都還能動。

大家似乎都冇想到,好好的葬禮,會出現在這樣的情況。

在這並不大的摩天嶺上,跑來跑去地抓蛇。

原本跪坐在地上的穀見明,任由祭司和巴山人抓蛇,他隻是輕捧著那隻杜鵑。

身體翻跪,匍匐在地上,小小的身子慢慢拉直,五體投地,將那隻杜鵑捧在頭頂,朝我遞了過來。

杜鵑還不會飛,被穀見明捧著,撲騰著翅膀。

我看著那隻杜鵑,轉眼看了看摩天嶺上混亂著抓蛇的巴山人。

再看著那或大或小的蛇頭,拖著半截還冇化蛇的骨頭,卻遊動得很快。

心頭突然發哽。

千年人精,哪是我們能比的。

有些人,死了,都還在算計。

穀遇時知道我入巴山,安心赴死,可在她死前,與我見麵纔多久,就安排好了一切。

連自己的屍體,她都能算計著用。

我走過去,蹲在穀見明身前,伸手捧起那隻杜鵑。

閉著眼,慢慢昂首。

腦中嘶嘶的蛇信聲起,我將那隻杜鵑的翅膀護住。

微微啟唇,明明很低的聲音,卻很清晰地在耳邊響起:“龍……靈……”

我根本不用怎麼想,舌尖輕卷,氣沉丹田,微微啟唇,那一聲召蛇之咒,就從我嘴裡輕而沉地傳了出去。

旁邊瞬間就安靜了下來,似乎連風呼呼的聲音都停了下來,隻有我手裡捧著那隻杜鵑“啾啾”的聲音。

我緩緩睜開眼,摩天嶺上,所有巴山人都和穀見明一樣,匍匐的跪在地上。

十二祭司透過麵具,雙眼好像閃過淚光。

那兩個靈活攀登摩天嶺的女峰主,匍匐著身體抖動,似乎在抽泣著。

穀逢春沉眼看了看我,慢慢匍匐在地。

於心鶴站在摩天嶺邊緣,眼帶苦色,卻又欣慰地笑了笑。

所有朝摩天嶺下遊動的半骨蛇,受到召蛇咒的召喚,又慢慢遊了回來。

巴蛇再次攀嶺而上,蛇頭半昂於空中,微微低垂著看著我。

肥遺展翅而來,停頓在巴蛇旁邊。

那條好像失去了光澤的石柱上,無數的蛇從石柱上緩緩遊了出來。

我心頭微微發酸,沉眼看著那些半骨蛇,張嘴再次發聲:“龍……靈……”

這次聲音沙啞而空靈,我好像聽到腦中有人同樣幽幽的喚著。

那些半骨蛇似乎明白了什麼意思,彆說反抗,十分歡快且主動地遊到了那團幽藍的天火中。

火光呼呼作響,那些半骨蛇卻連嘶吼都冇有,安然盤轉蛇身,任由火光將它們點燃。

幽藍的火光,越發地發藍。

“巫神……”誇父族那個父親,嗚咽地叫了一聲。

我將那隻杜鵑放進籃子,看著遠處巴山眾峰上不時湧動的蛇。

放眼看向蛇窟,那裡的白色,就好像退潮的海水一樣,慢慢往回縮,瞬間就冇有了。

隨著召蛇之咒散去,巴蛇和肥遺也離開了。

石柱上的蛇,也又縮進了石柱裡。

天火一閃而過,穀遇時的屍體已然成了一堆骨灰。

穀見明和十二祭司用一個長頸寬口的金瓶裝著,將瓶子遞給我。

我看著那個金瓶,咧嘴苦笑。

穀遇時活了一千多年,清清醒醒得活了一千多年,大概從我生出生,看著那蛇窟邊上的白化,她日夜在想著,怎麼護住這片廣袤連綿的山脈。

她知道龍靈母親,並不是神,可卻還是將她的事情告訴我了。

就在這摩天嶺上,她將死之身,還在我麵前演示了“龍靈”這道召蛇之咒。

讓我看了她身體的蛇!

她知道,強留我是不行的,因為墨修的存在,穀家拚儘全力也留不住我。

她甚至願意,將蛇窟的奧秘交給墨修。

隻為了讓墨修能儘早離開巴山,讓我留下。

當一個人,連自己的性命,自己死後的遺體,都能拿來利用的時候,還有什麼做不成的?

我看著那個金瓶,慢慢伸手,眼看手指就要落在那金瓶上了。

旁邊一隻手握住了我的手腕。

我順著那手上玄黑的衣袖,然後慢慢往上。

果然就是墨修那張熟悉的臉,依舊是那麼好看。

“彆接。”墨修朝我搖了搖頭,沉聲道:“穀家的傳承,就是……”

“下一任家主,撒上一任家主的骨灰。”我抬眼看著墨修。

苦笑道:“墨修,你讓何壽修祭壇的時候,就是在提醒他,找後路離開巴山。”

“可他們並冇有按你們設想的用強啊,墨修。”我伸出左手,穩穩地接過穀見明手裡的金瓶。

低頭看著穀見明,隻到我腰間的臉。

他想看著我,就得仰著頭,其實很累吧。

我朝穀見明輕笑了笑:“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和蛇君吧。”

穀見明看了看墨修,握著金瓶的手指,一根根的鬆開。

然後對著我和墨修行了一禮,帶著眾祭司,直接就跳了下去。

穀逢春沉眼看著我,似乎有些不甘心。

可摩天嶺下,一道藤蔓捲起,直接將她纏住,往下拉。

於心鶴也冇有耽擱,直接縱身而下。

那些巴山人,激動地看著我和墨修,卻也很有秩序地退下了摩天嶺。

轉眼之間,這個高聳於天際的摩天嶺上,又隻有我和墨修了。

我左手握著金瓶,微微伸手。

灰白色的骨灰,就從瓶口傾灑而下。

被風一卷,灑得遠遠的。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墨修聲音發沉。

卻慢慢鬆開了我的手腕:“何悅,你一直在抗拒這些事情。”

“你不想成為龍靈,更不想接受彆人的記憶。”墨修看著那灑落的骨灰:“根本冇必要接手這些。”

伸手想來阻止:“何悅,穀家的事情交給我,我會解決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