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281章 繁衍生息

棺中詭事 第281章 繁衍生息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我一直以為於心鶴看事情,很清醒的。

可冇想到,在這件事情上,她居然鑽了牛角尖。

可能是當局者迷吧!

更讓我想不明白的是,穀遇時特意提到上古大神都是龍蛇之屬,可龍靈的母親明明隻是一個人。

穀遇時可能清醒地知道龍靈的母親,並不是真正的神。

又為什麼不跟穀家人說清楚?

反倒是將這個爛攤子留給我!

“何悅!”於心鶴對著我沉喝一聲,苦聲道:“你不明白。”

我從來冇想過,會和於心鶴因為巴山的事情起爭執。

沉吸了兩口氣,將心底的情緒壓下去:“我不想再爭論這件事情,先上摩天嶺參加穀家主的葬禮吧。彆在這裡耽擱了!”

“你跟我來!”於心鶴卻扯住了我,拉著我順著巴蛇地蛇身往下滑。

巴蛇的身形巨大,可蛇皮順滑,於心鶴在上麵滑行得很順。

巴蛇還很配合地慢慢昂身,冇一會,我和於心鶴就滑行到了巴蛇的腹部。

於心鶴直接跳下蛇身,朝我伸手道:“你下來。”

我知道今天不將這件事情解決,怕是於心鶴怎麼也解不開這個心結的。

撐著蛇身跳了下去。

於心鶴將巴蛇的蛇腹推了推:“你看。”

巴蛇的蛇腹之下,有桌子大一片的地方,就好像被燙傷了,斑斕的蛇皮不見了,露出一片微白髮粉的傷口。

因為傷口比較大,巴蛇挪動的時候,還不時有著淡黃色的血清湧出來,卻又粘結在皮上。

於心鶴從懷裡掏出藥粉,敷灑在傷口上:“這是操蛇於家最後一條巴蛇了。”

我詫異地看著於心鶴:“不會吧?它父母呢?”

這條巴蛇雖然大,可也冇有到傳說中可以吞象的地步吧?

我還一直以為,於心鶴隻不過是操蛇於家的少主,所以隻能帶“蛇寶寶”出來玩呢。

於心鶴苦笑著將粉末灑勻在傷口上:“這世間很多東西都是均衡的,巴蛇太大,所以孕育時間長,一個不好,就胎死腹中。”

“這條巴蛇的父母就是蛇皮潰爛而死的。在我記事的時候,這條巴蛇的蛇皮已經開始潰爛,我們不敢讓它冬眠,怕一覺睡過去,就不會再醒了。我們也想了很多辦法,可都治不好。”於心鶴灑完藥。

將手拍了拍,引著水沖洗了手。

然後慢慢解開了衣服:“我也一樣。”

於心鶴身上,和她那雙晶瑩如玉的手不同,那一張皮,就好像冬天時,老人的皮膚,乾燥皸裂,好像一動,皮就會一塊塊的脫落。

“何悅,操蛇於家,到我這一脈,也快要絕了。”於心鶴將衣服往下扯了扯。

隻見小腹下麵,肚子有著一條條如同蚯蚓一般的妊娠紋。

我一直以為於心鶴這麼灑脫,會是個未經世事的“少主”。

可看她腹部上的妊娠紋,明顯是懷過孩子的。

“孩子呢?”我想到於心鶴說血脈絕了。

這終究是她的傷心事,忙又道:“你不想說就算了吧。”

“胎死腹中,一共三次。”於心鶴撫過那腹上的妊娠紋。

眼神跟原先那種颯爽和灑脫不同,帶著悲傷,又好像無比的溫柔。

“第一次是自然懷上的,第二次第三次,是用現在醫學技術人工受孕的。可冇有一次生得下來……”於心鶴眼裡閃過淚光。

將衣服扯好,然後慢慢地跪了下來:“何悅,你也懷了孩子,你應該能明白這種感覺。看著肚子裡的孩子一天天地長大,慢慢有了胎動,可有一天,突然就不動了。”

“然後一切都冇了。我吃藥,打針,取卵……。一次次重來,一次次地想著等孩子生下來,就是一縷血脈,延續著操蛇於家神之一脈,可無論如何,它們都會胎死腹中。”於心鶴聲音哽得厲害。

匍匐在地上,後背微微抽動:“何悅,你明白那種感覺的,對嗎?”

她情緒太過悲傷,匍匐在地上,就算看不到臉,我知道她已經泣不成聲了。

我本能地伸手捂了捂小腹,感覺到小腹的緊繃。

不敢想象,這個孩子冇了,我會如何。

墨修會如何……

轉過身,想避開於心鶴的跪拜。

可巴蛇的蛇身一轉,就將我盤在裡麵,不讓我離開。

我隻得轉眼看著於心鶴:“我什麼處境,什麼實力,你是知道的,我自身都難保,而且對於這種事情,我是真的冇有辦法。就算我是這巴山的巫神,我也不會治這種啊。”

於心鶴似乎沉吸了口氣,這才抬頭看著我:“巴山很多種族都是因為繁殖不行,而滅的。”

她跪在地上,也不起來,就那樣看著我:“何悅,不隻是有巴山這些種族,連人的生育都在下降,你不知道嗎?”

“不孕不育的廣告,滿大街都是。很多女性,潔身自愛,可卻無法受孕,就算醫學再發達,可也有的就是懷不上。”於心鶴沉眼看著我。

低聲道:“很多其他物種,也不能自我繁殖了。你認為是什麼原因?”

“環境變化吧。”我實在找不到其他的理由,沉聲道:“也和飲食啊,轉基因有關。”

“不是。如果是外麵的人因為環境變化,還說得過去。可巴山呢?與世隔絕,怎麼可能因為環境變化?”於心鶴立馬反駁。

眼神堅定地看著我:“是因為巫神不在。蛇屬主繁殖,上古女媧一脈,崇拜的就是母性和繁殖,現在的人也好,物種也罷,都不再信奉繁殖,隻想本身,這本就是一個不好的過程。”

我冇想到會和於心鶴談論這麼高深的問題。

嗬嗬的苦笑道:“這種生育性的問題,會有宏觀調控的,不是你和我談論就能解決的。”

伸手想把她拉起來,於心鶴卻怎麼也不肯動。

我隻得盤腿坐在她旁邊:“於少主啊,我們認識這麼久了,你也知道我的個性,你這不是耍賴嗎?”

“嗬。”於心鶴聽著,也盤轉著腿坐好:“你的意思是,你不想留在巴山。”

“這不是我留不留的問題。”我沉眼想了想。

低聲道:“這麼說吧,華、虞、夏、商時期,是人神共治對不對?”

“就目前考古發現和一些史書記載,那時社會文明和生產力,都算得上高,至少比後來封建社會要高對不對?”我腦中好像閃過很多東西。

沉眼看著於心鶴:“可為什麼後來人神不再共治,顓頊更甚至還要絕地天通,不讓人神往來?”

於心鶴皺了皺眉,沉眼看著我:“你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很明白了,你看這巴山,也並不是從一開始就與世隔絕的,古蜀國也是牧誓八國之一,參與過武王伐紂的。”

“但蜀王從外麵帶回那個巫神後,蜀國這纔不與外界通訊息,當然保持這種原生態也挺好。”我拉住於心鶴的手。

輕輕放在我的小腹上:“神固然重要,可我想,在絕地天通之前,人神共治,社會文明發展也很高,是因為神在教導民眾。可為什麼神突然要離了世?”

“就是因為有神的存在,人也好,其他物種也好,將所有的希望和責任推給了神,產生了惰性,所以得不到自我進步。”我將於心鶴的手朝我小腹摁了摁。

苦笑道:“並不是神拋棄了這世間,而是給這世間一個自我發展的可能。”

“於心鶴,如果有神,你就不會成為操蛇於家的少主,你隻會供奉你的神,聽從你心中那個神的指令,你自己相當於一個傀儡,你知道嗎?”我緊摁著她的手掌。

苦笑道:“就像你現在感覺的,我腹中這個孩子已經成了,我也希望它能生下來,可我能做的,並不是祈禱神的庇護,而是自己努力存活。”

於心鶴掌心微微拱動,似乎想明白了,又好像悵然若失。

微微地苦笑道:“你今天上摩天嶺,無論是穀家還是其他峰主,都不會讓你再下摩天嶺了。”

“不管你願不願意,他們都會將你留在摩天嶺,成為巴山的巫神。”於心鶴抬眼。

與我對視:“我原本想著,將這些事情跟你說清楚,你反正不回清水鎮,留在巴山也好。”

“可我聽你說的,又好像有道理。”於心鶴慢慢站起來。

伸手撫著巴蛇的蛇身,沉眼看著我:“他們都上去了,你還要上摩天嶺嗎?還是我藉著巴蛇,送你離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