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28章 蒼生何辜

棺中詭事 第28章 蒼生何辜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就算死了,老周的眼神依舊太狠,看得我心頭髮麻,好像至死他都要殺了我。

我微微後退,後背靠著墨修,卻退無可退。

“彆怕,他隻是一個算命的。剛纔那一口精血,已經耗儘了他的生機。”墨修伸手,寬袖將我的眼睛遮住。

可就算看著墨修這暗鱗染金的黑袍,我眼前閃過的依舊是老周那如同厲鬼索命般的沉喝,以及憤恨染血的雙眼。

三親皆亡,五鄰俱殃……

既然逃不過,還有什麼好避的。

我慢慢扯開墨修的衣袖,看著倒地的老周,和那些死掉的小蛇。

青年道士伸手捂住他的眼睛,低聲念著什麼。

過了一會,才收了手:“老周,在七日前,受人所托,到這裡來找一個人。”

“他是天眼神算,深知機緣,你這幾天蹤跡不定,所以他就在那裡等你。”青年從包裡取了一對桃木卦,分陰陽放在老周的雙眼上。

扭頭看著我:“龍靈,老周看破天機,卻又深陷其中,所以纔想殺你。但他的批命,從無不準。”

“托他來的是胡先生?幫回龍村遷墳的那個風水先生?”我眨了眨眼:“他跑了,能活著就行,為什麼還要讓彆人來送命。”

“他既然號稱天眼神算,就該知道自己要命絕於此,趨吉避凶,就該和那胡先生一樣,跑走保命,又為什麼要來?找死麼?”我心中發冷,拉開門就朝外走去。

這青年道士的意思,我就按老周所說的,就該死了,免得禍害彆人。

可老周的死是我禍害的嗎?

我的生辰八字,是他自己說要算的;他體內嘔出蛇,也不是因為我!

墨修都救他了,他還要拚了命來殺我!

還有那托他來的胡先生,既然自己都跑了,為什麼又要讓彆人來送命!

對麵的橋頭,那些人冇有再聚眾紮堆,而是朝這邊張望,見我出來,立馬都扭頭走了,好像看到了瘟神一樣。

我推著小電驢,直接往秦米婆家去。

牛二不知道從哪裡摘了茶耳,朝我嘿嘿地笑:“龍靈,吃茶耳,耳朵不聾。”

我看了他一眼,到裡麵床上,將奶奶背在背上,找了兩件衣服將她綁我背上,就往外走。

“你想帶她去哪?”秦米婆端著一個米篩看著我,沉聲道:“她不能亂動。”

“龍霞不會讓她死。”我揹著奶奶,踉蹌地坐上小電驢:“我帶她去醫院檢查一下。”

現在科技這麼發達,難道還怕幾條蛇嗎?

我騎著小電驢到鎮醫院,她後頸窩的那條絲蛇冇有再出來,醫生照了片也冇有查出什麼。

“那我奶奶有冇有生育過?”我最終還是問出了這個問題。

主治醫生是個男的,有點吃驚地看著我:“她不是你奶奶嗎?她不生育,哪來的你爸和你!”

“我爸不是親生的,可奶奶現在腦袋有點問題,總說她生過一個孩子,我就是想確定是不是有,如果有的話,我們就幫她找。”我努力掐了個理由。

主治醫生表現理解,叫了婦產科的醫生一塊合診。

過後才告訴我:“你奶奶先天輸卵管堵塞,一直冇有疏通,應該冇有生育過。可能是年紀大了,所以記憶有點混亂。”

“謝謝!”我發現自己居然能很冷靜了。

關了病房的門,趴在床邊,看著奶奶。

幫她將衣服理了理,突然感覺自己陷入了一個巨大的泥潭裡。

突然有點明白,為什麼墨修和柳龍霆都不讓我看那樓上的女人了,三觀儘碎,世界觀崩塌……

我現在也差不多了!

如果我爸不是我奶奶親生的,回龍村那些娶進來的媳婦都冇有生育能力。

那麼,我那麼多排著序號的叔伯,哪裡來的?

那份花名冊上,獨獨冇有我家的那頁,是冇有上,還是被拿走了。

我媽的生辰八字,她的家庭情況,都找不到。

我連自己是從哪來的都不知道了,如果我媽也不能生育,甚至那所謂的出生時,萬蛇潮湧,可能都是騙人的。

因為生我的時候,並冇有出生證明,隻是憑村裡人的口頭說法,現在哪裡去證明真假?

護士給我奶奶開了一些藥,說是暫時冇有找到她昏迷的原因,建議我去大醫院看。

我知道吃藥冇用,卻還是按護士說的,給奶奶喂藥。

但也冇敢住院,奶奶體內的那條絲蛇會如何,我也不知道。

所以我隻得揹著奶奶又回了秦米婆家,她見我回來,似乎早已料定。

隻是當我進屋時,墨修和那青年道士都坐在秦米婆家的桌子邊上。

青年道士一見到我奶奶,立馬道:“這就是蛇棺裡出來的絲蛇?”

墨修朝我沉聲道:“這是問天宗的何辜。”

秦米婆在一邊,幫我將奶奶放下來。

我看著何辜,沉聲道:“向天九問,蒼生何辜?”

這名字一聽就是取自《九問》了。

“正是。”何辜朝我做了個道揖,聲音清朗:“我領師尊法令,一路保護老周,同時查明回龍村蛇棺的真相。”

我和秦米婆將奶奶扶到床上,慢慢將奶奶後頸的頭髮撩開:“絲蛇入體,那你有辦法取嗎?”

何辜搖了搖頭:“我要先看看。”

“蒼生何辜?你和蛇君一塊看吧。”我冷笑著看著何辜,轉眼看著墨修,然後走出去,和牛二坐在台階邊。

這會已經近黃昏,遠處炊煙裊裊,眾鳥歸巢,暖如金的夕陽灑在綠油油的稻田上,交映著很漂亮。

可這些,跟我已經冇了關係。

一旦入夜,蛇淫毒發作,那種癢,以及召喚聲,總讓我想衝出去……

牛二遞了一片較厚偏白的茶耳給我:“這個好吃。”

我接過放進嘴裡,雖說入嘴鬆脆,微甜,可回味後,嘴還是澀得好像張不開了。

牛二卻還在一捧茶耳裡挑挑揀揀,把好的給我:“你吃。”

我看著他,明明跟我同一天出生,可卻怎麼也看不出這樣的年紀。

墨修和何辜似乎在討論著怎麼取絲蛇,我燒了水,讓牛二洗了澡。

秦米婆找了兩把舊剃刀在磨:“以前我還冇問米的時候,就給滿月的胎兒剃胎髮,那時剃胎髮是要給封紅的,現在啊……”

她磨著磨著就咳了起來,將一把還冇磨的舊剃刀遞給我:“給你防身吧。這把是我姑姑的,當初就是她帶著我給人剃胎髮的。”

秦米婆家冇有合適的衣服,牛二就穿著秦米婆的舊衣服出來。

我磨著剃刀,看著秦米婆用幾塊紅薯乾哄著牛二,右手夾著剃刀,左手扯著頭髮,嘩嘩地刮動,冇一會兒就將頭髮給理好了。

跟著剃刀唰唰的就把牛二邋遢的鬍子給遞了,居然還不影響牛二吃紅薯乾,可見手法利落。

秦米婆剃完,就彎腰在一邊重重的咳了起來。

我握著那把剃刀,再看著牛二落下來的頭髮,幫秦米婆拍著背,然後給牛二擦了把臉,將落著的頭髮鬍鬚弄掉。

那邋遢的頭髮鬍子下麵,是一張青春正好的臉,可牛二隻是嚼著紅薯乾,朝我嘿嘿的笑。

收拾好牛二,我磨著那把剃刀,回想著秦米婆剃頭髮的樣子。

墨修和何辜似乎在想辦法將我奶奶腦中的絲蛇取出來,所以一直冇有離開房間。

我做了飯,叫他們。

墨修是不用吃飯的,何辜要持午,過午不食,所也不吃。

一直到了晚上,何辜似乎要打座,這纔出來。

秦米婆將昨晚的米用來燒了,給我換了新打的米。

我正準備坐回木桶裡,墨修這才走出來,站在一邊看著我:“如果不行的話,叫我。”

冰涼的米慢慢地灑在身上,我一點點地浸進去:“找到辦法了嗎?”

墨修搖了搖頭,正要說什麼,臉色突然一變:“不好!”

“跑了,跑了!”牛二在外麵大叫:“龍靈,你奶奶跑了。彆跑啊……”

我忙從木桶裡起來,隻見我奶奶健步如飛,也不走路,直接就往稻田裡趟過去,往一個方向跑。

在打座的何辜,立馬衝了出來:“可能是今天我施針的時候,傷到了絲蛇,蛇棺和蛇婆那邊有感應了,怕我逼出來,所以出動了。我先去追!”

我看了一眼奶奶跑的方向,返回屋裡,拿了那張網,騎上電驢就追。

正握著方向盤,墨修就化成黑蛇玉鐲纏在我手腕上。

牛二在後麵大叫,好像要跟上來。

秦米婆到了晚上,咳得更是快要斷氣了,將他拉住。

我騎著小電驢直接奔墳坑的方向,無論是蛇棺,還是蛇婆,或是柳龍霆,他們的目的地就是這裡。

等我到的時候,卻見我奶奶衣裳都冇了。

就站在那墳坑邊,頭扭動著看著我:“龍靈,我等了你這麼久,你快來啊。快來啊……”

而她的手腳,以詭異的方式拱動著,或者說是扭動著。

後背上,一個個的蛇頭從她身體兩側伸出來。

就好像每一節脊椎都有著一條蛇,又好像奶奶全身的肋骨都換了這種絲蛇。

所有的蛇頭朝著我,嘶嘶的吐著蛇信,聲音空靈,又好像在嘶嘶地叫著我:“龍靈,龍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