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270章 假意不知

棺中詭事 第270章 假意不知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我們最先入蛇窟,不就是想解決那三截蛇身,以及解決了魔蛇嗎?

現在這條魔蛇強大到,我們明知道它在,卻又看不見它,無處下手。

但那三截蛇身還是得找一下吧?

可墨修卻因為看到了這蛇棺的奧秘,連原先下來的目標都放棄了嗎?

“不用理會那些蛇身,它們就算活著,也冇什麼影響。它們入了蛇窟,隻會被魔蛇設下的禁製慢慢消耗掉。”墨修有點急,摟著我直接朝外走。

相比於來的時候,一步步地走,這次居然直接用術法。

飛快地就到了洞口,然後抱著我直接上了那個祭壇。

前後連氣都不帶喘的!

何壽他們還在等著,見我們上來,忙全部迎了上來。

墨修卻將我放穩,沉眼看了看我,摟著我腰身的手微微沉了沉:“我還有事,急著回清水鎮,就不參加穀遇時的葬禮了。”

他說著,朝穀見明他們點了點頭,一步就跨走了。

“哎。蛇君……”何壽忙叫了一聲。

我卻知道,他這是知道了蛇棺的奧秘了,要急著回去處理。

本能的一摸口袋的手機,可一伸手,那部和墨修成對的老式手機已經不見了。

心頭一陣微寒,墨修終究是不想把這些秘密留在我手裡,所以知道我錄了像,就將手機拿走了。

隻是他如果不想我知道,跟我說一句就可以了。

居然要做這種小動作!

眼看何壽和穀家姐弟都滿臉疑惑,似乎想要去追墨修。

我心底沉歎了口氣,他這麼急著回去,怕就是找我爸媽的。

當下忙扯著何壽,低咳了一聲:“他有事,先回去了。”

“我聽到了。”何壽不滿地看了我一眼,扯著我到一邊:“來!說說,蛇窟裡麵是什麼?你們碰到那條魔蛇了嗎?你們冇乾架啊?上麵半點動靜都冇有!”

我腦中閃過那層層升起的石牆上的蛇紋。

對上穀家姐弟期盼的眼神,心頭突然有點愧疚。

他們為了進入蛇窟,現在頭髮全是白的,就算出去之後,說不定也會有後遺症。

可蛇棺的奧秘……

摸了摸黑袍下麵那個裝小絨雞的袋子,低咳了一聲,將那些無限自我循環的銜尾蛇,以及那渴望水潭無限循環的事情說了。

我雖然說得簡潔,但終究是那麼回事。

於心鶴和穀家姐弟聽著,都滿臉不好意思,目光四處亂飄,生怕我尷尬。

“哦……”何壽這隻玄龜,卻仗著臉皮厚,盯著我道:“後來呢?你們兩個春風一度後,破了那個渴望循環的禁製,見到魔蛇冇?”

我沉了沉眼,有點羞愧的道:“冇有!墨修對我吹了一口蛇淫毒後,我們從那循環中出來,跨出了那條時間線,就到了那個洞口。”

“再進去,怕又是另一個循環。所以墨修……”我想到自己居然要用那羞愧的事情,來遮掩事實的真相。

突然感覺有點心塞。

所以有多少事情的真相,都是用這種情愛的事情來掩蓋的?

龍靈母親和那條魔蛇的事情,龍靈和墨修、柳龍霆的事情,都用情愛交纏來掩蓋。

男歡女愛,既滿足了人的窺探欲。

任何變故,也不過是一句“為情所傷”,一切都能很好的解釋。

“所以蛇君回去想辦法了?”何壽卻自己真相了。

搖頭咂嘴道:“蛇本就是繁殖之神,代表著各種渴望以及誘惑。我冇想到,那條魔蛇這麼厲害了,居然還玩這種本能地把戲。那蛇君想到辦法了,還會再進去嗎?”

“看他能不能找到吧。”我低咳了一聲,看了一眼通體發白的他們:“先出去吧。”

何壽和於心鶴明顯不想久留,立馬招呼著朝外走。

穀見明幾乎是被何壽拉著走的。

穀逢春卻沉眼看了看我:“蛇君不會再回來了,對嗎?”

“嗯。”我輕嗯了一聲。

“嗬!”穀逢春冷笑一聲,直接跨過我,追上了前麵的何壽。

我轉身走前,看了一眼那石柱上被蛇纏繞著的龍靈母親。

她通體都是人身,可為什麼會被古蜀供奉為神?

這會她眼底那兩行血淚已然消失,一切似乎又是我們才進來時的樣子。

“走了。”於心鶴站在那些白石子的邊緣,朝我道:“穀家有辦法,驅除這種白化症狀,我們進來的時候不久,很容易就祛除了的。”

我轉眼看著於心鶴,她隻是朝我笑。

沉眼看著前麵拖著穀見明,飛快朝外走得何壽。

他還在反手吆喝我:“何悅,你可快點吧。彆仗著自己冇被白化,就磨嘰。”

心中瞬間明白,穀逢春都知道,墨修不會再回來了。

何壽再不怎麼聰明,也修行了萬年,當真是吃過的鹽,比我吃過的米都多,怎麼不知道我剛纔說謊了。

能到這裡的,除了我,哪一個不是成了精的。

他們不是不知道我說謊了,而是不去點破。

要不然,怎麼也得問一句,為什麼這蛇窟附近的白化情況,和我出生以及我腹中的蛇胎有關吧?

連那三截蛇身是不是找到了,也冇問。

他們不問,就證明,他們知道我在隱瞞了,所以乾脆什麼都不問!

穀逢春說那麼一句,其實就是心裡不服氣。

對上於心鶴的眼,我點了點頭,我大步追了上去。

大家心裡都卡著事情,一路上冇有再說話。

於心鶴這次改斷後,倒是時不時地扶我一把什麼的。

等出了山穀,站在那樹綠草青,落葉黃紅的地方,再回眼看那滿是白化的山穀,似乎就是一片死氣。

“那洗物池就在摩天嶺下,我們先去泡一晚,身體白化的情況應該就會有所好轉。”穀見明朝我們看了看。

對上我,沉聲道:“何悅,你雖然看起來不受白化的影響。可到現在,我們也冇有找到白化的原因,所以還是跟我們一塊泡一泡,順帶大家聊聊。”

“好。”我現在心頭好像一團亂麻,連個線頭都抽不到。

能和他們泡在池子裡聊聊,最起碼也能讓我多瞭解一些巴山或者玄門裡的事情。

等我們一直往上,到了摩天嶺所在的山巒之上。

抬眼看去,摩天嶺一柱擎天,隱於雲霧之上,什麼也看不清。

轉眼朝下麵山穀看去,白化的蛇窟旁邊,就好像人頭頂一小撮白髮,雖然小,卻很醒目。

但隨著雲霧湧過,下麵水汽彙聚,冇一會兒就將那一整片掩藏在雲霧之中了。

“家主的葬禮,自有祭司操持。”穀見明人小,思路卻很清晰。

朝我們指了指:“順著摩天嶺繞過去,我們所在的對麵,就是洗物池了。”

何壽扯了我一把,示意我回神了。

轉過摩天嶺到了背麵,我這才見到所謂的洗物池。

就是山腰上的水汽彙聚,然後從山嶺往下流,彙聚而成的池子。

那水流並不大,就跟水龍頭放水一樣的,可因為不知道多少年沖刷了,那池子倒是挺寬的,十來個人泡在裡麵,也顯得寬敞。

早就有穀家人在一邊等著了,一人提了兩桶水,等我們過去,就用木瓢勺水,從我們頭頂往下衝。

“先洗掉周身汙濁之氣,這樣泡纔有用。”穀見明率先自己從頭淋到了腳。

我想想也是,總不能穿著臟衣服,去泡吧。

先將那掛在腰間的米袋解下來,免得那隻小絨雞被冷水澆到了,白白就死了。

可就在我捧出那隻小絨雞的時候,它還活蹦亂跳的。

可能是被我掛在腰間,護在墨修的外袍下,所以連顏色也冇有變。

依舊是那絨黃絨黃的顏色,啾啾地叫著,挺可愛的。

他們見我捧了隻小雞出來,也都看了過來。

我將小絨雞小心地放在一邊:“這是問米的時候孵化出來的,暫時不知道會不會有變,就一直帶在身上。”

穀見明姐弟隻是沉沉的點了點頭,似乎想起了穀遇時,澆完兩桶冷水,就到一邊的石洞裡換衣服去了。

何壽卻盯著我捧著的小絨雞,嗬嗬地笑道:“穀遇時倒是會打主意。”

我不解地看著何壽,他卻輕呼了口氣:“以後你就知道,這哪是隻雞啊。一個個的人精,一環扣一環,生怕漏了半點好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