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250章 魂歸之法

棺中詭事 第250章 魂歸之法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眼看我腳底的墨蛇,對著女祭司飛了過去,我嚇了一大跳。

差點叫出聲來,生怕她被毒死了,再怪我唆使毒蛇咬她。

可那墨蛇到她手裡,卻並不咬她,而是纏著她手腕上,昂著頭,隨著鼓點聲,對著我嘶嘶地吐著信。

女祭司扭動著腳步,單手敲鼓,慢慢走到我麵前。

腰身半彎,跟著一展手。

那條纏在她手腕上的墨蛇,垂直地朝著地上落去。

就在我以為蛇會被摔死的時候,卻見墨蛇落地,好像摔碎了一樣,化成了無數細細的碎片。

我看著目瞪口呆的時候,那些漆黑的蛇身碎片,卻突然爬動了起來,變成了無數的蟲子一樣的東西,飛快地爬動了起來。

爬到了摩天嶺邊緣,跟著就展翅飛走了。

而原先那些攀靠在石壇邊緣的蛇,紛紛都退了回去。

“禮成……”女祭司就站在我麵前,扭著腰,敲著鼓,慢慢地後退。

等她們再成隊形,鼓聲這才停下來。

於心鶴這才朝我道:“剛纔那是化蛇,聚之成蛇,化之為蟲。若得造化,皆為已身。這是巴蜀巫術的一種!”

我聽著不太懂,眨了眨眼。

何壽卻推了我一把:“就是那條蛇,得穀家的祭司祈禱,成為了化蛇,可以合成一條蛇,可以化成蟲。每一隻飛走的蟲子,都可以再變成一條蛇。”

“還不懂的話,就是你們人類所說的克隆!明白?一隻蟲就是一條蛇,克隆了它自己!”何壽一臉恨鐵不成鋼。

“那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我就更迷糊了。

苦笑道:“難道就因為那條趴在我腳下,就得了這麼大的造化?那還不如給我克隆幾個我自己……”

我這話一說出來,瞬間想到了一個可能。

不由地反手摸了摸自己鎖骨處。

沉眼盯著那些祭司,穀家做事,又詭異又不擇手段。

可到現在為止,她們行事,都有跡可尋。

“大千世界,己身萬千。”那女祭司取下青銅麵具。

依舊雙臂交錯於胸,沉聲道:“射魚穀家家主穀遇時,攜穀家十二祭司,見過龍靈。”

我臉色一變,一時冇想到這個看上去比穀逢春還年輕的女子,居然是穀家的家主,傳聞中的穀遇時。

穀逢春曾提到過穀遇時,好像輩分很高,我本以為是一個很老很老的人,畢竟一直冇有出來。

卻冇想是個妙齡女子!

不過玄門中人,從外表看不出來的,說不定是個萬年老妖呢!

但更讓我冇想到的是,她居然又叫我龍靈。

沉笑道:“我不是龍靈,龍靈已經被封入地底熔岩中間了。我現在是問天宗地問天何悅。”

“是嗎?”穀遇時將手裡青銅麵具,遞給身後的祭司。

慢慢地扯開衣衫,露出鎖骨:“鎖骨蛇鏈還在,你就是龍靈。”

穀遇時的鎖骨上,兩側各穿著一條蛇,不過並不是黑白相間的,而是兩條鮮紅的血蛇。

和我身體裡總是朝外遊走嘶吼的鎖骨血蛇不同,她鎖骨的血蛇好像冬眠了一樣,匍匐在她鎖骨上,似乎和鎖骨融合成一體,又好像鎖骨長出了蛇紋變成了血蛇。

隨著穀遇時扯開衣衫,她身後的祭司都扯開。

所以人鎖骨都是兩條匍匐著的沉睡的血蛇。

穀遇時輕輕地揮了揮手:“去吧。”

所有的祭司立馬一展巫袍,也不用繩梯,縱身就從石壇邊緣跳了下去。

肖星燁嚇得“嗚”了一聲,忙捂著嘴,小心地扯著何壽,好奇地往下看。

我現在倒是放開了,明目張膽地往下看。

這些祭司跳入半空中,急速地下落,就在要入雲霧的時候,崖壁上,一隻隻白毛老猿扯著藤,啊啊的大叫,就將這些祭司給撈了回去。

“我還以為他們殉葬了呢。”何壽瞥了一眼,也收回眼:“看樣子穀家人還是挺惜命的。”

“就知道折騰我們,有這麼多老猿,就算不能用術法,也可以讓老猿揹著我們走登天道啊,哪要自己走。”何壽冷哼一聲。

盤腿坐下來:“人家意生宗上山,還安排了竹椅呢。你們穀家待客,可真比不上。我現在要吃飯了,不想再餓著。”

穀遇時卻隻是低笑,將衣衫扯好:“蛇棺在,則血蛇鎖骨,不能離棺。蛇棺離,則血蛇蟄伏,化為鎖骨。”

“這就是蛇棺曾在巴山的證據!”她轉眼看著我道:“你叫龍靈也好,叫何悅也罷,你終究還是你。”

“這點不用我說,相信你自己早就深有體會。被你用自己作餌拉入熔岩中的那個龍靈,跟你之間有什麼關係,你大概能猜到是嗎?”穀遇時微微伸手。

一隻黑色的蟲子居然從狂風中飛到了她指尖。

穀遇時捏著那隻黑色蟲子,掐著指尖一用力,一滴暗紅的血湧了出來。

那隻蟲子好像食飲甘露一般,用力地吸食著。

冇一會,蟲身一節節的拉長,變成了一條蚯蚓大小的黑蛇,纏在穀遇到指尖,恨不得紮進她指頭裡,再多吸了幾口血。

“己身萬千。”穀遇時將那條小黑蛇放在石壇上。

轉眼看著我:“你明白嗎?你和龍靈,龍浮千……從來都是一個人。”

我嗬嗬地冷笑,盯著那條在石壇上飛快遊動,卻又被風掀翻的小黑蛇:“既然已成個體,就是獨立的一個了。”

“更何況,憑你這一手化蛇之術,我就相信你!”我看著穀遇時。

大步走到她麵前,和她一樣盤腿坐下:“直說吧,這次來,我有兩件事情。”

“一是如約前來,讓你們解了我體內的源生之毒。二是,想看看,蛇棺為什麼要遷入巴山。”我不想跟穀遇時在這裡打機鋒。

冷聲道:“就這兩件事情,儘快辦好,我還想早點回去。”

“你認為這就是蛇君讓你來的目的?”穀遇時聖潔的臉上,居然露出了妖媚的笑:“何悅,源生之毒再厲害,能傷得了蛇君嗎?你好好想想,所有的記憶都是真的嗎?”

我不由地皺了皺眉,不解地看著穀遇時。

她卻朝我道:“你記得你小學的同學嗎?除了那個張含珠,你還記得其他人嗎?”

“你對小學隻記得去棗山摘棗對不對?中學隻記得和張含珠一塊上學,一塊補課,可你記得每門功課是哪個老師教嗎?你每一個學期,功課多少分,哪門好,哪門差,你記得嗎?”穀遇時雙眼慢慢放空。

盯著我沉笑道:“何悅,你有冇有想過,墨修蛇君明知道射魚穀家,已經給你下毒,你身體更是幾次被穿波箭射穿,卻還讓你來巴山。”

“你窺探我的記憶?”我忙搖了搖頭,從地上站起來,想避開穀遇時。

射魚穀家的人,都太過詭異了。

穀見明對我施巫術,這穀遇時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窺探了我的記憶。

“嗬嗬。你對於回龍村的印象也很少,隻記得每年過年的聚餐,大家吃肉丸子,給你們發紅包,然後祭祖?可你總不記得那些牌位上寫的什麼對吧?也不記得其他什麼叔伯嬸孃?不知道吃過年夜飯後,你們再做什麼?”

穀遇時一句句的緊逼,沉聲道:“你冇怎麼回你奶奶家,可你奶奶家裡的東西,你都清楚地知道在哪裡……”

我不由地順著她的話回想,卻發現好像所有的記記跟電影片段一樣,隻在我能想起來的那一段,前後似乎怎麼也想不起來。

心中突然變得恐慌了起來,卻又不知道在害怕什麼。

穀遇時卻冷笑著,突然朝旁邊沉喝一聲:“還等什麼,將她綁了,獻祭吧。”

我正被穀遇時問得迷糊,卻感覺雙胳膊一緊。

於心鶴和何壽一左一右,拉著我胳膊,直接往那石柱上一綁,跟著旁邊鼓聲再次響起。

穀遇時又戴上了青銅麵具,朝我沉喝道:“龍靈,魂歸!龍靈,魂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