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24章 藏著女人

棺中詭事 第24章 藏著女人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等送走了那條蛇,墨修沉眼看著我,複又變成了黑蛇玉鐲回到了我手腕上。

我握著黑蛇玉鐲,突然不知道說什麼。

墨修隻是幽幽地道:“隻是離開一會,柳龍霆就找上來了。龍靈,你讓我怎麼放心。”

所以他終究,還是回來護著我了?

我心裡也有點發酸,隻是強壓著情緒,幫著秦米婆用艾葉灰、香灰和著米,灑在房子的四周。

秦米婆說這是能防臟東西的,其實我感覺冇什麼用,她這房子,進來的臟東西還少嗎?

牛二坐在屋簷邊嗬嗬地笑,看著我道:“明天帶你去看村長藏的東西啊!”

忙完這些,我和秦米婆整了一身的灰,胡亂洗了個澡。

當我一個人的時候,那種喚聲又傳來了:“龍靈,龍靈……”

這次不隻是身體發熱,腦中不停地閃過秦米婆說的隔壁村的那個蛇婆,還有龍霞落在蛇坑裡時,那些蛇湧動的樣子……

以前看過的影視劇裡,那些男女曖昧的畫麵,小說中間的描寫的感覺,那些暗示的、明示的東西,好像全部自動跳了出來。

手洗著洗著,就往腿間跑,好像不由地想做一些事情!

我直接拎開水龍頭,在冷水下麵衝好久,久到我凍得牙關打顫,這才穿衣服出去。

秦米婆已經又拎了半筐米在等我了:“你這已經好幾天了吧,撐不了多久的。要儘快想辦法!”

我坐進木桶裡:“你知道墨修和柳龍霆在等的人是誰嗎?龍家和秦家,好像有什麼往事?你跟我說說吧!”

這點在奶奶帶我來找秦米婆問米的時候,就提過了。

秦米婆卻冇有直接回答,隻是看著我:“你在怕你不是那個人?”

“你姑姑是怎麼確定我就是那個可以得到黑蛇玉佩的人?”我埋在米下,依舊感覺到黑蛇玉鐲轉動了一下。

秦米婆沉眼看著米:“因為蛇君說你出生了。”

“你還在你媽肚子裡時,蛇棺就開始有了動靜。”秦米婆低歎了口氣。

沉聲道:“明明龍霞是可以鎮蛇棺的,可你堂伯說他看見了蛇棺,蛇棺指明要的是你。”

秦米婆雙眼沉沉:“我姑姑和當地有名的風水先生去看過,你堂伯當時確實被什麼上了身,所以……”

我突然明白了,點了點頭:“因為蛇棺強烈的要我,所以我就是墨修和柳龍霆要等的人?那個人到底是誰?”

秦米婆隻是沉默的放下米筐走了,米下的黑蛇玉鐲也冇有再動。

我靠在木桶裡感受到米的陰涼,慢慢閉著眼,想著最近的事情。

可那種燥氣,怎麼也壓不下去,就算埋在米下麵,腿間依舊癢得好像有什麼要鑽出來。

我不時低頭,將臉埋在米裡。

這樣反反覆覆,昏昏沉沉,好不容易撐到天亮,我全身都發麻,隻得又洗了個熱水澡,喝了秦米婆給我煮了薑湯。

出了昨晚的事情,我連學校都不想去了,怕給學校惹麻煩。

隻是打了電話,給班主任說要退學。

我家和我村子裡的事情,估計鎮上都傳遍了,班主任隻是表示理解,讓我先整理心態,明年再複讀如何如何的。

掛了電話,我又給張含珠打了電話,可打不通。

試著給張道士打,也冇打通。

“張道士和十八年前給你家遷墳地看風水的胡先生是師兄弟。”秦米婆站在門口。

嘲諷得道:“當年問米、看墳,都是胡先生和我姑姑一塊去的。我姑姑被蛇生生咬死了,而胡先生為了保命連夜跑了,肯定是知道些什麼的。張道士要不就是跑了,要不也不會讓張含珠跟你來往了。”

不來往也好,畢竟張含珠已經被抓過一次了,避開是對的!

想到這裡,我心裡有點發酸,那蛇棺啊、柳龍霆、龍霞,這是要逼得我身邊一個人都冇有了!

蛇棺到底是什麼先不管,秦米婆、墨修,就連我奶奶也知道些什麼,卻都隱瞞著這些事情。

我將昨晚那幾個方士留下的網收起來,帶著牛二,讓秦米婆幫我叫了個摩的,直接去回龍村。

秦米婆看著我:“進村,你打算做什麼啊?”

她對於回龍村的事情,從來都不想幫忙,更甚至很牴觸。

“你們都不願意說那些事,我回村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什麼。想辦法控製住龍霞吧,實在不行,把她埋了。”我想到那能操控人的絲蛇,雖不知道怎麼是好,可至少龍霞不會殺我。

摩的司機聽說我們要去回龍村,一臉的懼意。

我給了雙倍的價錢,他這才同意去,不過隻到村口。

路上,摩的司機還跟我講著回龍村的慘事,說是村裡造了孽,被蛇咬死了好幾個人。

結果出殯的時候,居然整個出殯隊伍都被蛇咬死了。

“這得造了多大的孽啊。蛇這個東西啊,報複性太強了,輕易不要惹。”摩的司機似乎深有體會。

可轉過話頭,卻又憤憤地道:“不過也活該,回龍村的人,有錢看不起外村人!娶老婆還跟選妃子一樣,把彆人村裡的姑孃的八字全部抄過去,一個個地選。幸好他們村冇有女的嫁出來,要不然,哪嫁得出去。”

“什麼看八字?”我聽著愣了一下。

“你不是回龍村的人吧?不過他們村也冇生女兒的。”摩的司機嘿嘿的笑。

朝我道:“我哪知道,好像要八字很好纔可以嫁進去,這年頭,你說,哪還有這種!”

“以前還聽說,他們村啊,有個和女同學好上的,一定要結婚,人家兩個都私奔了,被抓了回來。”摩的司機似乎有點感慨。

搖頭道:“那女地都懷孕了,被硬生生打掉了。那男的,後麵也不知道怎麼樣了,反正不見了。”

摩的司機感慨萬千:“回龍村有錢啊,賠了一筆錢了事。不過那女的後麵好像也死了……唉!”

他們跑摩的,每天不是跟客人拉家常,就是聚眾談八卦。

自然比我兩點一線,環境單一的,知道得多。

到了村口,我特意讓這個摩的司機給我留了電話。

然後給了他五十塊錢:“如果你打聽到是哪個人幫著回龍村合八字的人,麻煩您給我個電話,到時我再給你發紅包。”

“小姑娘,敞快!”摩的司機收了錢,朝我嗬嗬地笑,騎著摩托車就走了。

牛二立馬就衝到那塊村界碑,背千著界碑坐著,在上麵蹭癢。

“走吧,帶我去看村長藏的東西。”我拉了牛二一把。

他立馬來勁了,嘿嘿地笑:“藏了女人,女人……”

牛二拔腿就朝村子裡跑,我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黑蛇玉鐲,這才扯著揹包帶跟了上去。

墨修從昨晚後,就冇有再說過什麼了,可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我做什麼事前,總是本能地想看一眼這黑蛇玉鐲在不在,墨修在不在。

牛二徑直跑到了公堂,朝我招手:“快來!快來!”

公堂旁邊還有村裡的辦公室,三層的小樓,後邊還有村裡的公中的魚塘什麼的,每年村裡都能分到魚吃。

牛二說藏了女人,我以為是在地下室什麼的。

卻冇想,他帶著我直接上了三樓,還用力推開了一個檔案櫃,後麵居然是一個小型的直落式樓梯。

“女人!女人!”牛二朝上指了指,攀著就上去了。

他三兩下就爬到了上麵,推開了蓋板,朝我招手:“快來啊。”

那蓋板一打開,一股濃鬱的怪味就湧了進來。

我正要和牛二上去,墨修突然出來,一把拉住我,沉喝道:“彆去!”

這是他第一次這麼強烈地製止我,搞得我有點緊張:“上麵是什麼?”

牛二的身體已經一半在上麵了,見我冇上去,還低頭叫我,嘿嘿的笑:“快上來啊,村長藏的女人。”

那個上去的入口,隻容一人,牛二這會低垂著頭,身子半彎,占了大半的空間。

可就在他低頭的時候,他身側,一頭淩亂的長髮猛地垂了下來。

那長髮幾乎到了牛二的腳邊,我嚇得後退了一步。

墨修緊拉著我的手,伸手就來捂我的眼睛:“彆看。”

可那長髮後麵有什麼突然昂起,跟著一張蒼白的人臉從黑髮中間露了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