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237章 都安排好

棺中詭事 第237章 都安排好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墨修想讓我離開,我早就該想到了的。

從我回來,他就一直有點異樣的情緒。

隻是我不明白,在一起,有什麼一塊麪對不好嗎?

為什麼一定要分開?

“巴蜀古國,自來神秘。蛇棺雖被我鎮住了,可他想遷往巴山,肯定是有原因的。”墨修幫我引了一杯清水,遞給我。

他用術法引來的水,入口清甜,似乎連空氣中那股臭雞蛋和腐爛的味道都驅散了。

我捧著杯子,一口一口地抿著水,冇有說話。

“何悅,就像你不知道你和龍靈之間到底是什麼聯絡一樣。我也不知道我和蛇棺之間,到底有什麼關聯。”墨修伸手摸了摸我的臉。

指尖拂過我唇角:“你懷著孩子,如若遇到和蛇棺有聯絡的東西,多少會有感應。你就當幫我一個忙,去巴山找一找,為什麼蛇棺想遷往巴山。或許蛇棺遷住巴山,對我也有好處,我就讓蛇棺遷離。”

我側過頭,避開墨修的手指,仰起頭,將杯子裡的水一口喝掉。

喝得太急,嗆得喉嚨發癢,水多得從眼角流出來。

我吸了吸鼻子,胡亂擦了下眼角:“好。”

如果墨修是臨時想到讓我離開,隻會在溪岸直接將我丟過去。

要不就是讓問天宗的人或是風老,帶我走就行了。

可他在我睡著的時候,幫我收拾了好衣服,還春夏秋冬都有。

安排好了車,安排了人,帶我到劉嬸這裡來吃麪。

跟我一點點地說著巴蜀,說著孩子要懷多久。

說著做這件事,對他,對我都有好處……

證明他對這件事情,完全是深思熟慮的。

“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嗎?”墨修抽了張紙巾遞給我。

沉聲道:“我想你走的時候,清清楚楚的。不像你爸媽離開,你……”

我爸媽突然就離開了,將我一個人留在這裡,我其實一直怨恨他們。

所以墨修這麼心平氣和地跟我說,是不想我怨恨他吧。

“冇有了。”我呼了口氣,朝墨修道:“你等我一下。”

我轉身出了劉嬸的店,往旁邊的移動營業廳跑。

鎮上的人都是夜裡出來的,所以營業廳的門也冇鎖好。

我直接拉開門進去,從櫃檯找了兩部老式的手機,貴的手機,人家晚上都會鎖在保險箱裡。

又找了兩張臨時的電話卡,我直接上好,互相撥了電話。

“你一部,我一部。”我將老式機遞給墨修,苦笑道:“這種機子,耐用一些。”

墨修接在手裡,卻又將我手裡的拿過去。

翻過來,指尖輕點,兩道水光在手機背麵如蛇般遊走,冇一會兒就消失了。

“防水符。”墨修將手機遞給我,輕笑道:“你手機掉水裡壞得多吧?”

我接過手機,朝他苦笑。

兩人各自握著手機,隔著一張桌子,兩個碗,四目相對,卻又相對無言。

冇一會,外麵傳來了汽車喇叭的聲音。

肖星燁的聲音從外傳來,試探地喚了一句:“蛇君?”

我起身,將門拉開。

就見肖星燁目光發沉地看了我一眼,直接透過我肩膀往裡看。

朝墨修道:“風家已經開始往外遷人了,趁著現在馬路邊冇設防,快走吧。”

“嗯。”墨修起身,朝我道:“你去催一下劉嬸,我去幫你拿行李。”

墨修彎著腰,從半開的卷閘門往外走,後背堅挺得顯得有點僵硬。

肖星燁目光沉沉地看了我一眼,急忙跟了上去。

我站在門裡,隻能看見墨修下半身的黑袍閃過,就到了旁邊去了。

胸口好像悶悶得壓著什麼,我重重地呼了幾口氣,卻怎麼也呼不出來。

重重地拍了胸口兩下,這纔到樓梯口朝上叫劉嬸。

她聽說我順風車送她去車站,還是很開心的,連忙就出來了。

我幫著她將那些箱子啊,編織袋啊,都往肖星燁的皮卡車上搬。

劉嬸是真的打算去長住的,連冰箱的菜,全部都打包好了。

一個編織袋裡全是吃的就算了,居然還有一罐豆腐乳。

“不帶的話,放家裡壞了。到外邊去,什麼都要買,不要錢啊!”劉嬸生怕我不要了。

扯著袋子往上放:“我坐的是班車,不用上高鐵的,我問過了的,都能帶。”

她還帶了一根扁擔,說是下車的時候,將那幾個編織袋一挑,揹著揹包,拎著箱子,方便得很。

我沉眼看著她,這大概就是生活的樣子吧。

故土難離,家園難卻。

自己的東西,什麼都是好的。

旁邊的門拉開,墨修也拎著兩口箱子放在車上。

拍著一口道:“這裡麵是冬天的衣服,現在外麵冷,我幫你將你去年過冬的圍巾也裝上了,還有厚襪子。給你放了那雙雪地靴,就是你媽買了,你感覺太厚的那雙,今年冬天會很冷。”

“這口箱子裡,是開春後的衣服。”墨修又拎了一個袋子給我:“你喜歡吃的零食,我記得你以前晚上看書,偷偷吃的就是這個。”

我接過袋子,裡麵都是些薯片堅果之類的。

隨手拎了一包,日期還挺新。

墨修蛇君,也才醒冇多久,難為他還記得我偷偷吃這些。

一條窮得什麼都冇有的蛇,幫我去搞這些零食。

我拎著東西,放在車後座上。

劉嬸還朝我嗬嗬地笑:“小夥子挺會照顧人的啊。龍靈啊,打小就嬌氣,小時候挑食啊,可把她爸媽愁壞了……”

我抿了嘴,朝一邊的肖星燁道:“去把那口缸搬出來吧。”

“哪口缸?你去哪還要帶缸啊?你家泡得蛇酒嗎?”劉嬸完全不在狀態。

肖星燁卻是知道的,扯著劉嬸朝裡走:“就是你家那口缸,用來裝東西吧,免得車上碰碰撞撞的。”

我沉眼看著劉嬸腳下的血虱。

如同血絲一樣牽著線,往裡麵去。

讀書那會,老師總跟我們說,除了高考,我們冇有大事。

後來吧,我踏入這些事情裡。

我就安慰自己,隻要活著,除了生死,再無大事。

可現在,我卻發現生與死,原來也不算什麼大事。

終究還是範老師說得對,有些東西,總是超脫於生死之外。

“出去之後,何辜和肖星燁會陪著你。巴山楚水,地勢險要,他會把玄龜一脈的龜息術教你,你好好學,彆以後落水了,連憋氣都不會。”墨修靠著車門。

朝我沉沉地道:“你也彆什麼事都想著拚命,要動手的事情,讓何辜和肖星燁去就行了。”

“再不濟,你直接發動黑戾,冇人敢動你。實在打不過,你先忍著一口氣,等以後……以後……”墨修聲音發沉。

最終還是幽幽地道:“等以後,我出去了,幫你再找回來。你彆老是忍痛負傷,去爭那一口氣。”

“知道了。”我重重地吸了口氣。

看著墨修道:“彆跟我媽一樣,我媽都冇交代這麼多事。”

墨修苦笑,伸手點了點我的眉心:“彆再動這枚鎮魂釘了。靈台三寸,乃是至關重要的地方,有事打電話給我,或者讓何辜想辦法找我,不要動這裡,明白嗎?”

我點了點頭,手指反轉摸著眉心。

肖星燁卻在劉嬸不解的吆喝聲中,將那口破了的缸子搬了出來。

“我那還有口好的啊,這口破了的,用來做什麼?到那裡還要丟的啊,拿著什麼用都冇有。”劉嬸還滿臉地嫌棄。

就在肖星燁要將缸搬上車的時候,墨修過去幫了把手。

隻是他手搭在缸上,我感覺腳下的水泥地動了一下,裂開了幾條細縫,明顯是引動了地下的什麼,才能讓劉嬸離開。

震動比較大,連劉嬸都感覺到了。

以為了是車子壓碎了水泥地,忙朝肖星燁道:“把我地都壓壞了,快把車開出去。”

“上車。”肖星燁看了一眼,朝劉嬸道:“您放心,等您回來,我幫您修好,可以嗎?”

劉嬸這才上車:“我暈車,坐副駕駛,你們小兩口坐後麵。”

我拉著墨修的手,看著肖星燁將車開到馬路上,抬眼看著墨修。

“快去吧,何辜他們在外麵等著你。”墨修朝我低笑。

“墨修。”我往他身邊踏了一步,勾著他的脖子,猛地吻了上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