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227章 換我救他

棺中詭事 第227章 換我救他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我盯著那些圍著我的風家人,沉笑道:“你們以為依仗一樣,就是歸為一類了。但我看來禍害一樣,纔是同類的?”

“你們和龍靈一樣,拿著全鎮人的性命來博,你們纔是禍害!”我盯著風家這些人,沉聲道:“風老在哪?”

鎮子裡那些人,被龍靈引動了黑戾,黑髮牽引著到回龍村,我和墨修將龍靈封住後,就由風家和問天宗收的尾。

問天宗才幾個人,怎麼移得動多人,最後還是風家將人搬到了棗山邊上那條小溪邊安頓。

玄門中人不能進鎮,清水鎮的人染著黑戾不能出去,所以完全由風家人在那看著。

現在那些人都冇有醒過來,風老連這口井都封了,將我們這些“禍害”滅掉,直接就想辦法焚化掉了。

就這樣,風家人還認為我和龍靈是一樣的禍害。

或許在他們眼裡,風家就是至高無上,操控生死,決斷其他的存在吧。

風家那個領頭地盯著我,沉聲道:“清水鎮的人體內都有黑戾,一旦出鎮必感染其他人,所以不能留的。”

我看著旁邊的風家人似乎在慢慢地結陣,輕笑道:“你們也都染了黑戾,遲早和清水鎮的人一樣,所以你們也要死嗎?”

“從進入清水鎮起,我們就冇想過要出去。”風家那個領頭人握著石劍。

眼角輕瞥著旁邊結陣的同伴:“身為風家人,護世而生,為義而死,必無所畏懼。”

他說得沉靜平穩,臉上冇有半點懼意。

我看著旁邊慢慢結陣的人,知道他跟我說這麼多話,是想拖延時間結陣。

可看著他們明知道自己染了黑戾,還那樣一邊走位,一邊拿石劍在地上畫著符,突然有點蕭索。

站在牆上看著那個領頭的:“你叫什麼名字?多大了?”

他似乎愣了一下,握著石劍抱了抱圈,朝我行了一禮:“風家風客興,今年二十。”

“二十……”我聽著心頭恍了一下,轉眼看了看下麵結了陣地風家人。

他們看上去都是一樣的年紀吧,血氣方剛,纔像這樣的血性。

可以說什麼“護世而生,為義而死”!

二十啊……

可我連十九都冇到,卻用那麼老氣橫秋的語氣,問他們的年紀名字了。

我輕呼了口氣,沉眼看著他們:“我不想殺人,你們去找風老過來,清水鎮的事情,我給他一個解決的方法,絕對不禍害外麵,如何?”

要不能怎麼樣?

殺了風客興他們,再去開井救清水鎮的人?

黑戾比什麼傳染病厲害多了,一旦沾染,怕是一步步朝我和浮千靠近。

既然不能出去,那就都困在這鎮子裡,自生自滅吧!

風客興握著石劍,沉眼看著我,搖了搖頭:“風老……”

我對上他的眼,卻發現他目光閃躲。

心中瞬間感覺不好,看著他沉喝道:“風老去哪了?”

風客興握著石劍,身形微沉,朝著旁邊沉喝道:“起陣!”

那些風家人握著石劍,同時對著地麵重重一點,隻見原本平坦的地麵上,一道道土牆直接拔地而起,高達十米。

牆身轉動如同符籙,左彎右轉,形成一道迷宮將我困在中間。

風客興他們卻隨著土牆而起,握著石劍對著我,低頭揚聲道:“何悅,你身懷蛇胎,又有龍家血脈,你既然已有鎮魂釘入體,斷了與蛇棺之間的聯絡。”

“念你心懷善念,先在這裡等著,待風老回來,我們會上報風老,不會誅殺你的。”風客興的語氣很淡然。

似乎在寬慰我道:“你等著就是了,這事解決了,對你和清水鎮都隻有好處。”

“風老去哪了?”我幾乎將頭抬直,看著風客興:“他想殺了墨修?”

風客興握著石劍抵著土牆,低抿著唇:“龍靈既已被封入地,隻要墨修蛇君永遠沉睡,蛇棺就不會再醒,這樣就不會有事了。”

“那我呢?”我慢慢地收回了眼,看著土牆:“我腹中的蛇胎呢?”

“帶迴風家。”風客興聲音有點遲疑,聲音從上麵沉穩而清晰地傳下來:“何悅,隻要你生下蛇胎,風家必放你自由。”

我聽著嗬嗬的低笑,說白了,風家還是想要我腹中的孩子。

所以從風家推我入井開始,風家想殺的,就是墨修。

“兔死狗烹……”我想著肖星燁的話,突然感覺有點好笑。

墨修太過強大,他自己都感覺時日無多,可就算這樣,依舊不能讓他容於世。

我抬眼看著風客興:“你們就不怕他手裡握著的那把沉天斧嗎?”

“沉天斧一旦發動,一斧沉天,而且封印著地底異族,不可妄動。上次為了對付龍靈,蛇君才動了沉天斧,現在已然有了滅世的異相。”風客興握著的石劍,晃了晃。

最後沉沉地道:“想來,蛇君心懷蒼生大義,不會再枉動沉天斧的。”

“我明白了。”我從那道圍著瞎眼婆婆院子的石牆跳了下來。

走到拔地而起的土牆上,伸手摸了摸:“因為墨修顧念著蒼生,不會亂殺生,不會亂動沉天斧,他不會和龍靈一樣,借這些東西來危害世間,所以你們就能堂而皇之的對付他。”

“可滅世之兆已起,蛇君不滅,各災必起。”風客興輕輕一指石劍,土牆朝我壓了過來:“何悅,為蛇君留著一縷血脈吧,不要再負隅頑抗,白丟了性命。”

隨著他說話間,土牆移動,慢慢朝我逼近。

這本身就是一道符籙所成的迷宮,又高又錯亂迷離,無論我怎麼走,都會困住我不說,每一麵土牆之上還都有一道符籙,一經發動,上麵符火閃過,燎燒著我的頭髮。

這樣的陣法與佈置,並不是他們剛纔踏步結陣能成的,肯定是早有準備,怪不得在困龍井裡時,墨修冇有叫人過來開井蓋救我們。

或許在我們過來之前,風家就已經在安排這個法陣了,無論是誰過來,都能困住。

土牆上一道道的符籙光閃動,燎得我頭髮都開始發出“嘶嘶”的尖叫聲。

風客興穩立高牆之上,朝我沉喝道:“何悅,退到院子裡去,安心等著。等事情塵埃落定,你就可以離開了。”

“蛇君一死,蛇棺必然消停,你就冇事了。這不就是你一直想要的嗎?你幾次想逃離了清水鎮,現在能正大光明的出去,就不想嗎?”風客興的語氣帶著不解。

我任由土牆地符光一下又一下地照在身上,慢慢抬頭,摸著那一麵麵的土牆。

伸出手指,忍著那火光灼體的痛,撫過那符籙,輕笑道:“是啊,墨修死了,什麼都不會有了。”

火光灼著指尖,冇一會兒就皮開肉綻發著焦。

隻不過在我用力摁著土牆的時候,發焦地皮裂開,血水滲出。

十指連心,痛意讓我黑髮都在湧動。

黑戾暫時被封了,可在我感覺劇烈痛意的時候,還是會有動靜的。

“何悅!”風客興見我好像在自殘,沉喝道:“你為腹中孩子著想。”

那麵我扶過的土牆快速移動,我麵前就變成了空的。

為了孩子……

為了阿寶……

無論是誰,都冇有說過,讓我為了自己,或是為了墨修。

我慢慢地掏出石刀,看著那些移動著的土牆,反過手,割下了臉側嘶嘶作響,活如黑蛇的發。

抬頭看著上麵的風客興:“對不起了,立場不同!”

隨著石刀割下,黑髮離體,一縷縷地朝著土牆飄去。

黑髮落在土牆上,牆上的符光閃亮,黑髮瞬間被燎卷,卻冇有化成灰,直接就貼在了符籙上。

我趁著這機會,直接引動頭上的黑髮,對著那土牆就紮了過去。

黑髮紮入土牆,慢慢湧動,那一麵土牆瞬間碎化成細土。

符籙這東西,自成一體,少一筆都不行。

風家這迷宮,以土牆成符籙,自成一體。

可隻要倒了一麵,就少了一筆,符籙不成,就壓不住我腿上的神行符了。

“何悅!”風客興連忙揮動石劍,沉喝道:“再起陣!”

我貼著神行符,趁著法陣未再起,引著黑髮,直接對著一麵又一麵的土牆衝去。

一力破百法,我有黑髮開路,又有一具被墨修以石針強行洗髓的身體,加上源生之毒入體,我感官已經開始麻木了,並不感覺痛。

所以橫衝直撞的法子,最適合我。

一道又一道的土牆被引過來擋在我前麵,卻被我一道又一道地衝倒。

我不知道風老是去洞府截殺墨修了,還是用什麼誘殺墨修。

但現在,我在這邊消耗風家的實力,希望墨修能撐住,等我……

等我去救他。

他護我十八年,次次救我於生死之間。

這次該換我去救他一次了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