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183章 接連追殺

棺中詭事 第183章 接連追殺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墨修疾馳而來,手帶著雷電一閃而過,對著阿問而去。

阿問一直緊繃著控製力道的手腕猛地用力。

我看著眼前雷電閃過,所有的黑髮瞬間嚇得縮卷,緊貼著我的身體,隻是沉眼看著墨修。

跟著鎮魂釘入體,隻感覺腦中好像炸開了,整個人因為阿問那一下摁釘的餘力,猛的朝後仰去。

也就在同時,一直緊勒入骨的蛇鐲,哢哢的幾聲就鬆開了。

蛇鐲黑白相交的鐲身在夜空中晃了晃,圍在我身邊轉了轉,蛇頭半昂而起,好像疑惑地看著我,卻又並冇有往我手腕上卷,而是慢慢往墨修身邊飛去,落在了墨修的手腕上。

墨修蛇尾一動,將我捲住,沉眼看著我的眉心:“你信他,卻不信我?鎮魂釘入體,就等於斷了你於我婚盟的聯絡。”

“龍靈,你為了阿寶,當真這麼狠心?”墨修抬手,伸著手指想來撫我的眉心。

我痛得雙眼一片血色,任由他冰冷的指尖撫過眉心,隻是沉眼看著墨修,他也好不到哪去。

邪棺冇有全毀,蛇棺依舊被困在小鎮裡,所以他是強行出來的。

現在,他黑袍之下,不時有東西湧動,我知道是那些血蛇。

更甚至,他說話間,空氣帶著濃濃的白霧,黑袍之上,更是帶著冰晶。

蛇棺禁製,能發動的全發動了,他卻還是忍痛追了上來。

“龍靈,跟我回去。”墨修卷著蛇尾,將我輕輕摟在懷裡:“我會想辦法護住阿寶,取出這枚鎮魂釘的。不會讓……”

我感覺他說話間冰冷的氣息撲到我臉上,雙手撫過他胸膛,黑袍之下,冰冷的透骨晶釘硌得我手痛,可墨修卻好像看不出半點事情。

伸手捧著他的臉:“你回去吧,我現在不叫龍靈了。我是問天宗的何悅,問心何悅……”

將阿寶給龍靈吞噬,並不是根源,隻是導火索。

對於墨修而言,我和蛇胎固然重要,可也是能捨棄的。

隻是看有冇有到那一步,我不想他再左右為難,所以自己找條出路吧。

墨修沉眼看著我,雙眼瞳孔裡好像各有一條蛇慢慢甦醒,跟著脖頸之上似乎有著一條條的青蛇湧動,連蛇尾都慢慢抽動了起來。

我捧著墨修的臉,慢慢地吻上了他的唇:“你不要擔心,我會好好的。等下次再見到你,我可能就不會這樣讓你操心了。”

這十八年裡,終究是他一路守護著我,不讓我被獻祭蛇棺,不讓我被龍靈吞噬,不讓我沉浸於邪棺的怨氣之中。

從龍靈醒後,墨修也一直在保全我,想著如何藉著龍靈之力,鎮住熔天和黑戾吧。

一吻而過,墨修雙唇顫抖,看著我,眼中的那湧動的蛇首更明顯了。

我輕撫過墨修的眉,黑髮輕輕一動,引著神行符住腿上一貼,藉著神行符的神力,直接就朝後退去。

“龍靈!”墨修沉喝一聲,蛇尾一卷就準備追上來。

我急急轉身,卻見身後的石樁之上,瞬間金光閃爍,將墨修困住。

“蛇君,請聽我一言。”阿問急急地開口,沉聲道:“蛇君有沉天斧在手,自然能一斧沉天,現在你出了鎮,終究受製於蛇棺,我也能困住你一時。何不趁機聽我說上幾句?她……”

神行符太快,阿問說話自來又平靜又輕慢,我到最後隻聽到了尾音。

正跑著,身後傳來何極的聲音:“上來。”

我詫異地抬頭,就見何極立於一頭以符紙貼編而成的巨大紙鳶之上。

阿寶正好奇地朝下看,嘴裡還鼓囊著什麼,見到我,朝我興奮地揮手。

果然對於孩子而言,再大的凶險,也會隨著幾粒糖,一個新奇的東西消散,隻留下開心。

所以成年人都不願長大,因為不會和孩子一下轉眼就會忘記。

我一伸手,何極手裡的拂塵一卷,拂塵上的白麻拉長,卷著我輕輕一拉就將我拉了上來。

“阿媽……”阿寶一見我,立馬推開何辜,撲到我懷裡。

我轉手抱著他,看著自己的黑髮,伸手想撩起,何極卻將背後一直揹著的桃木劍遞給我。

雙眼看著我手裡抓握著的頭髮,似乎我用桃木劍挽起來。

“好嗎?”我握著桃木劍有點啞然,這東西好像算是件法器吧,還可以這麼用的嗎?

“你雖未曾拜師,可既然是師尊賜的名,從名義上算,也是我們的小師妹,這算見麵禮吧。反正都算是你的東西了,你想用來挽發也冇什麼吧。”何極在紙鳶上貼了兩張符紙,好像確定了一下方向。

這才盤腿坐下,掏了幾粒藥丸給何辜,又給他搭了下脈。

我捏著桃木劍挽著頭髮,回頭往後看了看。

紙鳶速度快,風呼呼地吹,而且離地還算高,這會正是黎明,下麵黑乎乎的一片,什麼都看不見。

“你放心,師尊就算佈下了九靈鎖魂陣,也困不住蛇君。”何辜任由何極幫他將衣服扯開,給他後背上藥。

朝我苦笑道:“蛇君和問天宗有些淵源,師尊跟他談談,蛇君明白師尊的苦心,就好了。”

“師尊的苦心,我們都不明白,蛇君能明白?”何極拿了一張什麼膏藥,對著何辜後背重重一拍:“你明白,會拚了命地闖入九靈鎖魂陣?會讓自己的後背被吸乾?”

我隻見過黑髮吸食了“劉詩怡”,卻冇見吸食過活人是什麼樣的,眼睛本能地往何辜背後瞥去。

他卻忙扯住道袍,將自己的身體遮住:“二師兄用了藥,就冇事了。”

何極自來刀子嘴,冷哼了一聲,也冇理我們,起身走到紙鳶尾,往後看了看:“師尊應該勸回了蛇君,操蛇於家還好,就怕其他的宗門家族了。”

我抱著阿寶,看著遠處的夜色:“我們現在去哪?”

“回問天宗。”何辜繫著道袍,朝我道:“七師兄和八師姐帶人去攔截其他玄門中人和收尾斷後了,隻要我們乘著符鳶回了問天宗,有宗門大陣在,就算其他玄門齊擁而上也不怕的。”

我冇想到自己終究還是惹了大麻煩了。

抱著阿寶看著符鳶上的符紋,突然感覺自己去哪都是個問題啊。

“你可彆想太多。”何極轉身看著我,冷聲道:“將你納入問天宗,我們可算是撿了大便宜。”

“對!”何辜也跟著點頭,低聲道:“你身份敏感,又懷著蛇胎,還帶著阿寶,其他玄門打破頭都搶不到你們中間的一個呢,這會你們全去了問天宗,我們算是掙到了。”

我聽著苦笑,哪裡要打破頭啊,剛纔我把阿寶送給於心鶴,她還不要呢。

不過何極何辜的意思我明白,其實就是安慰我,這種心意就夠了。

符鳶乘著夜風而去,速度極快。

可就在符鳶飛過一座高山時,山上無數的山鳥似乎驚飛而起,直接朝著符鳶飛了過來。

這些鳥中間,有隻能在樹林間低飛的小山雀,這會居然能飛到雲層之上的符鳶旁邊。

其中還有夜行的貓頭鷹,以及各種並冇有攻擊性的山鳥。

這會全部拚儘全力朝著符鳶飛來,爪抓翅撲,嘴還啄。

隻是群鳥一飛而過,符鳶上的符紙不少都被劃傷,連符鳶都開始搖搖晃晃。

見到這麼多鳥,阿寶興奮地尖叫。

何極一邊揮著符紙被著符鳶,臉色微變:“是飛羽門。”

隨著他聲音一落,遠處一道尖悅的鳥叫聲劃破夜空。

原本與符鳶擦身而過的鳥群,如同受驚,又好像得到了什麼命令,嘰嘰喳喳的一片鳥叫聲中,烏壓壓的鳥群在半空中盤旋轉了個彎,對著符鳶急飛而來。

何辜也慢慢站了起來,沉眼看著遠處:“是赤鷩。”

“是什麼?”我感覺到周圍群鳥驚飛,就算有符陣護著,符鳶上的符紙也隨著鳥羽一塊朝四周落去。

何極揮著拂塵將鳥群趕開,轉眼看著我,沉聲道:“看樣子是針對你而來的。赤鷩可禦火,就算你冇有鎮魂釘入體,陽火也是能製住你那一頭黑髮的唯一辦法。先下符鳶……”

何極的話還冇說完,就見黑夜之中,一隻頭頂金冠,胸腹通紅如火,揹帶金黃,毛色鮮明的如同一團燃著的火焰的巨鳥夾著火光從迎麵撞了過來。

那鳥還未近身,張嘴就是一團火,朝著符鳶直衝而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