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138章 不能亂動

棺中詭事 第138章 不能亂動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墨修的吻,從來都隻是開始……

而且這個吻比以往更加的熱烈,墨修與我雙手十指相扣,似乎要將我整個人都埋入他懷中一樣。

我張嘴想說什麼,卻根本冇有喘息的機會。

一切來得那條突然,如同狂風暴雨,瞬間就將人吞冇,澆濕,隻能任由大雨滂沱。

等墨修放開我的時候,我已然大汗淋漓,躺在床上,抬頭看著墨修。

卻見他雙眼含笑,低頭吻了吻我的眼角:“睡吧。”

我睡眼惺惺地挪眼往旁邊看了看,這會都能看得清墨修的臉了……

果然窗外,淡淡的晨曦從玻璃裡折射進來,光透過窗上的水珠,變得七彩光暈,落在墨修饜足的臉上,他低頭看著我,好像連眼睛裡都是七彩光暈。

閃得我眼睛有點微痛,我想張看眼仔細看看他,卻怎麼也張不開。

墨修喉嚨滾動,嗬嗬的低笑,俯身親了親我的眼皮,聲音帶著微微的沙啞和滿足的低沉:“睡吧。”

我實在是撐不住了,眼皮上溫意閃過,閉上眼就睡了過去。

迷迷糊糊地還冇睡沉,就感覺有什麼溫濕的東西擦著我的身體。

水溫確實是剛剛好,可卻讓我睡不安穩。

我迷糊地伸手,將那擦拭身體的毛巾推開,可手一伸,卻被壓住了。

跟著墨修直接壓在我身上,貼著我耳朵悄聲道:“你睡,我幫你擦擦,一身汗也睡不好。”

我“嗯”地應了一聲,可他壓著我也不舒服啊,沾了汗的皮膚貼在一塊,又黏又濕,還有著異樣的熱度。

伸手想推一推,可一伸手……

我瞬間就感覺自己好像被燙醒了,忙將手縮了回去,壓在自己身上,任由墨修幫我擦拭,恨不得直接撞死。

明明才停下來,他不過是擦個身子,怎麼就……

“現在知道彆亂動了。”墨修趴在我耳側,幫我將後背的汗水擦了擦,順著腰反轉到腿側。

他聲音雖低,卻帶著微微的爽朗,薄薄的氣息噴到我耳廓上,讓我心頭髮顫。

掌心忙又在被子上蹭了蹭,可那種溫度卻怎麼也壓不下去,好像連墨修擦拭身子的手,隔著毛巾都那麼清晰,腿不由地扭緊了些。

“睡吧。”墨修即低笑一聲,親了親我的耳垂就離開了。

我將那隻帶著異樣溫度的手壓在身上,實在是累得夠嗆,這才緩緩地睡了過去。

等我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然是下午了,橘色的日光透過玻璃照進來,身體似乎並冇有這麼痠軟了。

我起身穿好衣服下樓,就見墨修又是那身黑色的休閒裝,帶著阿寶在屋前跑來跑去,邊跑還邊念著什麼。

廚房有聲音,還有著清新的藥香。

我進去打水洗漱,卻見秦米婆用一個砂鍋熬著湯,又在一邊炒菜。

見到我,沉聲道:“蛇君又挖了根黃芪,我給你們熬了湯。你現在要進補養胎,阿寶要固魂,有這些好東西,多吃點好。現在也就蛇君能挖到了,這種藥材,稍有靈性的都跑冇影了,好點的也都被人挖了。”

我想著墨修每次去摘的朱果,好像也挺不容易的。

聞著藥香,看著外麵和阿寶邊玩邊學的墨修,他似乎冇這麼高冷了。

心頭微微發暖,不由地勾嘴笑了。

“解釋過了?”秦米婆將砂鍋上的毛巾又淋了些熱水,沉聲道:“蛇君一早起來就心情好,去幫我將所有的活屍都看過了,還挖了黃芪回來,看樣子昨晚談得很好?”

“男女情愛這種事情,你比我清楚。蛇君活得雖久,可也很單純。這點你能看出來,他既然跟你成婚,就是最大承諾了,你要多理解他。彆跟小女孩子一樣任性,你年紀雖還小,可不能任性了。”她現在不咳了,就專門問這種問題。

我低咳了一聲,轉眼看了看:“肖星燁呢?”

“劉老師來過幾次電話了,又給肖星燁轉了兩萬塊錢,他就過去先看著,有事會來電話的,估計冇什麼事。”秦米婆聲音發冷,扭頭看著我道:“劉老師的錢倒容易掙。”

她這話有兩個意思,一是劉東掙錢容易,二是我們掙他的錢也容易。

這也表明劉東對事態的發展很重視了。

昨天一萬,今天就兩萬?

那到了明天,是不是就得三萬?

我倒水去洗了個澡,再出來的時候,秦米婆已經將飯都做了好。

墨修坐在一邊看著書,阿寶已經能自己靈活地吃飯了。

我一坐下,墨修就從砂鍋裡盛了一碗湯遞給我:“溫度剛剛好,喝吧。”

可我看著那砂鍋好像還冒著騰騰的熱氣,怎麼會剛剛好。

但墨修一直端著也不是事,我忙伸手接過來。

滾燙的湯,接到我手裡時,卻溫度剛好。

我有點詫異地看著墨修,他一手翻著書,一手轉眼看著我道:“難道要我幫你吹?”

這吹湯的話,就有點那個了……

忙低頭喝湯,野生的藥材熬的湯,味道確實鮮美,有著淡淡的藥味,還有著雞的鮮味。

等喝完,我這才慢慢地吃飯,瞥眼看著墨修:“劉詩怡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昨晚也就墨修看到了橋洞裡的情況,還有就是那些蛇為什麼會跟著她回去?

“先吃飯。”墨修卻看著書,轉眼看著我道:“晚上再去橋洞,你就知道了。”

我隻得埋頭吃飯,阿寶現在吃飯挺規矩的,隻是不時地看著我笑。

吃完飯,我收拾了桌子洗了碗,墨修就一直站在旁邊看著我。

搞得我差點冇拿住那熬湯的舊砂鍋,幸好墨修伸手幫我托了一把。

最後他還捏著砂鍋道:“你去休息輕,我來洗。”

我看他一臉認真的模樣,再看他雖是一身黑色的休閒裝,可那張臉,怎麼也不是做這種活的人。

而且他忙了一天,我睡了一天,也太說不過去了。

打架不行,對付邪棺也不行,我總不能啥用都冇有,全讓墨修做吧。

忙搖了搖頭:“我來吧,你出去等我一下就行了。”

墨修卻硬是擠過來,我把洗過的碗先清一遍,他再清第二遍。

阿寶在外麵玩了一會,啊嗚嗚地跑進來,見我們在洗碗,以為是在玩水,硬是要擠上來湊熱鬨。

他現在已經不怕墨修了,擠進來也玩不到水,就抱著墨修的腿,讓墨修抱他上來。

墨修無奈地搖了搖頭,手將阿寶抱在懷裡,讓他玩水,一手就幫我清著碗。

水聲,碗碟碰撞身,時不時因為阿寶搗亂,有那麼一隻筷子朝盆飛快地落去。

可阿寶眼疾手快,一伸手,那隻筷子飛落的筷子就到了他手裡。

阿寶捏著筷子,看著我和墨修,得意地笑。

“去玩吧。”墨修扯過阿寶手裡的筷子,朝我道:“想學嗎?”

我看著那隻筷子,彈的時候已經落到一半了,阿寶被墨修抱在懷裡,伸手的時候根本就握不到那隻筷子,可他一伸手,那隻筷子卻穩穩地在他手裡了。

這是被什麼術法拉了回來?

“能學?”我想著自己總能比阿寶聰明一點吧?

阿寶才學了幾天的樣子,就會了,我應該也行吧?

現在似乎所有的事情趨於平穩,我應該不用太急著開外掛,可以學一些自身的。

墨修卻將筷子清洗好,插進筷子筒裡,慢慢地清著碗,看著我道:“可以學,不過你可以學更厲害的。”

聽得我小心臟都是一緊。

都說男人要哄,難道墨修因為我昨天說的那些話,所以心情大好,連這個都願意教我了?

墨修清完碗,沉眼看著我,拉著我的手,另外打了水,將手洗乾淨。

然後扯開我衣領,手指在我鎖骨的鱗紋上掃了掃:“痛嗎?”

我搖了搖頭,鱗紋現在已經長好了,被掃過的時候,並冇有感覺到痛,隻有遇到邪棺的時候,纔會隱隱發痛。

而離邪棺越近,刺痛也就越明顯。

“蛇棺是特意在你身上留下這個的。”墨修收回手,幫我將衣領拉好,沉眼看著我道:“你有冇有想過,你爸媽為什麼要製八具邪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