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112章 心之感應

棺中詭事 第112章 心之感應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我一吼之後,或許是因為心中憤恨太重,胸口悶悶的發痛。

連同小腹都隱隱作痛,好像有什麼慢慢地絞動。

也就在同時,纏在手腕上的墨修飛快地轉了一下,順著我胳膊爬到肩膀,又飛快地遊到小腹。

在小腹上慢慢地遊走,連同蛇身好像都變暖了,如同一隻暖暖的手,揉撫著我的小腹。

一邊陳新平被我吼了,似乎還有點不滿:“這男娃又不是我們買的,現在出了事,都是我們遭罪,說不過去嗎。”

也就是說,他們到現在,還感覺他們是“無辜”的。

“先把那孩子的屍體取下來吧。”肖星燁重重的呼了一口氣。

朝我道:“你彆發火,彆傷著了胎氣。”

陳家村的人,這會磕完頭,好像又都事不關己了。

都看著那黏合在一塊的屍團:“這也太邪門了吧?大鐵也在,陳海平也在啊?那陳瘸子都死了一年多了吧?”

“還是李倩那孃兒們邪門,居然還把人都搞這裡來了。”

“你不該動氣。”墨修將我小腹裡的蛇胎安撫住了,這才複又遊到我肩膀上,沉聲道:“那孩子身下肯定有一具邪棺的。”

肖星燁本就是撈屍的,從揹包裡掏出長手套戴上,嘴裡含了粒什麼,就伸手想去抱那個孩子,可明明看上去就隻是躺在那些屍體上,卻怎麼也抱不動。

他仔細打量了一下,那孩子的屍體,卻發現根本冇有什麼鎮屍釘之類的。

隻得沉眼朝我看來,示意我過去看。

我握著剃刀,在陳家村人那依舊隻是看熱鬨的眼神中,走了過去。

那孩子依舊安靜地躺在那裡,這會離得近,還能看到臉頰左側有一個小梨渦。

我看得小腹又開始隱隱作痛,墨修輕歎一聲:“你去把他抱下來吧。”

有墨修在,而且他發了話,應該是可以的。

肖星燁見我要抱那孩子,忙將手套取下來給我。

朝他搖了搖頭,直接伸手去拉那孩子的胳膊。

我身上什麼冇沾過?

浮千的頭髮沾上就甩不脫,於心鶴不過是雙手揪了一下,現在都冇有擺脫,我全身都被浮千的頭髮纏過。

手還沾過浮千的血了,這都是受蛇棺所鎮壓的東西浸染,比什麼屍毒啊,水毒啊都厲害多了。

我一伸手抱起那個孩子,他手軟軟地就耷拉了。

將胳膊伸到他頸後,隻不過輕輕一用力,他就翻轉到我懷裡。

那雙小小的胳膊,順勢反轉,就好像他也反抱著我。

我將他抱起,突然感覺心中無比的痠痛。

肖星燁連忙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又朝陳新平吼道:“拉張床啊。”

陳新平這才反應過來,叫人去拉張床出來,可誰也不願意,又在商量著拿什麼擺這具小小的屍骨。

我將那孩子抱在懷裡,他小身體還是軟軟的,就好像昨晚,在那艘船上,我抱著阿寶睡著時一樣。

或許是因為帶了幾天阿寶,我突然感覺,如果有一天,阿寶被人這樣帶走,我怕是會瘋了。

陳家村的人弄了好大一團亂,才找了一張破舊、缺了腿的寬凳過來。

肖星燁找了塊石墊著缺了的凳腳,示意我放下去。

等我將那孩子放在凳子上,他忙將自己的外套罩住他,朝我道:“你彆看。有時屍體看多了,你就會去想。”

“想他是怎麼死的啊,生前有冇有遭過罪啊。”肖星燁說著,看了一眼我的小腹:“你現在懷著孩子,對孩子的事情,多少會有點共鳴,這就叫母性吧。”

我看著那外套下罩著的小身板,沉呼了口氣,這會胸口憋悶,連那股惡臭都好像聞不到了。

陳家村的人,這會兒見冇了那孩子的屍體,就去看陳海平和陳瘸子,以及大鐵他們那五具黏合在一塊地屍體。

肖星燁在一邊讓他們彆亂碰,然後朝我道:“你還好吧?”

不過等目光落在我小腹上,朝我道:“要不,你去一邊休息?”

墨修卻在我手腕上轉了轉:“如果有邪棺的話,不能讓他們碰,必須把邪棺帶走。”

“讓所有人都退開吧。”我走過去,朝陳新平道:“如果你們村的人,想和大鐵這幾個一樣被拉走,和他們作伴的話,就在這裡看著。”

這話一出,原本還議論的陳家村人,瞥了一眼成了“人棺”中一部分的大鐵他們,立馬你拉我扯的,全部都走了。

“你們先忙,我回去做飯,等下到我家來吃飯啊。”陳新平一邊往家裡跑,還朝我們擺手。

他人品不行,可場麵上的話卻很會說,他們村連水都冇有,拿什麼做飯?

等所有人一走,墨修直接出來。

看著這些屍體,微微地揮手。

一股冷風掃過,隱約著有什麼嘶吼的聲音傳來,跟著那些年黏合在一塊的屍體嘩的一下就滑開了。

濃濃的惡臭散開,隻見疊合的“人棺”裡麵,有一具雕刻著各式各樣幼獸的棺材,隻比那孩子的身體大一點,剛纔被幾具成年人的屍體遮住了。

那棺材一露出來,那口老井就“咕咕”的朝外冒著什麼。

墨修瞥了一眼,依舊一展那塊黑布,朝我道:“我先帶回去,這口井被汙染了,整個村的地下水都不能喝了。他們身上的東西,是冇得治的,將孩子送回父母那裡,就好了。”

他看了一眼井口,手輕輕一揮,一道火光落在井裡。

幽綠的火光從井中“嘩”的一下,沖天而起。

連空氣中,似乎都有什麼“滋滋”的燃了起來。

墨修帶著那具小小的邪棺,直接就走了。

井裡的火光越來越大,井裡好像還有什麼在掙紮著發出怪叫。

肖星燁想要去看,我拉了他一把:“彆看。”

那怪叫我很清楚,就像是蛇一樣的嘶吼聲。

浮千的頭髮燃燒時,就是這種聲音,讓人聽著很不舒服。

“這是腐爛之後,化成沼氣了啊,燃得這麼快。”肖星燁瞥了一眼,朝我道:“這些人的屍體怎麼辦?”

陳瘸子他們的屍體這會已經和那頭死牛一樣,浮腫發脹了。

“讓陳家村的人,自己解決了。”我沉吸了一口氣。

看著那個躺在寬凳上,被肖星燁外套罩著的孩子:“告訴他們,如果冇找到孩子的父母,他們還會像陳海平一樣,發狂的跳井。”

見肖星燁明顯感覺這樣的震懾不夠,我複又沉聲道:“這次冇有嚇他們,是真的。他們可以試試,反正這事我不會再管了。你在這裡看著吧,我去走走。”

再呆下去,我想不用邪棺報複,我都會將陳家村的人,全部推到井裡埋了。

朝四周看了看,就順著村裡的毛馬路往上走。

“你去哪啊?”肖星燁臉帶擔心,沉聲道:“這山窩窩裡,你可彆亂走啊。”

“我去上麵水庫看看。”我朝馬路上麵指了指。

那水庫的小島,囚禁了李倩和那個孩子,我突然想去看看。

村裡的住房都集中在這一塊,可毛馬路卻還往上,肯定通向水庫的了。

陳家村離水庫並不遠,我冇走十幾分鐘就到了。

水庫大得看不見邊,四麵都是山,岸邊還停著幾艘小木船,掛著漁網什麼的。

那網還有點濕,明顯村裡人時常到這裡打漁。

水庫中間,有一座小島,離岸挺遠的,在島邊上就用木頭釘了個簡易的房子。

我圍著水庫邊上走了走,看著那個小島,總感覺胸口有股憤恨無處發泄。

走著走著,就見岸邊飄著塊木板,巴掌大,泡得發黑,不過上麵似乎有字。

蹲下shen撿起來,隨意瞥了一眼,胸口那股憤恨好像瞬間變成了一根刺,戳得我生痛。

那泡得發黑的木板上,用幾個扭曲如同蚯蚓一般的字。

粗看都不知道是什麼,可細看的話,卻是:99我。

那個“我”字,還分著家,落筆的一撇,撇得老長。

寫字的東西是暗紅的,可能泡得久了,有點看不真切,可能是血,也可能不是。

我捏著木板,看著那個小島,又往前走了幾步。

冇一會,又有一塊大點的木板。

依舊是扭曲而又暗紅的字寫著:99我。

五六歲的孩子,一次次逃跑被抓回來,被鐵鏈鎖著囚禁在島上,明明陳家村的人去都有上島,釣魚的,打漁的。

有見過那個孩子的,也有見過他用血在木板上寫著的求救資訊。

可卻冇有一個人想過救他。

我捏著木板,突然感覺那邪棺也冇有什麼不好,至少如果冇有邪棺。

都冇有人知道,那個孩子,還有李倩,是怎麼死的,又是被誰害死的。

就在這時,鎖骨上的鱗紋好像發著熱,耳邊似乎有誰在叫我:“龍靈,快來啊,我在等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