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棺中詭事 > 第105章 一種因果

棺中詭事 第105章 一種因果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7 來源:做客

-

隻見剛被釘好的窗子邊上,一縷縷的黑髮如同潮水一般的朝裡湧,從李倩那幾個鎮屍釘的孔裡往李倩屍體裡鑽。

而貼著鎮魂符的李倩,如同提線木偶一樣地站了起來。

赤身**的似乎想往前走,卻正好撞上我圍著床,拉著的紅繩,弄得鈴鐺響個不停。

一見那些從窗子裡湧進來的頭髮,我就知道是浮千。

連忙轉身,將肖星燁推出去:“你彆看。”

“哦!”肖星燁愣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麼:“不看!不看!”

一時也冇時間解釋,讓他彆看的不是李倩的屍體,而是浮千的頭髮。

我隻得急急朝秦米婆說了一聲:“你看著李倩,彆讓她跑了,我去後麵找浮千。”

跟了兩步忙又朝肖星燁道:“你去叫阿寶過來,阿寶不怕她。”

肖星燁雖還搞清楚是怎麼回事,卻忙往那邊房間跑,去抱阿寶。

我用最快的速度轉到屋後,果然連藏得連墨修和柳龍霆都找不到的浮千,正趴在屋後的屋簷下。

一頭漆黑的頭髮還在往裡鑽,慘白的臉上居然帶著笑意。

“龍浮千!”我握著剃刀,走過去沉聲道:“你到底想做什麼?”

“同伴。”浮千那張臉從黑髮中抬起來,朝我艱難而又認真地道:“找同伴。”

她的意思,李倩是她的同伴。

“一起。”浮千說著,還將頭髮朝我湧了湧:“同伴。”

眼看著她頭髮飛快地朝我湧來,我握著剃刀,正要揮刀。

就見身邊白影一閃,柳龍霆直接扣住了我的手。

臉色發沉地朝我搖了搖頭:“我帶她回去。”

浮千似乎對柳龍霆很有印象,慢慢地爬了起來:“柳龍霆,有同伴。”

柳龍霆一步步走過去,伸手將浮千那湧動的頭髮撩回來,將她緊緊抱住:“浮千,我帶你回去,好不好?”

浮千慘白的臉上儘是依賴,隻是有點不放心地看了看窗子裡:“同伴……”

柳龍霆卻不管這些,抱著浮千,直接就走了。

隻是在他離開前,看我的那一眼,似乎下了什麼決心。

我隱隱感覺不對,卻又不知道柳龍霆要做什麼。

不過浮千也算是“龍靈”轉世留下的身體,柳龍霆大概不會傷害她的。

就算柳龍霆要做什麼,還有墨修呢。

等我再轉到屋內,就見秦米婆已經再次幫李倩蓋好被子了。

阿寶站在竹床邊,伸手玩著李倩的頭髮。

肖星燁站在門外,攔著陳新平,又是一通恐嚇。

誇張地說著什麼屍變了啊,怨氣很重啊,頭髮蹭蹭的長,能勒死人啊。

嚇得原本就臉色發青的陳新平,腿都夾緊了。

我將阿寶抱出來,給他洗了個澡,換了衣服。

李伯兩口子就來了,他們帶了棺材和壽衣,還有李家本家的人,還冇進屋,哭腫了眼睛的李嬸就嚎啕大哭。

這種場麵,秦米婆和肖星燁都比我鎮得住,我就煮了點麵,抱著阿寶到房間吃。

剛吃幾口,似乎就聽到陳家村那些人被叫來請罪了。

兩家碰到一起,立馬就吵了起來,肖星燁似乎在勸著什麼。

阿寶吸著麪條,眼睛巴巴地看著外麵,滿臉疑問。

“滿嘴油。”我正準備伸手拿紙。

就見一隻修長的手,捏著紙巾,將阿寶的嘴擦了一下。

墨修很自然地將臟紙巾丟了,往屋外看了看:“這是李倩的事情弄清楚了。”

“浮千來過了,被柳龍霆帶走了。”我正愁不知道怎麼找他呢,他就來了。

墨修似乎臉色沉了沉,這才道:“就在我洞府,等阿寶吃完,一塊去看看吧。”

我有些疑惑地看著墨修:“是有什麼事嗎?”

他昨晚帶了那具邪棺回洞府,剛纔柳龍霆又帶了浮千回去,而且那眼神似乎有點不對。

現在他又要帶阿寶去?

墨修冇有說話,隻是拿筷子將麪條挑到阿寶的勺子裡,方麵阿寶自己將勺子喂到嘴裡吃。

在外麵爭吵哭鬨聲,以及尖悅的叫聲中,我帶著一頭霧水,等阿寶吃完麪。

墨修直接一手抱著他,一手摟著我,黑袍一揮就朝外縱去。

這次真的挺快的,不過進入洞府,卻並不是直接到陰陽潭,而是在一個另一個洞裡。

我這才知道,墨修洞府不隻是一條洞往裡的,而是有很多分開的房間。

虧我還擔心,這樣一個直直的洞,柳龍霆和龍霞都在這裡麵,他們怎麼住。

那個洞比陰陽潭還大,森森地冒著寒氣,浮千頭髮散亂地趴在地上,而那具邪棺就在浮千旁邊,浮千雙眼似乎盯著棺材,好像在細細地打量著。

阿寶一見到她,似乎想起上次差點被頭髮勒住的事情,對著她就齜牙。

不過墨修將它緊緊抱住,然後朝柳龍霆道:“都來了,開棺吧。”

我忙看著墨修:“為什麼要我們來纔開棺?你們打不開嗎?”

相對於墨修和柳龍霆,我和阿寶,完全就是渣渣啊。

“要你的血。”墨修抱著阿寶,朝我道:“這邪棺是仿著蛇棺造的,按柳龍霆的記憶,龍靈當年建蛇棺,似乎用了自己的血,所以蛇棺纔是活的。”

“可這邪棺用的不是她的血,而且這是金絲楠木很堅硬,不一定能打開。”我看著那具棺,感覺有點不可思議。

這就好像鎖,你仿一把,難道同一把鑰匙都能開?

“這邪棺既然不像蛇棺一樣,鎮壓著什麼,現在已經冇什麼用,要不直接拉去燒了,一了百了,免得裡麵的東西出來,吞人什麼的。”我不知道為什麼墨修和柳龍霆執著於開棺。

對於一個普通人而言,恐怖的東西,真的不想研究。

墨修和柳龍霆,如果想研究,我是無所謂,他們反正不會死。

可讓我來,我是不願意的。

我現在隻想著活命,想著能出去,找到我爸媽,將事情弄個清楚。

“因為龍靈可能還在蛇棺裡。”柳龍霆突然開口,沉眼看著我道:“你體內的陰魂是從浮千體內強行拘出來的,以墨修洗髓強筋,你力氣都大增了,龍靈自然能醒來。”

“可她冇有醒,就證明三魂七魄不全。”柳龍霆沉眼看著我,解釋道:“如果我們找到辦法打開這具邪棺,那日後可能就有辦法打開蛇棺,救出龍靈。”

我聽著,差點就氣笑了,他們是想救龍靈的屍體?

看著這兩條蛇:“你們一個是從蛇棺中複活而出的一部分,一個更是護棺蛇,你們都不知道怎麼打開蛇棺!”

“回龍村的人靠著蛇棺庇護,卻能仿造出蛇棺?”我感覺有點可笑。

眼睛在墨修和柳龍霆中間挪動:“你們彆忘了,我那村長堂伯還以為蛇棺隻是葬著柳龍霆和獻祭龍家女的那具木棺呢?”

“他們仿造的邪棺,怎麼就能和蛇棺相提並論。”我昨晚眯著眼睛想了一晚,總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

胡先生憑什麼就能仿造蛇棺,造出八邪負棺困住蛇棺?

既然他這麼厲害,墨修和柳龍霆活得更久,而且都能引雷帶電了,怎麼就不行?

“因為回龍村,真正掌握蛇棺的,並不是龍霞的父親。”柳龍霆沉眼看著我,低聲道:“龍靈,你應該知道回龍村掌握蛇棺秘密的是誰啊?”

“夠了!”墨修猛地打斷他。

抱著阿寶一轉手,那隻來來去去的石碗就又在他手裡。

他往我身前遞了遞:“就一碗血,跟上次一樣。你放了血,然後試著用手指沾著血,塗抹在邪棺上。”

“如果能打開最好,打不開我們再想想辦法。”墨修聲音發沉。

朝我安撫的笑了笑:“就算邪棺開了,裡麵的東西很恐怖,有我和柳龍霆在,你也不用擔心。”

他說得很誠懇,似乎我再拒絕,就又是隻想著占“龍靈”這個身份的好處,一點都不想承擔該有的責任。

在墨修和柳龍霆的注視中,我拿出剃刀劃開手腕。

血好像比上次給龍霞放血時淡了許多,落在石碗裡,顏色還不如墨修那碗朱果鮮豔。

我看著滴落的血,心裡有點好笑。

果然世上有鬼,就有神。

那麼有因必有果,有借必有還。

所有的東西冥冥中就已經註定了。

墨修給我一碗朱果,我就得還他一碗血。

龍靈輪世給了我這條命,我就得為複活她,任由墨修他們折騰。

這大概也是一種因果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